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食肉牤
张佳亮2018-03-22 13:103,237

  乍一看,这几个字确实挺唬人,还是用汉字书写的。想一想也是,这位皇帝在八百媳妇国里就是天大的存在,有谁会吃饱了撑的盗他的墓?想来想去,也只有胆大妄为的蒙古大军了。估计这个国家没人懂蒙古文字,干脆就用汉字来作警告了。

  尽管有金锁的告诫在前,眼下又有皇帝的“特殊照顾”,但我也不能就这么撤了吧?相比困死在这里,我宁可冒险一试。想通了这一节,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得闯一闯了。

  广场的左前方有一条小径,我走进了才发现,这条小径不过半米来宽,没有扶手护栏,两侧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只觉得阵阵冷风从下面吹上来。我尝试查看悬崖的情况,但是手电光很快就被黑暗吞噬了,根本看不到任何景象。

  我深吸一口气,迈步上了悬崖。这种情形简直跟高空走钢丝没什么区别了,虽然小径的宽度足有半米,但两侧的悬崖还是令我情不自禁的腿肚子打转。我自问没有恐高症,然而在这种环境下,却紧张得要命了。

  小径一眼望不到头,没办法估算一个提前量,但是前面不远的地方,一样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一条白色的长带子,横着搭在了小径上,两端软绵无力地垂下来,随风摇摆。难道这是金锁他们遗留的装备?看着不像啊,哪位高人倒斗还带着三尺白绫啊,难道是遇到收拾不下的粽子就自挂东南枝不成?我走上前去,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布带子……这是一张皮,眼神空洞,表情狰狞,居然是他娘的一整张人皮!

  我被吓得当场瘫坐在地上,端着人皮的工兵铲也叮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我干动物制品有些年头了,见过无数的动物皮毛,但是人皮还是头一次遇到。诡异的一幕令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胃里更是阵阵翻滚,我半跪在地上冲着悬崖哇哇大吐,就连前天的宵夜都吐出来了。这也太邪乎了吧?

  我赶紧捡起工兵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跑起来,刚才还在这条小径上腿肚子抽筋,现在则是生怕自己逗留一秒钟。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眼看前方出现了一个广场,我大喝一声,身子一跃,跳出去了三五米远,扑倒在了空地上。进来没多久,发现了一具死尸一张人皮,这也太恐怖了,就像身临恐怖片的现场。

  不行,得赶紧想办法出去!

  我举起手电筒观察周围的环境,不料,却看到了令我至今心有余悸的一幕——在我的头顶上,七八个人被吊着,毫无生气,看上去都已经死去多时了。其中还有两人只剩下了一半儿,另一半儿被一群黑压压的东西啃食着,在人皮下面来回涌动。看来,刚才那张人皮是他们的杰作了。

  因为距离过远,我没办法看清那些黑东西是什么,貌似是种昆虫。云南除了水蛭和毒蚊子吸食人血,还没听说过有吃人肉的昆虫,难道是我眼花了?

  我正打算悄悄逃跑的时候,头顶响起了嗡嗡声,我知道群居的昆虫具有一定的社会组织性,分工明确,比如蜜蜂和蚂蚁。我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挥起工兵铲,一铲子拍了过去!

  这虫子落在地上的时候,我才看清了它们的庐山真面目——食肉虻!这种虫子手指头大小,最喜欢吃肉了,算得是昆虫界的霸王。就算是跟螳螂单挑也不见得落在下风。最要命的是,它们都是群居生活,组织严密。靠,难怪吃人吃得那么香呢,这次可真是阎王来催命了。

  就在这时候,似乎是意识到了同伴遭遇不测,大批的食肉虻从尸体里钻了出来,就像是流动的黑色潮水一般,数量不下几千只,闪动着翅膀朝我的方向飞来……这群家伙,不用五分钟就能把我啃成一张皮!

  我急忙观察了一下周围,右边有一个山洞,虽然不明白那是干什么的,距离差不多有两百多米。我发声喊,卯足力气朝那边飞奔。但是这群食肉虻的速度太惊人了,而且它们分作了俩群,竟然从左右两个方向朝我包抄而来。

  我边跑边拿出了驱蚊水,这东西防蚊子有效,不知道能不能防食肉虻。我现在自己身上喷了一些,事实证明卵用没有,因为有几只食肉虻已经俯冲直下,落在了我的脖颈处。这群家伙也真不客气,张开两只巨颚狠命咬。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用尖尖的指甲钳你的肉。我急忙拍打他们,可我自己心里明白,这是没什么用处的。

  食肉虻,我们称之为“索命虫”,一旦被这种虫子盯上,很难摆脱,就算你把它当场拍成相片,它的两只巨颚还是会牵动着碎裂的脑袋往你肉里钻。我在中非打猎的时候,导游的孩子就是丧命于这种虫子的嘴里。那画面,绝对会令人铭记一生。

  我抬手把脖子后面的虫子拍死,紧接着,感到了一阵钻心的剧痛,仿佛有人拿着一根锥子刺入了你的颈椎。我忍着剧痛,拼命往前跑。这会儿要是停下来了,我会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距离那个山洞还有不到五十米的时候,里面突然冲出来了一个人,全副武装,就连脸都被防毒面具遮挡住了,这人手持一个类似空气清新剂的小铁罐儿,另一只手握着打火机,喊道:“趴下!”

  其实我当时也没听清楚他喊得什么,不过看他这架势就明白他会怎么做。我紧忙扑倒在地,一团巨大的火焰喷出,“呼”的一声,被烧中的食肉虻就像是被击落的战斗机,纷纷坠地。一股焦臭味弥漫开来。

  躲过了第一波的攻击,我赶忙冲过去站在了那人的身边,仔细一看,正是梁世赞。

  梁世赞说:“你先进去,我挡一阵儿!”都这时候了,也崩客气了。我弯腰进洞,梁世赞利用自制的火焰喷射器阻止虫潮的追击。这个山洞不大,是一条在山里开凿出来的通道,但我刚进去就坐下来休息。我怕我跑远了,又和梁世赞失散了。看来金锁没有蒙我,我来这地方,纯粹是找死,唯一的指望就是跟梁世赞配合。说句不好听的,再遇上了食肉虻,也多一个战友吸引火力不是?

  我忍痛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口,被食肉虻攻击的共有三处伤口,后脖颈一处,手臂两处。我咬住一块毛巾,用刀挖出了手臂伤口里的虫头,上了点儿药,简单处理一下。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梁世赞恰巧进来了,他摘掉防毒面具后,帮我处理了脖子后面的伤口。

  虽然疼得很,但是危险暂时解除了,我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原来梁世赞在前面探路,遇到水池后的三条岔路时,选择了右边的路。没走多远,就遇到了一条大河,泅水渡河后,经过了一个房间,然后就在这儿了,一路上他也遇到了几具尸体,不过从服饰看,都是古尸。

  梁世赞不善言谈,说得很简单,但我心中明了,他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的危险,这一点从他衣服上的血迹就能看出来。而且他的左腹部绑着绷带,里面有血迹渗出来,明显是受了伤。

  沉默了片刻,他忽然问我:“有吃的吗?”

  我拿出了食物,梁世赞吃了两口,说:“我的食物袋掉在了水里,一路上净捡装备了,也没遇到携带食物的尸体。”

  我问:“你遇到马航了吗?”

  梁世赞摇摇头:“十有八九是捂在这儿了。”

  “现在情况这么危险,你有什么主意吗?”

  “找到教授他们,咱们就回去。”停了一下,他喉头一动,接着说:“这儿的东西太危险!”

  我跟着也说出了我的遭遇,包括外面的路已经堵死,没有回头路了,只能是在这座皇陵里找条出去的路。出人意料的是,当梁世赞听我说这是一座皇陵的时候,竟不觉得丝毫诧异,他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就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

  他吃完了东西,又喝了两口水,说:“走吧。”

  “往哪儿走?”

  “先穿过这个山洞看看。”

  山洞的洞壁刀砍斧劈的痕迹很重,坑坑洼洼,稍不留神,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就会被刮破。这种毛糙的手艺,全然不是皇陵里该有的手笔。

  看着我一脸的疑惑,梁世赞说:“这是后来人做的。”

  “你怎么知道?”

  梁世赞说道:“我当兵的时候,有个缅甸籍的重犯逃到了神龙山,接着就失踪了,当时我们没有找到他的下落,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竟然在这里。”

  我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并不认同:你怎么这么肯定这条山道是他开凿的?那个重犯闲得没事开凿这么一条路啊,这不是吃饱了撑得吗?

  山洞实在太小了,都不够一个人直起腰来走路,我们弯着腰前进。梁世赞受过特殊训练,走起来虎虎生风;我就不行了,最后简直是为了不跌面子豁出命跟在他后面。

  终于,前面出现了一点亮光,终于啊,走完了这条山道。但梁世赞站在洞口,却犹豫了。我几步走上前去,伸着脖子往前望:“怎么了?”

  哪知道眼前的场景,却让我情不自禁地跪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