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用剑说理
骆驼2020-01-14 10:073,358

  贝饮天和许默几人强忍着性子站了整整两炷香之后那人这才伸了个懒腰。

  “干什么的?”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轻蔑的看了一眼贝饮天和后面的许默,似笑非笑的问道。

  “常易你别过分!”

  贝饮天冷声道。

  常易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拍自己的额头。

  “哟!贝爷啊!这是来领魂殿今年的资源啊。”

  贝饮天气着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常易。整个西武宗所有的药材和丹药资源全归丹草房管理,丹草房的人可以说谁都不想得罪的,不然受伤之后要从这一群混蛋手中买丹药那可就难如登天了。

  “紫晶,一人三十,总共九十!疗伤丹药一人五颗,共十五颗!武器……我说你们魂殿的人就不用武器了吧,其余的东西就当你们做好事给宗门省下了。”

  看着贝饮天讥讽的一笑,常易淡淡的道。

  贝饮天额头之上青筋鼓起,呲着一嘴闪光的牙齿。

  “常易,紫晶去年的时候就是一人五十,丹药一人八颗,今年不涨反减!而且我们魂殿现在是四个人了,不再是三个人,你少算了一个人的量!”

  常易哈哈一笑,装作有些理解不过来的道:

  “什么?去年五十?呵呵,去年给你们多发了你们还不愿意?魂殿什么时候变成四个人的?我怎么不知道。”

  许默脸色一冷就准备走上前去,可是却被贝饮天拦住了。

  贝饮天对许默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

  “不要跟这畜生计较,不然以后从丹草房就很难拿到丹药了。”

  许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压下了心中的怒气,这也就是为了魂殿的然后着想,不然的话按照他的脾气早就一剑砍了这不知好歹的混账。

  贝饮天咬了咬牙,点了点头,不忍能干什么,人家是丹草房的人,人家就是牛,有什么办法。受伤的时候人家可是掌着你的命,只要给丹药里面动一点手脚或者丹药送的吃一点就完全能致人于死地。

  “哎,这就对了吗!”

  常易得意的一笑,递过了一个布包,笑意挂在那张猥琐不堪的脸上让人觉得没来由的恶心。

  贝饮天伸手去接那布包,可是谁知常易却突然将布包远远的丢在了地上。布包没有扎住,里面的丹药和紫晶散落了一地。

  在看着贝饮天和许默几人出现之后原本那些领资源的弟子们就悄悄的等着看魂殿的笑话。因为每年魂殿领资源的时候总会有好戏看,尤其是看着魂殿的人被人欺负的像一条狗一样的时候他们就心中满满的自豪感,为他们是武神殿的弟子而自豪,为他们资质超群能够进入武神殿而自豪。

  愣了半天之后,贝饮天蹲在了地上准备捡那些丹药和紫晶。常易这么做是他早就料到的,毕竟去年的时候常易直接将丹药全部丢尽了一堆大粪之中,所以魂殿一年就没有任何的丹药。

  “别捡!”

  忽然许默冷冷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之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道。

  贝饮天抬头看了一眼许默,原本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当对上那一双冰寒的眸子之时贝饮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的站了起来。

  “呵呵呵,好大的口气,魂殿今年就这么点东西,以后也不会再给魂殿卖任何的丹药,有种你就别捡!”

  常易不屑的扫了一眼许默,不咸不淡的道。捡不捡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关系,捡了魂殿就有疗伤的药,不捡魂殿的人就多一分危险而已。

  突然许默冲到了窗前,一把将常易从窗口之中提了出来。

  嘭!

  常易被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常易原本就只是丹草房一个负责炼丹的弟子,虽然在丹药的帮助下已经突破了武者一阶而且经常吃一些强身健体的药,可他终究只是一个炼丹的,怎么可能会是许默的对手。

  这一下将常易摔的够呛,倒在地上半天没能站起来。

  一看许默出手打了丹草房的人顿时等着领资源的那些弟子们炸开了锅,这西武宗除了宗主和那几位长老之外谁不得给丹草房面子?就算是宗主亲传弟子恐怕都不敢打丹草房的人吧!

  “这人是谁啊?”

  “不知道,很面生,不知道那里来的愣头青!”

  “敢打魂殿的人,真是不知死活啊!”

  “哈哈哈,不过这小子有种,咱们躲远点,免得日后收了牵连。”

  众人纷纷围观,可是都有意无意的躲开了许默,生怕离得许默近一点就会被丹草房的人误认为是同伙。

  “咳咳咳……贝饮天……你们魂殿不想活了我看是!”

  常易扶着腰面容狰狞的吼道。自从进入西武宗的丹草房之后谁人敢对他动过手!今日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这让常易有些怒不可遏。

  此刻贝饮天也怒了,既然和丹草房的脸皮已经被许默撕破,那么现在也就没有了继续忍气吞声的必要。

  可是还没等贝饮天出手许默便抢先一脚狠狠的再次将刚站起来的常易踹到在了地上。

  许默没有给贝饮天机会,先不说贝饮天是灵修,目前也就比凡人强一点点,若是贝饮天真的将常易打了日后怕是不好过,可是他不一样,他还有着江映天的师弟这一层强硬的身份撑着。

  “乖乖趴地上将所有丹药舔着吃了,不然我不介意弄死你!”

  许默的声音冰寒刺骨听得常易一阵毛骨悚然。

  “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这里是……啊!……”

  常易强行撑着底气吼了一句,可是还没等他话说完只听咔嚓一声他的一条腿被许默一脚狠狠的踩断。

  “你哪位?在丹草房的地盘上如此欺辱我丹草房的弟子,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一名穿着一身青衫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下巴上留着一小撮胡子,一双小眼睛之中闪着阴狠的光芒,此人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一条毒蛇。

  “杜无意,丹草房的其中一名执事!”

  贝饮天悄声给许默介绍了一下。

  许默扫了一眼那人身着的青衫,青衫胸前用银丝绣着一尊丹炉。能在衣服上绣上丹炉的最起码也是丹师,此人绣着的是银色丹炉,说明是一个一阶炼丹师。

  炼丹师从广义上来说也算是属于武者的范畴,算是体修的一种。只不过他们引气入体主要是为了炼丹,而不是打磨自身筋骨。

  噌!

  许默猛然一把拔出了犬牙妖剑,血色的犬牙剑狠狠的插在了地面的青石之上。

  “此剑犬牙,我叫许默!江映天是我师兄,不知这个交代可满意?”

  一听到许默两字杜无意脸上神色一变,当听到江映天是我师兄那句话之时杜无意脸色难看至极。

  “什么!此人就是那骑牛的小师叔?”

  “不是说他是一个瞎子么?”

  “应该没错,身后的剑不一般!”

  众人震惊不已,当日宗主江映天可是当着全宗之面告诉所有人他有一个骑牛的师弟。

  当日许默上西武宗之时骑着青牛,很多弟子通过青牛猜测出了许默的身份,可是今日许默没有骑青牛,再加上眼睛也好了顿时使得没见过许默真面的这一群弟子没能认出来。

  这次弟子招收之中出了八百铃的天才严朔之外名声最大的怕就是这位未曾谋面的小师叔了,听说此人在招收弟子的那天击杀了严朔一名侍奴不说还废了西武宗一名护山弟子。

  “此人侮辱魂殿,侮辱我,侮辱宗主江映天,我不知道杜执事此事你是否该给我一个交代,给魂殿一个交代,给宗主江映天一个交代!”

  不待那杜无意开口,许默接连要了三个交代!呵呵,跟他耍手段,简直就是找死,若是被这点手段就能放到那么他恐怕早就被人分尸了。

  杜无意没曾想许默的反击如此犀利,侮辱宗主江映天这一顶帽子扣下来可是压死了常易。被三声交代问的杜无意一时间竟然哑口无言。

  “哼!我去找姚长老!”

  冷哼一声杜无意转身离去。

  许默也不在意,当日他敢当着姚一顺的面废了那名护山弟子,今日他也能当着姚一顺的面废了这常易。

  原本看着杜无意出现常易脸上还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可是当看到那把犬牙剑和听到面前此人竟然是宗主的师弟之时常易面如死灰。

  见常易半天没有动静,许默抬脚就准备连常易剩余的那另一条腿也踩断。

  “我吃!我吃!”

  一看许默抬脚,常易急忙趴在地上抓起丹药就往自己嘴里送。

  唰!

  “啊!……”

  犬牙剑斩落,常易那抓着丹药的手掌被斩落在地,血水喷溅。

  “我叫你用手了吗?”许默冷冷的道。

  周围的众人看的一阵恶寒,心中暗道许默此人根本就是一个地狱出来的煞星,如此心狠手辣。

  贝饮天倒是看的一脸兴奋,他忽然之间觉得有些欣赏这个新来的小师弟了。

  常易满脸泪水,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差点晕死过去,他只是一个炼丹的,那里受过如此疼痛。

  趴在地上将和着血液和泥土的丹药一颗颗连忙的吞进嘴里,生怕吞的一慢那把犬牙就会斩落在他的脖子上。

  许默冷冷的扫过众人,在这世间上,有些道理是用嘴说不清的,对于这些嘴说不清楚的道理就只能用手中的剑去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