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啪啪打脸
良善之人。2018-03-01 18:192,361

  “不能这么说还怎么说?她一个下界来的小树精,成个仙吧就算了,还妄想飞升上神?简直做梦!你看就她那狐媚样儿,若不是就合他们胃口,哪就能这么横着走了?!”

  “你确定?”

  尧清语气不善得很,然而那人还无知无觉,像一只难得开屏的老孔雀在炫耀它毛色似的。

  “当然,她那样低贱的妖类,在我们天上只是浪费了灵气……”

  “啪!”尧清不急不缓的扇了那女仙一巴掌,“从哪儿听来的?”

  本来她是不喜欢动手的,然而人家自己作上门来了,不打打怎么可以?

  四周原本或附和或嫌弃的声音,因为尧清这巴掌响声,顿时停下。

  “刚上界的希有上神说的……”天宫不认识她的恐怕没几个人,没见过也没听过的基本没有。她一问,没被打的都很老实的回答着。

  希有?好样的!

  那仙子一看是她,气得手一抖一抖的指着她,“你!好大的胆!”

  “哦?承蒙仙子谬赞,小仙不才,还是你口中那浪费天界灵气的尧清呢。原来仙子也不过如此,连个败类都打不过呢。”说罢还漫不经心的瞥了那女仙一眼。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

  “啪!”又是一巴掌。这下她身边所有人都不敢动了,只恨自己出来太不是时候,占了这煞星的道了!

  “仙子呀,实在是得罪了,没问问你是谁。但是呢,整个天界都知道我脾气不好的,所以啊,知道你是谁了,我可能还会打得厉害些!”尧清笑得牙不见眼,一副温良无害的模样。

  “你!你……”

  “我,我就是我,怎么了,敢背后说人被逮住了,还不服打呀?”

  那仙子气得吹鼻子瞪眼的,拂袖而去。

  “尧清上仙,那可是郁英仙子啊!”不远处一个小仙婢凑上来。

  “郁英又如何?我就是要告诉那些人,那怕我渡劫失败是真,可我容不得别人嚼舌根也是真!”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暗箭防了,流言无踪!最好的法子便是杀鸡儆猴。

  据说此后有整整三月,郁英仙子都再没来天宫玩了。而始作俑者,此时却在司命家跷着二郎腿喝着小茶。

  “我说,你不是挺能的么,我就问修复个灵脉,你都要翻翻翻,翻半天!”

  司命一个白眼飞过去,“吾真是想杀了汝的心都有了!好好的汝打人家做什么?!”

  “你认识我是一天两天么?我眼里,可是揉不得沙子的!”

  “揉不得沙子?明明最简单的修复灵脉的路就这样被汝给废了!”

  “你一个人叽叽歪歪半天,又不同我说!那条路修复灵脉最简单?从开始到现在你哪怕讲了一句没?”

  “汝……汝简直是……不可理喻!”

  “承蒙仙君夸奖!”

  “那最简单的一条,便是下凡转世,积攒功德,更有机缘的,说不定汝脱离凡人肉身时降下雷劫,飞升上神!然而汝说说,汝今日都做了什么?”

  “我……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吧。喝……往生大帝的小孙女儿,是叫郁英吧……该不会和我打得是同一个?”

  “嗯!汝好大本事,打了往生大帝的孙女,汝以为就汝睚眦必报,人家就是善茬?人家固然动不了吾写的命薄,可下界去给汝使绊子添个堵,还不是随手之得?”

  “……”尧清内心一万匹马狂奔而过!这个真是自己作的!“就没其他法子了?”

  司命微微一笑,“呵呵,没有!”

  听到这儿,尧清便觉得她可以去死一死了。她用不咸不淡的语气接着说:“时不待我!天要亡我!”

  司命无视尧清打出的苦情牌,“认命吧,命薄吾都替汝写好了!”

  尧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瞅着司命,看得他一阵发毛。

  “汝还没去见玉帝吧?”

  “没呢,谁有空看他呀!”

  司命不咸不淡的做着样子,端起一杯茶来,“二品仙女尧清,越阶伤人,罚下界轮回,司命主簿,往生大帝主轮回,三年归。玉帝还没同汝说吧?”

  “那么是说……”有人给我保驾护航了?

  “嗯。”

  “哎哟喂我去!好样的司命,我这找玉帝去!”

  中央天庭。四下无人。

  “尧清拜见玉帝。”

  “无妨。想来有人同你说了吧。”

  “是。”

  “此举也是无奈,你且委屈三年吧。”

  “应该的应该的,不委屈!”尧清心里窃喜。

  “唉,天界毕竟不是朕一个人的天界。等这次蟠桃会过了,你自己投胎去吧。”

  尧清喜滋滋出门。玉帝的眼睛,一直在她身后幽幽的盯着,直到她出门不见。

  蟠桃会是天界百年一遇的盛事,来来往往各式各样的仙人。虽然平时见王母吊儿郎当的惯了,可从来没人怀疑过她的办事能力。

  离宴会开始还有两个月,尧清本想趁着这两个月好好玩玩再下界的,然而王母却替她安排好了差事:去北溟送宴会请柬。

  原本尧清是不想接的,想到北溟的算计她便觉得一阵恶寒,走都走了还要追上天来然而王母却拿了一颗五百年的定风珠来诱惑她。

  出了天宫,她在天际慢吞吞又极不情愿地往北溟的方向飘去。

  真的是飘的。

  要不是看在那定风珠的面子上,她是无论如何也不去的。但既然出来了,玩玩也无妨。

  天际的云同她在天宫里见到的很是不同。五彩缤纷,霞光弥漫,好不漂亮!这据说是织女从前织的五彩锦缎。有时尧清伸伸手就能把它薅起来,有时明明已经那么近却抓都抓不住。

  试想一下,一个肤白如棉花,吊梢狭长眼的,欣长秀美好似如白梨带得三分春的美人,形孤影单的在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仙道上飘着,有谁不垂涎?

  一路上有些仙人经过,识礼的认识她的恭恭谨谨的同她问好,不认识她的识礼的便恭恭敬敬的问她是哪家的仙女,尧清便笑吟吟的说我是王母娘娘家的。

  还有不认识她的不识礼的……一上来就追着她跑,搞得她好似王母养的那些不着调的灵宠。

  对于这种,刚开始她还先说,敢问仙台出自何处。到了后来,来一个打一顿,来两个打一锅!左右打着还有着乐趣。

  由此她便明白了,和有礼之人便以礼相待。无礼之人,能用拳头解决的就该少说话。

  尧清就这样一路玩一路打,甚至有时还降下云头跑凡人界玩玩尔加点速度。上次回天界只用了一日,这次去北溟却生生用了半个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仙要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仙要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