第二章:城春草木深
清醉梦2017-08-21 08:344,082

  又是阳春三月,只是这次却再也没了上巳节修禊的热闹。柳若兰清楚地记得,自己和陛下初次相遇,就是在十六年前的上巳节,没想到,如今又是上巳节,却早已物是人非,国破家亡。

  梁国的进攻非常突然,虽然之前双方一直都有些小摩擦,但只要达成协议,每年给点赏赐梁国就会安分一段日子,没想到暗地里却是在酝酿这么大的阴谋!

  带着齐珏从明安城离开后,她们就在护卫的保护下到了梧州,然后改换了身份又加急从梧州一路向东,经鲁州顺流南下,与等在通州的广陵王汇合。

  一路奔波劳碌,目之所及,都是四处逃亡的百姓,奔逃途中,一座座城池被攻陷的消息传来,让所有人都变得沉默。

  如今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尽快召集勤王大军去抵抗梁军,可是,他们也知道,各位王爷将领也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能不能调得动是最大的问题。

  在广陵王的帮助下,柳若兰和齐珏顺利到达了江陵,虽说路上也遇到了不少麻烦,至少人是安全的。

  江陵是齐氏的发源地,所以这儿不喾于第二个明安城,而齐国的皇帝也大都喜欢没事的时候把大臣妃子们带到江陵住上一段时间,所以这儿就成了齐国的第二个政治中心。

  之前就已经来到这儿的大臣和皇亲国戚们早已经把这儿安排得妥妥贴贴,就差新立个皇帝了。他们不是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得到了信儿,广陵王已经护送陛下和太后回来了,所以即使有想法也只能按下。

  一路上柳若兰他们都是秘密赶路的,虽说这儿是齐国境内,还未被战争波及,但一路上到处都是南下逃亡的百姓。梁国来势汹汹,连都城明安都被打下来了,周边的宛州、梧州、育州也相继遭了殃,这不得不让百姓们恐惧,再往下就没什么天险可守,梁军攻来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他们宁愿远离故土,也要护得一家老小的安全。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都是昼伏夜出,利用晚上赶路,并且极力避开这些百姓,生怕一不小心泄露了消息,引来各路人马的追杀。

  到得江陵后,齐珏首先就是下令清点如今的官员和将领,并且再次从地方调派军队,与梁军抗衡。虽说梁军南下势如破竹,但也不能听之任之,江陵虽在,却也不能就这样偏安一隅。梁国的野心,恐怕是整个天下。

  短短两个月间,齐国大半国土就已经成为了梁国的囊中之物,齐珏年轻气盛,差点把御书房全砸了。

  柳若兰看着儿子整日忙得焦头烂额,不禁心疼,如今到处都是一摊子的事,大事她帮不上什么忙,小事还是可以处理的。比如说,之前的皇后娘娘就没了踪影。

  按理说,柳若兰是以太子妃的身份嫁给齐玥的,日后自然就是皇后,可事实确是,她只是一个贵妃,即使再受宠,也是妾氏。

  事情发生在齐玥刚继位的那一年,齐国与梁国发生了冲突,梁国瞬间占领了齐国北部的五座城池,柳若兰的大哥柳若洪战死。而当时齐玥刚刚继位,国内朝局不稳,临江王又意图谋反,万般无奈之下,齐国只好递交和书,将五座城池送与梁国,并且年年纳贡,以期两国盟好。

  梁国自然是答应了,并且送来了一个公主,嫁给齐玥做皇后。齐玥一听就怒了,他与柳若兰已经是六年的夫妻,儿子齐珏都已经五岁了,怎能再娶一妻?但梁国不答应,扬言若是齐国胆敢反悔,势必荡平齐国!

  齐玥虽然知道这是威胁,梁国未必就有这个能力,无奈朝中大臣不是这么想,一个个的联名上书,非要他答应不可。由于柳若洪战死,致使齐国不得不割城求和,柳家在此事上也就没有什么话语权,齐玥最后只得挥泪将柳若兰降为贵妃,迎娶了梁国公主。由于心中有愧,齐玥对柳若兰就更加宠爱了,而对皇后梁玉蝶则更多了几分厌恶。

  自从梁国与齐开战,皇后梁玉蝶就自动自觉地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整日将自己关在宫中,不见人,也不出门,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即使迁怒也找不到她的错处。

  柳若兰是知道她的性子的,一向嚣张跋扈,因着自己皇后的身份把后宫搅得一塌糊涂,也是因为她齐玥到如今才只有齐珏一个子嗣,若非将儿子保护得太好,恐怕这齐国江山早已改姓。所以她根本就不相信梁玉蝶会老老实实地待在宫中。

  前线吃紧,柳若兰心中焦急,又无法给出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她曾经听身边的宫女说,皇后身边似乎有些反常,有时候明明看到人已经进了宫中,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仿若一座空殿。柳若兰知道但凡是大家族一般都是有密室地道的,所以她怀疑,皇后所谓的闭门不出,应该只是个幌子。

  借着请安的由头柳若兰和几个妃子不定时地去拜访梁玉蝶,却每次都被拦在门外,她只能让齐玥亲自过来,却毫无所察,梁玉蝶就安安分分地在那儿。

  只要梁玉蝶能安分,柳若兰自然不会与她为难,但就在齐玥驾崩当天,她派人去通知皇后和各妃子时,却没有找到梁玉蝶的踪影。她知道当时情况混乱,不少人逃了出去,但她却不知道,梁玉蝶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去的,是在齐玥驾崩之前,还是之后?

  这件事想要调查清楚实在是有些难度,毕竟当时宫里的那些人是死的死,逃的逃,根本就找不到人证,但是若想知道梁玉蝶是不是还活着,就比较简单了。在从明安撤退的时候,还是有不少有识之士愿意留下来的,充当着探子的角色,随时向江陵传递消息。

  梁玉蝶既嫁给了齐玥,做了齐国的皇后,就容不得她背叛,若是她真的三心二意,身在曹营心在汉,就怪不得要以齐国之叛国罪将其诛杀了。

  安排好了这件事,柳若兰以太后的身份整顿了后宫,虽说因为此次战乱后宫人数骤减,但就是因为如此才更要好好安抚一下,安定人心,免得她们及她们身后的势力不安分。

  其实柳若兰是很疲惫的,才刚经历过一次大战,丈夫死了,哥哥死了,父亲前两年已经告老还乡,如今音信全无,更重要的是,国都也丢了,只剩下自己和儿子还在苦苦支撑,周围那么多居心叵测之人还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一刻都放松不得。

  正在想着要如何拉拢些大臣支持,儿子齐珏就怒气冲冲地过来了,向她行过了礼就一脸郁闷得坐在旁边,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

  柳若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虽然如今儿子已是一国之君,但毕竟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更何况,他才十五岁。

  “遇到什么事了?受这么大的委屈,跟娘说说。”

  齐珏低着头闷闷道:“还不是那群老狐狸,当初跑得比谁都快,如今明安都丢了,他们竟然不思收复,还想着继续南下!真是一群废物!”

  如今他们母子全无根基,是注定要受制于人的,那些握有兵权的权贵们,自然是不愿意将这筹码献出,而更多的人,恐怕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吧。

  柳若兰有时候真觉得这些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如今内忧外患,这些人竟然还想着争权夺利,即使得到了权利,国家都没了,那还有什么用?只有一致对外将外敌解决,然后才是真正解决内政的时候,真不知道那些所谓的聪明人都在想些什么。

  尽管如此,柳若兰也不能就这样对儿子说,毕竟珏儿还小,以后齐国还要指望他,不能让他太早就对齐国失望。

  “珏儿不必太过着急,如今国家危难,大臣们想的恐怕是要保存国力。我们齐国一直重文轻武,在军事上的确不是梁国的对手,如今想要收复明安,也不大现实,为今之计,还要早在北方做好防御,以防梁军继续南下,另一方面就要加紧征兵训练军队了。”

  齐珏点了点头,道:“儿子也是这么想的,可却无人肯往前线,一个个的全都躲在后方,贪恋着江南的安逸,根本就不顾北方百姓的死活。若不是因着这身份,儿子都想亲自上战场杀敌!”

  对此柳若兰不置可否,她年轻时也曾经想要横戈立马,征战沙场,无奈做了太子妃,只能局限于后宫。如今北方大片国土沦丧,江陵朝局不稳,她真的不知道该去求谁庇护。

  “娘,我想让广陵王统领全军,不知道行不行,这一路是广陵王护送我们回来,想必更值得信赖一些。”齐珏实在是找不到其他能让他相信的人了。

  柳若兰想了想,摇了摇头,“虽说广陵王一路上对我们诸多庇护,但他手上人马不多,而且又一直待在渝州,从未上过战场,即使此时守在通州,恐怕也不是梁军的对手。”

  齐珏叹了口气,也觉得此事不是甚妥,如若舅舅柳若清还在,恐怕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了。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想起了一个人,这人叫白峰,曾经在柳若清麾下效力,一向英勇果敢,更重要的是,此人有勇有谋,曾经跟着柳若清参加过不少战役,只是由于权臣的打压,几次柳若清为其请功,都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功,一直担任着都尉的职务。

  齐珏顿时眼睛发亮,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柳若兰,柳若兰自然是知道白峰这个人的,他是柳若清的生死兄弟,在梁军开战之前,白峰因为受伤回老家养伤去了,如今正好在江陵附近,只是有将无兵,恐怕还得再耽搁一段时日。

  商定了将领人选,齐珏当即下旨去找白峰,让他着手组建一支军队,所有费用由国库直接拨出,不必在兵部报备,齐珏想的是,要有一支控制在自己手中的军队。

  第二日上朝时,齐珏对那些大臣们放弃北方的行为没有过多的愤怒指责,仿佛一下子就想通了,还对他们表示了赞扬,称赞他们懂得保存国力,为国尽忠。就当那些大臣还没拐过弯来的时候,齐珏下了一道旨,让那些手中有兵的王爷将领全都开往前线,一人分了一个地方,一人守一年,城池土地在谁手里丢了,就是谁的过错,以叛国罪论。

  这一招虽说不上好,看上去还有些孩子气,但也无可奈何,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前线有兵,不管这些人愿不愿意去,只要出发了就或多或少有点用处,总好过留在封地兵营里观望。

  此旨一出,朝堂上顿时炸开了锅,无论文臣武将,全都是反对,说此举实在是无异于羊入虎口,以齐国如今的实力,最应该做的是保存实力,而不是将所有大军都拿去送死!

  齐珏坐在龙椅上,拿胳膊撑着脑袋,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全都炸了毛,心中不住冷笑,到这个时候了还在想着自己的利益,养这些废物何用!只是如今他才刚登基,还没有自己的势力,所以也只能暂时忍着。

  下面吵了有好大一会儿了,齐珏听着都有些倦了,摆手让他们安静下来,慢吞吞道:“既然各位爱卿都觉得朕此举欠妥,那就拿出个章程来吧,朕尚年幼,有些事情还要仰仗各位,希望各位能以大局为重,若是梁军打来了,即使再高的位置,也不过是俘虏罢了。”

  此话虽不好听,却也是实话,一旦梁军打来,齐珏可能不会立即丧命,但他们这些人就说不定了,若是二心改侍梁君,恐怕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说完之后齐珏就退朝了,他懒得看到那群人。

继续阅读:第三章:领兵出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