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乱民四起
清醉梦2017-09-01 12:163,221

  赵春奇在一旁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柳若兰有些生气,他这分明就是在看笑话,虽然不想求救与他,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她自己还是不敢乱动的,只好忍住怒气,道:“需要。”

  赵春奇难得的笑了笑,这让他身上的阴鸷之气少了一些,看着也像个正常人了,朝王青使了个眼色,接着一颗石子就飞了过来,准确无误地打飞了那条蛇。

  柳若兰差点吓得腿软,如今危险已经解除,她不禁露出了笑容,“如果你刚才趁机出手的话,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错过了,我可不会留给你后悔的机会。”

  赵春奇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你似乎忘了,这儿是我的地盘,不过看在我们之前的交情上,我决定好好招待招待你。”

  柳若兰当即脸色一变,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按理说援兵早该到了,但直到现在还没看到其他人的踪影,想来是出事了。柳若兰颇为戒备地看着对面两人,以她的实力,恐怕要再次落入他们手中了,但她不甘心,只希望自己还能拼命一博。

  赵春奇拍了拍掌,周围立刻出现了几个黑衣人,只一个王青柳若兰就无法应付,如今又来了这么多人,她真的是有些担忧了。握紧了手里的匕首,柳若兰冲向了离她最近的那人,匕首一横,直接划破了那人的咽喉,柳若兰毕竟是深宫宠妃,平日里也很少会自己动手,如今对上这么多人,有些力不从心,跟他们相互间周旋了好久,才将他们一一解决。

  然而杀掉了这些黑衣人,还有王青站在一旁,别说现在,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柳若兰,也不是他的对手,抹掉了脸上的血迹,柳若兰微微喘着粗气,她需要时刻保持着警惕,绝不能死在这里。

  赵春奇对她的身手很是欣赏,他早就知道柳若兰是将门之后,只不过之前没机会见到,如今见过了,觉得真是英姿飒爽,如果当年的婚约能成,想必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柳若兰还在担忧王青会突然进攻,这边王青就已经发现了情况,有不少人正在朝这边过来,他低声告诉了赵春奇,赵春奇看了看一边的柳若兰,低声交代了几句。柳若兰一直在注意着他们,所以立刻猜到情况有变,恐怕是援兵到了,她立刻后退了几步,想要保护住自己,却还是慢了,因为之前的打斗,她几乎没了力气,王青轻而易举就将她困住,一下子打晕了。

  琳山是赵春奇的地盘,无论来了多少人,他想要全身而退,总会有退路,他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冲动莽撞,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

  一路从后山的小道向下撤退,带着柳若兰多少有些不便,不仅太过显眼,而且累赘,赵春奇想了想,咬牙将她扔到了路边,然后和王青朝另一个方向离去,任是再诱人的利益,没有了性命也是徒劳。

  柳若兰没过多久就醒了,这边禁卫军也解决了山寨里的人,总的来说,这一趟,他们并没有什么损失,反而有了巨大的收获,柳若兰当即决定回宫,出来得久了,总归是不太放心。

  然而回宫的路上却并不安宁,柳若兰清楚的记得,他们从江陵出发的时候,一路都没遇到什么危险,但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路上行人寥落,官道上半天都看不到一个人。柳若兰觉得不对,南下的流民很多,她们在山上并没有耽搁太久,不可能所有的流民在这段时间全都南下成功,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让人去打探了下,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自从她们在充阳附近遇到了王青,此后就一直出现流民离奇死亡的事件,有些身上没有一丝伤口,看着是吓死的,其实是中了一种毒,这让柳若兰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父子,他们就是这么死的。还有的就是被直接掐死的,就像王青当初做的那样,更多的是被乱刀砍死,尸体已经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样子。所以最近很少有人会再出门,只有一些实在没有办法的人,才不得不继续走下去。

  “如果这样的话,那流民岂不是就积在了江陵?这样下去绝对不行,时间久了就会激起民变,刘盟事件绝不能再次发生!”柳若兰当即下令快马加鞭赶回江陵,时间已经不允许她再有丝毫的停留。

  还未到江陵,就看见了一群群的流民,本来江陵因为流民问题就出过几次事,如今加上齐珉和赵春奇捣乱,恐怕会造成更大的事故。骑马从流民中经过的时候,柳若兰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的恨意,虽然心中也明白他们是迫不得已,都是些可怜人,但越是可怜人,越是不可控,爆发起来才更加惊人,她必须早日解决这个大麻烦。

  一路到了皇宫,齐珏早早地就等在了宫门前,“母后,您终于回来了,儿子有紧急情况要和您商议。”

  柳若兰将马缰递给了一旁的小太监,随儿子一起去了御书房,途中将齐珉和赵春奇的事说了一遍,又提起了城外的流民,这些都是要紧之事,一刻都耽搁不得。

  齐珏点头,同时也将这些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其他的小事可以暂且忽略,但有一件却是至关重要,“孩儿听闻董鉴已经向梁国太子梁煜辰进言,说我齐国防务空虚,不堪一击,正在怂恿梁国即刻攻打汐洲,董鉴本身就是汐洲人,孩儿担心一旦汐洲被打下来,江陵就再也没有了屏障,也许,就是下一个明安。”

  柳若兰将儿子揽在了怀里,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珏儿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董鉴即使是汐洲人,却也不一定就能拿下汐洲,汐洲背靠庐江天险,梁军即使有董鉴帮忙,也需要先过了江,南阳网如今就守在江边,肯定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齐珏点了点头,心中的压力似乎也小了不少,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有时候也会觉得撑不下去。心情好了之后,又想到了流民的事,“母后,不如直接将这些流民全都收编了吧,也省得他们各种怨言不断,儿子听着就烦。”

  “不可,”柳若兰摇了摇头,“如果人数少的话,怎么样都可以,但如今战乱,流民四起,如果不妥善处理,他们就会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不如这样,他们之中如果有想留下来参军的,那就让他们留下来,不想留下来的,就直接南下,由朝廷出兵在路上设置岗哨,如果有危险,也能及时发现,多给他们一个选择,可能会好一点。”

  齐珏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只是怕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而且齐国本来兵力就不足,再分出一部分保护流民,虽说能稳住民心,但前方就要吃紧了。

  这个政策下发之后,流民果然少了很多,大多都南下了,也有少部分直接就参了军,柳若兰松了口气,希望这个时候不要再出什么乱子,只应付前线就已经让人心力交瘁了。

  “娘娘,明安来了消息。”墨莲取下信鸽上的字条,交给了柳若兰。

  “梁国屯兵明昌,广陵王病危。”柳若兰轻轻念出了这几个字,没想到梁国的速度这么快,董鉴进言还没有多久,明昌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看来有没有董鉴的进言,他们也是要攻打汐洲的,只不过董鉴让他们的计划提前了。

  “广陵王竟然病危了?奴婢听说他只是受了伤,并没有生什么病啊,怎么这才几天的时间,人就这样了?”墨莲似乎有些不能接受。

  其实柳若兰心里也不好受,广陵王齐珍是齐玥最小的弟弟,几兄弟之间关系一向不错,而齐珍又最是耿直单纯,这次落到梁玉蝶手里,恐怕吃了不少苦。想着还是齐珍一路将他门护送到了江陵,在最缺人的时候主动去了前线,柳若兰就有些心疼,她没有弟弟,但她一直都将齐珍当做自己的亲弟弟,如今他病重,自己却没办法救他,不禁湿了眼眶。

  “娘娘,”墨莲也知道自己惹她伤心了,“您放心,广陵王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

  柳若兰摆了摆手,让她下去了,事情摆在眼前,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接受不了,梁玉蝶在齐宫十年,她会做出什么事,柳若兰一清二楚,只是恨自己无能为力,无法亲手抓住她以解自己心头之恨。

  这边紧锣密鼓地准备着迎战梁国,而在明安城中太子府,梁煜辰却是怒不可遏,他是刚刚才得到消息,齐珉这个蠢货竟然把人给弄丢了,本来还想着能提前把柳若兰弄到自己手中,没想到齐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么快就把自己给暴露了,只希望他不要再搞砸其他事,不然,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殿下,齐国来消息了。”心腹甄平来报。

  梁煜辰平复了一下胸中的怒气,问道:“什么事?”

  “齐国最近为了安抚流民,在路上设置岗哨,以图随时保证流民的安全,但是近日却发现流民死亡更多,百姓们惶恐,暗中进行了调查,发现是官兵所为,所以就激发了民变,齐国大部分城池都遭到了流民的攻击。属下认为,我们可以出兵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趁火打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