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预见危机
清醉梦2017-08-30 14:293,071

  赵春奇还算是守信,柳若兰和墨莲顺利地离开了牢房,住进了一个小院子里,虽说不大,但东西一应俱全,柳若兰非常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就是站在门外负责站岗的那几个人,那眼神,简直要吃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也不知道赵春奇从哪儿找的人。

  柳若兰装作没看见,只要他们不来招惹自己,她自然不会没事找事,她目前要做的,就是照顾好墨莲,然后趁机弄清楚这个山寨究竟要做什么,背后还有什么人,然后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赵春奇的药还不错,墨莲身体好得很快,已经可以下地走走了,柳若兰这些天也没闲着,白天在院子里晒晒太阳,读读书,晚上就悄悄跑出去观察一下这里的情况,作为一国太后,撒泼捣乱什么的,她暂时还做不出来。山寨虽说不小,但真正重要的只有赵春奇住的那个院子,而正厅,则是商议事情用的,没事的时候不会有什么人专门过去看风景。

  经过几天的偷偷摸索,柳若兰确定了一些事情,第一,这儿赵春奇是寨主,一切都由他说了算,下面的那些副寨主什么的,只不过就是打杂的,没什么实权,这里可以说是赵春奇的一言堂;第二,王青在这儿是武功最高的,曾经受过赵春奇的恩惠,对其忠心耿耿,绝对没有背叛的可能;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赵春奇身后,还有着更神秘的人物,柳若兰不知道他是谁,但从赵春奇神神秘秘的行为上可以推测出来。

  最近这几天赵春奇似乎很忙,王青也很少露面,柳若兰觉得这是个机会,虽说陷阱的可能性也很大,但她还是想试试,她还不想被赵春奇卖了换银子。

  墨莲虽说伤势没有痊愈,但逃跑已不成问题,观察到赵春奇他们这几日经常晚上出门,柳若兰就决定逃跑,她们遇到赵春奇的那个晚上,他们是在屠杀流民,所以这些天他们肯定是在做同样的事。关于这一点,柳若兰曾经猜测过,赵春奇与流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屠杀他们,理由应该只有一个,就是利用屠杀事件来制造恐慌,他对齐国有仇,应该会利用这种事挑起百姓与官府的矛盾,造成国内的混乱。

  出来的久了,柳若兰也就更加担心齐国的情况,不知道在这段时间内,梁国有没有再次骚扰,而董鉴,是否已经说出了什么。所以无论这是不是陷阱,她都要闯上一闯,因为她实在是等不及了。

  每次出去赵春奇都会带上王青,今天晚上也不例外,柳若兰和墨莲趁着外面换班的时候翻过院子,悄悄地去了赵春奇的房间,本来柳若兰想让墨莲先离开,自己去找东西,但墨莲不肯,无奈她只好带着她一起。

  赵春奇的房间布置得很雅致,估计是富家公子的天性使然,里面的东西也都价值不菲,柳若兰甚至想拿他几件东西,报复一下这个胆敢绑架她的人,不过最后也没有付诸行动,再好的东西她也不缺,拿着还不利于逃跑,实在是没有必要。

  在书房里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其中一个小摆件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只碧色的麒麟,玉的成色非常好,通体剔透,但是个头不大,拿在手里把玩再适合不过。柳若兰记得,这种小麒麟她之前见过,一共有六只,齐玥那里就有一只,不过送给了自己,自己玩过一段时间就给收起来了,所以眼前这只就很可疑了。

  将麒麟收了起来,然后翻找了一下架子上的书,都是些各地的奇闻异事,涉及很广,从北到南,从梁国到齐国,按照地区分别摆放,非常详细。柳若兰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想,万一这是赵春奇的爱好,她也不能不让人家喜欢。

  “娘娘,有人过来了。”墨莲在门外有些焦急。

  柳若兰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带着墨莲躲到了一个角落,没想到这次赵春奇竟然提前回来了,还好只有他一个人,若是王青在这儿,她们肯定会被发现。

  走到房门前,赵春奇四处看了看,见周围没有人,然后就进了房间,没过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低低的交谈声,柳若兰顿时一惊,刚才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现在进去的也只有赵春奇一个,那他现在是在跟谁说话?

  二人此刻也管不了太多,不管房内的另一个人是谁,她们都应该尽快离开,刚才赵春奇已经支走了这附近的人,她们出去得很顺利,但走到山寨门口的时候,她们就停住了。这儿只有一个出口,其他地方都是峭壁,根本就过不去,她们原本打算打倒守卫逃出去的,但此时寨门口已经围满了人,后面也出现了追兵,她们已经完全被包围了。

  看了看站在寨门口的王青,柳若兰叹了口气,这次肯定逃不出去了,只是不知道,赵春奇会怎么对待她们。

  为了不那么狼狈,柳若兰没有再做无谓的挣扎,王青也没有让人动手,她们就自己返回了自己的小院子,她已经能预见赵春奇的怒气了。

  天气阴沉,抬头看不见一丝光亮,她们待在房间里,外面围满了人,任是插翅也难逃。柳若兰觉得她这次是被算计了,之前每天晚上去偷偷查探地形,估计也早就被发现了,只是赵春奇没有拆穿,等的就是今天,好尽情的羞辱自己。

  门开了,进来的人却不是赵春奇,柳若兰有些惊讶,但等她看清来人的脸时,她不禁朝后退了几步,她此生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这个人了,临江王齐珉。

  齐珉看见她的动作,勾唇一笑,“怎么,见到我,嫂子不开心吗?”

  柳若兰当然不开心,十年前临江王欲图谋反,带人控制了皇宫,逼迫当时病重的孝文帝重立太子,当时太子府被重兵包围,随时都有被灭的危险,柳若兰一个人杀出重围,向大臣们报信,这才及时赶到,领兵拿下了齐珉,避免了一场夺宫惨剧。所以柳若兰当然害怕齐珉,若不是她,此时齐国的皇帝就是齐珉了,是她打碎了齐珉的皇帝梦,导致他被流放西南,齐珉对她的恨,绝对不是赵春奇能比的。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打算要谋反吗?”柳若兰压下心中的胆怯,让自己的目光不再躲闪,直视着齐珉。

  “呵,”齐珉笑了笑,“难道嫂子不觉得,与其齐国败了,被梁人奴役,还不如将齐国交到我的手上吗?至少我是一心一意对待齐国的。”

  柳若兰冷笑,“一心一意?指使赵春奇去杀害流民的,恐怕就是你吧,本来我还好奇,赵春奇做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原来不过是你手中的工具。挑起民怨,然后再趁机夺权,难道你就不怕梁国再次攻来吗?到时候整个齐国都没了,你就是名号再好听,也不过同样是个亡国奴。”

  齐珉挑了挑眉,道:“嫂子想得严重了,事情没那么复杂,只要我把你和齐珏送给梁国,然后再割地求和,互不侵犯,你说,这个主意怎样?”

  柳若兰简直想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割地求和?你以为我齐国没这么做过吗?十年前我们就是割地求和,换来了什么?换来的就是今天他们占了我们的国都,并且想要将整个齐国纳入囊中,你以为这么点小恩小惠他们就会放弃齐国的大片土地,简直是痴人说梦!梁国的贪婪又岂是你这种蠢货能明白的。”

  齐珉顿时脸色变了,若不是看柳若兰是个女人,恐怕早就动手了,他生平最是心高气傲,当初谋反失败已经在全国人面前扇了他一个大耳光,如今一个女人也敢来教训他,真当他好欺负了不成?

  柳若兰一看他那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轻轻一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自己没这个本事,就不要太贪心,有野心是好的,但若是没有这个能力,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齐珉攥了攥拳头,然后又松开了,他走到柳若兰面前,捏住了她的肩膀,恶狠狠道:“如果想死的话,这很容易,用不着故意激怒我。”

  柳若兰扭开了脸,“你放开我!”

  齐珉一下就将她推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差点打翻了上面的杯盏。柳若兰从没这么狼狈过,她不是反抗不了,只是她的反抗只能让齐珉更加变本加厉。

  “你到底想干什么?”柳若兰揉了揉肩膀,怒视着齐珉。

  齐珉呵呵一笑,“干什么?当然是送你回宫了,顺便见见我那个乖侄子。”

  柳若兰觉得他是疯了,即使他手里有再多的兵马,也绝对拿不下江陵,这个时候谋反,除了脑子坏掉了,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逃出险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