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巧遇金锁
张佳亮2018-03-22 12:574,114

  刚才由于我太过惊慌失措,忘记了一个细节,我只观察过一面墙的高度,而另一面墙,我并没有仔细看过。想到这里,我赶紧走到了梁世赞距离最近的那面墙前。手电光打过去,果然,这面墙的高度只有四五米。奶奶的,真是绝了!要不是有这场大雾,我能上这个当?想到这里,我有点儿惊诧,为什么这场雾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呢?这未免太巧合了一些。

  但眼看出去在望,我也顾不上细想许多了。求生的希望给了我巨大的力量,我借助飞天索,攀上了墙头,顺利地翻过了这面墙。刘相的话给了我莫大的帮助,但是这位高人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难道说,他也是来寻龙的吗?

  被困了这么久,活着出来的感觉真好,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蓦地发现,浓雾在这时候已经悄然散去。想一想,这股浓雾放出来,似乎就是为了配合这个囚鳞阵的发动。

  目前我的选择有两个,第一个是赶紧找路离开这里;第二个选择是想办法找到其他人,大家一起出去。既然刘相能在这种地方留下文字,那么其他的地方说不定也有他老人家的笔迹。现在的情况是,比起暗道机关,我最为担心的是其他人的生死。按理说,我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买卖,就算是把这几个人丢在深山老林我也并不是不敢做。不过,闫显疆是知名学者,万一将来警察找上门来,就得不偿失了。思想斗争没多久,想通了这一节,我决定先想办法找到其他人再说。

  雾散了,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我像是一个白痴似的,一个人走在了几百年前的古迹里,边走边吆喝着众人的名字。“闫教授……”“白先生……”“老梁……”“老向……”“小马……”喊得我嗓子都哑了,除了自己的回音,屁声没有。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前面出现了一个汉白玉围成的水池子,差不多一个篮球场大小,里面的水早已干涸,我站在边上探着头往下望。这一望不要紧,看得我是头皮发麻,手脚不稳,差点儿掉下去。

  水池子里,密密麻麻的全是骨头,而且全是人骨!我是做动物制品的,人骨和动物骨头不用细看就分辨得出,水池子里全都是人骨,一个压一个。我猛然想到了万人坑。这个池子的深度因为密密麻麻的人骨堆积,我无法估算出它的高度。但看样子,少说也有几十米深。看来他们说的没错啊,这他妈就是八百媳妇古国的祭祀场所啊!

  虽然我平时杀生不少,但是面对这么多的人类遗骸,还是不由地哆嗦。强行镇定让自己站直身子,我尽量绕开了这个水池,却发现,面前出现了三条路。我心说,这是几个意思?难道说,八百媳妇举行祭祀的时候,皇帝、皇后、太子还一人占据一个VIP通道不成?这肯定是不对的。一开始就是囚鳞阵,很明显,他们不想让别人涉足这个地方。而我再次面临着一道选择题,三选一。

  我敲了敲脑壳,让你小子贪心,不接这趟活儿不啥事都没有了?但现在说这些话已然晚了,我摸索着下巴,观察起这三条通道有何不同。

  左手边的这条通道,临近通道的地砖上有一个螭龙纹的浮雕,龙头冲上;中间这条通道,同样有个螭龙纹浮雕,龙头居中;最右边的通道,龙头向下……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不同。龙是帝王的象征,当然是居中了。但是我迈步的一瞬间又犹豫了,万一龙头冲上是寓意扶摇直上呢?万一龙头向下是指高瞻远瞩呢?靠,我骂了一句,这是他娘的玩死我的节奏啊!

  我没有当即决定选择哪条通道,而是先仔细摸索通道周围的墙壁,看看能不能找到刘相留下的线索。我像是瞎子摸象似的一点点寻找,生怕漏过一丝一毫,但是很遗憾,没有任何发现。这个刘相,该不会是破了囚鳞阵后就蹽了吧?

  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了,得赶紧决定了。

  这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声轻轻地呼唤,有人在说话,但是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尽管是大白天,但是这一声时断时续的话语令我汗流浃背。我环顾四周,一个人都没有,那这声音是从哪儿来的?这时候,声音又响起来了。我侧耳倾听,发现这个声音,正是从正中间的通道传来的。难道是梁世赞,他不打招呼就进去了吗?

  梁世赞是团队中最可靠的一个,抛去对当地的熟悉程度,我样样不如他,如果真是他的话,得赶紧跟他汇合。我勒紧背包,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中间的通道。这条通道,就比外面窄了许多。差不多仅容两人并肩而行。而进入通道后,那股声音清晰了一些,听上去有些像“有人吗”。我心里暗暗骂道:这他妈又不是居民楼让你送外卖,怎么可能有人常来常往呢?梁世赞不爱说话,该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想到这里,我急忙加快了脚步,到后来简直是跑了。

  终于,在我负重急行军不知道多久后,来到了一处直角转弯的地方,声音已经非常清晰了,喊的是:“有人吗,救救我!”果然是呼救声,我马上大喊:“老梁,坚持住,兄弟来啦!”口中喊着,脚下不停,直奔声音的来源处飞奔而去。

  想着马上就能见面了,我心里一激动就忽略了周围的环境,就在加速飞奔的时候,我的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深沟,我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觉得脚下一空,整个儿人呈自由落体状,狠狠地跌了下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道沟并不深,没多久我就一摔到底,虽然感觉下面软绵绵的,但还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儿昏死过去。

  “咝……”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动静,伴随着一阵微风。我心想坏了,不是遇到蛇了吧?滇边多蛇,见怪不怪,但要是毒蛇的话,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中我还真没办法对付。

  紧接着,那个呼救声从我耳边响起:“卧槽,你他娘的压死老子了……”不是蛇!欣喜之下我手电光扫过去,这个人穿着冲锋衣,上面还有斑斑血迹,体态微胖,脸色苍白——正是失踪了几天的金锁。

  “你这孙子怎么会在这儿?”见到是我,我也大吃一惊。

  金锁听出了是我的声音,也不客气:“我他娘的还想问你呢……你可压死我了。”他咧着嘴,推开了我的手电,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不用说了,一定是遇到了麻烦,要不是我来了,这小子臭在这儿都没人知道,估计过个几千年就得让后人当古尸研究了。我不失时机地嘲讽道:“外面为了找你都掘地三尺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在这儿睡大觉?”

  他摇摇头:“有吃的吗,我已经四天没吃饭了。”

  好在我食物准备得充分,拿出了一些分给他。金锁见到后,就像是一根弹簧似的一下子坐了起来,抢过去就吃,连包装都来不及撕开。我又把水递给他:“你慢点儿,回头再把你噎死!”

  金锁嘴里嚼着东西,也不应话,劈手抢过水瓶咕咚咕咚地开始灌,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咽下去一大口,说:“他奶奶的,这地方,打死我我也不来了,草,上了大当!”

  “咋回事?”

  金锁舒了口气,而后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金锁从老倔那里收了那枚牌子,刚出酒吧就被一个人找上门来了。那人自称是古玩爱好者,想要买下石牌。金锁眼睛毒,一眼就看出有问题。那人支支吾吾瞒不下去了,这才道出了石牌是龙牌的秘密所在。并且说自己手里已经有两枚了,想跟金锁合作。对于金锁这种超物质的人来说,龙存在这个世界上,他压根不信。那个人干脆提出了一个条件,说八百媳妇皇帝的皇陵里有不少的名器,只要他们两个合作,东西一人一半儿。按照股份制,金锁也不过是三分之一,能分一半儿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便宜了,二话不说他就应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来这儿的原因。

  没想到,他们自打来到这里后就遇到了重重机关,更麻烦的是,这皇陵中还有更可怕的东西存在。

  我没有心情听金锁说下去了,对他说这地方是八百媳妇的祭祀区,不是什么皇陵,他们来错地方了。

  但金锁却不认同我的看法,他说,外面水池里那些处死的奴隶,就是给八百媳妇皇帝陪葬的,不仅如此,龙牌上还将这一切说得清清楚楚。

  卧槽,说好的南蒙秘文没几个人懂呢?我赶紧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金锁说,来找他的那个人组建了一支队伍,一共十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人就懂这些文字。

  “那个年轻人叫啥?”

  “我听别人都叫他马航。”

  这句话就像是个晴天霹雳,劈得我当场动弹不得!马航在金锁的队伍里,但我们这支队伍里的马航是怎么回事?一个人还能有分身术不成?

  我仔细询问了金锁马航的长相,没错,跟我认识的马航一模一样。我彻底蒙住了,什么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照日期推算,金锁的出发时间比我早了一个多星期,早就随他来到这里的马航是不可能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

  “他人呢?”

  “挂了……刚进来就遇到了食人树……要不我能误打误撞地来到这儿吗?”金锁一脸试探的神情,估计是想看看我信不信。

  我没有理会这个,奠柏我已经见识过了,这一点我深信不疑。但如果说马航在那时候挂了,跟店老板出去的年轻人又是谁呢?我心里起了一个突突,不敢想下去了。

  “你怎么样,能走吗?”

  金锁费力地点点头,全然不像刚才抢我食物的样子。我站起来观察了一下环境,这个深沟的落差也就是两米多,爬上去不是问题。我取出飞天索,爬到了上面,然后金锁把飞天索的尾端系在腰上,我再把他拉上来。“妈的,你就不能减减肥吗?”我咬紧牙关,吃奶的力气都快使出来了。

  大功告成后,我整个人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金锁拍拍我的肩膀:“谢了,回去,我定有一份厚礼相谢!”

  “少来这虚情假意的。”自从认识了金锁,这话他说得不下十遍了,没一次兑现的。我招招手:“走吧。”我示意他跟我原路返回。

  “你去哪里?”

  “当然是出去啦,难道守在这里等着天荒地老吗?”

  孰料,金锁突然变得满面愁容:“你看看你还能出去吗?”

  “什么意思?”我边问他,边伸着脖子望了望路,只看了一眼,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路竟然消失不见了,外面是一堵厚实的高墙!将我来时的路彻底堵死了。

  金锁叹了口气:“这个地方,有来无回,龙牌上写得清清楚楚,说是当年布局的人精通奇门遁甲,一旦进来,你就别想出去。”

  我想起来了,囚鳞阵中,南墙高不可攀,摆明了是堵死入口。也就是说,一个人冒然闯进这里,面对第一关的囚鳞阵,也只能是翻越北墙继续前进,回头路已经被堵死了,因为南墙是不可逾越的。虽然在刘相那样的高手看来,这里的奇门遁甲是小菜一碟,但是困死我们这样连菜鸟都算不上的门外汉,简直想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那现在能怎么办?”

  金锁指了指深沟的另一边:“只有穿过那扇门,有一条路,或许可以出去。”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看到了一颗粗大的树木,高耸入云,哪里有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