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蛇群来袭
张佳亮2018-03-22 13:123,577

  穿过山道,我本以为就是出去的路了。毕竟是后人开凿的路,想必是哪位老前辈被困在了这里,然后夜以继日地开凿了这么一条路通向外面。但没想到,这个山洞的另一个路口却在一处峭壁上,距离地面足有几十米,地面上有一口直径长达百米,深不见底的“井”!从井口到距离我们头顶上百米的穹顶密密麻麻的全是神像,一层摞一层,每一层都是用各个神佛的坐骑隔开。这时,我才赫然发现,这个洞口,正是开在了一处神像的位置,我们俨然和这些神像“平起平坐”了。这个洞口的高低宽度与神像所处的位置分毫不差,现在,我再也不敢说这位前辈手艺不行了。

  扫一眼这么多的神像,足以令密集恐惧症患者当场窒息了。而且,每座神像都是宝相庄严,慈目低垂,不过……那眼神似乎哪里不对。我生怕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这些神像都在盯着我们俩看!这……太诡异了吧?进庙烧香,我见过的神像也不少,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呢。所有的神像都像是活的,盯着你看。

  对于我这种亏心事做多了的人来说,当然是手脚发软,汗流浃背,就差跪倒在地上磕头了。并非是我迷信,像我这号人,求神拜佛的多了去了。人都是这样,做点儿好事生怕神佛不知道,做点儿坏事又生怕神佛知道,想一想,这也太难为神佛他老人家了。

  梁世赞这种共产主义战士当然不信这一套,他左右观察,想找寻一条路径。忽然,他的目光锁定在了左边的一处地方。我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里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的坍塌。神像七倒八歪地全都躺了下来,脸朝下。看样子,梁世赞是想顺着那里下到井口去看看。

  我们所处的位置与井口呈90直角状态,如果从我们这边往下爬,危险指数肯定很高。梁世赞跃跃欲试。峭壁上全是神像,着力点是不愁的。不要说他了,就是我也能爬过去。

  就这样,我们俩一前一后,像是两只螃蟹,扒着神像挪动四肢。经过了一番看似容易实则凶险的移动后,我们顺着坍塌的斜坡顺利下到了井边。

  从上面的位置看,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井的造型。走近后才发现,这样大规模的工程决不是边陲小国可以造出来的。宽达百米的井口,全都镶嵌了青铜浮雕。尽管同时期的青铜早已被铁器取代,但用作装饰的话,还是可以彰显雍容华贵。仔细观察后,我发现了一些情况。

  井口的青铜浮雕,并非是用作装饰作用的,而是一些叙事壁画。我忽然觉得其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这里的壁画和祭祀区的不同,那里讲的是平民百姓,这里则是皇帝本人。从壁画上看,他从出生到登基,波澜不惊,我就不作赘述了。主要是他登基后,从壁画上看,那时候,这位皇帝还很年轻,也就是十几二十岁吧,但是他很有野心。在一幅壁画中,他本人身着戎装,骑着一头大象,身后的大象军团直捣敌阵,敌人溃不成军。在冷兵器时代,大象算得是一件利器了。

  开疆扩土后,皇帝坐在了宝座上,接受各国来朝。

  接下来的一幅画就非常有意思了,是一处不知道是海是河的浪花中,一个披鳞带甲的家伙隐没其中,因为没有露头,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龙。

  我想叫梁世赞一起参详一下,哪知道他根本不感兴趣,只是盯着井口发呆。

  我只好继续看下去,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有意思了,八百媳妇的皇帝斥责元朝使臣,最终,双方兵戎相见。不过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信息,双方共发生了两次大的战役。而第一次,天下无敌的蒙古大军居然输了。从壁画上倒曳的帅字旗来看,似乎统兵之将姓刘。我暗忖道:姓刘?刘相也是姓刘的,两者难道有什么关系吗?

  最后一幅壁画是第二次战役后,八百媳妇亡国在即,皇帝郁郁而亡。王公大臣把他的棺椁放进了这口深井。这幅画怎么似曾相识呢?我忽然想起来,祭祀区我看过一幅类似的壁画,难道那幅画的意思是修建皇陵吗?

  墓葬方面我的知识功底几乎就是零,可我也知道,就算皇帝再重要,也没必要埋这么深吧?我望着黑黝黝的井口,有点儿犯怵,说:“老梁,皇帝老儿可就在这下面,咱们总不能从这里找出路吧?”对于死去几百年的人,我是充满了忌讳的。

  梁世赞打开背包,开始结绳,说:“我先下去看看,必要时会给你信号。”没有探明情况就敢冒然下井,这孩子的胆儿也忒大了!我想要阻止他,他却反问了我一句:“你愿意一辈子待在这儿?”

  我不说话了,只能看着梁世赞用登山绳绑上了一座结实的神像,然后他顺着登山绳晃晃悠悠地下去了,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他的手电光,过不了多久,就完全消失不见了。我站在井口大喊了两声,没有人回应。我心想:卧槽,不会吧,老子又落单了?

  想到这里,我有点儿后悔了,怎么就没跟他一块儿下去呢!想到这里,我手电筒四处扫射,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出去,这时候,我发现了诡异的一幕——所有的神像都变了样子!身子依旧是人的身子,但是头,却换成了蛇头!这种蛇头十分怪异,头上长着一只向前弯的角,猩红的眼球,毒牙探出,芯子上似乎还冒着寒气,所有的蛇神像都在盯着我,甚至,我都听到了“咝咝”的声音。我对蛇算是比较熟悉的,但像这个种类的蛇,我从来没有接触过。

  很快,我就明白了,这不是幻觉,也不是雕像,这些蛇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它们很快游了下来,朝我的方向疾走。我惊恐之余才发现,神像竟然是中空的,这些蛇全都蜷居在神像里!

  这些神像随着八百媳妇皇帝的下葬就立在这里了,难道说那时候,它里面就有蛇了吗?几百年了,这些蛇不吃不喝是怎么活过来的。自然界中,蛇的休眠状态是最佳的,普通蛇一年半载不吃不喝丝毫无碍,蟒蛇饿个三五年也是常有的事。但要说这些怪异的蛇能活几百年,这有点儿天方夜谭了吧?

  随着一部分蛇的复苏,余下的神像相继裂开,成千条蛇像是瀑布似的从峭壁上挂下来。青黑色的鳞片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光线,一股蛇身上特有的腥臭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糟了,老梁!我赶紧看向登山绳固定的那座神像,外壳已经出现了裂纹,且逐渐扩大,登山绳开始了剧烈的摇晃。随着“喀拉”一声,神像彻底裂开了,一条独角蛇从里面游了出来。我赶紧紧跑几步,一把抓住了登山绳,但巨大的拉力直接将我拽到了井边。

  我猝不及防,肋部狠狠地撞到了青铜浮雕,伴随着一阵剧痛,我怀疑是不是肋骨撞断了。蛇群距离我的脚边不足百步了。我使出浑身力量拉住登山绳。五十步……三十步……这些蛇我从来没见过,但我知道它们绝非善类。在这种不同寻常的环境中以这么诡异的方式出场,想想就令人心中发寒。

  最终,一条蛇率先到达了我的脚边,上半身弓起,做出了攻击状态。先下手为强!我不等它出招,直接飞起一脚,幸亏我有先见之明,穿的防蛇靴,就算它迅如闪电,也咬不穿这种鞋。这条蛇整条身子弹起,远远飞出,跌落在了潮水般的蛇群中。可惜没有防蛇衣防蛇裤,与其被蛇咬死,不如死得轰轰烈烈!

  我跃上了青铜浮雕,大喝一声:“老梁,老子来啦!”纵身一跃,跳进了深不见底的井中!

  摔死不过痛一下,中了蛇毒却如同受大刑。死就死得干净!没想到,伴随着自由落体,“扑通”一声,我掉进了一条河水中,因为高度太高了,我刚感受到刺骨的河水,就呛进了几大口水,差点儿没淹死。当我浮上水面的时候,却游不动。因为河水很急,非常湍急,其中还夹杂着石块和杂草。

  河水不断钻进我的嘴巴和鼻孔,这一瞬间,我仿佛要窒息了。眼前的局面,称得上真正的随波逐流了,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被巨大的水流冲击着,在河道内左右撞击。

  前胸后背不停承受着重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种情况下,能活下来就算是奇迹了!

  突然,一块磨盘大的石头被河水裹挟着朝我这边冲来。我已经被撞得七荤八素,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出于本能抬起了右手。巨石结结实实地撞上来。一阵剧痛,只觉得自己的手臂被扭转了方向,接着胸口也挨上了这一下。刚呼吸了没几口,一个浪头袭来,我又被淹没了,嗓子一甜,猩红的血液吐出,混在了黑色的水里。耳边嗡嗡作响,我的头都要炸了。

  我放弃了最后的抵抗……本来想的是摔死,现在看来……得淹死了……渐渐地,我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整个人昏死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觉得头痛欲裂,勉强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趴在一处浅滩上,半拉身子泡在水里。我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右臂却传来了一阵钻心的剧痛。原来右臂已经扭曲变形,折掉了。而这一下动作又牵动了伤口,伴随着哇哇吐出的黑水,还有鲜血。

  我不敢再有大动作了,只能是靠着左臂的力量慢慢挪上了岸边,躺在了地上,擦拭着一下嘴角的血。右臂折了,内脏也受伤,食肉虻造成的小伤什么的都忽略不计,背包不知道漂到哪里去了。没食物没水没装备,看来,这里就是我的人生终点站了。想一想,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死后能和八百媳妇的皇帝小儿比邻而居,也算是老天爷的照顾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水面有动静。我庆幸绑在手腕上的手电筒没有掉,急忙照过去一看,水面出现了一道倒三角形的波纹,虽然河水乌黑,但还是看到下面有一道影子,朝着这边的方向游来,速度快得惊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