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金锁其人
张佳亮2018-03-22 13:022,293

  赖千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份发黄的报纸,外面用塑料薄膜封着,看得出来,原主人很珍惜这份报纸。他递给我看。

  这是一份1934年8月14日的《盛京时报》,通文繁体字,标题是“营川坠龙研究之一,水产学校教授发表,蛟类涸毙”,尤其是“蛟类涸毙”四个字,格外醒目,更醒目的是左侧的图片,一具宽大的骸骨被摆放在空地上,蛇形的脊椎骨,三角形的头骨,尤让人吃惊的是,它头上两根高高扬起的犄角。这货怎么看,怎么像龙!

  我是搞动物标本的,自然知道这件事,饶是如此,我还是装作很镇定的样子:“这个事儿我知道,不是辟谣说是鲸鱼骨了吗?”我的意思是,我是内行,你蒙不了我。

  赖千说道:“毛哥,你别这样。你想想,要真的是鲸鱼骨,当地老百姓至于围观吗?再说了,你看报道,距离如海口20多公里的地方发现在的这具骨架。鲸鱼可能吗?再有,你是搞这方面的专家,鲸鱼的骨节有多少节,你看看报纸上写的这个家伙的骨节是多少。”

  的确,鲸鱼的骨节有56节,而报道上写的很清楚,这个所谓的“蛟类”有29节,差了相近一倍。而且从尺寸上面来说,我敢断定,这家伙绝对不是鲸鱼。

  赖千见我陷入了沉思,又说道:“那时候,小日本占了东三省,扶植了末代皇帝。自从张大帅被炸死后,我们家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不过,那天,我太爷爷也去看热闹了。这两件东西,就是他从现场偷偷带回来的!”

  干我们这一行的,首先得沉得住气,所以我也没有被赖千吓到。而是淡然一笑:“东西你收好吧,这东西我没见过,也没办法估量它的价值。你还是另寻别家吧,请吧。”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句话放在别的行业兴许行得通,但是我这里不行。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老婆本儿带棺材本儿,全都得搭进去。所以我做事很谨慎。

  赖千见我拒绝,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我连推带搡地撵了出去。看着赖千叹气的背影,我踌躇着。看在老赖的面子上,我兴许可以相信他。但是冒险,不是我的性格。

  送走了赖千,我赶紧坐在电脑前,开始搜索有关“营口坠龙事件”的一切,尽管事情过去了八十多年了。可是这件事情一直是网上热议的焦点,就连央视的《走近科学》也曾经报道过,给出的恰恰是鲸鱼说的结论。面对一张辨识率极低的照片,网民分成了鲜明的三派:一派,认为是鲸鱼;另一派认为是龙;最后一派,不认为这是鲸鱼,但也不认为这是龙。

  三派人,你方唱罢我登场。从生物学到光影学,从历史学到政治学……展开了激烈的交锋。看着网上这些纷繁复杂的帖子,我不由感慨,只怕大家参加高考都没有这么刻苦用功过。

  看得我脑仁儿疼,我揉了揉太阳穴,决定不再想这事了,这世界上有龙,怎么可能呢?想通了这一节,我放下了心理包袱,决定出去散散心。锁好店门,我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去了酒吧街。

  酒吧街里有一家叫“BLUE”的店,店老板是我大学时期的同学,名叫韩笑。同是北方人,他人长得高高帅帅,上学那会儿是不少女同学的梦中情人。没想到一表斯文,向来听从父母话的他,毕业后居然开了一家酒吧。这令我们哥儿几个大跌眼镜。我们经常拿他开涮,说他这里开暗门子。没想到有一次我们一本正经说着笑话的时候,还真有一来旅游的哥们上来打听,问坐在门口靠窗的那姑娘多少钱出台。笑得我们一群人前仰后合。

  见我来了,韩笑亲自上阵,帮我调了一杯鸡尾酒,放在我面前后,他笑问道:“怎么了,看你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家里逼婚了?”

  我没心思跟他开玩笑,说道:“我问你个问题啊,比如说有人卖你一批酒,说是从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上偷来的,价格不贵,你敢收吗?”

  “开玩笑!”韩笑突然扯着嗓子,“这尼玛绝对是骗子啊!”

  我说道:“如果这活儿是老赖给你拉来的呢?”

  韩笑拍了拍旁边一伙计的肩膀,让他去招呼客人,然后才低头对我说道:“哥,这帐不是这么算的。老赖怎么了,他平常吃你那么狠,这种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前不久……”他突然停了一下,左右看看,确认周围没人注意到我们谈话后才说:“老倔那边就收到了一个假货,听说也是老赖牵的头。”

  老倔也是当地古玩街的,不过他玩的比较特殊。因为地理关系和历史原因,景洪这里玩古玩的不是很多,大多数人都是倒腾木头,金丝楠黄花梨什么的。但老倔玩的是石头。奇形怪状,什么样儿的都有。没想到这个老赖这么神通广大,居然连这条线都勾上了。

  我问韩笑是什么假货。

  韩笑摇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他刚说完,忽然一扬下巴:“正主儿来了,你亲自问他吧。”

  我回过头去,见一个体态微胖的家伙正迈步走来,这家伙穿着黑色牛仔裤,上身黑色衬衫,烫着头,脖子上手腕上全都是挂珠,手里还捏着一串儿。看到我们,主动打招呼:“哟,韩老板,毛哥,巧啊!”

  我心说,全怪他妈的老赖,我这外号是摆脱不了了。不过这人不是老倔啊。

  来人叫李金锁,我们直呼其名,也长期混迹在古玩街一带。金锁在我店铺的旁边开了一家叫古逸轩的古玩店,心情好的时候常来韩笑的酒吧。有的时候,甚至成了一种信号,只要他一来,我们就知道,这小子今天生意不错。

  我问道:“李老板,今儿肯定是一路飘红吧?”

  “哪里哪里,全托毛哥的福,有时间您去我那儿,我请你喝酒。”

  我茫然地看看韩笑,用眼神询问他:“几个意思,这家伙不是老倔啊,怎么会是正主儿?”

  韩笑不动声色,而是装作随口一提的样子说:“李老板,听说你在老倔那儿收了一件宝贝,怎么,不亮出来给我们长长眼吗?”

  李金锁这人喜欢炫耀,心里藏不住事,要不也不会在生意好的时候来酒吧了。他听韩笑这么一说,哈哈一笑:“有眼光,我以为这东西没人认识呢。”说完,他就从上衣兜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小,通体黝黑的石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锁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