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战神
张佳亮2017-09-11 18:043,637

  我们居然被包围了。赖千惨死的恐怖景象犹在眼前,对方要是只有一条,我还不至于这么举足无措。这成千上万条,恐怕我和梁世赞还不够它们一蛇一口的。唯一指望的,只能是它们畏火,这样无烟灯虽然有灯罩罩着,好歹能阻隔这些怪物一下。

  这群蛇的游走很快,已经到了无烟灯附近。其中一条蛇竟然肆无忌惮从无烟灯的正上方游了下来!妈的,这是什么怪物啊?但凡动物,还没有不怕火的,这群家伙也太嚣张了!

  梁世赞可不像我一样目瞪口呆地盯着蛇群,他见机不对,拉着我朝后面飞奔。但是,后面也冲来了大量的蛇,“咝咝”声就像是催命符。

  千钧一发时刻,梁世赞突然一把把我扛在了肩膀上,也不理会我歇斯底里地大叫,拔脚就跑。头前的几条蛇已经涌到了他脚下,梁世赞真是眼疾脚快,昂起头的蛇都被他一脚踢飞,还没来得及做出攻击状态的蛇要么被他一脚踩死,要么被他跨过去。

  久闻战斗部队的负重训练,这次真是见识到了,我这一百二十斤的体重趴在梁世赞的肩膀上,他居然还能在蛇群中飞入走出!

  这一路跑,我唯一能帮忙的只能是反握着手电筒为梁世赞照亮前路。光线照在黑压压的蛇群身上,反射出了斑斑点点的光点,看的人头皮发麻,蛇群无穷无尽,几乎没有尽头。最致命的是,到后来,怪蛇似乎看透了梁世赞的手段,它们突然弹跳起来攻击上路。梁世赞手中的军刀横砍竖劈,蛇血都溅在了他的身上。我右臂负伤,只能左手持刀帮他砍杀。可是我现在的姿势太诡异了,直接导致了我挥刀的动作变形,有几次都险些害梁世赞的后背被咬。

  但人力终有穷尽时,我感觉到了梁世赞的呼吸逐渐不稳定了,力道也有点儿减弱。而脚下的蛇群却遥遥见不到头。甚至有一次,他飞起一脚居然没能踢到蛇,幸亏随后补刀斩断蛇头。但这样一来,他的脚下开始踉跄,步法也乱了。就在我以为梁世赞随时会栽倒的情况下,他突然大吼一声,出刀的角度和力道开始了乱劈乱砍。我见状不对,吼道:“老梁,你放我下来,你他娘的放我下来!”

  梁世赞根本不理我,如同疯了似的,手中的军刀挥舞得极快。但一条蛇瞅准机会,高高跃起,虽然梁世赞劈断了它的身子,但这条蛇的前半段身子还是仿佛黑色闪电一般飞扑而至。梁世赞来不及补刀,他直接大口一张,竟然横过钢牙,先于怪蛇张口之前咬住了蛇头。咯吱一声,蛇头断裂,只剩下了残端的身子痛苦地挣扎扭动,蛇血顺着滴下来,滴落到了脚面上。

  这种近乎战神般的表现,令所有蛇都停止了攻击,它们盘旋在原地,就像在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梁世赞卯足力气,一路狂奔,逃出了蛇群,直到确认周围毫无危险后,他再也支持不住了,左膝像是灌了铅似的,跪倒在地,我也从他肩上摔了下来。

  我赶紧看了一眼后方,蛇群没有追来,扶住筋疲力尽的梁世赞,问道:“老梁,你累坏了,你休息一下,我来把风。”

  梁世赞却脸色苍白,牙关紧闭,豆大的汗珠沁出了额头。我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低头一看,心里更是惊诧不已:梁世赞的小腿以下,布满了蛇吻的伤痕!

  一个交情一般,认识才几天的人豁出性命救你,我就算是石头人也会被感化。我流泪了,第一次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流泪:“老梁……你放心……咱们……咱们会出去的………一定能出去……”

  老梁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行了……这样……我不欠你了……”老梁确实是中毒很深,都开始说胡话了。说完这些,他想要抬手解开衣襟,却没有力气。我帮他解开后,他掏出来了一个牛皮纸的笔记本,塞到了我手里。但还没等我说句话,梁世赞的手臂就沉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我哭得很伤心,为了防止他的尸体暴露在外,我甚至挖了一个浅坑将他埋葬了。他生前使用过的那把军刀,我将它插在了坟前,权当墓碑。我望着这座潦草的坟墓,心想这个男人是条汉子,但是他身上有太多的谜团了,好多事情都没头没尾。我摩挲着牛皮纸笔记本,心想答案也许就在这里。好奇心驱使下,我坐在了坟边,打开了笔记本的第一页。

  扉页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朱红的大字,类似于证书奖品,不过很奇怪的是,其中的文字居然是缅甸语。我分辨了半天,才猜出了大概意思,是奖励给特种部队上尉连长波赞。缅甸人有名无姓,波是对军官的简称,照这么看来,梁世赞居然是缅甸人?而且从名字推断,他很可能是华侨,而且有过缅甸军队的服役史。

  细一想也是,当初刚见面的时候,只知道他是特种部队出身,却从来没有问过他国籍方面的问题。

  我继续翻看后面的内容,这是一个日记本,里面的内容是中文,应该是出于军事保密的需要,以防这本日记落到敌方手里,所以用外国文字记录。

  在日记的一开始,记录下了这样一句话:世人如果得知我们这次的行动,肯定会像嘲笑白痴一样嘲笑我们,但我不会在乎,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必须执行上级任务。

  其后的内容,是这样的:

  2010717

  我带着队伍进入了折波山(即中国的神龙山),丛林作战是我们队伍的强项,将军选择让我们完成这项任务,无疑是经过了充分考虑的。今天,行进了四十公里,这里的地形很复杂,暂时没有什么收获。

  2010730

  折波山的瘴气很厉害,我两个战士倒下了。来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依旧没有什么收获。前面就是中国的边界了,我们这么贸然过去,肯定会引起军事冲突的,我得请示将军下一步的行动。

  201083

  短短四天时间,我手下的人已经倒下了一半儿,疟疾就像是隐形的刺客,随时会夺取他们的性命。将军下令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找到目标,但是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波刚他们一直游说我,希望我能撤回去。但是将军对我有知遇之恩……

  2010813

  真的撑不住了,我们遭到了不明生物的攻击,对方来无影去无踪,手下士兵死伤殆尽。难道是中国军队发出的警告?应该不是,这可能是一种未知的知名动物。我知道是时候做出决断了,进入雨林四个星期了,我下令撤军。

  2010820

  我回到了熟悉的部队驻地,没有意外,我被降职了,不过不要紧。优秀的军事将领会在实践中学习,这一段时间,我已经将在折波山的遭遇反复总结,我期待着我还能有雪耻的机会。但是将军却不这么认为,他似乎很不满意。

  2010920

  这一个月以来,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向牢固的训练设施接二连三的发生意外,甚至我向新兵示意手雷的战术抛掷时,引信时间都比原来少了五秒,班长排长因为事故相继牺牲,我预感到,是有人做了手脚。是谁?难道会是他?

  2010923

  终于迎来了一个好消息,今天来了一个中国人,他叫甘效乾,将军指示由他帮我们执行任务。将军主动给了我们一个雪耻的机会,这令我感激不已。

  看到了这里,我鼠躯一震,甘效乾!这是我那位失踪了五年的亲戚呀!就连警方都找不到他人,原来他居然来了缅甸!

  论起来,这位亲戚我叫他二表哥。我入行,多少也要拜他所赐。本来以为我能靠他大赚一笔,没想到五年前他突然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失踪前也没跟我说去哪里。谁能想到他居然来了缅甸!而且梁世赞在日记中标注的时间,跟二表哥失踪的时间吻合,绝不存在同名同姓的情况。

  我长舒一口气。二表哥失踪的事情像是一块大石似的压在我心底,如今终于得到了解脱。那甘效乾这么多年去了哪里,是死是活呢?我接着看下去。

  20101020

  经过了这么多天的准备,我的队伍得到了充足的补充和休整,将军也亲自找我谈话,我现在就像是等待打开笼门的老虎,就准备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了!

  奇怪的是,日记到这里就中断了,后面全都是空白页。为什么都没有呢。从其中的内容看,我以为梁世赞接下来会写他们第二次执行这个任务,哪知道并没有。是出于这次任务的绝密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呢?我随手将这个日记本放进了背包里,我总觉得这个故事肯定有下文。虽然看完了前面的故事,但是如果能从这里生还的话,我还要认真研究一番。

  尽管梁世赞文笔不佳,一篇日记也就是了了几十字,但其中仍旧有很多谜团。我拿出了那张地图,想看看自己所处的位置。这张图如果绘制无误的话,那会是我活着出去的唯一希望。

  这张地图绘制得十分精致,像是出自专业人才的手中。这张地图从头看到尾,我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我忽然发现,根据这张图的描绘,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出口!从图上看,我能出去的唯一出路就是原路返回,这怎么可能呢?且不说我没有足够长的登山绳从井口出去,就是那群拦在路上的蛇,也能轻而易举要了我的命!

  刚才还希望这张图是真的,现在我却希望,这张图绘制有误。虽然极尽失望,但我不敢再有耽搁了,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收拾了一下心情,我重新考虑一下眼前的局面。本来刚才跟着河流方向走还有希望,但是那群蛇令我心有余悸。

  黑暗中,我借助手电光在地图上作出一些标记,希望能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忽然,一阵冷风吹过,耳畔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呼唤:“小毛……小……小毛……”声音很轻,却清晰无比。我悚然一惊,急忙朝周围看去,却一个人都没有。

  再仔细分辨了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后,我大吃一惊,这声音……居然是从梁世赞的坟墓里发出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