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龙牌
张佳亮2019-03-02 16:573,570

  虽然我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在这里也居住了差不多七八年了,再加上我职业的特殊性,几乎这里的每寸土地我都用脚丈量过。甭说睁着眼睛当向导了,就算是把眼睛闭上,我也知道每条路每条河每座山。

  为了确认没错,我赶紧打开车门,见梁世赞举着一个红外线夜视望远镜正在观察环境,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抢过来了。透过望远镜一看,吓得我差点儿没瘫坐在地上。

  这个地方位于中缅边界,当地人称呼为“魔鬼的领地”,这里虽不如西边的野人山“久负盛名”,但也是危机四伏。每年的五月到十月,这一带会进入雨季。大雨会将路面泡得稀烂,丛林里的落叶和动物尸体混杂在一起,极容易发生瘴气。而且蚂蝗和蚊蚋横行,环境十分复杂,就算我做了万全的准备,也不敢轻易尝试。

  前年有一帮毒贩,为了躲避边防警,花大价钱请我。我没有答应,因为他们选定的路线就是穿越前面的山体丛林。这不是拿自个儿的命开玩笑吗?我最终没有答应,后来听说这帮毒贩没一个活着出来的。

  这时候,闫教授他们也都下车了,都在观察着远处的一座山。那座山叫巴音库勒芒山,这是当地的土语,直接翻译过来的话就是神龙山。闫教授问白拓:“是这儿吧?”白拓冥思片刻,他也是第一次来,只能是模棱两可地说了句:“按照龙牌上的记载,不会有错。”

  难道这群人要穿越神龙山进入丛林,疯了吗?我赶紧走到闫教授跟前,说:“闫教授,如果你们这次的目标是神龙山的话,恕我无能为力。”这条路有多恐怖,不言自明。

  闫教授对于我的拒绝一点儿都不惊讶,看样子倒像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说道:“放心,我们这次准备得很充分,你只需要指条道路就可以了。”我刚想说什么,就又被他打断了:“而且,只要你能带我们进去,我会支付你很优厚的酬金。”

  “这不是钱的事儿,”我咂摸了一下嘴,“你们几位都不是本地人,不了解情况。前面的那座神龙山,是当地门巴族人传说中的神山,他们每年都会祭拜。我是不想有其他的麻烦。”

  一旁的白拓听不下去了,直接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说这么多,你怎么才肯带我们进去呢?”

  我很坚定地说:“我不会带你们进去的,如果只是拍个照片,采集标本,咱们可以在山下完成,绝不上山!”

  见我如此坚决,闫教授无奈地笑了:“好好,咱们就听小毛的,不上山了。走吧,咱们先去前面的村子。”说完就转身上车,白拓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留意了一下马航,这小子的眼神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看着死人似的。我呸了一声:“真他妈晦气!”

  “喂,愣着干嘛,赶紧上车!”马航突然上来使劲推了我一下。我对于他这种极不友好的行为很反感,使劲挣扎了一下。马航则趁机扭住了我的手腕。嘿,小样儿,就你这瘦不拉几的小体格敢跟我玩儿?我牛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决定让他吃点儿苦头。常年在外面混迹的我,不信收拾不了一个书呆子。但就在这时,我忽然停住了。我明显感觉到,马航在我的手心里塞了一个纸团。我还看到,他冲我点了一下头,是那种极轻微的动作,旁人很难察觉,但我看到了。

  闫教授见我们势成水火,连忙喝道:“小马,你住手!”其他人也都上来劝架。

  我虽然不知道马航为什么塞给我这个纸团,但我敢肯定,这个纸团是不能让其他人看到的,要不然他也绝对不会用这么隐秘的方法给我了。我反手一拧,挣脱了马航,指着他的鼻子,像所有打架的混混儿一样撂下了一句话:“操,你他妈给我等着!”我也没有上车,而是径直走向了后面岩罕开的车,佯装怒气冲冲地上了车。

  闫教授也觉得再让我和马航坐同一辆车不大合适,干脆就让向雄跟我换一下。接着,我们就向神龙山山脚下的村子出发了。一路上,岩罕还不停地撇嘴:“那个马航,有什么啊,脸无三两肉,长得跟个猴儿似的。要我说,毛哥,你就直接揍他,看他有什么话说。”

  我没有应和他,只是悄悄把纸团塞进了作训服的上衣兜里,感觉手心都出汗了。

  这个村子很小,总共二三十户人家。虽然旅游业大盛,但是这里毗邻边防,只有一家小旅馆。不过闫教授他们看样子是订好了房间,我们直接驶进了这家旅馆院落里。这家的建筑以吊脚楼为主,层叠而上,颇有异域风情。

  老板是个汉族人,尽管当时是凌晨,但他还是很热忱地招呼我们,满满一桌子的当地美食。席间,闫教授却将老板拉到了一边商量着什么。他们的谈话内容我听不清,只见老板时而摇头时而点头,偶尔还会指着神龙山的方向说些什么。白拓则像在车上一样,照着风水书推演着什么。我偷偷瞄了一眼,他的手边还放着闫教授的笔记本,本上画着一些字符,跟鬼画符差不多,我完全看不懂。

  “我去厕所。”我站起身来,见我走来,闫教授主动终结了谈话。我走到老板跟前问明了厕所的位置。

  来到了厕所后,我赶紧拿出纸图,这是用一张纸巾写的,上面只有两个字:“快跑!”

  我将纸条翻过来,也没有其他的内容了。什么意思,马航无缘无故给我这个消息是为什么呢?快跑,难道是说有人想杀我?这未免有点儿天方夜谭了吧?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刚认识了一天而已。再说了,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杀向导,这跟自杀没什么两样。我又在心里估摸了一下,这帮人里面,梁世赞我肯定没办法收拾,那个叫向雄的也很壮。除了这两个人,我还真的不怵谁。就在我坐在马桶上仔细想着这两字的深意的时候,厕所的门被人敲响了,伴随着一声轻轻的呼唤:“毛哥。”

  是马航!

  我连裤子都没脱,但还是摁下了冲水开关。拉开门后,马航悄悄将我拉到了一边,谨慎地说道:“毛哥,你得赶紧跑。”

  “为什么?”

  “闫显疆要杀你!”

  马航表情十分严肃,完全不像是开玩笑,但我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他是高高在上的全国知名专家,我不过就是一介屁民。完全不存在利益上的冲突。而且我平日里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好好地为什么要杀我呢?

  马航谨慎地看看闫教授他们吃饭的屋子,小心翼翼地说道:“你知道我们这次来是为什么吗?”

  我摇摇头。

  “闫显疆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堆龙牌,就是你在BLUE酒吧看到的那些。表面上看,这些龙牌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上面藏着一些线索,表明龙这种动物,是真实存在的!”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也压低了声音说:“你的意思是……你们是来找龙的?”

  “详细的我来不及细说了,我只能告诉你,他们找到了真龙后,一定会杀你灭口。”

  靠,你们找你们的龙,杀我干什么?

  “闫显疆是个伪君子,如果真的找到了龙,这将是轰动世界的新闻。我太了解他了,他一定会把所有的功劳归在自己身上。他绝不会允许你的存在。而且,他们也说过,活的带不回去,死的也行。这种违法的行为,你是目击者,他们能让你活着吗?”

  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如今野生动物保护法这么严格,量刑都十分重。走私贩卖杀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都会判重刑,何况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呢?但是……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你怎么肯定一定能找到龙呢?说龙存在,这太扯淡了吧?”

  “不,我知道,他们一定能找到的。毛哥,我看你人不错,还是赶紧走吧,要不然就真……”

  马航这句话还没说完,我一记重拳挥了过去,直接怼在了他的鼻梁上。马航惨叫一声,捂着鼻子蹲下了,血顺着他的鼻孔嘴角就流了下来。我凶巴巴地说道:“小兔崽子,敢他妈找茬儿?”

  我正是余光瞥到了闫教授走出了吊脚楼站在门口朝这边观望,这才打出了这一拳。光顾着追求真实了,忽略了把握力道,没想到这一拳出去这么重。但事已至此,我只能是一路演到底了。闫教授紧跑几步,上来劝架。在众人的劝说下,我骂骂咧咧地走了。虽然这一拳鲁莽了点儿,可是也没办法。不管马航说的真的假的,多点儿防人之心没什么不对。

  闫教授几乎不假思索地说:“这样,晚上我跟小马住一屋。老白,你跟小毛住一屋。咱们两个老家伙看紧点儿,免得他们俩再打起来。”

  我心中一沉:坏菜了,这下褶子了。这一路走来,白拓跟闫显疆走的最近,该不会是来监视我的吧?

  马航被搀扶回房间敷药,我则回到餐桌吃了点儿东西,边吃边时不时骂骂马航,心中却在盘算着对策。因为这时候没有别的客人,我们一行人直接在大厅里拼桌。正在觥筹交错的时候,老板却向着大厅正首供奉的一座神像跪了下去,开始了虔诚的祭拜。

  这一带的民风如此,尽管老板是汉人,我们也不敢打断,也没有人喧闹了。我则趁机留意了一下神像。很奇怪,神像是刻在了一块石板上,一个胖嘟嘟的婴孩儿形象,身上长满了眼睛,八只手上各抓着一件法器,下半身隐在了一团云雾之中。这个婴孩儿双目圆睁,咧着血盆大口,露出了里面钢针粗细的獠牙。我们平日里见到的神像大多宝相庄严,静谧祥和。但是这个形象的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本地居民以门巴族为主,这一族的百姓,大多是是信封苯教和喇嘛教。但我不知道这个八只手的小孩儿是哪路的真身。

  好不容易等老板祭拜完了,我好奇地问老板这是什么神。

  哪知道,老板叹了一口气说:“这不是神,是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