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平邑归来
清醉梦2017-08-23 17:304,040

  董鉴没想到这事竟然会与自己扯上关系,除了震惊,就是愤怒了,前一天晚上他们还在讨论崔莳的病因,没想到今天早上就出了结果,凶手竟然还是自己!有没有下毒董鉴当然知道,只是他想不通,崔茂为什么会陷害自己,他自诩对崔莳不薄,即使有了异心,却也从未做过对不起他们的事,如今倒好,反咬一口,真是不识好人心。

  还未等崔茂说完,董鉴就大为光火,当即也顾不得朝堂礼节,就让其闭嘴,这一声大吼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齐珏手中的奏折都掉在了地上。董鉴见了,似乎是没反应过来,也没做什么表示,而是怒气冲冲地对着崔茂破口大骂,什么一派胡言、恬不知耻、狗咬吕洞宾啊的,齐珏看着只觉有趣。

  崔茂自然不遑多让,自己的父亲被人害得躺在床上,眼看着就要没命,他出来揪出凶手,竟然还被指着鼻子大骂,若不还回去,他还是人吗?当即就把董鉴的老底给抖落了出来,什么强抢民女,私吞良田,收取贿赂,买凶杀人全都竹筒倒豆子似的一桩桩一件件的数。

  董鉴一时之间气得差点吐血,指着崔茂的鼻子,说不出话来。

  下面两人吵得热闹,周围大臣全都面面相觑,有人暗中扯了扯董鉴的衣角,不过董鉴没有发现,等到他终于喘过气来,这才发现自己还站在朝堂之上。他瞪了崔茂一眼,然后赶紧跪下请罪,“臣一时气愤,失了仪容,还望陛下恕罪。”

  齐珏没有追究,他的好戏才刚开场,又怎么会注意他的仪容?“崔公子,你刚才所说,可是句句属实?”

  崔茂道:“未尝有一言敢欺瞒陛下,还望陛下能严惩凶手,为我父报仇!”崔莳中毒已深,实在是无力回天,恐怕就是这两日的事了。

  齐珏看了看底下的董鉴,“不知侍中大人对此怎么看?”

  董鉴气还未消,只是不敢再造次,怒视着崔茂道:“简直是一派胡言!臣与崔舍人一向交好,这是朝中人尽皆知的事,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还望陛下明察,还臣一个清白!”

  齐珏扫视了一下下面的大臣,有些犹豫,“此案涉及到崔舍人和董侍中,势必要严查,也好弄清真相,找到害崔舍人的凶手,证明董侍中的清白,不知哪位爱卿愿意承此重任?”

  底下的人面面相觑,纷纷低下了头,王襄站出来道:“臣愿负责此案,一定会查的水落石出,将凶手绳之以法。”

  董鉴当即就回了过去,“恐怕王大人不是想查清真相,而是借机铲除异己吧,朝中谁不知道王大人与在下不和,阁下此时出来,难道不会让人觉得是别有用心?”

  王襄昂起了头,道:“我王襄做事无愧于心,如果侍中大人是清白的,在下自然会还您清白,如果不是,在下也会严明执法,绝不因私废公。”

  “好一个因私废公!在下从来不知,王大人是如此一个公正廉明的好官。”董鉴早已暗含讽刺。

  王襄道:“廉明谈不上,但公正在下还是做得到的。”

  两人唇枪舌剑,争论了好久,齐珏目光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平邑王齐瑶,眼神是再明显不过了。当初勤王,平邑王是第一个出发的,却直到昨天才到达江陵,如果要靠他来救明安,恐怕齐国早就没了。

  为了给他一个证明忠心的机会,齐珏决定这事让他来查,第一,齐瑶与两党之间都没有什么联系,相对来说比较公平,也不会有人提出质疑;第二,齐瑶此人胆小怕事,耳根子又软,用他的话,不用担心董鉴狗急跳墙,比较安全;第三,崔莳和董鉴的身份使然,他不得不找一个身份高贵的人来审理此案,而齐瑶,是此时最合适的一个。

  齐瑶一开始就发现了齐珏的目光,只不过他不敢抬头,本来他是第一个出发来勤王的,却不想途中遇到了二哥临江王齐珉。十年前齐珉曾经预谋造反,被及时发现,流放到了西南地区,大哥齐玥念及兄弟之情,没有剥夺其封号,一样好好待着,却不想在此时遇到了他。

  齐瑶本来就是没什么主意的人,被齐珉几句话就给劝住了,就地安营扎寨,没有赶去救明安。此时想想,那时候是真的蠢,竟然会相信二哥的鬼话,齐瑶想到后来大哥驾崩,明安陷落,就不住的后悔,可当时自己刚要出去,就被齐珉给控制住了,他那时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如今好不容易逃离了齐珉,带着剩余的几千人来到了江陵,看着坐在上面的齐珏,他还是很愧疚的,所以即使不愿意,他还是站了出来,接手了这个让人头疼的案子。

  齐珏对此非常满意,他太了解自己的这几个叔叔了,只要他们能忠心为国,他绝对不会为难他们,而此时,也绝对不是和他们对着干的时候。

  平邑王接下了这个案子,就去尽心尽力地查,而齐珏,则时刻关心着明昌的现状。自从梁军驻扎在城外以来,已经多次对明昌进行骚扰,城中守军虽多,却也不能一直闭门不出,几经交手,已经损失了几名将领,南阳王和广陵王也就不敢贸然出城,以守为先。

  “以我齐国的兵力,不求能尽快收复失地,只要能阻止梁军南下,这就是最大的胜利。明昌城南就是庐江天险,是我们最后的一道屏障,无论如何,明昌都至关重要。”柳若兰说着又紧了紧手中的针线,自从开战以来,他和齐珏的衣服鞋袜都是自己亲手做的。

  齐珏把玩着手中的玉珏,道:“孩儿知道,可是明昌也是早晚要丢的,虽说有南阳王领兵,但跟梁国的骑兵比起来,我们还是太弱,如今朝臣们的注意力都在四叔那儿,孩儿这才得以清静,可这战局又哪里容得人清净。”

  柳若兰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手上的活计,道:“我们这儿不清净,怕是梁国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

  齐珏一想也是,虽说目前是梁国占尽优势,但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梁帝有八九个儿子,几乎每个都骁勇善战,只不过在战争的过程中也死去了不少,除了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儿子,剩下的就是太子梁煜辰和五儿子梁煜靖了,两人之间虽说是和平相处,但底下的臣子却不这么想,暗中也有各种派别。

  “儿子听说他们为了迁都之事,已经闹翻了天,太子梁煜辰目前的处境有些不妙,不若咱们去给他们加一把火?”

  柳若兰笑了笑,问道:“珏儿认为,下一个梁国皇帝会是谁?”

  齐珏想都没想,“当然是梁煜辰,那个五皇子梁煜靖整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如若不是生了个好人家,恐怕早就饿死了。”这也是梁煜靖没有战死的原因,因为他根本就不去战场。

  说起来这个五皇子,他的娘亲还是齐人,梁帝见惯了北方彪悍的女子,乍一见到江南女子,立刻整颗心就化成了水,恨不得把整个天下都送给她。而爱屋及乌,五皇子梁煜靖虽说在皇子里是个异类,但也备受宠爱,从小到大没受过一丝委屈。

  本来谁来继承皇位是各凭实力的,但随着各位皇子的相继战死,能继承的,就剩下了长子梁煜辰和五子梁煜靖。梁煜辰毫无疑问地当上了太子,但一旦梁煜辰出现问题,那么接下来要继承皇位的,就是梁煜靖了。

  柳若兰放下了手里的活,然后道:“如果我们支持梁煜靖,与其合作,那是不是就可以让他们更忙一点?”

  齐珏眼睛一亮,不得不承认这个主意好极了,如果梁煜辰下来了,或者说是死了,那么齐国就少了一个劲敌,说不定三两年内能够相安无事,这样的话,齐国也就有了喘息之机。

  柳若兰见他神情就知道儿子有此意向,道:“还记得明安城里的老臣吗?他们手底下还有些人留在了明安,只等陛下的命令。”

  “母后的意思孩儿懂了,孩儿这就派人去联络他们。”说罢就跑了出去。

  柳若兰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微微一笑,即使做了皇帝,珏儿也才十五岁,身上还带着孩子气。

  想到朝夕相处的夫君早已撒手而去,柳若兰又收敛了笑容,命运弄人,若不是当年凌溪桥上自己慌慌张张撞到了他,又哪里会有之后的事?虽说嫁到太子府非她所愿,但齐玥此人是真的对她好,她也是真心爱慕于他,一直以来两人琴瑟和鸣,羡煞了宫里的一众妃子。

  即使有了梁玉蝶,两人之间也是毫无隔阂,齐玥喜爱歌赋,往往兴之所至,张口就来,饶是柳若兰听得多了,但听他当面用歌赋夸赞自己,还是羞得满脸通红,用被子蒙住头不去看他。而此时,齐玥却偏偏要掀开被子,看她涨红了的脸,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却没想到私底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流氓,看人果然不能只看表面。

  如今那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自己的人没了,还留下了这么大的烂摊子,柳若兰心里还是有些怨的,只恨自己作为女子,并没有太大的权利,更不能战场杀敌,只能尽最大的努力,保护自己和儿子的安全。

  一连几天,柳若兰这里都很平静,朝堂战场都没有什么新情况,她也乐得清闲,如果能一直平静下来,那就是她最大的希望了。除了做些针线,她还会翻翻几本书,这些都是从皇家馆藏里随便抽出来的,有的是诗词歌赋,有的是典籍文章,柳若兰也没什么要求,什么都看一点,反正她也不用去参加科举。

  正翻到一本画谱,墨莲就过来了,看她急急忙忙的样子,恐怕是有什么急事。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柳若兰放下了手中的画谱,让墨莲先喝口水,喘匀了气再说,再急的事,也不差这一会儿,还不如让她整理好思路,还能更省时间。

  墨莲跟着柳若兰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当即就喝了茶水,整理好了思路,“娘娘,董鉴不见了。奴婢刚才去给陛下送糕点,就看见平邑王急急忙忙地赶过去,似乎是有什么事,奴婢没有进去,就等在了门外。然后就听见了陛下发火的声音,之后平邑王出来,匆匆忙忙调集了禁卫军,就出宫去了,后来陛下说,平邑王查到董鉴下毒,证据确凿,就带人前去捉拿,结果董鉴却是早就跑了,踪影全无,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如今还能不能追的上。”

  柳若兰听了之后也没什么惊讶,似乎这再正常不过,“董鉴要跑,这是必然的,从崔茂告他的时候,恐怕他就已经计划好了要跑,只不过没付诸行动罢了。这几天他一直都在配合着平邑王的调查,不过是为了麻痹我们,证明自己是真正的无辜罢了,这样我们就不会认为他会逃跑,自然就会疏于防范。”

  墨莲明白了,恐怕董鉴能逃的出去不是因为他本事高,而是陛下想让他逃,不管他有没有下毒害崔舍人,一旦潜逃,这罪名就坐实了,再也丢不掉。再加上之前朝堂上崔茂抖出来的那些罪名,只要有一件是真的,董鉴也是死路一条,也难怪他会逃跑了,实在是没有别的退路。

  柳若兰拿起了桌上的画谱继续往下看,她年轻的时候还是学过一段时间的,只不过终究是失了耐性,觉得没有舞刀弄枪好玩,如今却是觉得,这世上没有了刀与枪才是最大的幸事。

继续阅读:第八章:明昌之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