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趁火打劫
清醉梦2018-01-16 15:363,261

  梁煜辰摆了摆手,道:“不急,如今齐国乱得还不够彻底,过一段日子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再出击。”

  甄平道:“属下明白了,会派人再去给他们加一把火的。”

  甄平退下后,梁煜辰把梁玉蝶叫了过来,这些天他听说广陵王齐珍病危,本来还以为只是市井流言,结果早上五弟梁煜靖偷摸摸地跑到他面前,跟他说齐珍被他的妹妹给整治得就剩下了一口气,问他还救不救人,梁煜辰这才知道传言不虚。

  梁玉蝶很快就过来了,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梁煜辰面前,“大哥,叫我来有什么事?”

  “你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吗?”梁煜辰看着这个妹妹就头疼。

  梁玉蝶嘻嘻一笑,道:“大哥莫非也听说了什么传言?我向大哥保证,齐珍绝对没死,大哥就不要再过问此事了。”

  梁煜辰抬头瞟了她一眼,“我相信他没死,不过也快了。你最好有点分寸,想要得到齐琮,就自己去想办法,拿一个不相关的人出气,有辱皇家风范。”

  梁玉蝶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不想,还不是因为你们不让我随便出去,我都嫁过人了,当了十年的皇后,有必要把我像小女孩儿一样整天关在公主府吗?”

  梁煜辰敲了敲桌子,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你也知道自己曾经做过齐国的皇后,有多少人想要杀了你为齐国报仇你不是不知道,与其给我找麻烦,还不如你安分一点。”

  梁玉蝶翻了个白眼,“所以这都是被你们逼的,我要是有事做,怎么会整天和齐珍耗着,看着他就想起齐琮那个王八蛋,想起来就想揍人,所以这是齐珍倒霉,不关我的事。”

  梁煜辰对自己这个妹妹很无语,不知道齐玥是怎么忍受了她十年的。“你觉得自己这么对待齐珍,齐琮就会爱上你?不见得吧,我听说他们兄弟感情很好,你这样做,只会让他更恨你,所以还是收手吧,对齐珍好一点,说不定齐琮一高兴,就接受你了。”

  梁玉蝶皱眉,“我又不傻,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一想到齐琮还远在天边,就控制不住自己。”

  “实在不行,你把齐珍送回来,我的太子府有的是地方。”

  梁玉蝶立刻急了,“不行!见不到齐琮,见见他弟弟也是好的。”

  梁煜辰无奈,“那你可不能再任性了,如果我再听说你虐待齐珍,咱俩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把齐珍带走。”

  梁玉蝶万分不乐意地点了点头,“我把他当祖宗一样供起来行不行?就知道关心外人。”

  “我哪是关心他,分明就是怕你把我们的筹码弄死了,到时候战场上遇到了齐琮,说不定还能拿他换点好处。”

  梁玉蝶吐舌,“直接真刀真枪的赢了他就是,何必这么小家子气,齐珍就算再值钱,也换不来整个齐国。”

  梁煜辰翻着手中的折子,道:“确实换不了整个齐国,但至少能扰乱齐琮,你若是有能耐让齐珍背叛齐国,那他的作用就不止如此,你要不要试试?反正你也无聊。”

  “驯服齐珍吗?倒是个好主意,大哥你放心,在你抓到柳若兰之前,我肯定会让你看到成果。”梁玉蝶像是找到了新的乐趣,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梁煜辰在心中为齐珍默哀了一下,这样的人是宁折不弯的,所以想要突破就得另辟蹊径,希望自己的妹妹不会让自己失望。

  之前董鉴在齐国如丧家之犬,走投无路,是他救的,他知道齐国的内政迟早要变,否则只会加速齐国的灭亡。而齐珏这个小皇帝也的确让他刮目相看,去除腐肉是会疼痛,但只有如此才能保全大局,董鉴此人虽说人品不行,但却是知道不少情况的,所以他才冒险将人从王襄的手里夺了过来。

  董鉴此人非常谨慎,到他这儿之后一点实用的东西都没吐出来,为了表示安抚,梁煜辰给他找了个闲差,反正齐国是肯定回不去了,还不如就此留在梁国,梁煜辰相信,董鉴会想明白的。果然没过多久,董鉴就过来给他出了个主意,说齐国防务空虚,不堪一击,并且愿意带路,指出捷径,让梁军直接渡过庐江,进攻汐洲。

  梁煜辰知道董鉴是汐洲人,对汐洲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让人去探查了其言词的真实性,结果如董鉴所言,分毫不差,这时候他才敢相信董鉴是真的想要投靠于他,一起对付齐国。如今齐国陷入了内忧外患之中,明昌早已布满了兵马,只需再等上些许时日,就是出兵的良机,梁煜辰绝对不会让这个机会溜走。

  这几日一直能接到齐国传来的消息,自从官兵杀人事件开始,百姓就乱成了一团,任凭朝廷拿出怎样的证据,都无济于事,梁煜辰想象了一下齐珏坐在皇位上的无助与无奈,微微勾起了嘴角,虽说是她的儿子,但毕竟太年轻了,只要再多些事情,恐怕就力不从心了。

  而梁煜辰是绝对不会让齐珏好过的,齐珏不断地安抚,梁煜辰就不断地激发矛盾,当百姓们一次次的失望后,他们就不得不拿起武器进行反抗,这是一个过程,一点都急不得。百姓们通常忍耐力是很强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选择反抗,一旦把他们压迫到了极点,他们的力量就会爆发,而且势不可挡,梁煜辰要的,就是他们给予齐珏的致命一击。看着自己拼尽全力维护的子民,拿着刀对着自己,这种感觉,应该不好受吧。

  齐国的纷乱不是一时的,之前都是些小打小闹,这次却是达到了顶峰,除了国都江陵和汐洲,其他大部分城池都或多或少遭遇了攻击,死伤惨重。江陵因为防护最重,所以乱民根本就奈何不了,而汐洲,则是因为有齐琮驻守,又在前线,所以没人在意。

  在此期间,齐珉可以说是渔翁得利,他利用自己临江王的身份拉拢了不少人,扬言要将齐珏赶下帝位,自己取而代之,并且承诺绝对会善待百姓,收复失地,让齐国强大。

  对此梁煜辰只是笑了笑,没想到齐珉这家伙竟然学聪明了,也知道了要笼络人心,希望他真有能力与齐珏抗衡,这样他也能省点力气。

  齐国的形势越来越严峻,已经到了完全混乱的地步,梁煜辰准备了这么久,自然不会只看个热闹,他当即将情况禀明了梁帝,梁帝听闻后大喜,命令萧宁即刻率军渡江南下。

  而在汐洲城,齐琮也早就等着梁军的到来了,自从得到广陵王齐珍病危的消息后,他就一刻也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的五弟从梁人手中夺回来,但苦于要守汐洲,不能擅自行动,他只能按下心中的仇恨,等待着与梁军决一死战。

  要攻打汐洲城,就要先渡过庐江,萧宁早先就已经训练了五万水军,虽说处于北方,江河不多,但他们梁国境内还是有一条大河的,足以让他们训练,而如今见了庐江,他心下一片平静,虽说是天险,但在他眼中,也不过如此。

  一声令下,已经有先锋部队率先登上了战船,这些是用来开道的,等他们压制住对岸的齐军,就是大部队渡江的时候。

  齐琮让人从水下进行袭击,派出好手潜入水下捣毁对方的船只,并且派人隐藏在芦苇丛中,随时等待梁军的到来。

  一场水战已是无可避免,双方都明白此战的重要性,均是下足了狠劲,一时间只见江中是水波滔天,惨叫声和打斗声不绝于耳,不多时就染红了江面。然而战斗只是开始,谁都没有退缩,也容不得任何人后退,一旦后退,所有的流血牺牲就都白费了。

  萧宁明白己方在水战上没有优势,所以大部队则是偷偷地绕到了十里外的地方,在那儿有一片沼泽,虽说危险,但却是庐江相对较窄的一段,只要掌握好方法,就能迅速地渡江,赶到齐琮的侧面,从而两面夹击。

  齐琮自然不会没有准备,但是庐江太长,他不可能每处都安排那么多人,为了保证兵力充足,他只在几个重要的区域派了重兵。齐国兵力本就不多,所以他不能贸然分散,这也就是他最大的难处。

  梁军渡江的时候果然发现了敌军,只不过人数不多,如今齐军的主力部队被牵制在了水战区,一时半会儿根本就赶不过来,所以他们必须尽快渡江,以免耽误时机。

  这边战斗一打响,齐琮很快就得到了消息,连忙调兵支援,只不过齐军跑得再快,也赶不上梁军渡江的速度,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梁军基本上已完成了全部的渡江任务。

  两军甫一遭遇,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双方杀得昏天暗地,连天地都失了颜色。最终齐琮解决了正面的梁国水军,亲自带兵赶了过来,齐军登时军心大振,更加奋勇向前。

  这场战役持续了一天一夜,双方死伤惨重,但梁军要略胜一筹,他们毕竟骨子里就是好战基因,而齐国则相安无事了百余年,之前的锐气早已被浮华消磨殆尽。

  齐琮带领剩余人马回了汐洲城,只要汐洲还在,梁军就休想再前进一步!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汐洲城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