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败渡庐江
清醉梦2017-08-25 16:423,738

  奋力拼杀,回城路上,却是敌人越来越多,齐琮简直杀红了眼,这一刻,他只想赶快回城,好确认五弟的安全。广陵王齐珍从来不是能屈服投降的人,齐琮理智上觉得可能已经没有希望了,可情感上他接受不了,他们五兄弟从小感情就好,特别是对最小的五弟,几人都宠着他,他绝不希望五弟出现任何危险!

  “大帅!我们撤吧!弟兄们已经坚持不住了!”

  齐琮不想理会,可看着如潮水般涌来的敌军,还有自己手下的残兵败将,他心中一痛,再也支撑不住,险些跌下马来。此时他总算明白五弟从通州退守明昌的心情了,看着因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导致战死的士兵,这种苦楚,足以让任何一人痛不欲生。

  如今的形势已不容他多想,下令撤退,他们向西退去。南方是明昌城,那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退路,北方是齐国失地,已被梁国占领,而东方,是梁军攻击的方向,他们只有这一条退路。兵法有云,“围师遗阙,穷寇勿迫”,意思是在围捕敌人的时候,一定要给他们留一个缺口,让他们心中存着希望,这样才能更加让其心生退意,无心恋战,而在他们撤退的过程中,再给予打击,一点一点地消磨其志气,损耗其兵力。虽说知道是陷入了梁军的圈套,但齐琮却不得不跳下去,因为他别无选择。

  这场战役从下午一直打到了晚上,梁军什么时候进的城,他们到现在还是一无所知,只能被梁军逼迫,节节败退,再退下去就是一片密林,他们不敢贸然进入,就转而向南,从这里可以绕过明昌城,直接渡江南下,只要过了江,梁军就再难追上。

  似乎是天色太暗,梁军也失去了耐心,这一路上向南退去,他们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等跑到了庐江边上,已经天色泛白。看着身后全身浴血的将士们,齐琮心中颇不是滋味,他没说什么,只是让人取来船只,渡江南下,

  而在明昌城中,广陵王齐珍正倒在地上,他之前受了重伤,又吃不下饭,所以一直很虚弱,等他听到外面的打斗声,爬起来时,梁军已经攻上了城楼。他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城中守军众多,将近三分之二的兵马都在这儿,为什么梁军能攻进来?来不及思考,抓起墙上的佩剑就杀了出去,当他看到齐国的军旗被砍下,换上了梁军军旗的的时候,整个人都要疯了。三哥带人出城,万一看到了军旗被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他一定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接连砍死了拦在路上的梁国士兵,齐珍尽可能地向城楼跑去,却在半路被人给拦了下来。那人面目狰狞,奇丑无比,在黯淡的天色下,显得如同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鬼夜叉,齐珍不敢轻敌,挥剑斩去,不敢留一丝的余地。可那人却是无比强悍,竟然不躲,一根八棱长锏顺势一撩,竟然躲了过去,锏这种武器从来都不是轻灵类的,却被此人使的轻巧无比,齐珍心下暗惊,长剑被锏拨弯,弹了几下又向前刺去,那人挥起长锏,直接朝齐珍砸来。

  使用锏作为武器的大多臂力惊人,齐珍不敢硬接,只好撤剑回防,身形急向后方掠去,而这一撤退,就给了那人可乘之机,几个起跳,就迅速地追到了齐珍身前,长锏一挥,砸到了齐珍身上,齐珍虽说迅速回防,终究是慢了一步,一口鲜血出吐,再也站不起来。

  那人走到他身边,再次举起了八棱锏,齐珍心灰意冷,看了看城墙上飘动的梁国军旗,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住手!这人是齐国的广陵王,我们可不能随意杀了他。”萧宁走到了齐珍身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俨然胜利者的姿态。

  不错,他确实是胜利者,齐国丢失的土地,大半都是被他打下来的,他自然有资格骄傲。齐珍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天,狼狈的倒在了敌人脚下,就连这条命,也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才得以保住,真是可笑。虽说他是输了,可他是齐国的王爷,又怎么会让敌人随意践踏?他有自己的尊严,战败是他自己无能,怨不得别人,但是生是死,他还用不着别人决定!当即捡起地上的长剑,向脖中抹去!

  那人连忙长锏一击,齐珍惨叫一声,小臂骨头已经碎了,长剑无力支撑,“铛”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萧宁蹲下身,摸上了齐珍已经骨头碎掉的手臂,轻轻用了力,“何必这么想不开呢?你放心,我梁国是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的。”

  话还没说完,齐珍就晕了过去,萧宁也乐得清静,要是一个人真的想死,他还真看不住。

  城里的战役结束的很快,梁军这些天一直在城门前骚扰,不过是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然后再悄悄转移,绕道东南方向。在那儿据说有一条秘密通道,不知是哪个朝代所挖,知道的人很少,还是几个孩童无意中发现的,他们得到这个消息后就决定要利用这个通道暗中进城,然后给齐琮致命一击。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极好,齐琮果然中计,带人出了城门,虽说城中还有三分之二的守军,但他们胜在出其不意,悄悄换上了齐军的衣服,轻轻松松地混迹其中,在不知不觉中城中的守军就被他们干掉了一大半。齐国人果然不会打仗,遇到他们梁人,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这次拿下明昌,无疑给他们的南下又增添了新的筹码,只不过如今朝堂有些变化,他们恐怕短时间内无法渡江南征,萧宁心中不禁有些烦闷。

  安排好了城中守卫,萧宁让人给齐珍医了一下伤,为了避免他再次寻死,不得不将他锁得严严实实,如若不是为了他的身份,他才懒得管这人的死活。广陵王是小皇帝的救命恩人,他们已经知道当初就是因为这个人,他们才没能及时抓到小皇帝,使得如今齐国还在苟延残喘。如果当时就抓到小皇帝,迫使其签下降书,那今天他们就不用再辛辛苦苦的打仗了。

  拟好奏表送往梁都惠城,然后又将战况详细地写了一份,送往了明安太子梁煜辰的手中。如今迁都在即,朝中竟然又有人反对,说明安是齐亡国之都,不利于梁国日后的发展,真是可笑,明安是九朝古都,其中有不少朝代飨国四百余年,这还不足以说明明安是立都首选吗?再说了,齐国还没亡呢,最富庶的地区还在人家手里,这也叫亡国?真不知道该说那群人是目光短浅,还是没见过世面。

  虽说明昌是一座空城,但迟早会将百姓迁来,到那时,明昌就是南下重要的中转站,所以即使是空城,他们也必须拿下。

  没过多久,梁国就举行了迁都大典,正式将都城从惠城迁到了明安,梁帝初抵明安,不禁眼前一亮,虽说经过战争的洗礼,但经过这段时间太子的治理,明安已经恢复了旧日的繁华,确实比惠城要好上百倍,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继续南征的想法,之前因为迁都之事对于太子的那点忌讳,也就烟消云散了。

  梁煜辰整顿好了整个明安城,从惠城来的王子皇孙、功勋贵族、文武大臣们,尽管有些人心里不愿离开惠城,但也被这儿的景象给震撼了,他们一直生活在苦寒之地,虽说世代都以入主中原作为奋斗目标,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并没有到过中原,所以执念并不深。如今真正见到,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了。

  明安已经如此繁华,不知道江陵又是什么场景,很多人都在心中暗自想象,体内的好战基因也开始燃烧,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将整个齐国纳入自己掌中。

  大典结束之后,梁帝召见了梁煜辰,之前听朝臣说了不少他的坏话,本来梁帝对他已有了成见,如今见到,也就没了疑虑,反正日后这梁国也是要交到他手上的,他不在乎自己的儿子更强,他们梁人的天性本来就是强者为王。

  问了些明安城的近况,又问了问之后的打算,梁帝对太子夸赞了几句,然后就让他退下了,迁都大典虽说礼节不若齐人繁琐,但也甚是累人,他也想早些休息。

  梁煜辰告退后就回了自己的东宫,这里之前是齐国小皇帝住的地方,已经被他又重新装点了一遍,没想到刚回来就看见了自己的妹妹梁玉蝶。梁煜辰坐下后让人倒了杯茶,然后问道:“你怎么有空过来?参加完大典不回去休息?”

  梁玉蝶虽说已经做了十多年的齐国皇后,却是一点都没有改掉骄纵蛮横的性子,看到桌子上的一串葡萄后当即不顾形象拿了起来,一颗一颗朝嘴里送,边吃边说道:“我听说萧宁打下了明昌城,还活捉了齐国的广陵王,有没有这回事?”

  梁煜辰既没承认,也没否认,淡淡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梁玉蝶吐出葡萄籽,舔了舔嘴唇,“我当然要问了,怎么说我也是齐国的皇后,关心关心自己的小叔子,不也是正常?”

  梁煜辰瞪了他一眼,道:“你最好忘了自己还是齐国的皇后,梁国要的是梁国的公主,而不是齐国皇后。”

  梁玉蝶吐了吐舌头,放下了葡萄,然后道:“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毕竟在这儿生活了十年,如今又重新回到这儿,不禁有些感慨。虽说我的使命是随时监视齐国,为你们传递消息,但在这儿待久了,难免也会产生感情,明安是个好地方,虽说从小在惠城长大,但我真正喜欢的,还是明安,这就要多谢大哥了,若没有你,我可能就回不来了。”

  “这话以后不要再说。”

  梁玉蝶嘻嘻一笑,道:“对别人我当然不会这么说了,也就是对大哥你,我才什么都敢说。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抓到广陵王?”

  “都快三十的人了,你能不能懂点事?不要像个小孩子似的,不该你知道的事,还是少打听为妙。”

  梁玉蝶一脸的哀怨,幽幽一叹,“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问你了,反正你也不关心我的死活,大不了我自己去明昌找他。”

  梁煜辰又瞪了她一眼,“我怎么不知道,你竟然喜欢上了齐珍?”

  梁玉蝶翻了个白眼,“我没有喜欢他,只不过想把他弄到自己手里,这样才有足够的筹码。”

  “被你看上的人,真是可怜。”

  梁玉蝶又伸手拿起了葡萄,道:“彼此彼此,被你看上的人,才是真的可怜。记得早些把他送过来,我先回去了。”提着葡萄就离开了太子府。

继续阅读:第十章:波澜又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