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3 冰与火的较量
Cee2020-02-06 12:083,577

  音乐教室里交错的钢琴声、吉他声,扰乱了一整个教学楼的平静。还好这一节课被所有高一的班级约定来作为汇演的准备课,不然声音制造者迟早要被记一个扰乱课堂秩序的过。

  瞿宥肆意的拨弄着琴弦,周亦之的指尖灵活的在黑白键上面跳动。如果音符有战争的话,那么像现在的音乐教室应该是枪林弹雨,炮火连天。

  不记名投票也因为一张不知道从哪里而来的不记名票而失效。而没结果的结果,便是两个人都将参加这一次的汇演。

  对于别人来说,这当然是最完美的结果,但对于瞿佑和周亦之来说却是另一场较量的开始——因为他们必须要在一个节目里完成两个人的表演。

  潘奕君拿着手里的乐谱,左右为难,不知应当如何是好。过了好一会她才鼓起勇气抬起音调大叫了一声,“都停,停!”

  一向温婉的潘奕君这一举动也让在一旁吃着零食的徐熙宇吓了一跳。薯片还停留在嘴边,她张着嘴看着潘奕君,周遭的琴声也都在一瞬停了下来。

  潘奕君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抬起手拨了拨耳边耷拉下来的头发,“咳——”她说,“我们要在三到四分钟的时间完成两个人的演奏,所以,”她看着手上搜集的资料,问道,“你们俩决定分别演奏什么曲目了吗?”

  她话音刚落,只听见电吉他的琴弦再次被拨动。那声音如同骤雨来临,昏闷低沉却恰有节奏和旋律。潘奕君转过身看着瞿宥,他身上挎着背带,一把白色的电吉他斜在他身前。他左手在品间自由转换,右手灵活的拨弄琴弦。

  徐熙宇仰头望着此时的瞿宥,他的周身似乎环绕着被音乐赋予的光芒。“Buckethead的《Stretching Lighthouse》。”她嘴里喃喃着。

  一段随性的演奏,已让潘奕君瞠目结舌。待音符静止,徐熙宇赶紧放下手中的薯片,左右舔了舔手指上还残存的调味料,用力的鼓着掌。

  瞿宥抬起头,看着潘奕君,坏坏一笑,说:“怎么样班长,有我在,还需要那个臭小子?”他挑衅的看着周亦之。可还没等潘奕君反应过来,只听得一声低音Sol,余音沉静一会儿过后,便是汹涌而来,节奏急促的升C小调弹奏。是肖邦的《幻想即兴曲》,奔放激荡的曲调在整个教室中回响,音符在空气中飞荡,好似溢满了绚丽的色彩。周亦之端坐在木色钢琴前,指尖的跳动犹如敏捷的精灵。此时此刻的他,仿佛真的散发着王子一般的魅力。

  “啊——”教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一个缝隙,前来偷看的女生们拥挤在门口,一声又一声的惊叹,投进来的眼神里充满了倾慕。

  瞿宥也不甘示弱,在最后一个音落下的瞬间,毫不犹豫的接起了另一段弹奏。如此几番回合,明明是两种不同的乐器,却让人感觉是如此融合。本来是战火的硝烟,却不禁变成了一场不谋而合的演奏会。

  当琴音渐落,所有的人都还沉浸了跳动的音符中。周亦之放下落在琴键上的手,而瞿宥也如如释重负般的琴离开了身。

  潘奕君不禁抬起手拍着,嘴里念着:“太……太厉害了……”。而原在门外偷看的女生们也都不由地鼓起掌来。过了好一会儿,潘奕君才从刚才畅听的那场演奏晃过神来。她赶紧从口袋里拿出笔,问:“你们弹哪首都行,都好,只要时间平均分配就……”

  “我要四分钟。”瞿宥忽然插了话,“最短了,不能再减了。”

  “但……”潘奕君连忙解释,“我们班的节目一共也就只能在四分钟左右。”

  “那我可不管。”瞿宥恣意的说。

  正当潘奕君为难,周亦之也开了口,“班长,我也要四分钟。”他说。

  “这……”潘奕君一时语塞。

  “喂。”瞿宥望着周亦之,说,“我先说的要四分钟,你哪里还有时间可以要?先来后让,懂不懂?”

  “没听见。”周亦之只是简单回了三个字。

  “哟,”瞿宥冷笑一声,“光天化日之下你在掩耳盗铃了?”接着他看向了潘奕君,说,“班长,刚才是我先说的,没错吧?那这四分钟总该给我吧。”

  “是……是你说的没错。”潘奕君显得十分为难,拧着眉头说,“可是投票没有选成,严老师说就让你们俩一起协作表演,不能两个人闹分裂,毕竟是班级荣……”

  “我跟他没法协作,文绉绉的真是无趣透顶!”瞿宥赶忙推脱。

  周亦之亦摇摇头,“一点学生的样子都没有。”

  “喂!”瞿宥忽然抬高了音调,放下吉他,“你说谁没有学生的样子?就你那个死读书读死书的样子,才是学生的模样?”他说。

  周亦之猛地起了身,拎起书包,“懒得跟你废话。”接着,转身就往教室外走。

  潘奕君见状慌忙上前,伸开两手挡住了周亦之的去路,“不能走。”她抬起手扶了扶下滑的眼镜,接着看了看两人,说,“严老师说了,今天放学之前务必要把表演的曲目递交上去,不然我们班的节目就会被取消掉了。你们……你们还是好好商量商量吧……”

  “班长,我已经说了,”周亦之慢声细语的回答,“我需要四分钟,其他的事情你和他商量吧。”

  “喂,大少爷,”瞿佑忽然上前两步,“你说四分钟就四分钟?剩下烂摊子给班长,这撒手掌柜未免也当得太轻松了吧?”

  潘奕君连忙接话,“周亦之,你别生气了,你……你就留下来,我们好好商量商量,总会有一个平衡的决策的,行不?”

  周亦之看着潘奕君为难的神色,听着来自女生的请求,也不好再执意离开。他深呼了一口气,转过身,又坐回了琴凳上。

  空气好似被凝固了一样。周亦之呆呆的看着架在谱架上的五线谱,一句话也不说。瞿佑坐在椅子上,低头玩弄着手指,也是一言不发。两人僵持不下,一旁的观众也不好多一句嘴。

  “哒、哒、哒——”可能是因为太安静,走廊上的脚步声都变得如此的清晰。突然,“吱——”的一声,门轴发出了摩擦的响声。教室的后门,不知道被谁缓缓推开。

  随着视线的展开,一个纤弱的身影立于门前。乌黑柔顺的长发搭在她的肩膀上,细白的皮肤混着映出的粉红,彰显着难得的古典美。她抱着一摞纸张站在门旁向里望,眼睛里的清澈仿佛一束光一样洒在了这不大不小的空间里。

  瞿宥的眼神痴痴的停留在门边,似乎连多眨一次眼而错过的视线都舍不得。

  “亦之。”她轻轻唤了一声,接着迈着轻缓的步伐走到钢琴旁,“你怎么在这里?”

  “在商量班里的汇演节目。”周亦之回应。

  “元旦晚会你要上台演奏吗?”何沐心面带着柔和的笑,问。

  “嗯……”周亦之游移了一下,接着转头看着何沐心,问,“你呢?你来琴房干嘛。”

  “哦,”何沐心这才想起正事儿,低起头好似在寻什么东西,“我中午来练琴把琴谱忘在这里了。”她四处望着。

  “是么。”周亦之也跟着低下头帮忙四处寻着。

  徐熙宇也不自觉跟着去寻,只见瞿宥的背后靠这一本夹册。于是她用手肘搡了搡正恍惚的瞿宥,提醒着说:“喂,你后面。”

  瞿宥赶紧回过头往后看,接着小心翼翼从背后抽出那本册子,拿起来拍了拍上面落着的一点灰,然后站起来,抬起手摸着头,表情还有些扭捏,吞吞吐吐的好不容易吐出几个字:“是……是不是这本?”

  何沐心闻声望向瞿宥,接着几步向前。

  “噗通,噗通,噗通——”瞿宥的心跳忽然加起速来。何沐心走到他面前,接过册子,从中间翻开,然后舒心一笑,抬起头看着瞿宥,说:“是了,谢谢你啊。”

  “没……没事儿……”瞿宥结结巴巴的,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神气。

  “喂!”一旁的徐熙宇见他此般状况,连忙用力地扭了一下他胳膊上的肉,说,“你干嘛啊,鬼畜了?”

  瞿宥往旁边一偏,抽开了胳膊,“干嘛啊大姐,疼啊。”

  “你还知道疼啊?”

  瞿宥看着她撇了撇嘴,接着又转向何沐心。再三思索后开了口,“你……喜欢听卡农?” 他方才瞥见了刚在夹册里乐章的名字。

  何沐心合起手中的纸册,抿着嘴甜甜地笑着,“是啊,”她点着头,“我喜欢这种柔和舒缓,又有些欢乐和幸福感的音乐。”

  “卡农……”一旁的潘奕君喃喃道,“这名字好熟悉啊,但怎么忽然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旋律了……”

  听着潘奕君的话,何沐心忽然哼起那轻快的旋律,“哒,哒啦哒,哒啦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啦哒,哒啦哒啦哒拉哒啦哒啦哒……”她的声音温婉动听,细细的描述着每一个音符。而听着她的哼唱,周亦之也不由地按响了琴键,奏出了这温和的旋律。而几段音节过去之后,忽然,混进来了一个似乎不太合群的声音。

  瞿宥拨弄了一下琴弦,声响的余音还萦绕在空气中。当钢琴的声音停留在了休止符,全新的一种乐音又响起。瞿宥的手指在琴弦间绕,指腹又在琴颈上滑动。

  是电吉他版的《卡农》。

  何沐心好奇的望着他,这样全新的演奏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一瞬间,她就沉沦在了这属于音乐的美妙时刻。

  在这样美好的旋律里,一切的戾气似乎都被抚平。瞿宥好像一瞬间被褪去了平时顽固不化的大魔王表象,而用白马王子来形容周亦之,似乎在此刻也不太够。在间奏之间,周亦之随性的在瞿佑的奏乐中加入了钢琴的乐动。

  一边电吉他,一边钢琴,不同的风格却是殊途同归,一起徜徉在了这一首悦耳的乐律中。在这样的融合之中,瞿宥和周亦之,仿佛是奏响了一曲,冰与火的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号乐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号乐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