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首战初捷
清醉梦2017-08-21 09:253,590

  齐琮赶到明昌城的时候,看到的是躺在城墙上的士兵和累得瘫在了地上的广陵王齐珍,每个人身上都沾满了血水,其中有敌人的,有自己的,还有一起战斗的兄弟们的。他们从通州一路败退,等赶到明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座空城,本以为明昌再小,至少也有三千守军,但他们失望了,这儿什么都没有,没有守军,没有百姓,也没有半粒粮食。

  广陵王齐珍曾经护送新帝和太后回江陵,那时候他们见到百姓一路向南逃亡,还只是限于家在北方的,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明昌竟也已经空了。想想刚刚发生了一场惨战的通州,齐珍又释然了,通州百姓虽也有南下逃亡的,但大多数还是站出来加入了战斗,尽自己的一切努力来抵御侵略,只是自己终究让他们失望了,通州没能保住,反而连累了他们。

  齐琮命人将带来的粮食分了,然后坐在了齐珍的身边,“想什么呢?这个时候想再多也是徒劳,不如好好休息休息,迎准备接明天的战斗吧,估计明天梁军就会追过来。”

  齐珍心情很不好,也没什么胃口,虽说打了一天,又从通州一路逃到了明昌,但他就是吃不下去,想到那些惨死的士兵还有百姓,胃里就极为难受,忍不住地干呕。明明他见过很多死人,可这次却尤为震憾,那些人前一刻还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下一刻就身首异处,其中还有些刚会走路的孩童。

  难怪齐国一直尚文轻武,只是因为齐国人并不喜欢战争,其实真正喜欢战争的又有几人?只不过是掌权者争夺土地的工具罢了。齐珍也不喜武,他本来就不是武将,只是齐国江山无人守护,他手中又刚好有兵,所以他才自愿来到了前线,却丝毫阻挡不了梁军的脚步。

  他张了张嘴,声音沙哑,“多谢三哥了,我还以为不会有援军了,毕竟如今朝堂之上崔王两派斗争严峻,恐怕都不会愿意过来。”

  齐琮帮他擦了擦脸上的血污,神情柔和,“说什么傻话,即使他们不来,三哥又怎么会不来?我们兄弟五人从小一起长大,你又最小,我们若不护着,还能护谁?也就是你心眼最实,你看看其他人,一个个地都还在来江陵的路上,他们的封地真的比你还远吗?不见得吧,只不过是想观望观望,坐收渔利罢了。”

  齐珍对此不甚赞同,道:“为国效力乃是本份,若都自私自利,不顾百姓死活,那我们齐家凭什么做这齐国天子?既然享受了无上的权利,就要履行同等的义务,保护齐国子民,让他们安居乐业才是我们应该做的,说什么争权夺利,这不是舍本逐末了吗?”

  齐琮从身边副将那儿端来了一碗粥,喂向了齐珍,“不管如何,你都得先吃点东西,三哥我好不容易带来的粮食,你可不能浪费。”

  齐珍看了看碗里的粥,又是一阵干呕,齐琮慌了手脚,赶紧将粥放在一边,给他顺气。等到齐珍差不多的时候,齐琮问道:“这种情况有多长时间了?”

  齐珍身体有些虚弱,脸色发白,连说话都没了力气,只能轻轻道:“没有多久,这几天都没吃好饭,今天也没吃,可能有些不适应。”

  “不管怎样,这碗粥你都必须喝掉,能喝多少是多少,不然以后你就更不想吃了。”齐琮一边说着,一边将粥喂了过去。

  齐珍胃里还是不舒服,但他强忍住了,一碗粥最后也没能喝光,只吃了小半碗。齐琮无奈只好放弃了,眼下这些人都战斗了一天了,就让他们都去休息,然后由自己带来的人守城。

  第二日梁军并没有赶到,毕竟攻下一座城池后还要接管,本来梁国人是游牧民族之后,民风彪悍,是见城必屠的,但由于这几位梁帝严令禁止屠城,攻下城池后一律接管,尽量维持原状,以便于梁国百姓迁入,所以这就使得梁军的进军速度慢了下来,也让他们得以喘息。

  齐珍却依然心有顾虑,“如若他们有专人负责城池接管,那他们是不是就会即刻南下?”

  这种可能是确实存在的,就像之前攻打明安一样,梁国太子梁煜辰就没有跟随南下,而是留在明安接管城池,据说他们要将明安作为梁国的新都。这种行为也是够无耻的了,想要国都怎么不自己去建,偏要到齐国来捡现成的,那么他们是不是同时也在惦记着江陵呢?齐琮觉得这种可能完全存在。

  只休息了一日,梁军的部队就赶了过来,这次来的是梁煜辰手下的萧宁,萧宁也是梁国名将,可以说齐国的丢失的大半城池都是落入了萧宁的铁骑之下。

  梁军并没有立即开战,而是效仿明安城,萧宁派人过来招降,因为他看得出,明昌城里并没有多少人。如果不是因为得到消息说齐国的后续部队马上就要赶来,他说不定就会使用之前对付明安的手段。只是如今自己一方才是长途奔袭,实在是消耗不起。

  一方面派人招降,一方面又派人偷偷调查明昌城的情况,如若能在齐军到达之前将明昌一举拿下,那么就又多了一个据点,此后再向南进军,就更加容易了。

  不过齐琮并没有让萧宁的使者进城,城门一开,那还了得,万一他们趁机进攻,他们可不是对手。

  萧宁之前也确实存了这样的心思,之前攻下的城池大都不堪一击,所以他本来想早点解决明昌城,以免浪费了时间。不过既然他们不识抬举,就怪不得他了,当即下令发起进攻,明昌一座小城,不出一日,就能攻下。

  登时杀声四起,梁军一向骁勇善战,如潮水般向城门直扑过来,投石机在后方不住地将大石砸向城门。

  齐琮齐珍二人连忙下令射击,阵阵箭雨飞过,虽说并没有挡住梁军的进程,但也射死了不少敌人。眼看着他们穿过护城河,就要架云梯登城,齐军赶紧将巨石投下,一时间各种声音混成一片,有喊杀声,有射箭声,有投石声,更多的是惨叫声。

  战斗持续了将近一天,眼看着城门即将攻破,却听到阵阵马蹄之声如雷声轰鸣,萧宁眯了眯眼,知道是齐军的大部队赶了过来,虽说心有不甘,却还是下令撤退,带人返回了通州。此次是他大意了,没想到小小一个明昌城,竟然能守这么久,不过也好,若是攻下了明昌,一座空城放在那儿也是鸡肋。

  南阳王和广陵王联手击退萧宁的消息传来,朝中一阵欢舞,齐国一直以来都是处于劣势,自立国以来根本就没打过胜仗,如今的胜利不得不让齐珏倍受鼓舞。

  虽说胜了,但柳若兰还是不免担心,此次胜利全在于萧宁的轻敌,如果他卷土重来,恐怕齐国会面临更大的危机。这次的战乱,已经使得齐国大半百姓流离失所,光是安置他们,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更何况前线打仗,军需粮饷必须得到保障。

  珏儿如今还沉浸在战胜的喜悦里,恐怕一时没能想到这些,但她既然想到了,就不得不早做打算。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官员上奏说城中外来人员过多,已经无处安置,其中更是有些人还身染重疾,恐怕会引发瘟疫。

  其实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江陵作为此时的国都,守卫不可说是不严,但来的毕竟是他们齐国的百姓,一开始还让他们在此暂时停留,然后让他们启程去更南方的地方生活。但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些有钱人自然不愿再背井离乡,就买通了守卫,留在了江陵。

  如今人数越来越多,江陵再也留不下那么多人,就让他们绕道从别处南下,朝廷也在闽南蜀中等地区专门为他们划了地界,让他们定居。只是很多人走了那么远的路,又遇上战乱,时不时地还会遇到土匪强盗,实在是走不下去了,朝廷又不让他们进城,所以激发了民愤,引发了一场不小的暴动。

  柳若兰派人去安抚百姓,并且承诺会为他们准备临时的居所,并且派太医为他们诊病,本来她早就如此安排下去了,可竟然还会发生动乱,这一点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结果柳若兰的做法非但没能制止动乱,反而更加激化了流民,他们群起攻之,誓死也要进入城中,杀光这些狗官。

  齐珏非常气愤,他觉得这些人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不过毕竟还是齐国的百姓,他只是让人守城,并没有下令伤害他们。等气消了心情也平静了,这才把樊确叫来,“你去查一下,这次流民暴动到底是什么原因,朕总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些蹊跷。”

  樊确领命后即刻安排人混入了流民之中,不出一天就查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是柳若兰派出去的人竟然治死了人,本来只是个伤风感冒的病人,结果吃了药之后当晚就死了,不仅如此,所有吃过他们抓的药的人,也或早或晚没了呼吸。

  流民们本来就背井离乡,路上又死了那么多人,如今非但不让进城,朝廷还来害人,当即群情激愤,将几个太医活活打死,直接就反了。

  朝廷不知道实情,虽说没有派兵镇压,但城门紧闭,任凭流民如何击打,死活不开,这就使得双方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就在这时,一个人站了出来,他带着流民们霸占了附近的一个镇子,江南多富裕,这镇子也不例外,流民们当即就将镇子哄抢一空。虽说镇子里的人不少,也有富户养了护院,但架不住人多,更架不住这群不要命的,登时整个镇子落入了流民之手。

  如果说之前还因为他们是齐国百姓而不忍伤害他们,但此时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是确确实实的谋反了,此时的朝堂之上是出奇的意见一致,全都支持剿了这群乱民,毕竟他们之前喊的是杀了所有这些狗官。

  齐珏暂时没有表态,他知道这里面是有误会的,母后肯定不会派太医去害这些人,那么病人又是怎么死的?太医有问题,还是他们的药有问题?不过抓药的都认识药材,显然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应该是有人在其中捣鬼。

继续阅读:第五章:查明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