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遇见故人
清醉梦2017-08-29 09:003,135

  跟着王青到了山寨的正厅,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人负手背对着他们,柳若兰看不到他的样子,看身形又认不出来,心下暗暗警惕,不知道这人将自己抓来,到底是何居心。

  到了地方王青就退下了,诺大的大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柳若兰没敢乱动,而是一直盯着面前的人,看他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既然要见自己,不会只给自己一个背影吧。

  那人没让她失望,只过了一会儿就转过了身子,待看清此人的脸时,柳若兰吃了一惊,这人她认识,不仅认识,和她还有莫大的渊源。在柳若兰嫁给齐玥做太子妃之前,曾经有人过来提亲,那时候来提亲的人数不少,但唯一一个差点定下来的就是工部尚书赵觉的小儿子赵春奇,赵春奇是个纨绔子弟,柳若兰对他没什么印象,也没什么交情,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他们两人彻底成为了死敌。

  齐玥继位的第三年,南方突发大水,淹了大片的村庄良田,导致整个湘楚地区一片汪洋,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齐玥派了当时的工部尚书赵觉作为钦差大臣,带领人马和物资前往湘楚赈济灾民,做好灾后的防护与重建工作,组织民众拓宽河道,以求能及时将水排出,尽力减轻损失。

  赵觉接旨后即刻上任,率领众人前往湘楚,在当地官员和百姓的协助下开仓放粮,并且派大夫为百姓进行治疗,以防出现瘟疫。然而最终还是出现了问题,朝廷所拨粮款被人贪污,导致灾民死伤惨重,活下来的只有十分之一,此事影响极大,湘楚几乎没剩下什么百姓,除了饿死淹死的,最多的是感染了瘟疫,接二连三,从一个地区扩散到另一个地区,范围之广,死亡人数之多,堪称历史之最。

  齐玥闻之当即大怒,要将涉事官员全都满门抄斩,顿时朝堂一片哗然。齐玥虽说脾气好,不太管大臣们的明争暗斗,但这件事关系到国家的命运,他不得不严办,不然那些国家的蠹虫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无论大臣们说些什么他都一律不听,有敢求情者,一并处死。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赵春奇才来找的柳若兰,柳若兰是皇帝齐玥最受宠的妃子,其他人说话不管用,但她说话却一定管用。

  “草民也知道不该来找娘娘,但草民实在是没有办法,还请娘娘看在我们两家之间的情分上,能为我父说几句话,别的不敢强求,只求娘娘能保我父性命,草民愿意替父亲去死,还望娘娘成全!”

  本来柳若兰是不该见他的,但耐不住此人不住纠缠,甚至到最后还来要挟她,扬言要将他们之前曾有婚约的事说出来。柳若兰觉得无聊,这种事有什么好宣传的,即使他不说,知道的也大有人在,再者说了,他们并没有定亲,即使定了,也没有成亲,说这个真就没意思了。不过为了避免一次次的被其骚扰,柳若兰还是妥协了,见了他一面。

  “此事你也知道,有多严重就不用本宫说了,陛下已经下令严查,赵大人是钦差,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与他脱不了关系,你求我也没用。”

  赵春奇不甘心,他费劲了心思才见到兰贵妃,自然不想听到这个结果,当即也就不怕死地拦住了她,“贵妃娘娘,我们两家一向交情不错,一旦我们赵家倒了,你们柳家也就失去了最大的助力,这真的是您愿意见到的吗?”

  柳若兰自然知道柳赵两家交好,但此事牵涉甚广,不是她想插手就能插手的,一旦被人揭发,那他们柳家就只有死路一条,她还不至于为了赵春奇而将柳家置于险地。

  “赵公子不必多言,该说的本宫自然会说,但最终结果如何,这就不是本宫能决定的了。本宫只能保证让陛下严查,是赵大人的过错,尽量求陛下减免,不是赵大人的罪名,也不会胡乱安在他身上,这样赵公子可以放心了吧。”

  赵春奇知道这已经是柳若兰的最大让步,也就不好再过多纠缠,然而事情查明之后,赵大人竟然真的参与了贪污,只不过此事是赵觉的大儿子以他的名义做的,赵觉本人并不知情,但赵家满门还是逃不了被灭的命运。

  如今在这里见到赵春奇,柳若兰只觉命运与她开了个大玩笑,当年她也确实求情了,不然赵春奇早就成为了刀下亡魂,只是她也知道,赵春奇这种人是不会感激她的,不把她直接杀了恐怕就是最大的仁慈了。

  赵春奇整个人都变得与之前不同,若说之前还是胆大妄为,有些无赖的话,那么现在就是阴沉了,柳若兰见到他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被魔鬼盯上了,却不知道怎么逃离。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被对方的气势吓到,然后坐在了凳子上,“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真是缘分匪浅。”

  赵春奇冷冷地笑了一声,道:“确实缘分匪浅,若不是太后娘娘当年求情,救了赵某一命,恐怕赵春奇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柳若兰不敢看他,那件事虽说不是她的错,但看到赵春奇如今的样子,她也觉得不是滋味。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一朝被灭满门,只留下他一人,这种感觉确实不如让他跟着一起死了,也好过直接从天堂到地狱,不断地挣扎。

  她低下了头,“对不起,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以为只要赵家还能留下血脉,就可以东山再起。”

  “东山再起?”赵春奇哼了一声,“娘娘说得好轻巧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赵春奇让您失望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赵家没能东山再起,倒是出现了我这个反贼。”

  虽说已经猜到了,但听他亲口说出,柳若兰还是吃了一惊,“你到底做了什么?那天是你派人去杀的流民?”

  赵春奇看了她一眼,带着嘲弄,“怎么?太后娘娘不是早该想到了吗?既然王青是我的人,那些人自然是我派去的,只是没想到,有了这么大的收获。感谢我吧,若不是草民也跟了过去,太后娘娘恐怕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柳若兰拼命压着心中的怒火,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只不过是想报仇罢了。齐国杀了我全家,我当然要让整个齐国陪葬,不知道这个答案太后娘娘可还满意?”

  柳若兰怒视着眼前这个人,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你要报仇,我就在这儿,你尽管杀了就是,又何必牵连那么多无辜的人?现在我是真的后悔当初没能将你一起处死,留下你这样的人祸害人间!”

  “哈哈哈哈……”赵春奇笑得很开心,连肚子都快笑破了,他坐在椅子上稳住身形,免得自己笑到腿软站不住。

  柳若兰被他笑得汗毛竖立,心中不住地打鼓,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声,“你笑够了没有?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再与你讨论对错,只想知道你把我掳来,究竟想做什么。”

  赵春奇立刻收住了笑声,表情又变得阴沉,“本来是没想抓你的,但是你自己送到了门前,我自然不好不收。你说我若是把你送给梁国皇帝,他会不会给我点奖励?别的不说,黄金白银总归是少不了的,不知道齐国的太后能值多少钱。”

  柳若兰简直气得浑身发抖,不过她勉强让自己保持镇定,故作平淡道:“你觉得我会让你得逞吗?”

  赵春奇挑了挑眉,“这可由不得你,即使你想寻死,我也能让你求死不得。不知道太后娘娘有没有听说过一种麻药,能让人吃了没有一丝的力气,即使是咬舌自尽,都做不到,更不要说自杀了。”

  柳若兰心里有些害怕,但不能表现出来,“你真的要将我送给梁国?恐怕你连齐国都走不出去,就不要在我面前说什么大话了。”

  赵春奇不置可否,很明显他有这个自信,只是懒得跟柳若兰浪费口舌。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还有帮手吧,就凭你这一个山寨,还不足以跟齐国抗衡,不知道你背后的人,又是谁?”

  赵春奇笑了笑道:“能告诉你的,我自然不会保留,但不能说的,我也不会找死。你只要知道,这些日子我会好好对待你们,把你们养的白白胖胖的,无论是送给梁国,还是送给小皇帝,我都不会吃亏,我这个故人,对你还算好吧。”

  柳若兰攥紧了拳头,对他笑了笑,道:“既然是故人,还要将我们养得白白胖胖的,那不如给我们换个地方吧,那个牢房实在是不适合住人。你也知道,我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住不惯这种地方,还请你多担待一下。”

  赵春奇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柳若兰不在乎他的态度,只要能让墨莲有个好点的环境养伤,其他的根本不重要。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预见危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