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天上人间
良善之人。2017-08-24 21:022,437

  尧清同往日一样轻车熟路的自个儿推开门,大摇大摆的直走后院。她不要脸皮的程度,连司命家的小仙女都叹为观止。

  甫一如门,尧清便到了透玉果的味道。这透玉果,有权有势的仙家都喜欢用它来装点门面。其身碧绿莹莹如透玉,有种淡而宁远的香气。

  司命正在软榻上歇息着,尧清大摇大摆的登门入室,寻了个安逸的位子坐着,捡起个透玉果便欣欣然开吃了。

  “回来了。”司命头也没抬。

  尧清瞥了他一眼,“老实说,最近我这么霉,是不是你在背后坑我!”

  司命悠闲的在摇椅上晃着腿,“吾是吃饱了撑的闲得没事才会想坑汝。”

  “那这么说你是承认了。”尧清咂咂嘴,司命哪日不是闲得吃饱了没事的?

  “看汝这样子,天劫怕是没过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

  尧清把吃完的果核砸到司命身上,冷着脸说:“你故意的吧?”

  “哦?那便是铁定没过了……就说让汝平日待人好些,汝却非得把人一个个踢下界去!看吧,如今报应来了吧!”

  司命用他惯有的那玩味的眼神望着尧清,尧清瞪着他。如果可以,她最想把司命踢下去!

  “把手伸过来吾给汝瞧瞧。”

  尧清一动不动,司命一个眼刀朝她杀过来。

  “楞着干嘛!手伸过来呀!”

  看司命那么凶,尧清有种她又交友不慎的感觉……只可惜打不过呀……慢吞吞的把手伸过去,司命一把抓住,像给凡人看病一样,给她号起脉来。

  良久,司命缓缓开口,“吾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汝想先听哪个?”还没等她接话,司命又继续说:“汝想先听哪个都没关系,反正吾两个都要说的。”

  “……”所以您是来搞笑的吗?!尧清腹诽,“那先说好的!”

  司命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好消息是,八十道雷劫没过却没有死,吾先恭喜你。”

  这……她能把他拖出去打死吗?

  “坏消息是很坏。”司命定定的望着她:“此次失败的雷劫汝虽没受完全部,所以保住了性命无虞。但是,又正是因为汝没有受完全部的雷劫导致汝灵脉受了损害,情况,很不好。”

  周围寂静了下来。

  许久,尧清一声淡淡的“哦”,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似的。她麻利的起来拍拍褶皱的衣服立定站好,动作一气呵成有如自然。

  司命定定的望着她,似是要她看出一朵花来的样子。

  尧清老脸一红,把刚刚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心下只剩害羞,心特么的跳得有点快了……

  客观说,司命生的极其妖孽。修容耀姿,被服纤罗,如松之高立挺拔,如明月般辉光温和,文质彬彬,温文儒雅等等等等。

  按尧清来说,别的仙虽说他城府深至不可测,但他其实对她却很是包容。比如总是给她许多好吃的好玩的,当然,这些都要以先抛开他那张烂嘴为前提,才能算好。

  尧清坐着惆怅得很,司命伸过手像摸狗一样摸摸尧清的头,对着她笑得一脸的人畜无害。

  这让尧清最头疼,一巴掌给一个枣子,偏生她又不好下手。尧清歪头往一旁撇撇嘴,悄悄做了个鬼脸。

  “好了,汝呀,别以为吾不知道汝在做些什么。许久没回来,还不快去看看汝那窝儿,怕是灰得不得了了!”

  一听此言尧清如蒙大赦,抛开她灵脉受损这件事,马不停蹄的跑回她的‘天上人间’。

  尧清回来一看,其实才没有司命说的那回事,天上人间里里外外都还干干净净的。

  殿外的夕照分外美丽,尧清喝着司命家酿的灵酒,翩然坐在碧波天下,看着渺远的人间风景。

  唉,其实飞不飞升上神也没多大回事儿,毕竟她也不是真心求道。左右只是为了图个清净而已。

  她惬意的躺在一片浮云上,半眯着眼看着其他来来往往的云朵,心中安定。

  多年以后事事变迁,人再没一个像从前,尧清才开始哀痛着去怀念,那是在碧波天下惬意的日子,是何其的让人快乐。

  回来约摸几日了,尧清就那么在家死宅着。等一日又一日的没见尧清,司命自己寻到了天上人间来。

  他来时尧清神识海只有一丝波动,大概是骨子里觉得他不危险吧,尧清想着也正常,毕竟那么多年的老邻居了(老对头)。

  “唉,多日不见汝叽叽喳喳出来祸害人,还以为汝承不起灵脉受损,准备找个好地界坐化了呢。”

  “……”就不能盼她点好嘛!

  “尧清,汝不要再消沉下去了……”

  消沉?有吗?

  “汝看看如今,汝还有当初一脚一个踢飞那些男仙的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吗?”

  她只是累了好吗,司命这些话说着,让尧清越来越觉得好笑。

  “损个灵脉又不是修不好了!汝至于么?”

  只怕再让他说下去,是要说破天了。尧清无奈的笑笑。

  “你从哪听来的我意志消沉了?我被雷劈得厉害,才没有歇多久,怎么在你眼里就是意志消沉了?”

  “……”

  “好了,你说的我都知道,就算我不是上神,他们又能怎样了我?开玩笑,我可是会一脚一个踢他丫全家的!”

  司命被她逗得一笑。

  “我这么拽,修不修复灵脉又又什么?”

  “好好好,就汝厉害。汝可不知道,王母可是在外面急得哟。汝怕是从没和她提过在这还有个去处吧?”

  “我会去找她的。我这好去处,可是不能同她讲的,若不然,我这偶尔的安生日子可是没有了……好了,走了。”

  话音才下,转瞬不见。

  司命的额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在尧清身上,他觉出了些些不好的气息。他脑中仔细盘算着,要不要替他这百来年的邻居卜个卦呢?

  天宫里,尧清向来不怎么好好同人打交道的。除了她愿意给个好脸色的和不得不给个好脸色的,其他基本都被她冷寂值和武力值给弄怕了的。

  明面动不起她,暗地里偷偷抹黑的人可是一双手数了都要添的。所以尧清这儿才堪堪回了瑶池,便有人传出了她历劫失败了的话来。

  虽然他们说的是事实不错,可尧清心眼里最讨厌别人算计她。天宫里人云亦云,不多时这消息便在天宫传遍了。

  要知道如此,同王母说话是就该下个禁制符的,怎么也不能让旁的听了去好来笑话她呀!

  她气蔫蔫的乱晃着,好巧不巧,便听到了别人背后讲她的碎嘴。

  “哎,听说了没,尧清渡雷劫失败了!”

  “天上都传翻了!她平日那么跋扈,也该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的……”一个低眉顺眼模样的小仙婢这样说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仙要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仙要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