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国破山河在
清醉梦2017-08-17 10:345,086

  “报!梁军已经攻破武安关,直向京城杀过来了!”

  “皇上,梁军势不可挡,当务之急还是早日南下,以保国体为重啊!”

  “皇上,武安关一破,齐国危矣!若不思反抗,再这么耽搁下去,齐国迟早要亡啊!”

  “如今已经兵临城下,再不南下,就来不及了,只要南下四处召集兵马,定能反击梁国,夺回失地,一雪今日之耻啊,求皇上三思!”

  “求皇上坚守城池同百姓一起守卫国都,若是连皇上都弃国都于不顾,那与弃齐国于不顾有什么两样!只会寒了百姓的心啊,再说此时南下,又有什么意义呢?梁国的铁蹄早晚也会踏入江南。”

  ……

  朝堂上大臣们吵闹不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梁国派兵奇袭了齐国边境以来,已经大半个月了,每日朝堂之上都会听到各种吵声。齐玥心中一阵烦闷,这么快就要攻打到京城了吗?柳将军已经派出去了,大军粮草军饷全都派出去了,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近日来边关接连失守,好容易柳将军打了个胜仗,如今却又传来了武安关失守的噩耗,作为国都的屏障,武安关一失,意味着齐国是要亡了,难道齐国真的就要亡在自己手里吗?

  突然眼前一黑,齐玥倒在了龙椅之上,殿下的臣子们只顾着争执,竟都没看到皇帝已经晕倒,还是一旁伺候的太监眼疾手快,这才没让齐玥摔在地上,赶紧传御医,将皇帝送回了寝宫。

  如果说之前臣子们还分为“南下”和“留守”两派,那么此时皇帝一晕倒就彻底变成了“战”与“降”两派了。齐国文治已久,在军队方面并没有多少战斗能力,所以梁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这根本就是必然结果,但是南下速度如此之快还是让人心惊,虽然皇上已经下旨让各诸侯前来勤王,但谁又能保证来的就一定是来勤王的呢?

  皇帝文弱,且向来沉迷于诗词歌赋,对战事一窍不通。将兰贵妃的兄长柳若清将军派出去之后,柳将军率军死战,将梁军阻在了孟摇河北岸,打破了梁军一直以来不败的神话。可惜的是,朝内奸臣当道,一些人恐怕柳将军得胜还朝之后皇上再加赏赐,柳家势大,再也无人足以抗衡,因此上书斥责柳若清消极怠战,贻误战机。一道圣旨下来,让柳若清务必即刻迎敌,将梁军赶回梁国,柳若清无奈,只得渡河迎敌,大败而归。

  如今武安关已破,柳若清只能退守京城,望着齐国的土地被梁军踏在脚下,说不悲愤那是假话,抹干了脸上的血迹,将城门紧闭,这一战,誓与齐国共存亡!

  梁军攻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如今的京城一片混乱,能逃的早早就收拾了贵重物品,一路南下逃往江陵,很多大臣们也没了踪影。宫里更是乱成一团,皇帝齐玥尚在昏迷,御医却一个都找不到,平日里献殷勤的那么多,如今还没亡国呢,就全都各自逃命了。

  兰贵妃柳若兰带着十五岁的儿子伺候在皇帝床前,如今,也只剩下他们了。无声的看着这一片混乱,柳若兰心下冷哼,梁军尚未攻城宫里就已经四处逃窜,这与将国家拱手相让又有何区别?那些平日里忠心耿耿的人,恐怕还不知道此时的他们是有多么难看吧。

  过了一会儿,齐玥才醒转过来,可一看见宫里的混乱,一口气上不来,直把自己给活活气死了,兰贵妃见了赶紧想办法施救,却终究没能救回来,一下子瘫在了床前。

  “珏儿,你父皇,驾崩了。”

  齐帝驾崩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一些不愿走的老臣赶紧进宫,请求太子登基,以战梁军。齐玥只有一个儿子,就是兰贵妃生的齐珏,如今齐玥驾崩,齐珏是理所应当的继任者。

  只是柳若兰却不愿儿子登基,齐国如今的状况,已经是不能再明显了,整个京城只有哥哥一个人在撑着,也可以说整个齐国只有哥哥一个人在撑,一旦城破,那珏儿就是亡国之君,这千古罪人的称号,不能落在无辜的儿子身上。可是,若没有一国之君的称号,又怎能颁下旨意,全力抗击梁军?

  看了看身边的儿子,柳若兰无尽怜惜,“珏儿,我们南下吧,带着你父皇,我们一起走!只要有机会,我们一定可以回来的。”

  “母亲,这是孩儿的责任,孩儿愿与齐国共存亡!”

  齐珏虽小,却一直都很懂事,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

  柳若兰是既欣慰,又心疼,若没有这场战争,自己的夫君何至于殒命,儿子又何至于挑起一国的重担。作为母亲,看着孩子长大了,自然是欣慰的,可是这其中的风险实在太大,也实在是无法逃避,只能暗自心疼。

  在剩余大臣们的见证下,齐珏登上帝位,成为了齐国历史上第四位皇帝。

  登基之后,齐珏就和大臣们一起商讨应对办法,如今马上就要兵临城下,能离开的百姓、大臣和宗亲们自然是能离开最好,万一城破,南下之后齐国还可以另立新君,继续与梁军对抗,收复国都。但齐珏却是执意要留下来的,如果连皇帝都逃了,那守城将士们将无心迎敌,最终只能是一败涂地。

  柳若兰帮着儿子安排着大小事宜,争取在梁军到来之前能将城里的人送出去,只是自己的夫君,却只能草草下葬了。若是这一仗能胜,将梁军赶跑,自然要隆重大葬,可柳若兰也明白,齐国向来重文抑武,真正能靠得住的,也只有自己的哥哥,这一次,柳家与齐国,是真的要共存亡了。

  齐珏颁布了一系列的圣旨,以强硬手段将京城暂时稳住了。为了军心民心,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封锁消息,禁止所有人南下,以免引起恐慌,但齐珏也明白,梁军一到,一切谎言都会不攻自破,倒不如让他们各自逃命。

  梁军很快就来了,但是却没有立即攻城,反倒在城外安营扎寨,似乎是想等他们自己开城投降,又似乎只是像猫戏老鼠一样等着他们崩溃。

  城中的情况很不好,如果说之前还能再撑上十天半个月,但现在却很难了。虽说向民众公布真实情况是应该的,但还是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城中能跑的早就跑的远远的了,剩下的只有一些跑不动的,能心存国家而留下来的,大多是些文士。

  虽说能为国家捐躯是值得赞扬的,但柳若兰还是想让他们全都离开,放眼望去,梁军十万铁骑,而京城只有一万残兵,京城是注定守不住了。作为太后,她自是该当褒奖这些仁人志士,但作为母亲,她只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平安安。

  梁军在城外驻扎的第三天,就派人进城来劝降了,齐珏怒不可遏,将劝降书撕了个粉碎!让人将来人轰了出去。

  梁军那边倒也没生气,柳若清在使者被轰走之后接连两天两夜都没敢闭眼,就怕他们恼羞成怒攻城,没想到他们却沉得住气。为了以防敌军使用疲军策略,尽管知道危险,柳若清还是让将士们轮流去休息了,若是休息不好,在战场上就只有丧命的份。

  如此又过了三天,梁军再次派出使者劝降,如今朝堂上能走的早就已经逃到了南方,剩下的都是些宁折不弯的直士,这次同上次一样,依然是将人轰了出去。

  梁军依旧没有动静。

  柳若清私底下是希望梁军能一直不要有动作的,京城守卫实在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虽说陛下登基后立刻命各路诸侯前来勤王,但大多数还是想要趁火打劫的,最早出发的平邑王还远在天边,更不要说那些推三阻四不愿发兵的了。

  三日之后,本来所有人都以为这次梁军不会再派使者来劝降了,但梁军偏偏又来了一个使者,这次不是别人,恰是梁军的主帅,梁煜辰。

  梁煜辰不仅仅是梁军的主帅,还是梁国的太子,未来梁国的皇帝。这次带兵攻打齐国本来就是他的主意,据说梁煜辰十多年前曾经到齐国游历,见到了齐国的繁荣富饶,从此就一直想要将齐国并入自己的版图中,待得梁国实力渐强,第一个攻打的,就是身边的齐国。

  这次梁煜辰进城面见齐珏,依旧是来劝降,不过这次没带劝降书,而是彻底无视了整个齐国,在大殿上就敢口出狂言,目中无人,叫嚣着若三日后没有答复,就踏平齐都明安,让明安总不得安!

  不仅齐珏气得够呛,就连守城将士们都觉得受到了侮辱,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在大殿上威胁当今君主,还趾高气昂地出入皇城如入无人之境!柳若清不是没派人去抓他,结果不仅没抓到,自己反而折损了不少人,这简直就是对齐国赤裸裸的羞辱!

  本来以为这次梁军势必要攻城了,但苦等了三天三夜,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柳若清觉得梁煜辰可能还要再拖下去,虽说知道他们使的是疲军战术,但他却不得不钻进这个圈套,实力决定主动权,如今他们缺的,恰恰就是实力。

  三日过后,按照惯例,梁军又该来劝降了,齐国士兵早已疲惫不堪,有些人心中竟然偷偷地希望皇帝陛下能够接受劝降,这样也能早起解脱,不用再这样没日没夜地担惊受怕。不过这些话也只敢心里想想,是万不能说出来的。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在第三天即将结束,朝阳升起之前,梁军就派人偷袭了他们的粮草,不仅如此,还里应外合地攻占了东西两座城门!一直以来,梁军大营都驻扎在北门外,离东西两门距离甚远,所以虽有防范,但主力还是放在了北门,没想到这一点反倒成为了致命的缺陷!

  东西两门沦陷后,大量梁军涌入城中,残杀城中百姓,一路直向皇城杀去。柳若清带兵进宫救驾,寻到妹妹柳若兰和外甥齐珏后,立刻送他们出宫。

  为了皇上和太后的安全,他们之前就秘密留下了一条后路。从大殿后面的密道出发,里面有着错综复杂的道路,其中大多数出口都是在皇宫里,只有一条极其隐秘的小道,能够直通城外的一座破庙。从那里出发,不到两日,就可以抵达附近的宛州,在那里还有齐国的两千驻兵,虽说不多,却足以保护皇上太后南下。

  将人顺利地送上马车,柳若清毅然带着人按原路返回了皇宫。显然地道已经被发现了,在返回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大量的梁军,虽说地道内错综复杂,但人多了就没有了任何作用,找到出口只是时间问题。

  杀光了最先找到出口的一批人,接着又来了第二批,渐渐地所有人都朝这儿聚拢了来。柳若清就算武功再高强,也抵不住这层层叠叠的梁军,身边的人相继战死,柳若清也受了重伤,虽说以他一人之力根本无法改变战局,但能拖得一时,就多一分希望。

  梁煜辰走到了他面前,沉声道:“柳将军,如今大局已定,我劝你还是俯首投降的好,我大梁向来惜才,以将军的实力,日后定会高官厚禄,享之不尽!”

  柳若清没有理他,而是忍着浑身伤痛,将身边的一个梁兵斩掉了头颅。

  梁煜辰眼中露出了凶光,任是再好的千里马,不能为我所用,也只能杀掉,免得他日成为了别人的帮凶!

  柳若清渐渐无力,双手抖得连剑都无法拿起,他明白这是要到极限了,自己战死不要紧,不知道皇上和太后怎样,希望他们能顺利脱身,才不负万千将士的浴血奋战!

  梁煜辰冷哼了一声,“莫非你觉得小皇帝真的能够逃出去?别做梦了,宛州城昨日已经被我军拿下,柳将军整日守在明安城,自然是不会知道这么多。”

  柳若清瞳孔骤缩,死死地盯住了梁煜辰,眼中的愤怒似乎能变成利剑,将他一剑剑凌迟!然而,终究是无力回天,长剑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柳若清再也没能站起来。

  梁煜辰看了他一眼,转身带人去追逃跑的齐帝和太后,兵不厌诈这个道理很简单,可惜有时候难免关心则乱。

  即使柳若清在地道里拖延了一段时间,但还是无法阻挡梁军的脚步。从地道出来后,梁煜辰迅速调集了骑兵,亲自带人追了过去。

  在明安附近,还有宛州、梧州、育州等城,其中宛州最不起眼,他只是轻轻一诈,柳若清就露出了破绽。想到名满天下的对手竟然被自己逼成了这样,梁煜辰轻轻勾起了嘴角。

  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做自己的对手,而柳若清,已经没机会了。

  追踪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以梁国骑兵的速度,再迅捷的猎物,也逃脱不掉被捕杀的命运。梁煜辰追了半天却半点齐帝的踪影都没有见到,这让他心里开始有了怀疑,难道他们并没有逃向宛州?

  挥手让骑兵停下,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向宛州方向追,另一路则往回走,边走边四处搜寻,即使掘地三尺,也要把齐帝找到。

  出乎意料的是,无论是前往宛州的人马,还是自己率领的这一队,都没有寻到齐帝的踪迹。

  梁煜辰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没想到这小皇帝还有些手段。

  回到明安城后,梁煜辰一面派人继续搜寻齐帝的下落,一面将战况整理成奏表送往梁都惠城。

  攻下明安,本来就是要做为未来国都的,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将一切都安排好,为迁都做准备。

  城中百姓所剩不多,大多都是些老弱妇孺,梁煜辰看了看他们,让手下去登记入簿,并根据齐官署所留下的档案一一对比,以此重新造册进行管理。

  安排好城中一切事宜,梁煜辰派出帐中大将孟迁和萧宁,分别向最近的宛州和梧州进发。这两个地方虽说是在齐都附近,却不堪一击,连国都都能轻易攻下的齐国,还有什么不能轻易攻下的城池吗?

  事情也果然如梁煜辰所料,这两个地方防守太弱,在听闻明安沦陷后,城中官员就已经逃之夭夭了,徒剩几个热血之士拼死抵抗。

  梁煜辰对此很是不屑,齐人果然都贪生怕死!

  在梁帝到来之前,梁煜辰迅速地扫清了周围一切的障碍,只是这么久都没有找到齐国小皇帝,这一点让他很是不满,若是小皇帝能递上降书,他将会省下不少时间和精力。

继续阅读:第二章:城春草木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