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大结局
马苏2017-08-19 22:053,370

  我们之所以能够准确地辨认出从深井下面的地底深处、传上来的是人类的声音,是因为这些惨叫着的声音里面、有人正一叠声地喊着:“啊……疼死我啦……救命啊……!”

  这疼彻心肺的惨叫声、和骇人的哭泣声,一时间吓住了我们所有的人!

  我忍不住对几个洋人专家说:“你们在搞啥玩意啊,是不是弄错了!”

  我这一说,几个洋人专家也明显都是心里没底,他们自己也怀疑是仪器本身出了故障,所以他们几个人赶忙关闭了喇叭,一番忙碌的调整着仪器……

  但当他们调整过仪器、并郑重地确认仪器完好、再次的打开两个大喇叭时,那来自于地下深处的声音,再次的从两个大喇叭里面传了上来……声音是那么的清晰,渀佛近在咫尺;声音是那么的凄惨,渀佛正遭受着千刀万剐的酷刑!

  毋庸置疑的是,这惨绝的声音、的确来自于地底深处!

  这深井下面的声音,即便我们不细听,也依然可以很轻易的听出来,地底下的声音、他并不是一个人的惨叫声哭泣声,而是成千上万人的哭号惨叫的声音!

  从两个大喇叭里面传出来的阵阵惨叫和哭喊着的声音,极度的痛苦,渀佛地底下正有无数的人、在遭受着极端的**痛苦。那撕心裂肺的惨嚎,如同飞速旋转着的电锯,正一块块的切割着活生生的人的身体……

  我们都听得头皮发麻惊悸不已,正面面相觑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呢,突然,从深井下面传来了一阵闷雷般的爆炸声!

  由于这爆炸声发生于数千米、甚至上万米深的地底深处,所以我们都只是仅仅察觉到了来自于脚下地面的微微震动。爆炸声中,两个大喇叭滋啦啦的响了几声,然后就彻底的没有动静了!深井下面的那惨绝人寰的哭叫声、也随着这爆炸声而消失了……

  隔了一阵子,有一股股的烟雾从井口深处涌出来了。但这烟雾里面,我们却闻不到丝毫人类炸药的硝磺的味道!

  几个洋专家人傻愣了一阵子之后,开动卷扬机,把深井里面的扩音器回收上来。但是,被拉上来的、却只有长长的电源线,而电源线尽头的扩音器、连同着几百米长的电源线、却都不见了!这电源线的断口处,有明显被火焰烧过的痕迹。几个洋人专家不甘心地、又舀来了一个耐高温的小型扩音器,再次的放进了深井里面。但这次,深井下面的地底、却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

  虽然深井下面的地底的声音消失了,但几个洋人专家已经用连接着大喇叭的录音机,把刚才那吓死人的恐怖声音都给录下来了。几个洋人指挥着,用卷扬机吊起了一块重达数吨的铁件,封堵住了井口。剩下的事情,就是我们把这里发生的情况上报了。

  这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钟了。今天的钻井工作,显然是不能再继续了,毕竟大家都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现场,就往驻地走了。

  路上,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就问那个会中文的洋专家,我说:“在这里钻口井这么费事吗?我们老家打口井,就是十几丈深,最深也不过就是几十丈而已。你们怎么把井钻的这么深呢,为啥呀?”

  洋专家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认真地说:“我们不是钻井,我们是在做地心科研!”洋人专家看我没理解他的话,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说:“年轻人,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地狱吗?”

  我知道他是指刚才深井下面发生的恐怖的惨叫声,尽管地底下的这种现象超乎常理,用科学都无法解释,但我还是坚定地摇摇头说:“我是唯物主义,我从来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啊神啊地狱之类的说法!”

  洋人专家笑了笑,接着又轻微的摇了一下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作为一个无神论的老布尔什维克,我过去跟你一样,也是从来就不相信圣经上的、天堂和地狱的说法。但作为一个科学家,我现在却不能不确信有地狱存在,因为,今天我们的钻头的确是钻入到了地狱的空间里!今天所发生的一系列的、用科学也不能解释的事情,你自己也都亲眼见到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听到的、绝不是幻觉,我们已打开了地狱之门!”

  洋人专家看我还是一副执迷不悟的摸样,就说:“我知道你不信。但是我要对你说的是,在我们苏联,开展地下钻探科研工作已经进行了十几年了,我要告诉你的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在我们那里都曾经发生过了!而且,我们当时遭遇到的情况,远比今天发生的事情、还要恐怖得多、离奇得多、严重得多!但详细的内容我不能对你说,这是秘密!”

  我们回到驻地以后,负责这里的干部们,立即把今天这里发生的情况用电台向上级报告了。很快,上级回电了:暂停钻探、等候通知。

  今天钻井台那里发生的事情,对我们所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人来说,都是非常非常的震惊的。所以我们回到驻地以后,大家都是沉默着,没有交头接耳的议论,反倒是都不约而同地擦拭着枪支,整理着弹药,或许,这样更能减少我们内心里面的不安感吧。毕竟“地狱”这个词,谁都知道是啥意思,尽管我们都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地狱,但今天发生的事情,却又让我们找不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答案出来。就在我们这些人都默默的保养着武器的时候,外面起风了……

  只是这风不仅来的十分突然,而且十分怪异!我们走到帐篷外面,准备检查下看看有没有容易被大风刮跑的东西。但我们却发现,外面的大风,并不是那种扯地连天的大风,这次的大风、来势的确不小、但这来的是龙卷风!而且这龙卷风,只是在钻井架那里出现,其他的地方、都没有出现龙卷风!

  只见数十个水缸粗的龙卷风,扶摇直上高空,随着旋转速度的越来越快,龙卷风的体型和规模也越来越大,直至最终形成了数十个直径有十几米宽的大龙卷风……

  这数十个龙卷风裹挟着地面上的沙石,高速的旋转着,如同被一个看不见的巨大的鞭子抽打着的陀螺,只是这数十个陀螺旋转的速度,越转越快、越转越快……旋着旋着,这数十个龙卷风,就如同事先约好了似的、竟然越凑越近、越凑越近……

  最终,这数十个龙卷风、竟然团聚在了一处,而且旋转速度依旧不减……渐渐的,这一个由数十个龙卷风合拢起来的大龙卷风,形成了一个高耸入云、超过十几间房屋粗的、巨型龙卷风!

  巨型龙卷风移动着,移动着,往井架子旋转而去……先是井架子边上堆积着的角铁钢材被卷入了风中,然后是井架子边上的一辆油槽车、一辆发电车、如同玩具般的被卷入了风暴之中,再然后是电缆盘、卷扬机、也都被卷入了空中……

  再然后,巨型龙卷风裹住了高高的、由工字钢和角铁焊接成的井架子……钻探用的井架子、被龙卷风折磨得发出了咯吱吱的痛苦的响声,先是井架子上的一个角铁被龙卷风拆掉了,接着又是十几根、几十根角铁被龙卷风拆掉了,接着又是稳固井架子的十几根粗大的钢丝绳被从地理硬拔了出来,然后,就是整个井架子被巨型龙卷风、如同鲁智深倒拔垂杨柳般、“喀拉拉”的连根拔起、席卷到了半空之中……

  我们望着龙卷风肆无忌惮的、明显是有针对性的破坏,个个都看傻眼了!这骤然而来的龙卷风、任谁都看出来、它就是故意针对这钻井架子的!但问题是,试问这世界上、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驱使龙卷风呢!

  直到钻井平台全都被龙卷风席卷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又都如同小孩子推到积木架子般,“哗啦啦”的把一大堆的铁件车辆零件、抛散得遍地都是,再然后,这龙卷风,却又如同被针刺破了洞的大气球般、缓缓的瘪了,缓缓的小了,高速旋转着的速度渐渐的变缓、再变慢了……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巨型龙卷风消散了,化作了千百个小龙卷风,然后这千百个小龙卷风又四散开来,混入到了戈壁滩的热风之中……龙卷风来的突然怪异,但龙卷风走的、也同样突兀迷离……

  风小了,我们都急忙赶到井架子现场。现场被破坏得惨不忍睹,就如同牲口小日本鬼子进村一般,祸害得一片狼藉。不仅高高的井架子不见了,变成了一地的破铜烂铁,就连所有高出地面的设备,几乎都被破坏殆尽!如果说还有一个完好的,那就是钻井平台了。高出地面半米的钻井平台基本无损,井口上压着的、数吨重的大铁块子、还纹丝未动地压着井口。也不知道是因为这铁块子太重了,龙卷风卷不起来、还是龙卷风故意放水了……

  那个洋人专家皱着眉头对我说:“这回你相信钻到了地狱吧!”

  我撇撇嘴,说:“地狱跟风有啥关系呢!难不成这龙卷风还是地狱里跑出来的!”不过,我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我的内心里面,此刻却是如同十面大鼓正咚咚的擂响着:“辣块妈妈的,这摆明了就是黑山老妖的妖风嘛!”

  我们这些人正七手八脚地整理着地面上的物件呢,上级来电了:“钻井勘探停止,爆破井口、永久性封死!人员全部到7号地区待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罗布泊往事之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