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乘胜追击
清醉梦2017-09-04 13:383,310

  汐洲城破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梁齐两国各地,梁国一片欢欣鼓舞,而齐国,则是有些麻木了。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他们已经不对朝廷抱有什么希望了,更何况,他们自己也在攻打着自己的国家。

  梁帝当即决定,抓住时机,给予齐国致命一击,将齐国尽早纳入自己的版图。

  萧宁得到命令,即刻整军向江陵进发,一路上势如破竹,宛如当日攻打梧州、育州等地,这让他感到分外轻松,也觉得有些无趣,对手太弱,连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半个月后,梁军就攻到了江陵城下,齐珏调集了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虽说只不过是负隅顽抗,改变不了结局,但他还是想要为自己的国家争取这最后的尊严。

  时光似乎与之前的明安之围重合了,就在萧宁围困江陵城的时候,梁军大将孟迁已经着手对江陵周围进行了扫荡,并且撕开了一个口子后,持续南下,将江陵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座孤城。

  齐玥驾崩,明安陷落,似乎还只是不久前的事,然而,历史再次重演,柳若兰不由得心脏抽痛,为什么拼尽了全力,最终还是同样的结局?那他们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刘若兰不是没看过史书,也知道朝代的更迭,是历史的发展,被淘汰掉的,已经不能适应历史的潮流,但是,当被淘汰的那个,是自己的国家时,她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这次萧宁没有攻城,江陵繁荣富饶,如果直接攻打,可能会将整个城池毁于一旦,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齐珏献城投降,这样不仅减少了双方的损失,并且最大程度上保护了城池,他相信,齐珏会想通的。

  孟迁率领军队迅速地扫清了江陵周边的城池,在充阳附近还遇到了临江王齐珉,齐珉竟然已经收服了充阳以南的大部分区域,孟迁不仅对他刮目相看。如若把这份力气用在对付梁国上,孟迁相信,他们不会怎么快就打到江陵,不过他们总会有战场上相遇的那一天,他并不着急。

  王襄因为之前的崔莳董鉴事件,被加封为太师,局势瞬间恶化到如此局面,其中有他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崔莳身死,董鉴叛逃,崔派的人顿时如鸟兽散,或加入王襄一派,或安安分分做鸵鸟状,更多的,是被齐珏罢免,还有一部分罪大恶极的杀了。其中还有一小部分,却是在等待良机,以期东山再起。

  崔派势大,并非一朝一夕就能瓦解,表面上看朝堂一片安静祥和,然内里却是剑拔弩张。齐珏除掉崔莳后就将剩余工作交给了王襄,王襄恩威并施,迅速稳定了局面,只不过这种稳定终究只是一时,当官兵杀人事件发生后,这些崔派旧人,不仅不想办法解决危机,竟然还火上浇油,唯恐天下不乱,王襄顿时暴跳如雷,严令惩处,却只遭到了更大的反扑,等齐珏得到消息想要补救时,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

  王襄后悔不迭,主动上书请辞,齐珏不准,把事情搞砸了就想跑,世上没这么便宜的事,烂摊子要大家一起收拾。

  就在他们收拾烂摊子的时候,梁人打来了,迅速攻占了汐洲城,打开了南下的大门。只是有一件事他们还不知情,并非是南阳王齐琮太弱,而是齐国出现了叛徒,汐洲城破,最大的功臣是临江王齐珉。

  柳若兰虽然知道齐珉意图谋反,却没想到他真的会与梁国勾结,所以也丝毫不知道齐珉此时正在向他们靠近

  萧宁不想大费周章,始终坚信能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江陵城,灭亡齐国,而梁煜辰也坚持此种看法,所以并不催促,必要的时候他还会亲来江陵,接齐帝回明安。

  江陵繁华,此时却是人心惶惶,梁军来得太过突然,他们还没有任何准备,就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齐珏毕竟是皇帝,得到的消息要早一点,不过也只是及时地将白峰调了过来,白峰之前奉命招募新军,此时才训练了不到半年,战斗力可想而知。

  而城中最大的筹码恐怕就是那一万禁卫军了,然而在这重重包围之下,根本就没有退路,孟迁早已将所有后路切断,他们注定逃不出协作城池。

  萧宁每天让人向城中喊话,劝他们尽早投降,然城门紧闭,没有一人回话,萧宁毫不在意,依旧让人继续,总有一天,这座城门,会为他们打开。

  柳若兰和齐珏早就已经知道了结局,所以无所畏惧,只是想再拖上一些时日,这是他们最后的傲骨。

  转眼间到了十月中旬,距离梁军围城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城中余粮不多,恐怕支撑不了多久,齐珏越发变得焦虑。

  “母后,再这样下去,恐怕不是办法,即使我们还能坚持下去,但城中百姓再过几日就要断粮了。这一年来时刻都在打仗,流民四起,土地荒芜,根本就没有多少余粮,孩儿担心,到时候会造成更多的百姓死亡。”

  柳若兰轻轻一笑,道:“珏儿不必担心,到不了那个时候,就会有人开城投降。”她太了解下面的人了,从明安开始,她就看清楚了一切,国家,君主,什么都及不上自己的性命。

  齐珏点了点头,心中不太舒服,他一心想着的百姓,心里想的应该是如何抓住他保命吧。

  两天之后,齐珏突然接到消息,说临江王齐珉正带军队朝江陵赶来,已经突破了孟迁设在充阳的防线,一日之内就能赶到江陵。

  齐珏当即将消息告诉了柳若兰,所有人都觉得护城有望,只要能击退梁军,就可再保江陵平安。

  柳若兰没有说话,虽说并不知道汐洲城的真相,但她始终都不相信齐珉,齐珉的野心已经是人尽皆知,这个时候过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估计是想趁火打劫吧。

  喜悦过后,齐珏也冷静了下来,虽说跟自己的二叔并不太熟,但之前谋反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更何况不久前齐珉还掳走了自己的母后,所以对此人还是不能够掉以轻心。

  一日之后,齐珉赶到了江陵城,让白峰打开城门放他们进城,白峰没有接到命令,拒不开城门。

  齐珉大怒,冲城门吼道:“我乃临江王齐珉,如今江陵被围,作为齐国子民,哪个不是拼死奋战!如今我率军前来勤王,你们却将我齐国将士堵在城外,不知道是何居心!难道是想看着我等被梁军全歼不成?”

  白峰本不想理会,但见他开口,也不好装聋作哑,站在城楼上对他道:“王爷息怒,不是末将不开城门,实在是没有圣上的旨意。王爷放心,末将已经派人去请示陛下和太后娘娘了,王爷暂且等待片刻。”

  齐珉道:“白将军这是什么话?梁军紧跟在后面,你让我们如何等得?莫非是将军要将我等送给梁人开刃不成?”

  此话一落,顿时士兵们开始喧哗咒骂,强迫白峰立即打开城门。

  白峰对他们充耳不闻,沉声对齐珉道:“王爷这话就严重了,同为齐国子民,末将万死也不敢有此想法,只是还请王爷体谅,陛下的命令即刻就到。”

  齐珉指了指后方的尘土,此时已经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马,“白将军,梁军即刻就要赶来,你让我们怎么等?有句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此时正是紧急情况,将军先让我们进城,陛下的命令我们进城再等也不迟。”

  白峰相当固执,道:“末将没有这个权利,还请王爷稍带。”

  齐珉简直都要气笑了,没想到白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竟然如此死板,看来此番想要进城,恐怕要费些功夫。

  孟迁的部队在后面慢悠悠地追着,已经能看见齐珉的后队人马了,没想到这么久了他还没进城,孟迁“啧”了一声,让人继续放慢速度,如果他再进不去,孟迁不介意把假戏做成真的。

  远处马蹄声越来越响,齐珉望着城楼上的白峰,“白将军这是要见死不救了?”

  白峰站在高处,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远处的梁军了,只是他还在犹豫,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开这个城门,毕竟临江王有过谋反失败的经历,这次带兵而来,谁也不能保证他的真实目的。

  “母后,我们该怎么办?”齐珏尚拿不准主意。

  柳若兰早在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这时候齐珉过来,不过是给她的计划又添了一份可信的筹码,她招来了前来报信的士兵,“你去告诉白将军,就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齐珉进城。”

  士兵领命即刻离去,而在城外,齐珉早就已经不耐烦,“白将军,你这是要将我们全都置于死地,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有本王一起守卫江陵,至少可以多守上一两个月,到时候梁兵没有粮草,迟早撤兵,但此时只有你一人,你觉得可以守得了那么久吗?”

  白峰没有理会,不一会儿就接到了消息,让他不可打开城门,这下他就更不需要理会下面的人了。

  眼看着白峰要走,齐珉简直是怒不可遏,“白将军,你这是要不管不顾了吗?我们一路拼杀来到这儿,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我们置于死地吗?”

  白峰停下了脚步,淡淡道:“既然是战争,那就免不了死亡,反正王爷本来就是为了齐国甘愿捐躯,末将怎么好来阻拦?”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献城投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