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引子
幻世2020-02-06 11:482,187

  黄昏时分,光影斑驳。

  在陆地的尽头,有一面延伸的灰色断崖,经过岁月的累积,以倒三角的方式伫立着。

  断崖之下,是一片海,幽深的色彩,让人目眩神迷。

  海与山岩搏击,轰响连成一片。虽然宏伟,但也单调。

  借助晚霞,翩飞的蝴蝶挥动美丽的翅膀,自由地舞蹈着。

  断崖之上,青松傲立,在海风中岿然不动,忍受日复一日的孤独。

  要是往常,全部的景色描写也大概就是这样,但现在不然。

  陪伴它们的多了一个面色沉静的男人,白色衣服是如此醒目。

  他也一动不动,若不是衣服颜色分明,那静止的状态大概会与松树混为一谈。

  山崖几近荒芜,但唯一不缺的就是风。

  男子昂首眺望远方,任凭风吹摇衣角,突然唇启道:

  “时间过去那么久了。”

  在喋喋不休的浪花中,这句轻轻的话语,若不仔细听,很可能会一带而过。

  那双远眺的眼睛,自打接触天边后,就没有离开过。

  殷切的目光似乎将天边撕开一个口子,所谓望眼欲穿也不过如此。

  男子周围,再无旁人,而他仿佛塑成一尊雕像,陪伴在古松身边。

  就这样,执着的眼神一直延伸,看上去如此坚定,未曾断线。

  突然,一列海鸟发出尖鸣,从男子头顶列队划过。大概数十只海鸟一起发出的鸣叫实在聒噪,纵然男子分外专注,也难免从凝视中脱离出来。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海天相接的远方,似乎夕阳已近。

  他没打算驻足过夜,于是毫不犹豫地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开了。

  良久,良久,一切又恢复当初。

  如果说,视线投放的第一站是断崖,那么第二站就是它背后的这片森林。

  这是一片无人踏足的区域,至少在老宋的印象里是这么回事。

  古木参天,如黑云压城,遮天蔽日的模样让人根本透不过气来,更糟的是让人对于白天和黑夜总有一种混淆感。

  林间本没有路,但只要有一个人踩下去,通路便形成了。顺着第一个人的脚印,一共有四个人依次而过。

  走在最前的就是人称“老宋”的男子。说老真是冤枉他了,尚未结婚的他正值壮年,除了面相老了点,实在找不出年纪方面的其它特征了。

  老宋眼睛不大,因此特别聚光,现在正用这双如漆似墨的眼睛打探周围环境,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紧皱的眉角有超越年龄的谨慎小心。

  经过良久的确认后,老宋才如大男孩一般,在唇边牵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大家赶紧跟上,从这条路来。”

  老宋讲完,无人应答,倒不是因为没听见,而是后背臃肿的行囊和连日来的赶路已经让他们耗尽了说话的动力了。

  从紧绷的面部表情可以推知,显然他们不是普通的游客,何况普通的游览根本不会选择渺无人烟的原始森林。

  是的,他们所在的区域是一片原始森林。

  “老宋,我们歇一会儿吧。”跟在他身后的马尾辫女孩说。

  老宋努力往前探着脖子说:

  “走出来我们就休息。”

  又走了一会儿,终于迎来一块空地,所有人顾不上扔下背包,直接累瘫如泥地拍在地面。

  “你说我们能找到吗?那传说靠谱吗?”一个长着一张耗子脸的小伙子喘着粗气问道。

  老宋没回答,只是给了耗子一记白眼,心说都到这时候了,这小子怎么还扰乱军心。

  坐在耗子脸边上有一个高高瘦瘦,原本白白净净,这两天被晒黑的小伙子,他跟马尾辫是一对儿,平常不爱言语,是那种少说多做的类型。

  所有人问了一圈,只有一人例外。从踏上行程开始,他就习惯一言不发,一天说不上五句话,就跟闷葫芦一样,好吧,胡卢就是他的本名。

  胡卢是那种看到名字就能一下被人拆穿当年如何起名字的名字,好吧,有点绕口,但不妨碍理解。胡是父姓,卢是母姓,合二为一就是父母二人爱情的结晶。

  “别放弃,再坚持一下!”马尾辫给耗子脸鼓劲儿。

  耗子脸“呵呵”了一声,打开军用水壶,咕咕往肚中灌水。

  “别喝太多,也别喝太快,小心不舒服。”老宋提醒道。

  老实讲,虽然不认可耗子脸的态度,但老宋对这件事心里也没底。

  首先讲一下这件事的起因。起因在老宋,他在这边休假。

  故事的开端很老套,关于宝藏。倒不是说老宋爱财如命,一开始跟当地人聊天时就听说过宝藏的故事。起先他并没有在意,更没有冲动,听多了就觉得好玩,再后来想要一试身手的时候他已经搭上返程的飞机了。回去后,他跟好友耗子脸提起这次经历。

  没想到,耗子脸只用一句话就把他逗乐:

  “我仿佛听见了钱哗啦落地的声音。”

  于是乎,耗子脸央求老宋带他去寻宝。

  耗子脸把话都说成这样了,但老宋并不热情,冷冷地丢过来一句话:

  “要去你自己去。”

  “可是我不敢嘛,人多壮胆!”

  见老友不答应,耗子脸卖贱耍赖,一周都在老宋家打地铺,吃住都在一起,最后把老宋磨服了。

  “算了,就跟你去一趟。记住,以玩为主,不要冒险!”

  老宋的妥协并不是真的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也不是贪图钱财,而是他本来就是个热衷冒险的人,一旦外界环境成熟,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就会不安分起来。

  两个人去显然太少,后来老宋听说他有朋友,瘦高个儿和马尾辫夫妇也正好有意去那边,说是采集什么标本,顺便提一句,他俩是生物学家。

  最后加上胡卢,这是耗子脸的朋友,不过直到现在,老宋还没有搞清楚他来的目的是什么。

  就这样,五个人怀揣着不同的目的,向着同一个目的地出发。

  这里有必要讲一下宝藏传说是什么,虽然五个人中有三个人不是很感兴趣,但不妨碍耗子脸一脸痴迷地重复十几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进化之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进化之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