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韦小宝2017-08-30 19:194,186

  三天后

  没想到她还会出现,而且看上去毫发无伤,精神还不错的样子。

  其实凤九早就发现她了,她前脚刚踩进小别墅的势力范围,他就察觉到她的踪息。

  那晚被这么多人盯着,她也有本事上蹿下跳折腾好一阵,最后被两名壮汉抓着双臂拖出去,临行前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

  凤九对这种小插曲是不甚在意的,但现在她蹲在门口缩头缩脑、贼眉鼠眼是想做什么?

  门口的左小耳蹲着蹲着便开始扭动,不停换脚。

  他好像完全没有发现她,很好。

  如她所料,店里果然一位客人都没有,而“暴露狂”白天看上去还挺人模人样,可是要她不计前仇、心胸宽广的走进去跟他打招呼,她又做不到。

  此时凤九正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上身的黑色衬衫只扣了倒数三粒纽扣,袖口挽到手肘处。下身的牛仔裤松松垮垮的挂在胯部,但因为身材好,反而彰显出颓靡堕落的性感。

  跟那天晚上略有不同的,是她不但看清楚他的长相,此时鼻梁上还架了一副框架眼镜,她记得他有一双锐利深灰的眼眸,一旦对视就有会被吞噬掉的感觉。

  左小耳的脑袋时不时朝里面探望一下,突然凤九的身子动了动,她立刻缩回来。岂料动作过于猛烈,扯到两条已经麻痹的腿,原本就蹲不稳的身体失去平衡往前一扑——啊,大概没有比她更衰的人了吧。

  这次相当“五体投地”的趴进他的屋子。

  本以为会听到严厉的责骂,岂料仰起脸却对上他戏谑的表情。

  “妳到底是想滚进来,还是以此方式滚出去?”

  “我是来买东西!”左小耳迅速爬起来,冲进屋子在他跟前挺直背脊,立正站好,不能被人给看扁。

  “喔。”这语调一听就很瞧不起人,凤九瞥了她一下。

  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轻薄飞扬的短发使她看上去颇为伶俐,五官很柔软,大大的眼睛和小巧的唇瓣,其实长相很可爱。

  “今天不当小偷?”

  “我又不是小偷。”

  “是不是都跟我没关系。”他站起来。“要买什么?”

  那双圆滚滚、湿漉漉的眼睛其实很有感觉,凤九的唇边浮出一点意味深长的暗笑。

  这小家伙长了一副很机灵的样子,却意外得让人发噱。

  “要买……”左小耳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凤九的身上。

  说真的,以她资深考古学家(未来式)挑剔的眼光,和“外貌协会”的高审美标准,这个人属于极品。

  “妳要看到什么时候?”凤九冷不防冒出一句煞风景的话,打破她脑袋里刚刚浮出来的粉红泡泡。

  收回前话,这人个性太糟,见死不救不说,还喜欢落井下石,才害得她被抓。左小耳定了定神,道:“我想入手维克多。哈尔德曼的画,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

  她观察过他这间铺子,那晚他的从容不迫也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觉得这人不是普通人,说不定能够帮她。

  嗯?凤九别有意味的瞄了她一眼,似乎没料到能从她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见他诡异的盯着自己却不开口,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被看得浑身汗毛竖立,皱眉:“没有吗?”

  “小偷也懂欣赏画?”

  “都跟你说我不是小偷!”左小耳气愤的跺着脚,表情跟动作都很丰富。“我没有偷东西,只是把那幅画给弄脏了。”

  “喔。”凤九露出了然的眼神,但眼中轻微而冷清的目光又让她内心纠结愤恨。

  怎么这样容易被他看扁?!

  “我叫左小耳,是S大考古学系四年级的学生。”

  左小耳?哪个搞笑家族取的搞笑名字?而且考古学系的不去挖宝藏,跑到他这里来做什么?

  “然后?”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考虑该不该对他坦诚相告。

  这个男人她才见两次,从头到尾还都在鄙视她,但她总觉得无论是店铺还是人,虽然怪异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他的存在让这间店铺的诡秘感变得更强,但两者的气息却理所当然的交融在一起。

  “你知道‘程氏金控’吗?”

  凤九扬眉,瞥了她一眼,道:“那个爱出风头的骚包企业?”

  左小耳翻了翻白眼,假装没听到“骚包”两个字。

  “那晚我参加‘程氏’举办的宴会,程老板喜欢收藏,宴会的目的正是展示他的得意之作。”

  “妳穿成那样参加宴会?”

  “又不是我愿意的,是人家要求盛装出席嘛……”察觉到凤九洞悉一切且不屑的目光,她的声音也变小。

  “是啦,我承认没有邀请卡,也没有购买盛装的钱,借了同学COSPLAY的衣服,想说应该可以混进去。”

  重点是她真的混进去了!

  “喔。”他发出意味深长的拖长尾音。“妳盯上了他的画?”

  左小耳白了他一眼,他干嘛就认定她是小偷?

  “不是这样,我的确很喜欢其中一幅,因为太喜欢所以看了很久,但没想到发生意外。有人从背后撞了我一下,手上正好拿着酒,就……我一紧张就跑了出来,所以那些人才会追我。”

  “是维克多。哈尔德曼的画?”凤九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对,你应该也知道这位艺术家虽然没有大名气,但画作很难找,其实有不可估量的收藏价值。”

  “但妳的本意还是想将那幅画偷走,只是因为本事太差、技术太烂才没能得逞。”

  她的眼角抽搐了好几下,告诉自己不跟他计较。

  “是哪一幅?”

  “‘鸡脚上的小屋’。”组曲“图画展览会”中的第九幅画。

  “‘程氏金控’展示的那幅画是真迹?”

  “当然。”

  “唷,”凤九浮出一个无比得意自豪又很欠揍的表情。“我这里的东西也全都是真迹。”

  他那金光闪闪的荣誉感是怎么回事?

  “换言之这里没有妳要的东西。”表情一收,深灰的眸光忽然射向她,让左小耳的心脏猛跳了一下,只听他冷漠的道:“妳在说谎。”

  扑通、扑通……心跳的声音好像快要穿透身体,她的眉心抽动着,惊惧他的魄力,暗道自己果然还是破绽太多?

  凤九冷冷的睨着她,被他锐利的鹰眼盯着,让人有一种无所遁形的羞耻感。

  “弄脏了画,对方会要求赔偿,妳没必要到我这里来买赝品。所以其实妳偷了那幅画,而且完好无损,现在他们要妳交出来,妳贪念太重,才想用赝品来替代。”

  左小耳瞠目结舌的瞪着他,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

  他毫不在意的接受她的瞪视,看也没看她一眼,看样子不打算再跟她多费唇舌。

  不妙,看来不跟他讲实话自己没办法过关,思及此她的心思也转得极快,定了定神,平静下来才开口:“好吧,我承认拿到了。”死活都不承认自己“偷”了那幅画。

  左小耳一边说一边盯着他的表情,见凤九并没有浮出厌恶鄙视的神态才松了一口气。她出乎意料的在意他知道这件事的反应,总觉得如果他跟别人一样谴责她会有点难过。

  “那些人现在是要我把画交出来,但我来买赝品的原因不是想把画占为己有,而是那幅画真的不见了。”

  凤九给了她一个摆明不信的眼神。

  “当时情况混乱,我拿着画又要躲,根本没办法,所以就把画先藏了起来,想说躲过去后再回去取。”说着她的音量变小,有点不好意思。

  “可等我跟那些人回去找画时,发现画不见了。藏画时很慌张,后又有追兵,很急,具体位置也记得不是很清楚……”

  啊……她大概就是白痴吧……

  “现在他们要我十天内交出画,不然就死定。”

  如果被爸妈知道这件事……左小耳的背心都凉了,觉得自己不用等对方来灭口,直接可以切腹,以谢罪左家的列祖列宗。

  她悄悄的瞄了瞄凤九的神色,见他仍旧是一脸漠不关心的表情,根本没将她的死活看在眼里。

  “你相信我,我不可能为了一幅画不要命。”

  “我相不相信妳不重要,总之我这里没有妳要买的东西,就算有,”凤九冷笑了一声,继续道:“它的价格妳也绝对承受不起。”

  这句话才刚刚说完,便见左小耳的唇角往下弯,原本圆滚滚的眼睛更是水汪汪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突然“哇”一声朝凤九扑过去。

  “死定了!要不是你出卖我,我也不会被那些人抓到。如果被老爹老妈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扒了我的皮,会被逐出家门!”

  出卖?既不是partner也没有分赃,谈什么出卖?

  凤九看着她摇晃着自己的胳膊,心里早就明白,她之所以来找自己,其实是想跟他求助。明明是陌生人也不知道他的底细,走投无路后竟然相信他?

  “堂堂S大考古学系的学生,竟然是个失败的小偷。”

  “其实我也不想偷。”左小耳干脆坐在地上,盘腿靠在他的脚边,两根手指头绕着圈圈。“你知道,考古学系的学生总会忍不住对某些东西有狂热感,一不小心就忍不住……”

  “下手。”他接得很顺口。

  “我又没有得手!现在也不知道那幅画下落何处,上哪儿去找一幅原画还回去?”

  “妳走吧。”

  凤九忽然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左小耳愣了愣,下一秒立刻明白被他拒绝了。这让她感到很失落、很难过,可又觉得他并没有错,人家跟她非亲非故的,凭什么帮她呢?

  可还是有点失望呢,来之前就莫名其妙的对他抱有某种期待,虽然知不应该。

  一时她呆在那里像根木头,傻兮兮的看着他。

  模样的确有点可怜,眼神看上去让人有种莫名的罪恶感,好像太冷血,欺负了可爱的小动物。

  但他不是有爱人士。

  “这样啊……”左小耳仰起脸笑了笑,打起精神站起来,好像方才的失落和难过都是假的。“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喔。”

  她朝门口走去,背脊挺得直直的,而且走得很快,好像害怕走慢了自己会忍不住在这里大声嚎哭。

  凤九看着她的背影,眼前闪过她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眉心轻微的纠结。

  说起来,是死是活跟他毫无关系,但——

  “等等。”

  他突然发出声音,左小耳立刻回身,整张脸几乎都在放光,更别提那双眼睛忽闪忽闪充满希望的看着他。

  “你要帮我了?!”

  凤九面无表情的似乎在思考,旁人完全无法洞悉他的心思,短暂的沉寂让左小耳心跳加速。

  他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啊、啊,自己干嘛要出声?像她这种没本事还要学别人偷画,忍不住下手后又不能保证不成功也不留下痕迹的家伙,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那么笨,就算有点天然可爱,但他也不是动物保护协会的。

  为什么要开口叫住她?

  “妳七天后过来。”闭上眼,似乎不想再多看她一眼,凤九再开口时声音低沉:“带上倾家荡产的觉悟。”

  这话非但没让左小耳沮丧,反而露出朝气蓬勃的笑容,她激动得一蹦三尺高,脑袋差点撞到门板。

  “你会交好运的,相信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凤九。”深灰的眼眸撑开一丝缝隙,透射出诡谲的光芒,她的心魂仿佛都要被吸进去。

  那一瞬间的感觉,即便是在多年后回想起来,左小耳仍旧会觉得惊颤而刻骨铭心。

  那种感觉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史上最强怪才帮之凤家有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