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明昌之危
清醉梦2017-08-24 16:063,752

  董鉴丢了,平邑王齐瑶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本来还想借这个机会向自己的侄儿表表忠心,没想到忠心没表成,却又给自己找来了祸患,齐瑶真是有些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什么破事都摊在自己的头上。

  调集了禁卫军,齐瑶命令赶紧四处查探,务必要找到董鉴的下落,虽说之前已经关闭了城门,但董鉴也可能早就溜了出去,所以城门外也不能漏过,这么大的工作量,只要一想,齐瑶就头疼。

  安排好了他们,齐瑶来到董府,将所有人都召集了出来,他倒要看看,董鉴到底能跑到哪儿去,人既然是在府里丢的,那这儿就一定不会没有线索。

  派人四处搜了搜,连密室地道都找到了,却是没有看到要找的人,齐瑶很是恼火,就一个个的审问那些人。董府怎么说也是侍中大人的宅邸,守卫不可说是不严,如今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府里的人却都说不知,这不是骗鬼吗?

  “报告王爷,在花园里发现了一具尸体。”齐瑶正审人审的头疼,就听见了这么一个消息,登时来了精神。

  到了花园一看,土都是新的,很明显是刚挖出来的,就这样之前都没人发现?看来董府的管家可以换人了。

  尸体已经冷了,还没有完全僵硬,应该死了没多久,让人过来认了认,才发现不是他们府里的人,而是住在城外一个茅草屋的鳏夫,每天早上负责收这附近的泔水。

  齐瑶当即就派人去城外查探,如果说董鉴是假扮成这个人出了城,那么在城里搜寻就没有意义了,要尽快弄清楚他到底去了何处。

  一边打听早上泔水车的去向,一边齐瑶就赶到了城外的茅屋,里面空无一人,果然不在这儿。虽说有些失望,但也在意料之中,董鉴既然要逃,当然会逃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

  齐瑶还在愁闷,董鉴却已经一身轻松了,脱掉身上一股子酸臭味的衣服,感觉整个人都获得了新生。他走到了一座房子前面,顺手敲击了几下,大门就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了一颗小脑袋,“你谁啊?我不认识你。”

  董鉴道:“把你家主人叫出来,他知道我是谁。”

  小童关上门回去叫主人去了。

  过了一会儿,大门再次打开,董鉴终于进去了,这是他之前为自己留的一条退路,伴君如伴虎,不论何时何地,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进了屋,董鉴一愣,再也挪不动脚步,看了看引自己进来的那人,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对不住了,侍中大人,小人实在是不想死,还请大人恕罪!”那人偷偷看了看他的脸色,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董鉴心中气闷,他实在是没想到,他藏了这么深的一颗棋子,就这样把自己给出卖了,自己可能真的是老眼昏花,识错人了吧。

  抬头面向坐在屋中的王襄,董鉴毫无惧意,“王大人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又怎么会认识他?”他说的,自然是这房子的主人。

  王襄轻轻拂了一下杯中的茶叶,道:“我们之间相斗多年,彼此之间有些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一点还需要问我吗?”

  确实不用,董鉴知道是自己过于震惊有些糊涂了。他们两党之间斗争激烈,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盯着对方,企图找到对方的错处,从而痛下杀手,那么知道自己的退路,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董鉴也没有逃跑,既然王襄来了,就不会没有准备,大家都是文人,即便是到了如此任人宰割的地步,也不会如莽夫一般,做些无谓的困兽之斗,那样只会让自己更加可笑,输的更彻底罢了。

  董鉴有些好奇,也就问了出来,“我一向认为王大人是个聪明人,不知道为何这次却是站在了齐珏的身边?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王大人想必是知道的,更何况如今小皇帝正是要铲除旧臣,掌握自己的势力的时候,王大人怎么就突然犯了糊涂,向我们出手了呢?”

  王襄将杯子放在了桌上,道:“以往王某和你们争斗,不过是因为不想让你们坐大,臣大欺主的故事我们都不陌生,前朝也是因此才成为了历史。而此时梁国还在虎视眈眈,我们再斗下去,齐国只有死路一条,我绝不会让齐国因为我们的斗争而毁灭!”

  董鉴哈哈一笑,道:“真是没想到,原来王大人是如此的忠君爱国,倒是让人刮目相看。可为什么这么忠君爱国的王大人,当初从明安出发的时候,却是走在了我们所有人的前面呢?难道王大人不知,那时的太子殿下和兰贵妃,正处于危难之中,随时都可能丧命吗?”

  王襄对此并没有反驳,只是他认为,与其让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做皇帝,还不如让南阳王继位,这样齐国还有希望。只不过齐珏却是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活着从明安逃了出来,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放弃了之前的计划。更何况南阳王也明确的拒绝了他,并且亲自去了前线,这让他觉得,齐珏或许真的有能力救齐国。

  “我做什么,这点不用董侍中操心,董大人还是先为自己操心操心吧。如今这个局面,董大人想要如何脱身?”

  董鉴登时面色一僵,他确实没有办法脱身,恐怕今日就是他的死期。不过他仍然不甘心,任谁都不会想死,他自然也不例外,“不知王大人可否通融通融?”

  王襄哈哈大笑,没想到事到如今,董鉴竟然还会如此天真,他不禁怀疑这个董鉴是不是被人掉了包,面前的这个,其实是个冒牌货。

  话一出口,董鉴就后悔了,王襄是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竟然还会找他求饶,如今连临死,都要受他嘲笑,心中更是一股子暗气,如若下辈子再遇到此人,他定会让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恨意再深,如今也不过是将死之人,王襄丝毫也不在意,悠悠道:“董大人还有什么要说的,能满足的在下一定会尽量满足。”

  董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反正再说什么也是徒劳。

  “既然董大人没什么可说的了,那就上路吧。”王襄挥了挥手,身边的一个侍卫就挥出了刀,朝董鉴斩去。

  董鉴闭上了眼,他能清晰得听到身后的拔刀声,却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如果不闭上眼睛,他怕自己会吓得屁滚尿流,到时候死的更加难堪。

  等了好久,刀都没有砍到自己的身上,董鉴困惑地睁开了眼,却发现拿刀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王襄似乎受了伤,几个人正慌慌张张地把他护在中间,掩着他就出了门。中间有一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刀登时飞向了董鉴,董鉴吓得当即就坐在了地上,刀身堪堪擦过头顶,直接插进了墙里。

  董鉴吓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赶紧跑到了屋子里,他知道那里还有一个密道,只要到了那里,自己就可以活命!

  但等他找到密道的时候,心都凉了,密道入口早已打开,就这么大张着口对着自己,他实在是不敢过去了,他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人等在那里。

  王襄遇袭后就被人火速送回了城,并且将消息告诉了平邑王齐瑶。齐瑶听了消息之后简直想要骂人,他们早知道董鉴的下落却不早说,这时候再过去,人早就跑的没影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他还是跑了一趟,毕竟左仆射在那儿遇刺,怎么着也得找到刺客。

  而在千里之外的明昌城,此时也不安宁。梁军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每天都会派些人过来骚扰,让他们开城门进行比试。自从死了几个将领之后,南阳王齐琮已经严令不准随意打开城门,所以最近也就没什么伤亡。但随着城外梁军越来越口无遮拦,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忍不住,想要上前一较究竟。

  不仅如此,到了晚上,梁军也不消停,时不时地过来邀战,齐琮知道他们的任务主要是守城,因此无论他们怎么叫嚣,死不应战。

  一日,齐琮突然发现身边的一个将军不见了,顿时发觉不好,此人平日里性子急躁,虽说是员猛将,但却是最不让人省心的,万一上了敌人的当,明昌城就危险了。他即刻就派人去找,却不想还是晚了,那人已经暗中出城,去偷袭梁军的大营了。

  齐琮气得只想立即斩了此人,奈何事情已经发生,他就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果然,没过多久,梁军的大营就出现了火光,是西北方向,那儿是梁军的粮草库,一旦烧掉,梁军就只有撤军这一条道路。

  齐琮也顾不得不能随意出城的禁令了,当即调兵遣将,去支援虎跃将军卢硕,如若能击垮梁军,逼其退兵,则明昌又可再多守上几个月。

  平日里受够了梁军的气,此时一出,齐军个个奋勇向前,非要出一出这胸中的恶气!

  激战了近一个半时辰,他们终于与虎跃将军卢硕汇合,卢硕咧着一张嘴,止不住的笑意,“弟兄们,梁军的粮草已经被我们全烧了,一点渣都不剩!”

  尽管身上还都带着血迹,所有的兵士们也都是开怀大笑,梁军粮草没了,自然就输了,他们就可以在城里清闲几天,好好睡个觉。

  齐琮瞪了卢硕一眼,对他的鲁莽行动非常不满,不过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当即带着人赶紧回杀,要尽快赶回城里,免得梁军狗急跳墙。

  杀了一会儿,齐琮就觉不对,来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多人,为什么回去的时候前进的路上就多出了这么多兵马?而他们的身后,梁军大营,却几乎没有什么追兵?

  不好,中计了!齐琮抬头望去,果然见到城门上已经挂上了梁军的军旗!此时已经没有功夫去追究梁军是什么时候进的城了,杀光敌人,夺回城池才是最重要的,不然的话,梁军若是从通州派兵,两面对他们进行夹击,他们这些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不,也许不需要通州派兵,他们出来都没有带多少粮草,恐怕只饿,也会把他们饿死。齐琮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却要害死这么多人!

  突然,他想到了留在城中广陵王齐珍,不知道他如今是不是还活着。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这个情况,明昌城已经挂上了梁军的军旗,卢硕再也笑不起出来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本应该派兵重守的粮草,会这么容易就被烧了,原来他们早就不在意了,他们想要的,是齐国的粮草和城池。

继续阅读:第九章:败渡庐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