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思虑重重
百里南2017-10-19 06:502,133

  原本村里人都跟她说周银家这外来的儿媳妇不简单,她一直没当回事。

  总觉得自己在相府当差即使只是下等仆妇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论见识,哪是一个乡下小媳妇可以相比的,可出来这短短一日看乔雨来行事才发现确实不是村里哪家媳妇能如她这般从容不迫的。

  看来进了京倒是要保持些往来才好。虽说到时也不在一个府里当差,却也是同乡,有些事还是能帮上一帮的。

  周婶心下盘算着,忍不住又悄悄打量朱二。

  月下看美人,灯下看男子。

  昏黄的灯光下,朱二冷峻的面容到底还是柔和了几分,再加上难得的好样貌,即使有几分不协调地抱了个孩子也一点不损那轮廓分明的俊颜和浑然天成的高贵气度。

  在京城到底见过一些有钱人和大小官员,周婶子知道这朱二虽然低调出身却必定不低。又想着他身边没有女眷,若是能看上乔雨来当是一件好事。

  乔雨来虽然新寡不久,但孩子没了,人也出来了,又这么年轻,哪里还会为周家的儿子守着。迟早都是要改嫁的,不如跟了这朱公子。

  跟着这样的人物,哪怕是做房小妾也是天大的福份呀。又有这现成的女儿抚养,既能让主子爷觉得有用,又不防碍她将来再生个儿子。

  对一个乡下寡妇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美的事。

  没想到这小媳妇看着聪明,却有些死脑筋。人家公子说了还没寻着奶娘,不明摆着想用她么。她竟给拒了。

  这却是为何?去候府不也是做奶娘么,而且那一头还不一定成呢。

  周婶子当时就想过去接话,好不容易才忍了下来,想着还是一会儿入房休息时再跟乔雨来好生说说才是。两人统一了话风,明日再和朱公子说起来也更好些。

  另外她也想让乔雨来问一问这姓朱的到底是什么来路。若是他府里还不错,哪怕就是比候府差一截也不要紧。只要没有当家主母,她就很应当先就了朱公子这一头。

  好在还要同行两日,还有机会。

  夜里,乔雨来睡得并不安稳。

  晕晕糊糊、半梦半醒,一时像是回了候府,一时又像是身在别处。来来去去的人似乎都是她所熟悉的,离近了细看又都是陌生人。

  时不时又好象有些奇奇怪怪的记忆从脑子里冒出来,梦里她一忽儿是乔雨来,一忽儿又是另外的人,如此反反复复惊醒时发现额头竟出了一层冷汗。

  素素!梦里有人反复叫她这个名字,语气切切。

  不是她所认识的周家三人,也不是周家村的什么人。是谁叫她?是原本的周素素认识的人么?

  难道周素素还真不是孤女而是有什么旁的来历么?

  若她还有家人,又怎么会沦落到周家村而且未对周家人提及呢?是真的失了记忆又或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乔雨来最担心的不是周素素还有家人在,而是担心她在这京城或有什么麻烦事,也许她跟周武去那偏僻的山村是为了逃避什么也不一定。

  唉!看来她的麻烦还真是不少。

  也正是因为前途难料,乔雨来才会半路管了闲事,帮人喂了孩子。若不是有些打算,她又怎会冒然帮人。人单势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她明白得很。

  朱二有意让她继续带孩子,于她乡下穷寡妇的身份来说确实是再好不过的差事。

  只是周婶子不知道朱二的来历,她却是一清二楚的。

  皇二子朱重翼十六岁就封王开府另住,曾娶过一房正妃,据说不到一年就病逝了。之后一直没有续娶,但府里还有两位侧妃,其他妾室、美人有没有有多少不清楚,单单这两位侧妃都是出身不错的朝臣之女,只是奇怪的是朱二名下尚无一子半女。

  在这种情况下,她一介村妇突然被英王带回府里还带着个孩子,虽然只是个女娃只怕也是一石惊起千层浪。哪怕说她是半路碰见请了来做乳娘的,那府里的女人也少不了折腾一番。

  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乔雨来眼下对英王没有恶感也没有好感,她如今一心只想进候府去,去到自己的亲生骨肉和夺命仇人身边。那府里才是她最为熟悉的地方。

  报仇、育儿、想办法见母亲,这些事才是她所要考虑的重中之重。

  只是这些事都是要进候府才好办,而她现在最不能肯定的就是自己到底能不能进候府,能不能被候府留下。

  想到这些无法确定的问题,乔雨来便免不得烦燥。

  这世道对一介弱女子来说,求存已是艰难更不论还有旁的目标。

  好在是她虽然忧心、烦恼,却没有畏惧。

  她的胆子的确大了不少,这份胆量似乎也不是因为有复仇的怒火支撑,更不是凭空而涨。乔雨来有个奇怪的念头,她骨子里改变的每一分可能都跟周素素有关。

  周素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妇。她的来历还是一个迷,而她乔雨来现在已不是乔雨来,在外人看来,她便是周素素。

  占了周素素的身体却不了解周素素的过往,对乔雨来来说也是一重大大的隐忧。

  但她愿意承受这份隐忧,有什么能比得过重活一次呢?占了人家的身子,自然是好的坏的都要一并接下来。

  乔雨来帮孩子喂了奶又换了一次尿布,终于因为困倦渐渐入睡,这时客栈外却有了动静。

  周婶子早睡得死沉,这婆子心不坏却不是个办事的能手,一晚上也没帮着照应一下孩子,什么动静也打扰不到她的睡眠。

  “爷!事情有异,对方出手十分干净,没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因为飘起了雪花,这夜倒算不上漆黑。朱二所住客房的窗户大开着,此刻,一名看不清面目的黑衣男子正单膝跪在他面前。

  朱二衣着整齐,端坐床沿,神色似比窗外的风雪更冷几分。

  “庄子里的人确定没有任何活口了么?”

继续阅读:第017章 灭庄事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复仇宫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