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断崖群尸
张佳亮2017-09-11 18:083,533

  这次可真是我天真了,而以前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每一个聘请向导的,都是严格按照求生路线来执行的,从来没见过拉着向导一起死的。向雄有这样的本事,闫教授在行动未开始前就找到了他,不是有预谋又是什么?而且相比于梁世赞和向雄,我除了道路熟悉之外就是一个添头儿,实在搞不明白为啥非得拉着我。我也不跟白拓整假惺惺的那一套,直接提出了我的疑问。

  白拓嘿嘿一笑:“那还不是因为你‘有料’嘛!要知道,我们来这个地方,非你不可!”

  这个我就更不能理解了,八百媳妇古国的遗址一没有大门紧闭,而没有铁将军把门,只要能发现祭祀区的那条路,是个人都能进来。当然,能不能生还先不说。怎么就非我不可了?

  “小毛,按理说,你救了我的命,我不能瞒你,可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这地方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样儿,只要咱们活着出去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到时候你就全明白了。”

  我很讨厌这个老狐狸跟我逗闷子卖关子,这句话的潜台词分明就是:“你得保证我能活着出去,要不然别想知道真相!”我们这支团队这么多人,我怎么就跟他一路了?

  白拓虽然是团队中“军师”式的存在,但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尽管他一路上不停地说着自己当年的“辉煌史”,比如曾经跟北派的摸金校尉倒过斗,跟南派的土夫子淘过沙,不少大人物的古墓都是他来定位的。但是我总觉得白拓的话里,我仅能相信两分。古墓跟我的行业八竿子打不着,我不care。眼前的唯一最主要的,就是得尽快找到出路。

  在地图上看,这道深沟不长,最多也就是十几二十分钟的路程,但是真当我们走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走不到尽头,途中休息了三五次。

  白拓坐在地上擦汗:“我说小毛啊,咱们不会是走错了吧?”

  怎么可能走错呢?我们在此之前就一再确认方向,甚至连那些标在图上的造型怪异的石头都一一找了出来。要说这都能错,那简直是对我们智商的侮辱。

  为了确认方位,我在走过的路上做了一些醒目的标记,继而和白拓继续赶路。我害怕又像之前似的遇到鬼打墙。又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一路上并没有遇到标记,也就是说,我们走过的就是一条路,只不过这条路似乎无穷无尽,体力面临着透支的极限,我忽然觉得,眼前这种局面才是真正的可怕!

  “小毛啊,我怎么觉得情况不对哩!”白拓说话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仔细沉思着,这条深沟的两侧都是板岩,但从景貌中没办法看出多大的变化,从头顶望去,还是被那层雾气笼罩着,看不清楚上面的景象。

  白拓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行啦,我不行啦,这老胳膊老腿哪儿经得起这么折腾啊。你那儿有吃的吗?”

  我需要冷静想一想,翻出食物扔给他,好堵住他的嘴。

  我们走的是一条直线,神龙山绵延数十里,没理由还走不到尽头的,除非这真的是类似于《庄子天地》所记载的那样:“夫大壑之为物也,注焉而不满,酌焉而不竭。”雨林被称为“地球的肺”,那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什么?“地球的肠子”吗?如果真照这么算的话,地球赤道的周长是四万公里,那么这条深沟的长度,差不多是赤道周长的五到八倍……得出的结果简直令人吃惊!

  但我想了想,觉得这种想法太天真了,怎么可能呢?我尝试从另一个角度切入,地图上,那位前辈在深沟的尽头画了一个正方形,一开始我认为那是未知区域,但是现在走了这么长的路也没有发现尽头,才恍然发现,这位前辈多半儿也没有走完这条路,只好模棱两可地画了一个方框代替。这也太能糊弄事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暗暗说道:“前辈啊前辈啊,您老人家大笔一挥不要紧,可您这样,直接就坑害了一位后辈英杰啊!”

  “喂,还有吗?”白拓意犹未尽地吮着手指,脚下全都是食物的包装袋,散落一地。

  妈的,难道是这老狐狸故意骗我,想要置我于死地?

  察觉到了我的眼神极不友好,白拓说道:“喂喂喂,我是太饿了,你总得体谅一下老人家吧?”

  白拓贪生怕死,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冒险,何况我还有太多的问题要问他,目前也不是为难他的时候。最后,我只能无奈地说了句:“食物已经吃光了,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只有饿死了。”

  一听没有食物了,白拓一下子就慌了,跳了起来喝道:“你怎么不早说啊,我看你背包鼓鼓囊囊的以为全都是吃的呢!你早说就剩这么点儿东西,我就不吃了,你可把我坑苦了!”

  这真是猪八戒转身倒打一耙啊。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儿,就像食物是被我吃完似的。我心里很乱,懒得跟这老东西讲道理,只是挥了挥手:“放心,我一定会带你活着出去。”说着,我伸手从板岩壁上揪下来了一个巴掌大的圆壳,呈涡旋状,是一只大蜗牛。独特的地下环境组成了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尤其是这道深沟里,从进来后,我就发现这里的生物似乎都比以前我所见到的大了几倍都不止。

  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蜗牛都能吃。比如非洲大蜗牛,不但是许多人畜寄生虫和病原菌的中间宿主,还能传播结核病和嗜酸性脑膜炎,更别提食用了。

  但我手里的这种名叫白玉大蜗牛,食用价值极高,以前我曾经在野外食用过。目前它在我手里蠕动了两下,但很快,它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全身蜷缩进了壳里。

  白拓从来没有吃过这东西,摆着手直说:“别逗啦,这东西能吃吗?”

  我淡然一笑,也不说话,接着拿着蜗牛朝板岩壁拍去,“喀拉”一声,蜗牛壳碎裂,透明状的液体顺着我的手指缝留下来。也顾不上吃相和生熟的问题,我一把塞进了嘴里,入口感觉滑腻,似乎垂死的蜗牛还在挣扎,但是闭着呼吸往下一咽,嗓子和食道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清凉。在野外,当食物告罄的时候,你没有选择,只能是吃下去,甭管这东西有多恶心,一切都是为了活命。

  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向白拓证明这东西可以吃,,不必有什么顾虑。但没想到,我刚才拍碎蜗牛壳的那块板岩突然出现了裂痕,起初只有一小点儿。

  不过围绕这个点,裂缝逐渐扩大,到后来简直成了蜘蛛网似的发展,扩展成了一大片,碎石纷纷掉落。“快闪开,快闪开!”我拉着白拓往后面跑。这道深沟如此窄,被掉落的板岩碎块砸中可不是闹着玩的。

  终于,最外面的一层板岩整块脱落,就像是脱去了一层皮似的,露出了内部,而接下来看到的景象,吓得我们呆立原地!

  这条又长又窄的深沟内,两边的峭壁上全都是尸体,密密麻麻的。这些尸体早已历经百年,有的已经化为了一具具白骨,有的还没有完全腐烂(应该是处于真空状态中的缘故)。一层叠一层,每具尸体都脸冲着我们。想一想,你被几百上千具尸体围观……这感觉,简直要吓尿了!高达五米的峭壁,等于是用无数尸体堆砌起来的高墙!我刚吃进去的白玉蜗牛,又哇哇吐了出来。

  白拓给我的感觉是胆子小,怕死,但没想到他这时候竟然主动凑了上去,仔细端详了一遍,连声说道:“好啊,好啊,这……这就是当年元朝战败的俘虏啊!”

  我壮着胆子走上前去,看清楚了其中有一些尸体还穿着元朝的甲胄,的确,这是元朝的军队装扮。问题是,当时横扫亚欧大陆的蒙古大军会如此不济事吗?居然败给了名不见经传的小国?照这么看,井口的青铜浮雕也没有吹牛,八百媳妇的确打败过蒙古大军。这些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如果说,这里是八百媳妇古国的皇陵,那这个皇帝为什么要让敌国战败的俘虏“殉葬”呢?这于理不合啊。他将自己亲近的大臣妃子侍卫扔在了祭祀区的水池里,反倒让敌人陪伴,难道这皇帝是个抖m?

  白拓掏出相机一个劲儿地拍照,不过也没忘了给我解释:“八百媳妇的这位皇帝也不简单,想一想,当时的蒙古有谁是对手?小日本要不是因为台风,都被灭了两回了,就连莫斯科,也不过两万蒙古大军就拿下了。八百媳妇古国这么一个弹丸之地,能挫败蒙古大军,当然不简单了。这皇帝将战俘葬在这里,应该也是给自己歌功颂德吧。”

  望着这些足以令密集恐惧症患者发病的尸体,我似乎听到了数百年前,那些战俘被殉葬的哀嚎声。

  我问白拓:“你知道刘相吗?”

  白拓一愣:“嗯?你也知道这个人?”

  我说出了在祭祀区如何遭遇了两道墙,又如何发现了刘相遗留的破关之法。

  白拓一拍大腿:“着啊,我们也是。当时高墙升起来,我们怎么都没办法继续前进,结果脚下一空,我们掉进了陷阱里,没想到陷阱的墙壁上写着一段话,是刘相留下的,也是详细记叙了怎么破解机关的。”

  “这刘相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又为什么会来这里呢?”我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其实还有更多的疑团。

  白拓想了一下,说道:“这个人,我也查过一些,不过我所知道的也不多。当年,八百媳妇叛乱,元成宗派遣常驻云南的梁王出兵讨伐,另外,还派遣了原荆湖占城行省左丞刘深及合剌带率湖广、江西、河南、陕西、江浙五省大军共计二万人赶赴云南。简直是巨石压卵之势。而刘相,是刘深的远房侄子,在浙江任职。在这支南征大军中,刘相的职务是千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