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硕鼠
张佳亮2018-03-22 13:063,625

  千总是武官职,这是无疑的。但刘相也精通奇门遁甲,算是难得的文武双全的人才。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刘相突然背叛了蒙古大军,而且孤身一人开始寻找龙了。因为龙牌缺失,其中的原因不是很清楚。说到这里,白拓咧嘴一笑:“说不定,你手里的这块龙牌就说明了其中的原因。”

  我冷笑了一下,没有应他的话,只是在想:刘相吃的是朝廷俸禄,千总地位也不低了,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地背叛,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他的目的是寻龙,却孤身来到了这个地方,还留下了破解机关的方法,莫非这个地方真的有龙吗?眼前是惨死的尸体,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这个地方有龙,你要说有鬼,我肯定信。

  白拓说道:“史书上面记载,因为刘深一路扰民,激起民愤,导致云贵等地百姓也揭竿而起。这下可热闹了,八百媳妇联合了云贵地区的百姓,声势浩大。元成宗一气之下,砍了刘深的脑袋,由刘国杰继任大军统帅。我琢磨着,肯定是和刘深有亲戚关系的刘相见机不对,赶紧撂挑子走人,后来又听说了八百媳妇有龙的传言,干脆一个人来这里找龙了。”

  白拓的说法听上去合情合理,但是没有证据来佐证这一看法。我摸着背包里的龙牌,总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就算刘相手眼通天,也没必要一个人孤身犯险,他大可以找一些人组团来刷这个副本,一个人……风险还是太大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地方是不能久留了,我们得尽快离开。被这么多的百年死尸盯着看,难免会心里发毛。白拓对我的提议求之不得,虽然看样子这条深沟的两边峭壁很可能都是这种“死尸墙”,但是看不见总觉得心里稍微踏实一些。

  又走了一段路,深沟依旧没有尽头,我觉得这么走下去不可取。目前的情况是,我有伤,而且弹尽粮绝,如果没有一个应对的办法,我们极有可能体力虚脱而死。思来想去,我决定爬上峭壁看看。

  白拓表示强烈抗议:“都这时候了,你还要逞能吗?你就剩一只胳膊了,你爬什么爬,你当你是蜘蛛侠吗?要我说,咱们走一阵儿歇一阵儿,困了就睡会儿,累了就歇会儿,饿了就吃蜗牛……总有走到尽头的一天。你要是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非要爬上去,这就是对自己极端的不负责!”

  看似白拓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其实我心里明白,他这是怕我一去不复返。为了让他安心,我把背包留下来,这里有我精心挑选出的设备,每一样都能在关键时刻保命,没了它们,我必死无疑。

  见我这么坦诚,白拓这才作罢,只是说了句:“早点儿回来,我等着你胜利的消息!”

  不知何时,雾气已经散去了,这令我更够更清晰地看清头顶上的断崖。

  我单臂荡出飞天索,悠了两圈儿后直接扬出去,钢钩泛着寒光笔直飞向断崖之上,明显钩住了什么东西。我试了试力道,飞天索钩住的东西似乎是有弹性的,我往下面拉,马上会被上面的力道拽回去,还有一个声音喝道:“呔,何方小贼,敢抢你家锁爷的东西?”

  听到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我明白了,这是金锁在上面呢,估计是飞天索钩住了他的背包。可惜我的力量本来就不如他大,还是单臂。有好几次,我都差点儿给他拽上去。这王八蛋,明明说自己要走了,结果却偷摸回到了这里,看来他不从八百媳妇的皇陵里顺走几样东西是不甘心的。

  我对白拓说:“帮我一把!”白拓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两个人的力量怎么也比他一个人大多了,只听金锁在上面“哎呦”了一声,一只军绿色的背包就被飞天索勾了过来,飞在半空。要说金锁也是不要命的主儿,见背包飞出去了,直接一个纵身,双手抱住了背包死活不撒手。幸亏这处峭壁有一个斜坡,金锁狠狠砸在了上面,跟个滚地葫芦似的一路滚了下来,掀起了埃埃尘土,一直滚到了我的脚边才停止。

  这一下估计不轻,但金锁仍不失本色,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狗日的,谁他娘的阴你家锁爷呢?妈的,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块!”

  我伸脚踢了他两下:“哎哎哎,还活着呢吗?”

  金锁睁眼一瞧是我,从地上爬起来:“毛哥,咱们哥俩儿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天下谁人不识君,打断骨头连着筋,打仗亲兄弟,上阵……”

  我连忙打断他话头:“行了,你赶紧打住吧。你这孙子老实交代,你小子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在这儿现身了?说实话,是不是惦记上皇陵里的宝贝了?”

  一听我这么说,金锁赶紧哭丧着脸:“毛哥,毛爷,这您可冤枉我了。你和这位老先生都走到这儿了,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鬼地方,打死不来第二遭。我的确是找路回去了,可是不知道咋地,我又绕回到这儿了,您说我冤不冤?”

  我懒得听他胡咧咧,倒是白拓在一旁急忙问道:“怎么地,小兄弟,你也遇到这种情况啦?”

  “可不嘛,老先生,你也是受害者?”

  这俩人一口一个“小兄弟”“老先生”,看这股亲热劲儿,就差跪在地上,哐哐磕俩头,直接拜把子做兄弟了。

  我问金锁是怎么来的,金锁说本来他走到了三条岔路当中最左边的那条路,可是不知怎么地,绕来绕去就绕到了这个地方。我选择的是中间的路,梁世赞选择了右边的路,金锁选择了左边的路,最后却都到达了这个九死一生的地方。看来那三条路也不是一般的路,各有各的机关,布局者就像是一只猫,而我们在他眼中就是一只只的老鼠。这种心情是我无赖没有过的,被强大到无法抵抗的捕猎者盯着,这滋味并不好受。

  我们的食物都吃完了,金锁那里也没有,只能是找一些白玉蜗牛来撑一阵。只是一想到这些大蜗牛趴在岩壁上,岩壁后面就是成千上万的死尸,总觉得胃里阵阵翻滚。白拓打死不生吃,自己生了一把火,慢慢将蜗牛烤熟。我是逼着自己往下咽,不能细品味道了,这股腥味实在是受不了。倒是金锁,大快朵颐,吃得津津有味。看他那副样子,我他妈一度错以为我们俩吃得不是一类东西。金锁却说,当年他跟着一票人去甘肃倒斗,饿极了,抓着山洞里的鞭蝎吃,跟那东西比起来,又软又糯的白玉蜗牛简直就是满汉全席。

  可是不管金锁如何用华美的辞藻修饰蜗牛刺身的美味,白拓就是不肯尝试,他坚持烤熟后吃,还说这样可以杀死其中的寄生虫。他话音刚落,突然一道黑影从半空中掠过,挟带这一股阴风,速度飞快。我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白拓插在匕首上刚烤好的蜗牛就被那东西抢走了。不过这道黑影抢下食物后,并没有着急逃跑,而是坐在地上,两只前爪抱着蜗牛啃食起来。

  手电光打过去,我们这才看清这家伙的庐山真面目——一只大耗子!有多大呢?足足有一米多长,站起来差不多到我们几个的胸口!

  金锁更是惊呼:“卧槽,这他妈是无底洞的耗子精跑出来呢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大只的耗子,那三五只大蜗牛显然不能满足它的胃口,这地方常年没有人来,它也不懂得怕人,否则也不会抢夺我们的食物。

  果然,大耗子吃完了蜗牛,舔了舔前爪,擦了两下脸,扭头盯着我们三个看。我和金锁都受了伤,白拓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儿。它盯着我们看了好久,似乎是在考虑谁做第一道菜。

  金锁说道:“喂,听说你曾经在俄罗斯吓退过一只棕熊,这耗子比棕熊弱多了,应该没问题吧?”

  金锁的推断让我哭笑不得,棕熊的生态环境已经与人类生活发生了重叠,在一定情况下是比较忌惮人类的。但眼前这只大耗子不同呀,估计它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人类。在它的眼里,或许我们只不过是会移动的五花肉。我左手握着尼泊尔军刀,说:“咱们只能试试了,咱们三个一起往前冲,然后大叫,希望它能被吓住。”

  “好,就这么办!”金锁和白拓表示同意。

  但我还没来得及发令,这话也就是刚说完,大耗子已经弓起了身子,后腿一蹬,巨大的身子飞起来。金锁忽然大叫:“耗子就是耗子,这么大个儿都能飞起来!”

  操,现在可不是兴奋的时候!我赶紧猫腰,只有左手可用,撑在可地上,这一刀竟然没有挥出去。耗子越过我,直扑后面的金锁。“卧槽,大哥,别因为我肉多你就找我啊!”说完,金锁一刀斜劈过去。可惜他动作慢了一步,大耗子狠狠撞到了他。大概是慑于金锁手中的刀,这一口没有咬下去。但大耗子借力在岩壁上一跳,稳稳落地,重新跟我们对峙起来。

  三个人,一只一米多长的耗子,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过去,都传言切尔诺贝利因为核泄漏事件,当地的耗子巨大无比,引得很多探险家争相前往,欲一睹究竟。妈的,想看大耗子还用得着去切尔诺贝利?八百媳妇的皇帝坟里就有!

  刚才这一撞,金锁摔了个大马趴,但他赶紧趴了起来。这么壮的体格都被撞倒了,可见这只耗子并不容易对付。

  白拓咽了口口水,胆战心惊地说:“这家伙这么大的个头儿,吃什么长大的?该不会是吃尸体吧?”

  这画面太美了,白拓的分析不无道理,这地方除了尸体就是那些诡异的生物了,它还能吃上白面馍馍不成?

  深沟很窄,我们三个根本没办法并肩站开,只能是呈品字形站立。作为尊老爱幼的典范,我和金锁站在了最前排,白拓站在了我们俩身后。我并不是真的想保护这老家伙,只是因为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他。长时间的对峙,对我们不利。老鼠,其实是一种智商非常高的动物,比如家里的捕鼠器,一开始可能会管用,但是后来就没有老鼠上当了,就是因为老鼠看穿了这一切。

  就像我们现在的站位,大耗子很快发动了第二轮的进攻,它找到了弱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