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法印交合淬炼骨,唤得石壁乾坤一
云水菩提2019-09-16 14:292,160

  上回说到:墨玉受伤惊魂梦,竹篱院落父母情。大汗湿衣泪眼蒙,夜雨茶寮遇千生。

  几人谈了许久,在询问了一番之后,闲来无事的千机酒子竟然决意跟随墨玉等人一同去寻找墨玉的家。而对于墨玉几人来说,千机并

  不算上推心置腹,无所不谈。但在千机死皮赖脸毫无所事的攻势之下,墨玉也只能作罢任其施为。

  黑夜里,他们缓缓地前行。千机公子时不时挑逗着伤重的墨玉,一旁的水影儿和林凤娇看得也是气愤又无奈。忽然,水影儿便发现,周身弥漫着诡异的气息,到处是毒草阴木。

  几人眼神互相示意了一番,小心翼翼地四下观望着往前走着。四周黑压压的一片,一点生机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声音。墨玉等人就在这诡异而又阴森的密林中盘桓了不知道多久。

  前方,一处空旷的草地一下子浮现在几人眼前。此刻,墨玉激动地向着一处略高一点儿的土堆走了过去。墨玉一边走,一边看着那已经被荒草长满的土堆,高高低低土堆。这便是墨玉惊梦之中的那个温暖而急速破灭的家。激动之余的他往里面走着。

  突然墨玉身上的阴阳珠突然闪着光芒,一道白光直直从地底射出,如同一道光柱将墨玉罩在里面。瞬时间,从荒草覆盖之下的土堆中泛起阵阵光芒,一会儿成青色,一会儿成赤色,映出一个太极光阵。

  恍惚间,墨玉似乎已经栖身倒地。不远处的水影儿、千机等人这才发现倒地的墨玉。他们纷纷跑上前来,见墨玉已经晕了过去,几人相继围坐,各自变换着手势。三色法力光纹交错而生,贯穿着墨玉整个身体。

  过了多久,四周似乎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两人法力似乎与墨玉身体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三人周身光芒似清风,又如山泉般回环往复。

  此刻,伴着千机和水影的法力的输入,墨玉元神忽明忽暗,在识海太极图和佛像法印中不停旋转。突然,墨玉的元神在奇特图印的摧动之下散发出无数金光漫射开来,向四肢蔓延。墨玉筋骨随之盈满金黄,周身奇经八脉如岩浆灼烧般滚烫,流炎随着血液流遍其全身。

  两人见势,缓缓收回法力。可强大的法力还是将他们俩震出几丈开外,周围泛起振振狂风,枯枝败叶漫天飘了起来。此刻,墨玉缓缓睁开眼睛,望着倒在远处的千机和水影儿。

  “水影儿、千机!你们怎么样了!”墨玉问道。

  “还好!并没有大碍!你怎么样了?”水影儿说到。

  还没等墨玉回话,千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和水影儿一边走来一边说到:“还死不了!为了救你小子,我们可是抵了老本。还好!本大爷皮糙肉厚,还死不了!”千机拖着受伤的身体,故作坚强调侃儿着墨玉。

  水影儿倒是看起来好许多。只是,头发稍显凌乱些许。

  “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神识有点异常,像是受到外力激发,变得火灼一般!不过,身体现在却变得更加轻松。”墨玉说到。

  “你这小子!福源也忒好了!看来身体比之前好多了!”千机拍了拍墨玉贫嘴地说着。一旁的水影儿看着不停唠唠叨叨的千机公子,也忍不住捂着小嘴笑个不停。

  就在这时候,几人脚下突然震动了起来。一个古老的残破石碑从刚才的阵中心冒了出来。三人吃惊地端详这这块古石残碑。但看这石碑边刻莲花纹,碑面太极符印微微泛着赤色光芒,浮生语曰:“天乾地坤鉴阴阳,太极极蒂生死象”。

  这时,时停空静,走出一紫衣修士。

  “在下乃莲纹碑灵!已等候少主人许久,这是主人与夫人生前所托之物,还请少主人好生保管。”紫衣修士说着,凭空招来一黑木镂雕盒子交于墨玉。

  墨玉有些恍惚地接过盒子,倍感激动地打开盒子。盒子里面竟然是一枚发绿的青石手记和一卷骨简。

  墨玉喜极而泣,在修士的示意下戴上了手记后,翻开骨简。

  简上曰:“吾儿见此,亲已故。祖上始于人皇伏羲,因缘起河图洛书和太上仙尊遗宝,始创先天八卦,后造福人间。时间辗转,有好事者为得乾坤鉴,窃取修仙妙法,步步追杀。故将重器残片密存至此,吾儿见此切莫伤怀,应续先祖遗志,守正驱邪,重聚乾坤,器归仙门。手记内另有乾坤,望儿妥善保存,骨简乃古神遗骨所至,可助尔寻找神器。言尽于此,吾儿珍重”!

  墨玉刚刚读完骨简,它变化作一道白光落到了竹剑之上。融入了神骨的竹剑,变的格外透亮,发出空灵的响声。从剑柄到剑身,竹节更加清晰,似仙生玉骨一般。

  墨玉看着焕新的佩剑,再看了看紫衣修士,心中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也许是这奇遇来得太突然来不及反应;也许是父母的遗书所提使命太过沉重自觉难以承受。

  “少主人!古碑是上古天石所制,可助人修行,还请将其纳入手记之中。”说罢,还没等墨玉询问,碑灵即化入碑中。

  墨玉念力一动,石碑便如青烟般被吸入其中。周围的一切此刻开始回归正常。

  千机和水影儿顿时回过神来,“咦?石碑怎么不见了?”两人望着墨玉,差异地问道。

  “石碑已经被我吸入戒中,这都是父母的安排!我还得好好理理思绪,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墨玉回答道。

  “这下,你该安心回山修养了吧!也算是了了你小子一桩心事,至于事中原委待日后定会明了的。切不要再劳神伤身!”水影儿安慰着。

  一旁的千机推搡着墨玉:“你小子,可听好了!赶紧把身子给养好了!我可是等不及要与你较量一下了。”

  墨玉只是微微一笑,相扶离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答案,墨玉心中只有无处诉说的痛和无尽沉重的责任。而后的日子,自己又将面对怎样的困难和挑战,这一个个的问号盈满了脑海。

  寄语:惶惶不安觅心厉,三人枯野残垣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