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汐洲城破
清醉梦2017-09-04 13:383,273

  萧宁带着梁国大军渡江来到了汐洲城外,他必须要尽快拿下城池,不然粮草物资就会出现危机,一旦齐军从其他地方进行堵截,他们就会陷入险地。

  之前听从董鉴的建议,他们从沼泽处渡江,确实打了齐军一个措手不及,但接下来就是拼实力的时候了。经过之前一天一夜的战斗,双方都元气大伤,这是萧宁不想看到的,梁军即使再强,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这种消耗战没有一点意义,所以还是应该调整战略,以奇取胜。

  南方多山,汐洲也不例外,之前董鉴说过,汐洲城是依山而建,在东西两侧都有山脉,将汐洲城夹在中间,所以汐洲是南下的必经之路,无论如何都要打下来。清点了一下剩余的兵马,萧宁决定铤而走险,派出两支小队分别从东西两侧奇袭进入汐洲城,打齐琮个措手不及。

  汐洲城两侧山势险峻,平日里根本就不会有人打它们的主意,但齐琮跟萧宁交过手,知道此人喜欢走些奇诡路线,所以就格外留意了城外所有可能的进攻方式,并且派兵巡逻,绝对不让萧宁得逞。

  入夜时分,月光明亮如水,此时已经是九月了,自从梁国奇袭齐国以来,已经过了大半年,而他们在庐江对峙,也已经有三个月了。这三个月来,齐国一直处于极度混乱中,齐琮数次想要带兵回援,都被齐珏拒绝了,汐洲如今就是齐国的门户,其他地方都可以乱,唯有汐洲不能乱,齐琮明白这个道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齐国一天天地衰落下去,却丝毫帮不上忙。

  萧宁的人动作很快,天刚擦黑就悄悄地潜了过去,攀着峭壁直接就上了城墙,守城士兵虽说得了命令,却一直没放在心上,毕竟两边山势极其险峻,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有人会从上面下来。一招得手,萧宁心里就有了底气,没过多久,城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萧宁率人即刻冲了进去,与此同时,另一路人马也从南面杀向了汐洲城。

  齐琮两面受敌,一时之间抵抗不住,刚刚才经历过一场大战,双方都还没缓过劲来,没想到萧宁竟然会这么着急,更没想到的是,南门竟然也被敌人攻陷了。齐琮想不了太多,命令士兵向南撤退,向北已经没有生路,此时唯有向南撤退,杀退敌军,才能保住一线生机,然而一切还是太难了,萧宁在后方死咬不放,南方又不知道是什么人一直对他们下死手,他们想要突围,难如登天。

  混战了一夜,齐琮也明白了大势已去,不过他仍然不知道另一方人马的身份,想到就要这么死在这里,心中万分不甘,直到确定他已经必败无疑,萧宁和另一方的主帅才命令暂时住手,想要让他投降。

  齐琮向南方望去,对方的主帅也驱马走到了前面,“三弟,别来无恙?”

  齐琮简直气得吐血,他在战场上浴血拼杀,而自己的二哥却在背后捅自己一刀,这种切骨的痛,他今天是体会到了,之前退守汐洲城的时候,齐珉就拿自己的家人来要挟,硬是从自己手中抢走了五万兵马,现在看来,他是拿那些人来对付自己了,想到这儿,齐琮惨然一笑,如今这个局面,怪不得别人,是自己作茧自缚了。

  望着自己的二哥,齐琮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以为齐珉只是对自己不满,想要打压自己,却没想到他是想要自己的命,竟然和梁人一起要自己的命!

  齐珉对他的反应非常满意,得意地道:“你放心,我们毕竟是兄弟,二哥不会要你的命,只是想要这汐洲城,如果上次你肯让出来的话,也就没有今天的事了,不知道你可曾后悔?白白给了我五万兵马,最终还是丢了汐洲,不要说二哥欺负你,是二哥比你要识时务。”

  齐琮强忍着胸中奔涌的怒气,沉声问道:“不知道二哥此举,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二哥不知,梁人是我们的敌人吗?”

  齐珉轻轻一笑,转向了对面的萧宁,“萧将军,我们是敌人吗?”

  萧宁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们是盟友,此次还要多谢临江王。”

  “不客气。”齐珉道,“我们既然是盟友,自然要互相帮助。”

  齐琮看着自己的二哥,越看越觉得恶心,他们兄弟五人,只有二哥从来都不安分,当年谋反大哥已经对他法外开恩了,没想到此时他竟然与梁人合作,图谋自己的国家,这与叛国何异?只恨自己先前还念着兄弟之情,没有将其揭发,这才酿成了如今的惨剧,他真是无颜面对齐国的百姓,死后也是齐国的罪人。

  “三弟,如今的形式大家都清楚,还是放下武器投降吧,五弟还在明安等着你呢。”齐珉摸了摸胯下的战马,心情相当不错。

  想到五弟,齐琮更是气得能喷出火来,齐珉竟然能这么随意地谈论自己的兄弟,五弟齐珍被梁玉蝶折磨得奄奄一息,他不仅不去救人,反而在这儿说风凉话,齐珉此人,果真是丧心病狂。

  平复了胸中的怒气,齐琮道:“二哥,我跟你不同,你能背叛齐国,转身对付自己的兄弟,但我做不到,所以我不会投降,我会战到最后一刻,我等着你来取我的首级,去跟你的梁国主子领赏。”

  齐珉哈哈一笑,道:“三弟,别这么激动嘛,你就不为自己的妻儿想想?你要是死了,他们可就要倒霉了,我记得弟妹是江南的才女,如果你死了,不知道还有谁能保护她。”

  “你卑鄙!”齐琮怒不可遏,若不是两人离得远,他早就一拳砸了过去,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这种人,迟早是要遭报应的!

  “别激动,我只是做个假设嘛,”齐珉幽幽地道,“只要三弟你肯投降,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二哥会将他们都护送到梁国,到时候你也能见到五弟,大家兄弟团聚,岂不是和乐融融?”

  齐琮知道与他说什么都没用了,不禁静下了心来,他知道自己败了,败得很惨,不仅失去了城池,失去了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还失去了自己的一切。看着血亲的兄弟向自己挥着屠刀,逼迫自己背叛国家,背叛自己的姓氏,他觉得无尽的屈辱,但他不能反抗,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舒了一口气,他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失败,抬起头来,他整个人的感觉都变了,笑吟吟地看着齐珉,道:“二哥,你看这样好不好,只要你放过我的妻儿,我立刻自刎,再也不跟你作对,并且将汐洲城拱手相让。”

  齐珉摇了摇头,道:“这个主意不好,第一,我怎么会对自己的弟妹和侄子下手呢,第二,你死了我也没什么好处,第三,汐洲城本来就是我们的,不需要你拱手相让。所以这个主意真是糟透了,还是听二哥的话,直接投降吧!”

  齐琮叹了一口气,道:“好,我投降,汐洲城是你们的了。”

  剩下的齐军纷纷放下了武器,萧宁即刻让人把降兵押解下去,而齐琮,则是由他手下的用锏高手六岐亲自押解。

  在经过齐珉的时候,齐琮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不知道二哥是从什么时候投靠的梁人?”

  齐珉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因为他明白,自己的三弟并不是真的关心这个问题,只是不甘心而已。

  阻在梁军南下必经之路上的汐洲,就这样攻破了,梁煜辰非常满意,只要破了汐洲,下一步就可以直接进攻江陵,齐国,离灭亡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柳若兰这些日子一直在忙乱民的事,已经是焦头烂额,如今乍闻汐洲城破,南阳王齐琮被俘,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整个人都失神了。她是知道南阳王的,齐琮一向高傲,接受不了任何失败,上次明昌失守,他就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没想到这次竟然落到了梁人的手里,不知道以他的性子会发生什么事。

  “娘娘,明安来的消息,说是梁国已经营建好了齐国降臣的府宅,就等着陛下和娘娘入住,他们真是欺人太甚!”墨莲眼眶都要红了,如今的局势,她心里非常明白,只是娘娘和陛下这么辛苦,却换来了这么一个结果,她为他们感到不值。

  柳若兰低头苦笑,齐国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做的所有努力,如今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笑,不仅没有让齐国变得强大,反而加速了齐国的灭亡。这样的结果,她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只是这一天来的还是太快了,让她措手不及。

  齐珏匆匆地赶了过来,“母后,儿臣已经把白峰调了过来,他的部队只训练了几个月,儿臣不太放心,母后还是随禁卫军赶紧离开吧。”

  柳若兰摸了摸儿子的头,道:“母后怎么会独自离开,还是珏儿快些走吧,珏儿还小,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就这样过一辈子,再也不要掺和进任何纷争,这样母后就放心了。”

  齐珏不同意,“母后,孩儿是一国之君,即使所有人都走了,孩儿也不能离开,既然当初选择了做这个皇帝,孩儿就会为齐国守到最后。”

  柳若兰欣慰地笑了,道:“好,既然珏儿要守护齐国,那母后就在这儿陪着你,哪儿都不去。”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乘胜追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