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体察民情
清醉梦2017-08-27 09:003,840

  经过了一夜的忙乱,还是有不少收获的,董府的人之前就已经收押了,这次又经过严刑逼供,从一个小厮嘴里问出了一个账本的下落,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任谁都想不出,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厮竟然能知道这么重要的事,而这个小厮也是机缘巧合才因此保了一命。

  派人去取了账本,上面清清楚楚地记载了这些年来董鉴和各路人物的种种交易,其中包括卖官鬻爵、买凶杀人、收取贿赂等,每一件都清清楚楚地记录在册。闻听此事,柳若兰轻轻一笑,这人还真是谨慎的过了头,怕自己忘记,每一件事都记载得极尽详细,没想到却是他最好的罪证。

  安排墨莲向明安传去消息,让他们尽量查清楚董鉴的情况,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能除掉这个人,不过柳若兰也明白,这是强求了。

  她与明安的联系一直没有断,也是因为有那些仁人志士在,他们才能及时了解梁国的动态,不过他们的能力终究有限,很多地方都是他们触摸不到的,一旦涉险,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她命令他们要以潜藏为先,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虽然找到了账本,但其中牵涉太多,齐珏有些为难,最终只能杀了几个罪大恶极的草草了事,对于其他的人,只能暗中留意并且杀之了,否则势必会引起巨大的恐慌。

  柳若兰也觉得此时不宜大开杀戒,那样只会适得其反,让更多人选择反叛,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安抚民心。所以为了能更加直观地了解齐国目前的情况,柳若兰决定微服去周边的城镇查访一下,好让自己心里有些数,免得被人蒙蔽了双眼。

  齐珏起初是不同意的,毕竟太危险,连王襄上次都在城外遇刺,他实在是不放心。柳若兰轻轻抚摸了他两下,然后道:“别人说的,总归没有亲眼看的真实,珏儿不便出宫,所以娘就替你走一趟,也好让你心中有个评判。”

  因为之前从明安一路逃往江陵,柳若兰心中也有些底,所以这次她和墨莲就化妆成一对逃难的姐妹,混入了流民之中。每天江陵都会接待成百上千的流民,然后送他们去下一站,所以她们很顺利地就混了进去。

  流民大多三两成群,都是些熟人,也有的是一家人,人群之间往往不会相隔太远,但也不会太近,应该是怕有人会来抢银子或者吃的。跟着他们走了一段路,就有一个人过来打招呼,是个二十多岁的书生,衣服虽旧,却也是整整齐齐。

  “请问两位娘子,可是要去充阳?”

  墨莲打量了一下这人,眉清目秀,脚步虚浮,不会武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柳若兰点了点头,道:“我们是从明安逃过来的,之前在汐洲耽搁了一段时间,这才走的慢了些。听说明安已经被梁人占了,我们姐妹实在是无路可走,想着充阳还近些,就想在那儿先避一避。”

  “小生也是这么想的,梁人太强,我们不是对手,除了一路向南逃亡,还能做什么呢?”说着,不禁苦笑,“不瞒两位娘子,小生现在是知道了什么叫做百无一用是书生,看着家园被毁,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痛不欲生。可你们也看到了,小生这身子板,莫说是上战场,恐怕连刀枪都拿不动。”

  柳若兰叹了一口气,道:“千万不要这么说,等到国家安定了,齐国靠的,还是你们这些读书人,倒是我们这些妇道人家,才是真正的帮不上什么忙。”

  “不不不,小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看到这么多流民,小生感到惭愧罢了。”

  看到这个年轻人如此慌张地解释,柳若兰不禁露出了微笑,道:“小哥误会了,我们并没有多想,同为流民,这一路上的艰辛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生不逢时,没遇到好世道罢了,也不知道朝廷到底有没有打算去抗击梁人。”

  “说到这个,”年轻人放低了声音,“小生之前是梧州的举子,曾经听梧州的长官说,他们要弃城逃跑,实在不行就直接投敌,说不定这样还能保全性命。后来梁军攻来,他们果然弃城逃了,其他的守城长官,恐怕存这个心思的,也不在少数。”

  继续和他谈下去,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叫做李郁,是个很健谈的人,已经和周围所有人都混熟了,原来是因为见她们两人眼生,这才过来打招呼的。

  柳若兰对李郁的观感还行,觉得这个年轻人还挺有意思的,就是嘴碎了点,不过她们此次出来,为的就是这个,所以绝对不嫌弃这人的聒噪。

  而李郁显然也很久没有遇到有人愿意理他了,显得兴奋异常,途中说了不少他知道的事,不过很多都是些无用的八卦,她们对此不感兴趣。当听到之前的刘盟事件时,二人都暗中竖起了耳朵。

  只听李郁道:“这件事小生还是后来听说的,那个刘盟简直是枉为读书人,读书之人追求的至高理想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虽说小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但小生绝对不会做损人利己的事,更何况是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煽动了那么多流民反叛,对他是没有一点好处,反而被灭了九族,小生真的怀疑他是不是脑子突然坏了,不然肯定是鬼上身了。”

  柳若兰轻轻道:“关于此事,我们倒是听说了一些,好像是因为他的父母被人抓住了,以此来威胁他,所以刘盟才不得不做此事。”

  没想到李郁更加激动了,“难道仅仅因为自己的亲人,就可以置那么多无辜的人于不顾吗?煽动流民造反这一点先不说,他可是确确实实害死过人的,在药罐里下毒,据说在被抓之前还放了一把火,妄图烧死那些流民,这些难道是别人逼的吗?不是,这些全都是他自己要做的,所以他根本一点都不无辜,真是丢尽了我们读书人的脸。”

  柳若兰轻叹,“只是可怜了那些无辜的百姓,他们本来可以像我们一样,继续南下的。”

  “娘子这话就不对了,虽说小生没亲眼见过,但是听说那天太后娘娘专门走上城楼,去为这些人揭发真相,并且对他们惩罚极轻,小生都觉得实在是便宜了他们。”

  “哦?大家都这么认为吗?”柳若兰实在是好奇人们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李郁挠了挠头,道:“其实也不是,小生自然是明白太后娘娘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有些人故意捣乱,偏偏要妖言惑众,说朝廷要将他们都拉上战场去拼命,还说所有的流民最终都会被送上战场。他们也不想想,若是所有人都送上了战场,那么谁来耕种?战士们又吃什么?所以只是无稽之谈。”

  “果然有道理,不过大家都是逃命出来的,会感到害怕也是正常,所以有时候对于一些事情,他们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像小哥这样看的通透的,的确是不多。”

  李郁悄悄看了看周围的人,见没人注意他们,然后低声问道:“其实两位娘子不是普通人家出身的吧,小生这一路上也见过不少人,像娘子这种气度的,实在是罕见。大多数人经历过战争与逃亡,多少都会有些狼狈,再好的气度也及不上一个馒头。但是看两位娘子,无论是穿着,还是神态举止,都透着大家风范,想必是名门之后。”

  柳若兰抬眼看了看他,道:“小哥说笑了,既然现状无法改变,那么就要活出最好,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未来会遇到什么,与其那么狼狈,不如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让自己体面一些。小哥不也是如此吗?虽然人在途中,却依然关注着每件大事,是因为小哥相信,总有飞龙在天的那一刻吧。”

  李郁不禁两眼放光,就差落下眼泪来了,“小生能遇到娘子,真乃三生有幸,如伯牙终遇子期,实在是此生无憾了。”

  柳若兰微一低头,有些羞赧,“小哥说笑了,这些不过是妇人之见,当不得真。”

  “娘子过谦了!只可惜生在乱世,如若在太平盛世,以娘子的气度,当可与谢道韫相媲美了。”李郁真是说话越来越夸张了。

  柳若兰脸颊骤红,虽说她儿子都十五岁了,但被一个年轻人这么夸赞,还是拉不下脸来,若是李郁知道她年轻时最爱的乃是舞刀弄枪,恐怕会惊得合不上嘴巴,一想起这样的场景,柳若兰就有些想笑。

  谈话已经脱离原题了十万八千里,柳若兰实在是不想讨论自己的问题,只好把话题朝别处引,而李郁本来就对她们心生好感,自然是没发现,已经悄悄换了话题。

  “那依小哥之见,此时我齐国,可还有战胜的可能?”这才是柳若兰最关心的事。

  李郁神情有些沮丧,道:“作为齐人,小生自然是希望齐国能胜的,但齐国兵力不足,又一向重文抑武,所以想要以武力取胜,确实是非常困难。然而最大的问题还不在此,娘子也看到了,百姓们不愿打仗,他们只想老老实实种地,安安分分地过日子,如今梁人入侵,他们迫不得已离开故土,却又在想要入城时被拒绝,心中恐怕早有怨气,一旦有人挑拨,就会再次出现刘盟事件。所以流民是现在最大的问题,若不好好解决,恐怕会生不少变故。小生还听说,在闽南的一些地区,因为流民与当地人出现了冲突,竟然闹出了人命,死了不少人,这事已经发生了不止一起,小生觉得事情只会越来越严重,若不妥善处理,恐怕会激起民变。”

  柳若兰点了点头,这些确实是大问题,而且很棘手,“那小哥可有什么解决良策?”

  李郁摇了摇头,道:“皇帝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小生一个书生又知道什么?只不过是自己胡思乱想罢了。”

  墨莲在一旁道:“那可不一定,听说皇帝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即使再厉害,也是个孩子,说不定还没小哥你懂的多呢。”

  李郁连忙摆手,道:“这话可不能乱说,若是传出去,小生可要倒霉了。这些不过是小生一家之言,娘子只当是玩笑就好。”

  休息了之后,大家就重新启程,这里离充阳还有很远,今天晚上恐怕要幕天席地了。李郁在前面跟其他人聊天,兴之所至,还会现场赋诗一首,吟咏这自然风光,只不过大家都没这个心情罢了。

  墨莲看了看他,觉得有趣,能在这种情况下还活得如此潇洒的人,实在是不多,人生一世,很多东西都无法选择,但如何让自己活得更开心,却是可以选择的。虽说跟这人才相处了不到一天,但墨莲已被他所感染,再去看前途的困难,已觉得心中一片坦荡。

  又看了看自家娘娘,发现她也是如此,心情比在宫里好多了,看来,时常出来走一走还是好的。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变故突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