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久别重逢
清醉梦2017-09-06 15:573,250

  说实话,齐珉真的没见过长大了的齐珏,所以看见小皇帝的尸体时,也就没什么感觉,也认不出来是不是本人。只是看着跟大哥齐玥很像,而大哥又只有他一个儿子,因此觉得尸体可能就是小皇帝本人,为了证实此事,他还专门找了几个侍候小皇帝的宫人,经过再三的确认,最终才给了萧宁答案。

  “既然签了降书,又何必寻死?我梁国是不会为难一个毛头小子的。”萧宁道。

  齐珉哼了一声,道:“这都想不明白?历史上有几个亡国之君得到了善终?虽说逼死他也有我的一份,但我还是挺佩服这个侄子的,小小年纪撑了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居然能撑这么久。”

  萧宁盯了他片刻,“可是后悔了?”

  齐珉骂了一句,道:“怎么可能?再说人都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萧宁没再说什么,江陵城中还有一干大臣贵族等着他去处理,他没功夫在这儿闲聊。

  为了不扰乱城中的正常秩序,萧宁严令禁止百姓出门,其实他不说,也没几个不怕死的敢出来。接着就带兵去各个臣子贵族那儿,收服降民。

  江陵城的接管工作进行了四五天,中间有人反抗,全都杀了了事,一时间人人自危,根本不敢有丝毫不当之举,唯恐一不小心人头落地。

  梁帝派来了太子梁煜辰,全权接管江陵城,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梁煜辰处理起来更加迅速,更兼之江陵是献城投降,不像明安经历了战火,所以接手起来相当顺利。

  梁煜辰到达江陵之前,孟迁就已经率部队离开了,南下继续攻打剩余的城池,齐国虽然投降,但不怕死的也不在少数,还是有不少人在继续顽抗的。

  “齐珉在哪?”甫一进城,梁煜辰就问了这个问题,这种时候,齐珉的所有动作都不可忽视。

  萧宁知道殿下在担心什么,齐珉用好了,是把好刃,但若是用不好,就会伤人伤己,连忙回答道:“孟将军走之前,他就已经回充阳了,目前正在扩大他的势力范围。”

  “时刻注意他的动作。”梁煜辰绝对不相信齐珉真的只是想要一个齐王的称号,他的野心应该更大。

  “末将遵命!”

  接着萧宁向梁煜辰简单地说了下这次拿下江陵城的全过程,包括白峰突然献城,小皇帝和太后先后自杀以及临时接管城池的各项工作。

  梁煜辰边听边朝齐国皇宫赶去,许多事他都已经在萧宁呈上的折子里看过了,如今再听一遍,也能多了解一些细节。

  “你是说齐珏在你们进去之前就已经死了?”这件事一直让梁煜辰觉得奇怪,如果小皇帝和柳若兰真的要寻死,为什么结果是一个死了,而另一个却救了回来?虽说他内心是万分希望救回来的。

  萧宁也想过这个问题,就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末将认为,可能是小皇帝太小,所以相同的药量对他而言就显得有点多,这才导致小皇帝提前死了。”

  似乎确实有这种说法,不过梁煜辰还是问了一句,“已经确认死的是齐珏了吗?”

  萧宁点头,“末将找了几个侍候小皇帝的宫人,也上大臣们和齐珉验过了,确是本人无误。只是这尸体,要如何处置?”

  梁煜辰想着这毕竟是柳若兰的儿子,草草下葬恐怕以后会生出些麻烦,就让萧宁暂且按王侯之礼办,反正齐珏已经投降,到时候免不了要给他封个王侯的称号,如今这么做,也对得起他的身份,不过此事他还是要请示一下明安的梁帝。

  “齐国太后如今情况如何?”这才是梁煜辰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自从十六年前惊鸿一瞥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她。

  萧宁也没有起疑,而是据实相告,“太医已经给她服了解药,只不过中毒时间太长,到现在还没有醒,短时间内是无法押送回明安了。”

  说到这儿,萧宁不禁又想起了当时柳若兰看他的那一眼,心中一阵激荡。梁煜辰似乎发现了什么,回头看了他一眼,萧宁立刻把脑中不该有的东西全都清空。

  问清了柳若兰的位置,梁煜辰就让萧宁退下了,他要亲自去看看柳若兰的情况。

  柳若兰目前就躺在她原来的寝宫,外面守卫森严,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梁煜辰摆手让宫里侍候的人都下去了,一个人留在了她的寝宫。

  虽说已经过去了十六年,但梁煜辰还是能一眼就认出她,她还是那么漂亮,这么些年简直是一点没变,自从当年得救后他就在一直找她,无奈还是晚了一步,等他查到她的身份时,她已经做了齐国的太子妃。

  梁煜辰这些年一直都活在懊悔中,他是梁国的太子,自己最在意的女人,却成为了别人的太子妃,这一点他永远也无法释怀。

  他们之间只见过那一面,梁煜辰明白,或许柳若兰根本就不记得有自己这么个人,但救命之恩,他毕生难忘,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让人时刻关注着柳若兰的一切,他想让自己更了解她一些。

  从探子口中得到的消息毕竟不如亲眼所见,看到她静静地躺在那儿,梁煜辰心中更多的是激动,然后才是她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的担忧。

  悄悄坐在了她身边,拿起她的手落下轻轻一吻,“也许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我却关注了你十六年,这十六年来,每天我都能得到你的消息,知道你的喜怒哀乐,今天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你,我的救命恩人。”

  十六年前,梁煜辰刚刚登上太子之位,而自己的二叔梁义隆则支持二弟梁煜炳,因此派出杀手在他外出执行任务时进行了刺杀。梁煜辰当时正在梁齐边界,无奈之下逃到了齐国,想着二叔在齐国能收敛些,却不想一直将他追到了齐都明安,死死不肯放手。

  梁煜辰几经生死,受了重伤,最后倒在了一处院墙之下,他在昏迷之前敲了敲门,也不指望有人能救,只是希望自己不要消失得无影无踪。

  迷迷糊糊地他觉得身边有人,似乎正在为他上药,但脑袋太沉,最终也没有醒来,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伤得太重,以至于出现了幻觉。直到后来被人拖到了一个地窖里,他才勉强睁开了眼睛,刚才不是幻觉,而是一个少女救了他,他没敢出声,依旧装作昏迷,他不敢确定少女会不会被他吓跑。

  看着少女累出了一身的汗,梁煜辰有些过意不去,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角,少女顿时吓了一跳,扯过衣服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却把衣服上的小铃铛留在了他的手中。

  梁煜辰失血过多,转眼又昏了过去,却是记住了那少女的模样,心里想着,以后一定要娶她为妻。

  “如果你能再多等一会儿,我们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你会成为梁国的太子妃,我们一起拥有这万里山河。”梁煜辰抚上了她的脸,眼中无限爱恋。

  可惜柳若兰依旧躺着,根本就听不见这一切,也许她醒了事情会更糟吧。

  “希望你能早些醒来,即使不为了我,也会你的儿子想想,再过几天他就要下葬了,你这个当娘的,是不是应该去送一送他。”

  尽管知道柳若兰不会给出回应,梁煜辰还是接着说了下去,他简直想把这十六年来所有错过的都弥补回来,然而他也明白,两个人有着灭国之仇,恐怕再也没有在一起的机会了。

  对梁煜辰来说,柳若兰就像是他少年时期的一个梦,永远都是那么美好,可望而不可即,他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加到了柳若兰的身上,即使知道了柳若兰并不如他想象中的完美,但依旧深深地迷恋。

  当梦中的人到了身边,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攻打齐国的计划是早早就定下来的,当时国内很多人反对,但他却是第一个支持的,父皇问他原因,他说齐国繁荣富饶,地大物博,只要得了齐国,梁国就再也不怕寒冬来临。但他心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要将属于自己的人抢回来。

  又过了几天,柳若兰终于醒了过来,梁煜辰第一时间赶到了她的寝宫,她面色苍白,整个人都很憔悴,缺少了该有的生机。

  既然她能选择自杀,想必醒过来也只是行尸走肉,梁煜辰心中多少有些不满,走到了她面前,道:“夫人醒来的正好,今日守成侯下葬,夫人还能去送上一程。”

  柳若兰全无反应,似乎根本就没听到他说的话。

  梁煜辰接着道:“也许夫人有些不明白,陛下已经下旨封齐国降帝齐珏为守成侯,齐国太后柳若兰为安宁夫人。既然现在夫人还活着,何妨去送一下自己的儿子?”

  柳若兰默默地听着,过了很久才抬头看了他一眼,身边全都是陌生的人,恐怕连寻死也没有机会。

  梁煜辰让宫女侍候她吃了点东西,如今柳若兰虚弱地不像话,根本和之前探子说的完全不同,如果不是这张脸还是如当年一样,他都要怀疑自己认错了人。不过国家灭亡,又死了儿子,她此时万念俱灰也属正常,梁煜辰在幻想和现实之间不断挣扎,最后还是接受了现实。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押送明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