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变故突现
清醉梦2017-08-28 09:003,697

  天色很快就暗了,众人们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就准备过夜。因为柳若兰和墨莲两个是新加入的,跟其他人都不熟,所以也没有凑到众人面前,只在一边的角落里,听其他人说些什么。

  赶了一天的路,众人都有些疲倦,墨莲去旁边的河里打了些水,两人吃了干粮,喝了水,也觉得疲惫不已,只不过她们不敢放松,身在宫外,周围也没什么人能保护自己,就必须得时刻保持警惕。

  到了半夜,柳若兰睡得不沉,隐隐约约听见旁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悄悄地眯了眯眼,借着月光瞧了瞧,原来是旁边的一对父子,正觊觎着她们的包袱。柳若兰不动声色,又悄悄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其他人都睡得很熟,根本就没人注意到这儿,她心下一定,既然与其他人无关,她就容易多了。

  还未走到她跟前,那两人突然不动了,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惊恐地向后退着,一边退一边张大了嘴巴,像是要喊出声,嗓子却不受控制,连呼吸声都变得浅淡了。

  柳若兰感到奇怪,但她不敢轻易动作,万一真有什么敌人,还是要先观察一下为妙,贸然动作只能将自己陷于险境。

  过了一会儿,那两人就倒在了地上,脸上还残留着之前的恐慌,倒下去的声音终于惊醒了周围的人,有人醒的比较早,看到这父子俩就这么倒在地上,吓了一跳,柳若兰也顺势“醒”了过来,向地上望去,同时向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很快所有人就都醒了,李郁会点医术,查看了一下两人,摇了摇头,已经救不回来了。闻言大家都向后退了退,生怕沾上晦气,更担心的是染上瘟疫,毕竟这两人突然就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万一是瘟疫,大家可都要遭殃。

  “不知这两人是如何死的,李先生可是查出了什么?”已经有人因为害怕问了出来,毕竟白天还一起赶路,晚上就突然死了,任谁心里都会打鼓的。

  李郁又反复查看了几遍尸身,似乎有些疑惑,道:“看这样子,不像是为人所害,倒像是吓死的,只是小生不明白,这大半夜的,他们父子两个不睡觉,怎么会被吓死在这儿?”

  已经有人开始发抖,“不会是……看见……看见那个了吧……”

  顿时所有人都惊恐的看向了四周,这儿本来就是个开阔地,为的就是能注意到所有想要靠近的人或动物,大家刚才醒来的时候,这两人才刚刚死去,尸体还是热的,而四周却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东西,一时间,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

  李郁是读书人,自然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为了缓解大家的恐惧,只好在一旁开解,“大家不要害怕,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神的,这些都是编来骗人的,即使有,也是有人装神弄鬼,我们只要把他们找出来就行了。”

  一阵阴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李郁的话也变得没有一丝说服力。

  柳若兰自然是不信鬼神的,她是将门之后,若是都信鬼神,还怎么战场杀敌?所以她同意李郁的看法,这背后,一定有人在捣鬼。

  小孩子已经吓得哭了起来,在冷风吹过的夜里,显得更加诡异,孩子的父母显然也吓得不轻,赶紧捂住了孩子的嘴,可呜咽的声音,还是透过手掌传了出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些毛毛的。

  四周很静,树叶在风的吹动下沙沙作响,伴着凄清的月光,他们终于看到了一个影子,影子并不清楚,以至于很多人都忽视了,直到一个人的身影逐渐出现,并且向他们走来的时候,人们才注意到他。那人速度很快,明明离得很远,可几个瞬间,那人就来到了他们面前,然后一手掐死了最前面的一个人,众人心中早已被恐惧所支配,那人又出手太快,以至于都没能看到他做了什么,前面的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已经又死了好几个人。

  惨叫声顿时响彻了天空,连月色都变得隐晦无光,似乎是不忍看下去,又似乎是想用黑夜来掩饰罪恶。柳若兰反应过来后当即就上前阻止那人,昏暗的月光下,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只能从身形上判断,这是一个男子,而且武功不弱。

  其他人都被这场杀戮吓得四处逃窜,只有柳若兰和墨莲冲在了最前面,为他们与敌人周旋,李郁组织着流民向南方撤退,不时地回头焦急地看着柳若兰,虽然不懂武功,但他看得出来,柳若兰和墨莲不是那人的对手,万一那人还有同伙,她们就危险了。

  跟这人甫一交手,柳若兰心中就“咯噔”了一声,这人出手实在太快,她根本就跟不上他的速度。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本来柳若兰身为女子,力量上就是短板,所以练的就是灵巧类的功夫,没想到如今遇到了比她更快的人,这让她有些力不从心,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战败。

  墨莲在一旁帮忙,但对方实在太快,她跟不上对方的速度,只能是添乱,跺了跺脚,墨莲只好防备了四周,免得再有其他人过来,加入战局。事情果然如她所料,那人还有同伙,足有十来个人,只不过这些人的功夫远不能和之前的人相比,墨莲一个人虽不能应付,但也能拖延一时。

  李郁他们已经逃得远了,墨莲看了看柳若兰的方向,她已经受了伤,速度明显慢了下来,眼看着那人就要一掌打在她身上,墨莲一声大吼,“小姐,快跑!”

  柳若兰想要离开,无奈那人速度太快,无论她跑到哪儿,都会被那人轻松追上,眼看着这一掌避无可避,柳若兰不禁有些绝望,墨莲那一声大吼,让她有些愧疚,她不该任性,不仅害了自己,恐怕也要连累墨莲了。

  身子一拧,虽然避过了要害,但还是被掌风波及,柳若兰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而墨莲,也终于敌不过这么多人的围攻,受伤惨重,奄奄一息。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柳若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或者是晕过去的,她只记得墨莲浑身是血,那群人再次追向了百姓们逃跑的地方。

  看了看周围,是一间牢房,墨莲就躺在自己身边,柳若兰赶紧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虽说伤势看着严重,有些伤口很深,但幸运的是,这些都没能伤在要害,墨莲还有救。

  牢房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堆已经有些发霉的干草,就是门上的铁链了。柳若兰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没有杀了她们,而是将她们带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的身份并没有暴露,任谁都不会想到齐国的太后娘娘会混在流民之中,所以他们攻击的目标,不是她,而是那些流民,并且下手毒辣,根本不留活口。可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和墨莲又为什么没有死,只是被抓了呢?柳若兰越想越糊涂。

  过了没多久,进来了一个送饭的,年纪不大,个子也不高,柳若兰连忙和他说话,希望能问出些有用的东西。

  送饭小弟不敢说什么,他只是个送饭的,本身知道的也不是太多,更何况进来的时候已经被交代过了,只准送饭,不许多嘴多舌,所以他只好闭上嘴巴,任柳若兰问他什么都装作没听到。

  柳若兰有些着急,连忙抓住了他的手,“小哥求求你了,我妹妹她受了很重的伤,再不及时医治恐怕就会没命,求小哥救救她吧!我不求别的,就只求求小哥能将此事告诉给这里的主人,救我妹妹一命,求求你了!”

  送饭小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会将此事告诉这里的主人,但能不能救得地上的人,他实在是没有把握,只好道:“我会尽力的,但我不能保证。”

  柳若兰大喜,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是这人的极限了,她明白,所以也不强求,“那就多谢小哥了,只要能救我妹妹性命,日后定当重谢。”

  伤药很快就送来了,送饭小弟小五也没有因此事被牵连,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再次感谢了小五,然后给墨莲清洗伤口。

  墨莲身上伤口众多,浅的已经结了痂,深的也已经止了血,只是没能上药,还有恶化的危险。这牢房里除了她们再没有其他人,柳若兰沾了些水,轻轻地晕湿了伤口处的衣服,然后才将衣服与伤口分离,怕弄疼了墨莲,柳若兰很是小心,这样动作就慢了些。等把所有伤口处的衣服分开,柳若兰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之后就是对伤口的清洗与上药,这些要比之前的小心翼翼要快得多了,虽说她动作很轻,但在包扎的时候,墨莲还是闷哼了一声,柳若兰以为她醒了,可等了一会儿,墨莲仍旧没有睁开眼,不禁又叹了一口气,恐怕是失血过多吧。

  一连过了三天,柳若兰才见到除小五之外的其他人,那人是之前将她打败的那个高手,叫做王青,柳若兰对此人没什么好印象,能对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流民下手,即使有再高的武功,也不过是恃强凌弱罢了。

  墨莲在前一天就已经醒了,只不过身体虚弱,醒的少,睡得多,此时就在沉睡。柳若兰看了看怀着睡着的人,然后才抬头,不屑地看了王青一眼,“阁下过来,可有什么事?”

  王青没理会她对自己不屑,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打开了门上的锁链,让她出去。

  柳若兰看了看牢门,问道:“这是要放我们出去?”

  王青摇了摇头,“宗主要见你。”

  柳若兰苦笑了一下,果然没有这么好的事,是自己想多了。如果能放自己出去,那么就不会有这几天的囚禁,如果能杀了自己,那就不会活到现在,这么简单的道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放下怀中的墨莲,给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然后就跟着王青走出了这间牢房。这是在一座山上,如果说像什么的话,那就是像土匪的山寨了,小时候因为好奇,曾经偷偷跟着哥哥柳若洪出去剿过匪,所以她是见过土匪的,也见过土匪的山寨。此时的这个山寨规模不小,占领了整座山,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这山应该叫做琳山,属于陵城的管辖范围,看来在自己昏迷的过程中,她们已经绕过了充阳,直接向东到了陵城,也不知道这群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遇见故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