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扫天下正义
骆驼2020-01-14 10:073,360

  “闭上眼睛!”

  黑暗中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那女子耳边响起。

  这声音之中充满着一种如同帝王般居高临下不容置疑的味道,那女子心中一颤,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韩商丘?”

  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黑暗之中韩商丘根本看不见来在哪里,只能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你是谁?”

  黑暗之中,许默看着凉亭里的那个男人,最大的特征就是光头,看上去四五十岁,一切信息和生死令上的一样。

  嗤!

  犬牙掠过韩商丘的脖子,韩商丘脸上双目瞪的滚圆,双手微微一抬,似乎想要按住脖子上的脑袋不让它离开身体,可终究还是没能抬起来,脑袋滚落在凉亭之中。

  过了许久之后,那女子战战兢兢的点燃了凉亭之中的蜡烛。

  一个惊恐的尖叫之声响彻了整个青萱大院。

  只见韩商丘早已经尸首分离倒在地上,而在尸体一旁用韩商丘的血写着大大的两个字——盲客!

  当许默再次回到悟道山之时生死令上已经显示盲客任务成功,盲客的信息之中多增加了一百紫晶,算上之前他在影楼的积蓄已经差不多有了一万紫晶。

  董不懂被他师父姚一顺一顿暴打之后拖走了。

  仅仅一天的时间,严朔青衣执剑之事已经在整个西武宗传的沸沸扬扬。这使得每天晚上向严朔讨教修炼问题的女弟子又多了很多。

  许默静静的躺在一棵树上,之前不想做体修只是因为他过不了昔日心中的那个坎,可是丹草房之事让他感觉到了危机。

  他不喜欢那种命运被被人掌控的感觉,不喜欢任人欺辱的那种无力感。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忍耐,忍到自己以灵修悟道的那一天,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错了,他根本就忍不了!

  “滚下来!”

  睡眼惺忪的夜无眠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了一眼在树上发呆的许默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便靠着树干坐了下来。

  许默尴尬的一笑,一个翻身跳下了树枝。

  “是不是在想着报仇?”

  夜无眠这个名字似乎和他这个人完全是反着的,刚睡醒走了个树下便再次半眯着眼睛睡了起来。

  许默点了点头,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有仇不报,简直就是笑话。

  “记住,在你太过弱小之时,该是孙子你就得装孙子,你要做的就是记住那些欺辱你的面孔,等有一天足够强大了,然后你才是爷,那时候你想怎么还回去都可以。”

  夜无眠似是梦呓一般含含糊糊的说一句。

  许默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夜无眠这个大师兄最大的特点就是忍,他带着魂殿忍了这么多年了。可是许默知道自己的性子不会去忍,而且也忍不了。

  过了许久,夜无眠似乎也知道许默的心思,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个小师弟若是真的能忍的话,那日就不会挨那一百鞭了。

  “灵修也好,体修也罢,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道。”

  夜无眠说完便呼噜声震天,似乎已经睡熟了过去。

  许默沉默良久,道,是啊!什么是道?自己的道又是什么?人们常言天有四万八千道,可是天真的有那么多道吗?剑道是不是道?刀道呢?生死、轮回、空间可为道?

  “大师兄,你悟的是什么道?”

  夜无眠那震天的呼噜声猛然一顿。

  “道?呵呵,我有的只不过是一缕执念罢了,我是如此,贝饮天也一样,花无颜亦是。我们有的只是执念罢了……”

  “所谓悟道,就是穷尽一生去寻找道是什么,什么是道,如有一天你找到了自己的道,那么你也就明悟了!”

  夜无眠脸上露出一抹苦涩,他的话让人有些感觉可笑,灵修本就走的是悟道之路,可是他却告诉许默他和贝饮天他们一样,有的只是一缕执念,悟道?呵呵,什么是悟道?

  道是什么?每一个灵修和体修都会有着自己的解释,可是未曾有人说找到了自己的道就算是明悟了道。

  许默想夜无眠心中的执念到底是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没问,毕竟每个人心中都会有着一方不允许任何人窥探的堡垒。

  西武宗,执法堂后面的小院之中。

  何苦九正努力的清扫着院子,原本这些粗活怎么着也不会轮到他这已经是三阶武徒的执法弟子身上,可自从那日为许默执法之后,他的生活就变了,他被逐出了执法堂。

  啪!

  突然扫帚被人一脚踏住。

  何苦九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虎背熊腰的女人,如炭般的皮肤和一头自己用剑削出的短发使得她完全看不出女人的样子。

  何苦九脸上肌肉一阵抽搐,那道伤疤因为肌肉抖动扯的更加狰狞。

  “谁这么不长眼睛啊?让我何师弟干这些粗活?滚出来!”

  那女人环视了一圈周围的执法弟子,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愤怒的质问着。

  周围的执法弟子们轰然大笑,纷纷起哄。

  何苦九冷冷的看着面前这女人的表演,这女人叫上官印熊,算是执法堂的大师姐,目前已经是五阶武徒,实力相当了得。可是很不巧,这女人是严朔的远房表姐。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何师弟可是一个正义感极强的人吗?”

  说着上官印熊双目讥讽的盯着何苦九,朗声道:“我们这位师弟可是攀上小师叔的人,我们可得罪不起啊!来,我扫!”

  说着上官印熊一把夺过了何苦九手中的扫帚,可是还没等何苦九反应过来,上官印熊狠狠的一棍子将何苦九打倒在地。

  “听说小师叔那日可是叫丹草房一个叫常易的趴在地上舔着吃丹药来着,这小师叔还真是个人才啊,要不师弟你今天就委屈一下,将这执法堂的后院舔干净吧!”

  上官印熊冷冷的道,心中暗骂这不知死活的东西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她那个远房表弟严朔。要知道严朔不仅身后有着严家撑腰,更是这西武宗的八百铃,八百铃什么概念?八百铃几乎就等于宣布了一个武尊甚至武帝的诞生。

  “舔啊!”

  上官印熊狠狠的一脚踩在了何苦九头上,何苦九顿时怒气上涌,猛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朝着上官印熊刺去。

  上官印熊轻蔑的看了一眼,轻轻屈指在何苦九手腕之上一弹顿时匕首脱手而出。

  “哟!还行凶啊?”

  说着上官印熊狠狠的一脚踩在何苦九胸口之上,何苦九顿时没能忍住一口血水喷出。

  “不知这位弟子又是犯了西武宗的什么法?”

  正当此时,许默牵着青牛慢悠悠的从大门之中走了进来。

  “哟!这不是小师叔吗?”

  许默的出现出乎上官印熊意料,使得她不由的一愣,可马上便似笑非笑的道了一句。

  许默走到了何苦九旁边但是却未曾伸手将地上的何苦九扶起。

  “怎么?小师叔对我执法堂的事情的也想插手?”

  上官印熊冷笑,这许默刚上西武宗的时候大家还都以为有着多深的背景,一来就成了西武宗的小师叔,可是上次刑罚之时江映天并未出现说情,所以大家也就明白了,这小师叔只不过是个摆设,他也不怎么招宗主待见。

  “不不不,我就是想问问这西武宗的法到底是什么?”

  许默笑了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上官印熊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

  “小师叔你这可就难为我了,我上官印熊就是一个粗人,那懂得这么文绉绉的玩意。”

  说罢上官印熊顿了顿忽然一笑,“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觉得在……我上官印熊就是法!小师叔你觉得呢?”

  我就是法!上官印熊这句话说的可谓是猖狂至极。别说她只是执法堂的一名弟子,就算是统领这执法堂的姚一顺恐怕都不敢说一句我就是法。

  许默认真的打量了上官印熊半晌,深表同意的点了点头。

  “嗯,确实!这西武宗的法……够黑!”

  噗!

  一时间周围的众执法弟子被许默这无比严肃的一句话逗得捧腹大笑。许默这一句话可谓是一语双关。

  “好笑吗?”

  上官印熊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众人,原本就黑如炭的脸此刻却是更加的黑了。

  “好笑吗!回家笑你娘去!”

  上官印熊此刻已经在爆发的边缘,她虽是一个五阶武徒,可是除了宗门那些没脑子的弟子之外没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就连姚一顺都不敢对许默下手,更何况是她上官印熊。

  “既然被逐出了执法堂,你可愿跟我?”

  许默看着何苦九一字一句认真的道。他这次来就是准备带走何苦九的,一方面是为了报当日之恩,另一方面他喜欢何苦九身上那一股子执拗和聪明。

  “跟你?凭什么?”

  何苦九冷冷一笑,反问许默。

  许默笑了,若是其他人,此刻怕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他离开,毕竟留在这执法堂只会没日没夜的受尽欺辱,可是这何苦九却果然是个异类。

  “因为……世间太多的正义,我需要一把魔刀,来清扫正义!”

  一个勉强算是一阶武徒的蝼蚁说出这番话,扬言扫尽天下正义,这原本是一件极其可笑之事,可何苦九笑不出来,透过那一双诡异的眸子他看到的是可怕的疯狂和狂傲。

  一把魔刀,扫天下正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