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最初计划
张佳亮2017-09-11 18:013,345

  我很好奇这声呼唤是从谁嘴里发出来的,要说在地下的,只有刚刚被我埋葬的梁世赞啊。为了谨慎起见,我趴在了他的坟墓上仔细倾听。“小毛……”不错,声音确实是这里发出来的。难道梁世赞死而复生?我赶紧跪在地上连抓带刨,一个劲儿地责备自己太大意了,怎么人家还活着就把人给埋了!

  从刚才埋葬梁世赞,到现在为止,过了多长时间我也没看,只能是尽快刨开坟墓。等我抛开之后,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梁世赞哪里去了?眼前是一座空坟,梁世赞竟然不见了!

  我还不敢相信这一幕,还刨开了老大的一块区域,忽然,入手感觉到一件坚硬的物品,拽出来一看,居然是对讲机。此刻,里面已经没有声音传出了。

  我这才发现,我的对讲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应该是冲出蛇群的时候掉了,我也一直没有留意。我赶紧调试频率,尝试了三四次之后,里面终于传来了一阵疾呼:“老梁老梁……听到请回答。”

  “我是张一毛,张一毛!”这一嗓子我几乎是喊出来的,有了团队就有了活着出去的希望!

  “小毛,我是老白啊!”听声音,那头儿的白拓也差不多要哭出来了。“你在哪儿呢?”他急不可待地问道。

  我只能是说出一个大概,告诉他们梁世赞已经死了,接着问他那边的情况,闫教授和向雄怎么样。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好,你不要动,我们这就过去。他们都很好。”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这里没有标志性建筑,又没有导航,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在我等待的过程中,心里七上八下的,总害怕那些独角怪蛇又从哪里冲出来。

  长时间处在这种焦虑中,我似乎又听到了那种“咝咝”的死亡音符。我苦笑着摇摇头,看来在极度恐惧中,我的听觉都出现了问题。但是,这种幻音不是晃晃脑袋就可以消除的。到后来,我甚至还听到鳞片互相摩擦的声音。我忽然意识到,不对,这不是幻觉!

  我赶紧将手电照过去,卧槽,那群蛇再度出现了!妈的,简直就是阴魂不散啊。我左手握着尼泊尔军刀,同时观察周围环境,想趁蛇群包围之前找个缺口冲出去。右边有一条路,还没有怪蛇围上来。我正要拔足跑过去,忽然听到了有人再叫我:“小毛,小毛!”

  循声望去,白拓跑在了最前面,后面的蛇群离他十来米距离,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小毛,等……等等我!”

  左看右看,只有他一个人和后面的一群蛇,哪里有闫教授和向雄的影子?合着这老东西给我招来了一群蛇,我真的想骂娘了,这老东西真是完美诠释了猪队友。

  没办法,我拉上白拓一起跑。幸亏蛇群的包围圈还没有形成。相对前两次的遭遇,这次比较轻易逃开了,但是上了年纪的白拓就没那么轻松了,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我问他闫教授他们呢,他直喘气,摆着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容易把气喘匀了,白拓的第一句话差点儿没把我气得吐血:“早就走散了。去他妈的,这俩人太不是东西了,遇到危险,直接把我给甩了!”我骂死这老东西的心都有了,也没心思细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地方太过诡异了,一切都像是有预谋似的,拆散我们的队伍,然后每个人遇到不同的险境。想到的这里,我倒有点儿佩服白老头儿了,这老东西能撑到现在,梁世赞这种身手的人都遇难了,我也受了重伤,他居然屁事没有,还能在蛇群中抢出对讲机。最重要的是,这老狐狸居然还敢骗我!

  大概是看我眼神中充满了怒火,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别生气哈,我给你说,我是怕你扔下我一个人跑喽!不过,你身为向导,得有职业操守,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我没有正面回应他这句话,从包里拿出了那个龙牌:“你能翻译出上面的内容吗?”

  白拓看到龙牌,眼神一下子充满了光芒,但随即又转为黯淡,说道:“小毛,你当我是神仙啊?这上面都是微雕,我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眼神早就不济了。”说完,他居然毫不客气地要收起来,我当然不答应了,劈手夺了回来:“别太贪心,我还有用。”

  白拓连连点头哈腰:“是是是,那您留着,您留着。”看得出,他是真的怕我丢下他,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拿出了那张地图铺开,说道:“你看看,能找到出路吗?”

  一见到这张图,白拓的眼睛又开始放光了:“你哪里搞到的这张图?”

  “甭管哪里找到的,你就说能不能找到。”

  白拓从上衣兜里找出来了一副老花镜戴上,打着手电筒跪在那里很认真地照,忽然,他指着一条路说道:“这里,这里有一条路!”

  我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样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那是一条小路,窄仄难行,从等高线上看,是一道深沟。接着看下去,这道沟一直通到了一个方框内。没错,就是一个方框,手画的,似乎画这张图的人也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所以画了一个方框。画图的人不知道是何方神圣,但既然这位高人都没能一探究竟,那么白拓是怎么知道这条路是出路呢?

  面对我的疑惑,白拓根本没有察觉,他信心满满地催促赶紧启程。我虽然心中存疑,但没有跟他纠结这个问题。这老狐狸是属蜂窝煤的,浑身是心眼儿。问他,他也不会说实话,我只能是小心谨慎,处处提防着他。

  补充点儿水分,吃点儿东西,我们继续前进。按照地图,我们没有方位的指引,但是周围的景象都在图上做了标记。这一点很佩服原作者了,没有地标建筑,还能标绘得如此清楚,很不容易。

  我们穿过了一片石钟乳,前方出现了一个断崖,高度不是很高,只有五米左右。我们站在上面朝下望,里面白茫茫的一片雾气,什么都看不到。因为之前祭祀区的经历,我对于浓雾有了心理阴影,而且什么都看不清,无法确定下面的情况。我总觉得浓雾之中会冲出来什么东西。

  白拓可没有我这么多的顾虑,他马上开始结绳,手里忙着嘴里说着:“看来咱们没走错啊,好了。”话音刚落,一跳长绳抛下。

  我因为右臂有伤,只能左臂勾过绳子,双腿夹紧,顺着绳子滑下去。然后在下边接住白拓。

  下来才发现雾气没有我想象得那么重,而是漂浮头顶,薄薄的一层,看样子像随时会消散。这让我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这条深沟果然不宽,我和白拓恰好并肩通过。

  周围已经不是石钟乳了,都是常见的板岩结构,坎坷难行。路上,我问起了梁世赞的身份。

  “哦,你说他呀。这小子不简单啊,说起来,还是闫教授对他有恩。具体经过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医院里,这孩子

  浑身是伤,包得跟个木乃伊似的,就露着一张脸。后来,我跟闫教授一起喝酒,聊起来了。闫教授说,是在边境上发现他的,看他的衣服像是缅甸军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特意给他换了一套衣服才送到医院里。”

  “还有其他的吗?”白拓的回答并没有给我透露太多的信息。

  “这个你就得问闫教授了。”

  “向雄呢,是个怎样的人?”

  “这个人是闫教授花重金从湘西请来的,不过这孩子太不仗义了,一把年纪,竟然把我丢下了。哼,一开始我就不喜欢这个人,要不是他有点儿真材实料,说什么我也不同意用他。”白拓嗤之以鼻地说道。

  “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嘿,这小子会湘西当地的一种不传密术。”

  我很反感白拓这么卖关子,催道:“赶紧说。”

  “这小子会控蛇术!”

  这项技艺我也听说过,湘西一带毒蛇肆虐,诸如银环蛇等剧毒蛇都以湘西一带为根本。据传,湘西当地的原住民为了抵御毒蛇,除了借助雄黄等传统药物,更是发明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妙术,可以令毒蛇自动退避或者倒毙。外人见到大奇,称之为控蛇术。然而究竟有没有这种“技术”,学术界一直争论不休,有的人认为这是湘西蛊术的一种,有的人认为是因为身上携带了雄黄和石灰,毒蛇才会躲开,真相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一开始的时候,为了验证向雄是有真材实料的,闫教授还特意试了试他,带他去了一间实验室,放出来十几条毒蛇。嘿,这小子就站在原地,抿嘴吹了一声口哨,那些蛇突然像是魔怔了一样,纷纷退开,自动给他闪开了一条路。”

  这样的场景我没有亲见,还是无法相信,蛇类很少主动攻击人,大部分会选择躲开。除非是避无可避,认为自身遇到了生命威胁,才会反戈一击。

  “你不要怀疑,我这回可没有说大话。向雄见死不救,我也没必要为这小王八蛋歌功颂德。当时为了确认实验的真实性,闫教授还给这些蛇注入了刺激性的药物,以使它们更具攻击性,可见,向雄确实有两下子……”

  正当白拓唾沫横飞之际,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原来,你们一早的计划就是进入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