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波澜又起
清醉梦2017-08-26 18:133,859

  梁煜辰本来不想理会自己这个妹妹,但又怕她疯起来没个完,万一真的跑到了明昌,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来,只好让人把齐珍送过来,相信梁玉蝶不会要了他的命。

  广陵王齐珍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送到了明安,为了防止他寻死,临走前给他灌了药,一路都没有醒,这让护送人员都松了一口气。等到把他送到公主府的时候,所有人顿感轻松,任务完成,出了什么事就与自己无关了。

  所以等齐珍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头顶上的一张脸,他差点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谁时,又开始想寻死了。他与皇后梁玉蝶几乎没有什么交集,每次见面都是在公众场合,有很多人在旁边,他不认为自己和她关系有多好,更何况,对方还是梁国公主。

  见他醒了,梁玉蝶上前捏了捏,正好捏在了齐珍的胳膊上,那儿的骨头还没长好,齐珍不由得闷哼了一声。梁玉蝶“啊”的一声放开了手,“你没事吧?听说你胳膊断了,我给忘了。”

  齐珍并不想看到她,只好闭上了眼睛。

  梁玉蝶也不在意,“听说你一直在寻死?真是没想到,原来你这样的人,也只是个懦夫,不过是打败了仗,就寻死觅活的,还不如我一个女人,没用。”

  齐珍没有理她,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恐怕再也逃不出去了,连一心求死,都成了奢望。

  柳若兰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了,明昌失守和梁国迁都,这两件事一直以来都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刀,是他们害怕的,也不愿意见到的,如今这把刀终于掉了下来,他们感到的,只有切骨的疼痛。

  之前他们一直没有广陵王的消息,齐琮一度认为他死了,整个人都变得消沉,此时虽说知道了齐珍还活着,但他们也并没有感到有多愉悦。梁玉蝶的性子他们都清楚,之前的联姻不过是政治需要,她对齐国,对齐玥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如今齐珍落入她手,不知道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叹了口气,柳若兰问身边的墨莲,“听说广陵王受伤了,不知道情况怎样?”

  墨莲道:“据明安传来的消息,广陵王受伤很重,一只胳膊被敲碎了,恐怕很难恢复到以前。而且听说,广陵王曾经试图自杀,都没有成功。”

  “哀家明白了。”柳若兰放下了手中的书,这些天她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心乱了,又怎么能静得下来?

  最近传来的全都是坏消息,董鉴失踪,明昌失守,广陵王被俘,梁国霸占明安。齐国的土地已经丢失了将近一半,流民四起,虽说他们所在的地方还算安宁,但流民作乱的消息还是源源不断。战争必将导致乱局,百姓们期求的,只是能有一方土地,让他们自在耕种,至于国家的动荡,可能不关系到自身,根本就不会关心吧。如今连百姓都起来反抗了,只不过他们反抗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国家,这是不是说明,齐国真的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揉了揉太阳穴,柳若兰有些疲惫,自从开战以来,她就再也睡不好觉,直到半夜依旧毫无睡意,一开始还没什么,可时间长了,身体就撑不住了,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吃些安神的药,希望能够改善这种情况。墨莲见此情景,赶紧扶她回去休息,这段时间,太后实在是累坏了。

  睡了大概有一个多时辰,柳若兰就醒了,她一直做着一个梦,很奇怪的梦。一个人在身后紧紧地盯着她,她走到哪儿,那人就跟到哪儿,丝毫不给她逃离的机会,她想过去问问那人,为什么要跟着她,那人没有说话,而是展开了手掌,给她看一样东西,柳若兰刚要走过去,那人就消失了,留下她一个人莫名奇妙,再然后,还是同样的梦,似乎是个无尽的循环,永远也看不清楚那人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等到醒来再去回想,也没什么头绪,而随着头脑的渐渐清醒,梦境也隐隐约约地消失了踪迹,柳若兰觉得自己好像忽视了什么事,却丝毫也想不起来,无奈只能作罢。

  过了一会儿齐珏就过来了,跟她说了会儿话,自从明昌城失守后,国内兵力明显不足,再加上四方都出现了民乱,甚至出现了拉帮结派的土匪和意图谋反者,这让他们不得不提高了警惕。地方的部队要留下一部分人安抚剿灭,保护地方,其他的也没剩下多少。之前让柳若清的旧部白峰去组建军队,此时虽有小成,但都是新兵,根本就没有上过战场,一时也无法解燃眉之急。

  齐国本来就没有多少兵马,经过明安之战,通州之战和明昌之战,基本上已经将精锐部队损失殆尽,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祈祷梁国暂时不要进攻,有庐江天险横在中间,应该多少会起点作用。

  “南阳王那边怎样了?”柳若兰听说齐琮最近有些消极,整日里借酒消愁。

  齐珏叹了一口气,道:“儿子也没有想到,此事对他打击这么大,虽然南阳王之前也领过兵,但从来没有败过这么惨的,可能是一时之间有点转变不过来吧。”

  其实南阳王齐琮根本就不是因为丢了明昌才整日买醉,而是因为除了买醉,他什么都做不了。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有一句话叫做“趁火打劫”,他此时只不过是被人打劫了一场,除了喝酒,再也没有其他事能做了。

  而此时身在江陵的柳若兰和齐珏,自然不知道这一切,而他们将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他们的全部,等到他们知道真相的时候,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那目前有董鉴的消息吗?娘听说已经派出去了不少人,如果他落入其他人的手里,恐怕会对我齐国不利。”柳若兰总觉得董鉴此人绝不会善罢甘休,除非他是个死人。

  齐珏对此也颇为苦恼,皱眉道:“王襄虽是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但当时突然遇袭,也看不清楚是谁下的手,四叔追查到了现在也是毫无线索,恐怕他早已离开了江陵。”

  柳若兰有些担忧,“只希望他还在齐国,若是当初直接杀掉此人,也就不会留下这么多的麻烦。”

  董鉴失踪后没多久,崔莳就病死了,如今崔派的官员已经是一盘散沙,不少人改投了王襄,还有一些,则被齐珏罢免的罢免,杀的杀,已经构不成威胁了。而与此同时,齐珏也任用了一些锐意进取的人,使得朝堂之上,再也不是之前那样的两派互掐。

  “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军队的问题,梁国想要进攻,就要渡过庐江,虽说梁军不擅水战,但当初渡过孟摇河,攻破武安关,他们也没用多少时间。如今又接连胜仗,有明安做国都,恐怕实力会更加强盛,一旦乘胜追击,江陵恐怕也守不了多久。”说到这儿,齐珏不禁心灰意冷,他已经尽了全力,但局面却仍然难以掌控,并且还有继续恶化的趋势。

  柳若兰安慰了他几句,虽然自己也觉得有些苍白,“珏儿,如今的局面,绝不是你的过错,怪只怪,齐国太弱了,我们之前把太多的时间用在了享受上,却没有学会居安思危,也许是这江山来得太过容易,所以就忘记了远处还有强敌。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们至少都曾为齐国努力过,过去怎么样,我们无法改变,但未来怎么样,我们却是可以努力的,所有的成功都是一点一滴的积累,我们做的这些,终究会有回报的。”

  齐珏点了点头,道理他都懂,只是难免会觉得无力,在这种时候,有母亲在一旁鼓励,他心情好了不少,即使不是为了齐国,为了自己的母亲,他也会努力向前。

  齐珏走后没多久,墨莲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柳若兰刚要歇息,见此也就重新穿上了衣服,“发生了什么事?”

  “娘娘,据明安来报,董鉴投到了梁国太子梁煜辰的府中,彻底背叛了齐国。”墨莲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恨意,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柳若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马上把此事告诉陛下,另外让他注意崔派的那些人,必要的时候,一个都不能留。”

  “奴婢这就去。”墨莲匆匆地跑了出去。

  事情还是朝着她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了,柳若兰也没了睡意,董鉴知道的太多,这些足以造成齐国的灭亡,她只希望董鉴能聪明些,不要太早把自己的命送掉,这样他们才能及时做好补救措施。

  这天晚上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小太监不时地向她报告着前面的情况,陛下派人火速赶往汐洲城,命兵马大元帅齐琮严守城池,以防梁军突然来犯;左仆射王襄王大人被紧急召入宫中,已经将近一个时辰;平邑王齐瑶带着大量禁卫军闯进了几个大臣的家中,并且重新审问了董鉴的家人;江陵城已经全面戒严,不准任何人进出。

  接下来还有什么措施,这就需要再与大臣们商议了,此时能做到的,就是第一时间切断董鉴和江陵的联系,以防他再从这儿得到什么消息。另外,既然他能顺利地逃到明安,那就说明他在朝中一定还有帮手,不然他是无法穿过这么多城池的。

  等到一切都安排完毕,早已过了丑时,墨莲服侍柳若兰躺下,然后点上了安神香,希望娘娘睡梦中能不再为这些事烦恼,能够做一个好梦。

  也不知是太累了,还是安神香起了作用,柳若兰睡得很沉,让她几乎忘了自己还做了一个梦。梦的具体内容她记不清了,似乎是在嫁给齐玥之前,她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纱裙,手里拿着一个风筝,在草地上奔跑,风筝飞得很高,她几乎要看不清楚风筝的形状,她一边跑,一边放着手里的线,想要看看风筝能飞多高,会不会触到月亮,不曾想,在跑的过程中撞到了一个人,然后手一松,风筝就没了踪影。

  她很伤心,想要找回自己的风筝,却怎么都找不到,等她回过头,撞到的那人就伸出了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手里,柳若兰上前去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那人突然就消失了。

  草地一望无际,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风筝没了,那个人也消失了,似乎整个世界就剩下了她一个人,无助与孤独立刻涌上了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想大叫一声,却根本做不到,只能一直奔跑,似乎这样,就可以跑出着片草地,找到自己的风筝。

  柳若兰是突然惊醒的,醒来后满头冷汗,随着知觉的慢慢恢复,梦境再次悄悄退散,她只抓住了一点影子,有股子说不出来的怪异,却又想不起具体的内容,只好摇头作罢。

  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想必是个大晴天,都说“多事之秋”,没想到今年的春天也是如此的无辜,山河破碎,百姓流离失所,让春天也变得萧条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体察民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