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破而后立
良善之人。2017-08-24 21:022,174

  话一出口,四周海面都突然有了颇大的响动。一把把水剑从水面上缓缓升起,这便是尧清的武器。心有多大,世界便有多大,随手可见之处,都是美景,也是武器。

  尧清的实力似乎并未在希有的预料之中,他略微有些惊讶,但也消失于转瞬。

  “仙子有如此实力,枉自成下仙,怕是过谦了吧。”

  “是要长上神个万把岁,不过也拜上神所赐,三四万年道行,堪堪得了个下仙。”

  说罢水剑皆应声而动,往希有飞去。希有捏诀移形换影,瞬息之间与诸剑避开身来。面对如此多而强大的灵剑,只能避其锋芒。

  却不想尧清不是个按套路出牌的,水剑在他侧身躲避过去的时候,全部炸开花来,一时水花四溅,淋得希有成了个落汤鸡。

  “哈哈哈……堂堂上神也有今天……”尧清在离他百来步远的地方笑得腰杆都直不起来。

  希有黑着一张脸,她的心还真大,到底是不怕死?还是欺负他不会动真本事?

  眨眼之间,希有便挪到尧清面前。在即将碰到尧清的时候,尧清却碎成一堆冰渣。不过片刻,皆化作了水。

  举目四望,尧清站在数百米外,正是结界边缘。

  “上神,我虽是讨厌你得很,但却未曾想过下死手,如今也是。来北溟多谢你家老龟还有你数月前的款待,尧清便告辞了”说罢,尧清还笑着同希有挥挥手。

  希有并不是个随便善罢甘休的主,他原不到尧清战力如此剽悍,更没想尧清如此利落的要走。

  只要一想到岁月寂寂却无人相陪,活得再久,也不过是空长岁数。希有突然发狠。

  “天陨神落。”希有轻声唤着,一条透明白龙自天陨剑里飞出,直奔尧清而去。

  尧清感到杀意阵阵,这北溟尊主不是同她玩玩的。连忙引水为盾,阻了白龙来路。但白龙依然缓缓前进着,尧清全副注意力都在上面了。

  她双手运满灵力,抵挡着白龙。原本凭她三万多年的修为,自然是有其他办法解决的。只是波及范围太广,肯定有无辜之人受累,她天界千年,性本纯良,从未有害人之心,此时更狠不得心。

  正全力抵抗着,尧清突然身后一凉,一把剑自后背插入。没插穿,但肯定见了血的。

  尧清顿时卸了力,白龙朝她飞奔而来,将她打飞数尺远。

  希有就站在她原先站的位置,手里拿着那把天陨剑,剑尖滴着血,面无波澜。

  “哟,上神真是好本事。”尧清一接嘴角嫣然一笑,淡淡的说:“我竟不知北溟杂碎还会趁人之危搞偷袭啊……”

  希有面无表情的看着尧清,心里虽有一丝愧疚,却转瞬即逝,他不能让她再走了!

  尧清中那一剑,又被白龙一袭,身子软摊在地上,笑时牵动伤口,登时咯了一口血出来。希有以为她终于不会再跑了。

  然而下一刻,尧清面露无邪之笑。将沾血的手往结界上一碰,结界瞬间被烧出了一个洞。尧清自洞中越出,直接往天界飞去,连云都没召。

  俊眉一挑,他赶忙追上去。

  尧清没有召云,全凭一身灵力在天上飞着。身子里温热的血在一滴滴的流出,灵力在一丝丝消散。

  后力越来越不继,但希有显然不是善茬,必须跑,有多远跑多远!

  “别再跑了!”希有赫然发觉,尧清跑的方位很不劲,那片天隐隐约约漂浮着煞气,再下去就该是魔渊海了。

  尧清有伤在身,过去了,只怕是力难从心。鹏族向来以速度和某些通天本领著称。希有身形一闪,就拦到了死命逃跑的尧清。

  “再过去,你怕就没命回来了!”

  “有命无命便不劳费心!”尧清厉声呵斥,身形一转,直直往下奔去。

  希有的样子是想要拉住她,却因为之前种种算计,尧清不敢信他。反手一掌,希有被拍出老远,再回首已经看不见尧清踪影。

  后背穿肩的伤扯着扯着疼,尧清闷着一口气,在接触到陆地的时候瞬间昏睡过去的同时,打出一个结界来。

  一日复一日的昏沉,尧清一有意识,便觉得哪哪都不舒服,浑身都像火烧一样。恍惚间有双凉凉的手再她脸上划过。

  悠悠转醒,已经是四五日后的事了。尧清眸子一睁,先映入眼帘是一丝一缕的飘着的黑气,然后再是一张陌生的温润如玉风姿绰约的脸。还好不是希有,尧清庆幸着。

  “哈,你……”声音沙哑得无法,尧清觉得说话都有些许费力。

  “没丹没药,自己撑着!”

  尧清抬着那双祖母绿的眸子幽幽的望着他,虚弱的一笑。饶是病里也有三分媚色,惹人怜爱得很。

  她运转灵力,在体内过一圈,身子果然好了些。

  “咳咳!”尧清调整了下嗓子,“是你救了我呀?”

  “嗯。”

  “敢问阁下是……”

  “问来有用吗?”

  “没有,只是……”

  “那就不要问!”看着帅哥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吓得尧清心头一颤。

  “我只是问个名字,方便称呼而已嘛!”尧清摸摸鼻子,弱弱的说。

  那人头也没抬,四周都寂静得很。良久,在尧清都以为不会有答案了的时候,他又轻轻飘来一句话。

  “泠崖。”

  很高冷,这是尧清对泠崖的第一印象。

  “这是哪里啊,我好像从来没来过。”只有两个人,尧清致力于缓和这尴尬的气氛。

  “你去过很多地方?”

  “没,我就是问问。”

  泠崖好看的眼睛撇了尧清一眼,“自己来的都不知道!蠢!”

  出门不利,都怪她没找司命看看黄历!尧清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他是智障别和他计较别和他计较,才把自己的怒火按下去。

  深吸一口气,尧清对他粲然一笑,“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被仇家追下来的?”

  泠崖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尧清那还带血的衣服,有些位置还看得见她雪白的肌肤。默默把眼睛移开,冷冷的开口。

  “魔渊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仙要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仙要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