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古国传说
张佳亮2017-09-11 18:083,644

  在这样一处历经百年风雨的古迹中,突然出现这么一棵粗壮的树木,难免显得突兀。但是看它周围的环境可以断定,它的年龄肯定要比这片祭祀区的年龄还要老。

  我目光不移开树木,对金锁说:“哪里有门?”

  金锁没有说话,而是做了一个“跟我来”的动作,一瘸一拐地在前面引路。我这才注意到,他的腿豁开了一道大口子,肉皮耷拉着,虽然做了止血处理,但看起来仍旧很吓人。我从包里拿出了折叠登山杖给他。他也不客气地接过去。

  来到了这棵巨树的面前,发现这是一棵榕树,估计二三十人都合抱不过来,除了主干外,还旁生了很多的气根深深地插入了地下,盘根错节,随便一根根系都要比楼高,比人粗。不夸张的说,这算是正儿八经的“独木成林”了。刚才距离有点儿远,只能看到树冠和最顶端的树干,真正站在了它面前,才发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

  “我的天哪,这是传说中的树祖宗吗?”

  金锁拍着其中一根气根,说:“这棵树被称为神树,是八百媳妇的国民用来祈愿的。”

  见到这等气场的,不要说几百年前的百姓了,就连我也禁不住双膝发软,有一种跪下去的冲动——我这是完全被这种震撼的气势折服了。

  金锁道:“先别惊叹了,跟我过来,这边。”

  榕树的根系错综复杂,如同一条条巨蟒盘绕周围。要换做平时,我的开山刀早就饥渴难耐了,但是这一次,出于对神树的敬畏,我宁可用手拨开那些根系。

  我们越走越深,祭祀区的墙壁和地砖都看不到了,周围似乎又回到了雨林的环境中。其实我明白,这不过就是榕树王的杰作,这些看上去独立的树木其实都是它的根系,百子千孙,别无分号。越靠近榕树王主干,道路越狭窄,根系也就越多。到后来,层层叠叠的须根就像是一道严密的刷子,阻住了我们的去路。我和金锁也不得不爬上气根寻找翻越的道路。

  终于,榕树王的主干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却愕然了:如同一面高墙似的主干中,出现了一道石门,半掩半开,里面黑漆漆一片,根本看不清楚那里的情况。

  金锁在一旁说:“我就是从这里逃出来的,九死一生啊!本来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另一条路,结果你正巧过来,得,彻底堵死了。”

  听他的语气,这是埋怨我啊。我也没好气地说道:“行了,瞎咧咧什么,大不了咱们从这里走回去好了。”

  “从这里走回去?呵呵,你试试?”

  看着金锁这幅狼狈样子,再加上他队伍里我只发现了他一个人,这种反常的现象确实值得提高警惕,我问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

  金锁叹了口气,问道:“你知道怨婴吗?”

  我摇了摇头。

  金锁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八百媳妇原本是一个小村寨,按理说,这巴掌大的地方,历朝历代都能说灭就给他灭了。也许就是因为这层原因,当时国力强盛的王朝都忽略了他,甚至不知道这么一个地方存在。后来,八百媳妇的出了一位年轻的皇帝,他励精图治,百姓越来越多,干脆,就直接建立的一个国家,国土从泰国的清迈,一直绵延到云南景迈。

  说到这里,金锁连连摇头:“这皇帝啊,哪儿都好,就是太圣明太清明了。皇帝是明君,就得忙,一忙就顾不上后宫了。结果,他那八百位娇滴滴的妃子出了事——皇帝被绿了。还不是被一位妃子绿的!你想想,后宫上百名妃子跟大臣、仆人、侍卫私通,这画面……啧啧啧啧。”

  “后来呢?”我听不出这跟怨婴有什么关系。

  “皇帝大怒,直接将这些妃子大臣侍卫全都处死了,有的妃子还怀着孩子。那时候也闹不清楚是皇帝的还是别人的,为了维护皇室的脸面,只能是全部处死了。当时那场面,长矛直接穿过孕妇的腹部,刚刚长成人形的婴儿连同胞衣胎盘脐带一起滚了出来,人们哀嚎遍野,据说,几个婴儿被堆在了一起,血水把这些小孩儿连在了一起,撕都撕不开。”

  尽管金锁带着调侃的语气,但这样的画面还是令我心头一颤,这简直是皇宫内的一场大屠杀啊!

  “从那以后,皇宫就不太平了。皇帝每晚做梦,都梦到了一个小孩儿,这小孩儿青面獠牙,长着八只手,坐在一朵云上,追着皇帝索命。说他本来是太子,却被糊涂老爹亲手杀害了,还害得他变成了这副模样。皇帝也吓坏了,就请钦天监来算了一卦。钦天监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就是……”

  我打断了金锁的话,说道:“封这个小孩儿为神,让人民拜祭他。”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我想起来了山脚村落旅店的老板拜祭的那幅神像,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那个老板说这个是鬼呢。

  金锁接着说道:“皇帝就封这个小孩儿为‘阴太子’,而这场大屠杀,连知情或者有所耳闻的人都不放过,所以造成了很多的冤假错案。就连皇帝身边的文武大臣也死了不少。这时候,是元朝了。得知八百媳妇发生了内乱,元成宗派大将南征。”

  怨婴,我是弄清楚了,可是这跟龙有什么关系呢?要知道,八百媳妇的叛乱多少跟龙的传闻有关啊。再说了,怨婴跟这个入口又有什么关系?我又想到,大屠杀……难道我在水池里看到的那个万人坑,就是这场大屠杀留下的遗骸吗?

  金锁说道,龙一直是传说中存在于八百媳妇古国的,他本人的猜想是,可能得知灭天灭地灭宇宙的蒙古铁骑杀来,八百媳妇的皇帝也慌了神,就借龙的故事来激励将士,说自己是天命所归。

  我对这个说法保留态度,要知道,人家都兵临城下了,你丫还在这儿装神弄鬼,我实在看不出这个皇帝贤明在哪里。

  至于怨婴,金锁更是说出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答案:“他就在里面!”

  这是开玩笑吗?我一脸错愕的表情看着金锁,我真怀疑这货是不是今天没吃药。

  金锁见我不信,十分爽快地说:“好,你不信是吧?请进,进去后一直走,左转,不送。反正我不陪你傻,我另寻出路了。”

  我看他一瘸一拐的动作,全然不像是开玩笑,索性也一脸正经地对他说:“外面机关遍地,搞不好,你连个全尸都留不下,咱们俩一起走,凡事还能有个照应。”

  金锁听了我这话,头也不回,只是抬起手来摆了摆,也不理我话茬儿。这他妈白眼儿狼,白救他了。其实我心里还有很多话要问他,至今为止,留下了许多的谜团。我并不相信金锁所猜想的,认为龙是八百媳妇皇帝杜撰出来的,要真是这样,闫教授他们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然而,最令我疑惑的,应该就是马航了,难道他有一个双胞胎的兄弟吗?或许是。可是就算如此,为什么俩人都要借助马航的身份呢?我实在想不通这一点。

  我长叹一口气,金锁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不管了,我翻出了工兵铲握在手里。这柄工兵铲设计精良,能削能砍能刺,基本具备了一切格斗所需。有它在手,我心里多少踏实了一些,定了定神,我推开了石门。

  原以为这种厚重的石门会费一些力气,没想到应手而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段狭长的台阶,坡度很陡,直通向下。这里没有一丝的阳光,我只能是打开手电筒,颤颤巍巍地往下走。

  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榕树王的内部,比我想象得要宽大得多。没想到这棵树内部都被挖空了,还能存活,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树坚强”。又走了一段后,台阶还没有望到尽头,头顶却出现了藤蔓似的根须,看样子,我已经进入了地下的世界。不知道为什么,金锁那个有关“怨婴”的故事反复在我的脑海中回荡。这么严肃的事,他不会拿来消遣我。但是这是唯一出去的道路了,我只能是碰碰运气了,希望自己不会遇到。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终于走下了台阶。台阶的两边各有一跟石柱,上面点着长明灯,脚下是一片开阔的小广场。在我的左手边,躺着一个浑身血污的人。我急忙跑过去,手电光照在他的脸上,却发现他的脸坑坑洼洼,像是被什么野兽啃食的。有的地方骨头都露了出来,饶是我见过不少被野兽杀害的死尸,也禁不住吓一大跳,手电差点儿失手飞出去。

  虽然辨不清楚他的相貌,不过从服饰看来,不是我们的人,那就是金锁团队的人了。我翻了翻他的包裹,想看看有没有合用的装备,发现这家伙的背包里竟然装了好几瓶酒,妈的,真他娘的是个酒鬼!我从他包里拽出来了一块帐篷布,盖在了他身上,心中默念:兄弟,遇见了是个缘分,不过我是没办法带你出去了,你就在这儿委屈一下,早点儿投胎吧。

  我这么做是跟跑船的人学的,他们出海,遇到死尸后,通常会带回来,也不怕忌讳。我曾问过一位船长为什么这么做,他说,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哪天自己要是落海身亡了,别人也会带回他的尸体。死者为大吧。

  我挑选了几样看似有用的装备,然后顺着小广场的路往前走。小广场左右各有三尊雕像,奇怪的是,这三尊雕像全是有关蛇的,只不过是形态不同。云南这地方,蛇是最常见的一种动物,比较有名的就是云南竹叶青和眼镜王蛇了,体型大一点儿的缅甸网纹蟒也会常有。如果金锁说的是真的,这里是八百媳妇皇帝的长眠之地,为什么会雕刻蛇的图腾呢?外面祭祀区反而是龙的……这不合规矩啊。而且,这些蛇的造型十分怪异,张开血盆大口,长长的红芯子跳动着,看样子就像是极尽嘲讽。

  眼下,我也没心思去细想这些,赶紧离开才是正道。这里漆黑一片,这些造型逼真的雕塑看得我周身不舒服。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就在手电光照射到前面一段路面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路面上有一个大大的字。好奇心驱使下,我停住了脚步,仔细一看,脚下有四个大字,写的是:“生人勿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