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领兵出征
清醉梦2017-08-19 19:253,709

  回到御书房齐珏把樊确叫了过来,樊确是从小到大贴身保护他的侍卫统领,对他是忠心耿耿,也是他这一路上帮着挡住了不少敌兵。所以除了母后,樊确就是他最信任的人了。

  “你帮我去看一下,这些人中还有谁有可能带兵御敌,若是这样一味退让,江陵迟早会成为第二个明安。”

  樊确领命离去。

  其实齐珏真的很佩服这些大臣,梁军都快打到家门口了,他们竟然还能如此恬不知耻地争权夺利,难道就一点都不害怕国灭人亡?还是说,他们是在打着什么不该打的主意,比如说,献城投降,顺便把自己这个皇帝也一块儿献出去?

  齐国向来以文治天下,兵力衰微,但并非无兵无将,这些人口口声声念着孔孟文章,却如此贪生怕死,真是毫无文人风骨!还不如那些在明安城视死如归的老者书生!这圣贤书也不知道是读到了何处!

  齐珏越想越气,恨不得将这些人全都杀光,再挑选些真正能为国家做事,为民请愿之人,但是时机不对,他还没有这个能力。父皇在世时朝中党争严重,中书舍人崔莳与左仆射王襄,二人分别在朝中拉帮结派,使得整个朝堂乌烟瘴气。

  齐玥有时候真的挺恼火,明安都丢了,为什么这两个人就没有殉城呢,到时候他肯定会给他们拟一个好听的谥号。可惜造化弄人,他不想见到的人,全都在江陵活得好好的。

  柳若兰听说了早朝之事,觉得儿子有些胡闹了,万一把那些人逼急了,她们母子就丝毫没有容身之处了。所以她私下里召见了南阳王齐琮,在诸王之中,南阳王是实力最强的,若说有人想要取齐国天下而代之,那么齐琮就是最有可能的那个。

  齐琮是齐玥的同母弟弟,比齐玥小三岁,一向是娇宠坏了的,不过对柳若兰倒是挺有好感,当年在太子府齐琮经常过来玩耍,每次都会带些精致的小玩意儿,柳若兰很是喜欢,不知道如今是否变了样子。

  尚对这个小叔子存有疑虑,这边齐琮就已经过来了,两人先是寒暄了几句,这才进入正题,柳若兰手指轻触着案上的茶杯,缓缓道:“请王爷过来,其实是有事相商。今日朝堂之上,珏儿年幼无知,恐怕早已将一干大臣都得罪了,而我又是个女人家,不懂朝政,所以想请教一下王爷,如今这个局面,我母子二人该如何是好?”

  柳若兰拿出了她最大的诚意,不求别的,只求自保。

  齐琮没有说话,他看了看柳若兰,将手中龙井饮下,然后道:“太后此言何意?虽说我皇兄已然不在,但齐国还是我齐家的天下,您又何苦多虑?”

  柳若兰幽幽叹了一口气,“王爷说笑了,先皇骤然驾崩,如今连国都都没了,我母子二人孑然一身,若不是后来遇到了广陵王,恐怕早已死在了逃亡路上。”

  这事齐琮自然知道,广陵王齐珍是他的异母弟弟,从小就心眼实在,自从梁军南下,各路勤王部队就数他跑得最快,一路赶到了通州,将新帝和太后护送到了江陵。如今挡在前线的,也是自己这个傻弟弟,他不觉得齐珍之前和齐玥的关系有多好,只是这个人脑子里只有所谓的忠君爱国,所以也只有他傻不拉几的去抵御梁军。

  齐琮淡淡道:“如今既然有广陵王在前线守着,太后自然可以安枕无忧,本王又有什么可指教的。”

  柳若兰觉得齐琮还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是真的敬她爱她,如今手里有了实权,自然是想要更大的权利。既然二人谈不到一块儿去,柳若兰只能暗中叹了一口气,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然后就让他回去了。

  送走了南阳王齐琮,柳若兰看着这诺大的皇宫,有些茫然,如今还可以依靠谁呢?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了。

  接下来她又召见了几位重臣,希望他们能够尽心辅佐皇帝,为齐国的百姓着想。朝臣们虽说各自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一个个地指天保证着,恨不得能证明自己是全天下最忠心的臣子。

  柳若兰心中明白,这样做得到的不过是些无用的承诺,但这些承诺还是有些用的,至少让这些人知道,如今的天子,还是她的儿子。

  在齐珏胡闹了朝堂之后,柳若兰又私下里进行了安抚,所以再次上朝时,气氛就没有那么剑拔弩张,只是崔莳一派和左仆射王襄派还是不对付。齐珏只问了问他们私下里讨论的结果,崔莳当即站出拿出草拟好了的圣旨,中书省本来就是负责诏令草拟的,齐珏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但王襄却不同意了,因为要派出去的是他王派的将军。

  齐珏自然知道侍中董鉴是崔派的人,不然的话这道旨根本就不会这么容易通过,他们二人联合要搞王襄的人,王襄自然不会吃这个哑巴亏。

  “陛下,沈将军虽说是勇冠三军,但日前却旧疾复发,恐怕难当大任,还请陛下另择贤才。”沈赫是王襄的大舅子,王襄自然不会让他现在出去送死,然后话音一转,王襄又道:“听说崔舍人的公子崔茂乃是少年英雄,素有小吕布之称,臣以为,可派崔茂挂帅迎敌!”

  此言一出,崔莳差点没被气出血来,崔茂是他唯一的儿子,虽说少年喜爱逞勇斗狠,有了“小吕布”这嘲讽之名,却是根本就不通一丝兵法,恐怕还没上得战场,就吓得跑了回来,他怎么可能会让儿子带兵打仗,当即就表示了儿子并无能力,一切只是虚言罢了。

  齐珏对此不置可否,朝堂上顿时又争论了起来,齐珏打了个呵欠,目光转向了在一旁同样看好戏的南阳王。

  南阳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既不参与他们的讨论,也不关心挂帅出征的人选,仿佛就是来走个过场,看看热闹罢了。

  齐珏小时候还是很喜欢这位三叔的,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位三叔就对他不那么关心了,齐珏认为是因为三叔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再疼爱他了,为此暗暗恨了那几个小鬼一阵子,后来跟几个小鬼头玩得好了,也就没了这心思。

  如今做了皇帝,他要考虑的就变多了,自然也看出这其中的不寻常来,三叔似乎什么事都不甚关心,但什么事好想又都有他的踪影。齐珏不想多想,但昨天樊确回来报告说,南阳王手中还藏有一支秘密的军队,至少有五万人之多。

  南阳王似乎发现了他的视线,朝上面看了过来,齐珏顿时有种作贼心虚的感觉,不过转瞬一想,即使心虚,也应该是南阳王心虚才对,他害怕什么?当即不避不让地回看了过去,两人就怎么大眼瞪小眼。

  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人发现不对劲,朝堂里逐渐安静了下来,南阳王这时整了整衣服,走出了朝列,“陛下,臣愿领兵前去抗击梁军,还望陛下恩准!”

  齐珏先是一愣,然后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自己是南阳王的话,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领兵出去的,一旦控制住了皇帝,挟天子以令诸侯是轻而易举的事,可他却偏偏自请领兵上战场,齐珏有些反应不过来。

  南阳王抬头看了看在龙椅上发愣的小皇帝,不禁勾了勾嘴角,果然是个小孩子啊。

  齐珏愣了一会儿之后就同意了,当即封南阳王齐琮为兵马大元帅,另外在王派和崔派中又各选了几人作为副将,如此不偏不倚,两派也不好说什么。

  还未下朝,柳若兰就听说了这事,她同样没有想到昨天还一副事不关已模样的南阳王,今天竟然就自请领兵了,知道了这个消息,也不知心中到底是何滋味。

  由于军情紧急,又是南阳王亲自带兵,所以这次户部和兵部的动作都很迅速,务必要在十天之内把所需物质都一一备齐。幸而江陵一向繁华,又有周边各地区的及时调度,十天之后,大军及时开拔,向北方的通州进发。

  大军出发两日后,就有军情传来,梁军已经攻破通州,广陵王齐珍所率部队死伤惨重,只余下千人退守明昌城。明昌城只是一个小城,百姓几乎已经逃尽,只剩下了一座空城,广陵王部到了明昌之后依旧没有脱险,除了要摆脱追兵,还到了弹尽粮绝的险境。

  齐珏对广陵王还是很有好感的,如果没有他,自己和母后也不会平安到达江陵,当即就派人加派了粮草兵器火速送往明昌,虽说不一定能赶得上,但总算还是一份希望,他不希望广陵王死,不希望每一个为国战斗的军人死。

  第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前线就传来了消息,南阳王带一万骑兵已经赶到了明昌城,并且每人都多带了三天的粮草,即使不能据此打败梁军,但也可以支撑几天,只要后续部队能及时赶到,一切都不是问题。

  对此齐珏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南阳王竟然如此冒险,万一有人阻挠行军进程,那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喜的是广陵王暂时有救了。这两个都是他的亲叔叔,是在国难当头能够舍身帮他的人,不管他们是为了什么,但他们的确是怎么做了,这一点,就比那些只会满口仁义道德的人要强上百倍千倍!

  站在宫墙内,柳若兰想象着千里之外的场景,通州已经丢了,如今齐国的大半江山已经落入梁国之手,不知道打到江陵会是什么时候。

  梁国的情况她了解的不多,大多数还是从父亲和兄长们那儿听来的。据说梁国之前只是草原上的小部族,后来经过长期的征战,逐渐取得了草原上的霸权,后来听说中原大地安逸富贵,就起了争夺之心。随着对中原的逐渐了解,他们也变得愈加贪婪,放弃了草原的游牧生活,开始慢慢地向中原靠拢,并且一点一滴地开始侵占中原土地,学习中原文化,不知不觉中就将大半个中原装入囊中。

  梁国的崛起是靠着一代代人对中原文化的执着而逐渐成长起来的,而齐国的危机则是由一代代君主的懦弱妥协造成的,两者一进一退,当退无可退之时,就是齐国灭亡之日。

  父亲柳慎曾经不止一次地对天长叹,却无可奈何,柳若兰深知这种无奈与无能为力,就像她现在一样,明明知道国家危难,却丝毫做不了什么,只能尽自己之力,在后宫中为前线省出些军粮,劝说各位妃子积极和家中联络,以保证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拖后腿。

继续阅读:第四章:首战初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