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岭南谢家
李青2018-10-12 08:504,136

  叶其修原以为沈冲一时兴起找自己确认身份后便会继续过他那种足不出门吃吃睡睡的生活,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叶其修刚离开演武场,沈冲便迎面走来,笑着喊道:“叶大哥,你跟我一起出去好不好?”

  沈冲一声“叶大哥”招得旁边的人都看叶其修,王耿明嘴角下钩,眼神凌厉地往这边看,模样就像是鬼门关的守门神一样。

  “沈将军,你有什么事?”

  “你和我出去一下好不好?”

  “去哪里呢?”叶其修走进到沈冲身边,低声问道。

  “我想你对甘州应该很熟悉,能不能带我到原来李家的旧址去看看,连同当年和李家关系密切的几家人家,司马家、章家还有杜家。”

  “嗯,可以是可以,不过其实我对李家原来的情况也并不熟悉,但是对甘州应该比你熟悉一些。”

  “对了,叶大哥,你见过当年的李文怀、李武信兄弟吗?”

  “印象不深了,我家这一支和他们本来就离得远,当年走动好似也不多,那两位长辈,我大约见过,但是那时候年幼,记忆也不深。”

  “那你见过李晋吗?那人和我父亲同辈,”一提起“父亲”,沈冲必定变得恭敬而乖巧,“我父亲好像都没见过他,据说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他真的死了吗?”

  叶其修和沈冲走到僻静处,低声说道:“沈将军,你真的要彻查当年李家的事情?”

  沈冲奇怪地看着他,说道:“怎么了?”

  叶其修说道:“你要翻李家的旧账,不知道最后会把谁牵扯出来,说不定是个你根本动不得的人物,我劝你还是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了。这么多年李家自己的人都销声匿迹,不提旧事,你又何必去冒险呢?”

  “嗯,可是最近关中出了不少李家旧党,煽动民意动摇军心,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对了,我听说五指山本来就是李家的地产,抱朴峰后面有个奇怪的山洞,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如何?”

  叶其修叹了一口气,只得和他同去。

  二人上山的时候,原本一路走在前面的沈冲,却让叶其修到前面带路,自己在后面跟着。二人轻功了得,身法各异,但都绝对迅捷,叶其修老练沉稳,跟在后面的沈冲轻捷灵动,很快就到了沈冲说的那个洞口。

  沈冲连把随身兵器也没有,用手拨拨洞口的藤蔓,看了片刻,说道:“这个藤蔓结得很有章法,但想打开一点也不难。叶大哥,你以前进去过没有?”

  叶其修道:“进去过一次,里面没什么可看的。”

  沈冲煞有介事地思索着“嗯”了一声,说道:“我要进去。”说着便钻了进去,叶其修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他是怎么钻进去的。站在外面的叶其修,脸上瞬间失去了原先平和自如的神色,绷紧的脸上,一层寒意若隐若现。

  这个沈冲究竟想干什么?他究竟又是怎么想事情的?他信任自己?可是这岂不太过冒失。叶其修面对沈冲这样一个孩子,实在觉得有些难办。

  进到洞中的沈冲,发现里面是个宽敞的山洞,洞顶很高,有光漏下来,但是依然幽暗,沈冲四面走走,手在石壁上滑过,石壁上的青苔裂缝在他指尖溜过,沈冲忽然感觉到一条很细很深的裂缝颇为奇怪,这条裂缝极为隐蔽,裂缝呈不规则的方形,方形中间的石块略微突出,沈冲按按那块石头,一动不动,却感觉那块石头较别处光滑而干净。

  沈冲运气于掌心,再次按压石块,依然纹丝不动。

  沈冲练得是正宗的沈家内力,这种内力堪称英灵秀气,却绵长不绝,是非常厉害又漂亮的功夫。

  曾经人们就说,沈慕枫风致超逸,姿容绝俗,恐怕和他练的这种内力有关。当年沈慕枫素衣青衫,一只长管,追风涉月,清音荡涤在青石白水间。

  可惜,已是传说。

  作为沈慕枫的儿子,沈冲虽然俊朗可爱,悟性也高,却一团孩子气,心里还冷冰冰的,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每日除了吃就是睡。而且练沈家内力练得好好的,小小年纪就初具格局,最后不知道怎么想的,胡乱练起了各家内力,家里大人说也不听,很快就“内力尽失”了。

  叶其修观察了很久也看不出沈冲的深浅,一面觉得这孩子可能确实年小,没什么内力,但是一方面又觉得沈谢两家说什么也不会放任子弟无所作为。刚才沈冲上山的时候让他跑在前面,叶其修故意跑得很快,可是沈冲跟得毫不费力,可见这个孩子不是泛泛之辈。

  呆在洞里的沈冲不知道外面叶其修脑袋里想什么,只是单纯想弄弄那块石头,看样子那块石头早被人鼓捣过很多次了。沈冲改换运气的方式,分别用别家内功路数运气,但是那块石头依然纹丝不动,沈冲拍拍手上的泥土,钻出来说道:“这个地方蛮好的,刚好夏天避暑,我以后要住到这里。”

  “又乱说了。”

  “对了叶大哥,关中地方军需要集中整顿,重新确定军队编制,调配部署,还要整改军中不良风气,加紧操练,我想就甘州武馆直接调拨人手,去军中任职,你看谁比较合适?”

  叶其修微笑一下说道:“甘州武馆虽然是奉朝廷之命创办,规模大人也多,但是有实际才干的人其实寥寥无几,大多都是些徒有虚名的庸才。这里每天教些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谢姑娘不止一次被气得火冒三丈了吧?”

  “不过关中地方军中还是有不少人是从这里出去的,从这里派一个人统合兵力,总觉得更合适些。”

  叶其修问道:“统合关中兵力,整顿关中军队,这难道不是安西将军的分内之职吗?将军虽然年少,但是要去做这件事,谁也不敢有异议。”

  沈冲脸一抽,立刻显出不情愿的表情,说道:“我以为朝廷一时兴起,把我弄过来,呆几天就让我回去了。我才不想去管理那么多兵卒呢!”

  “可是将军此举也太过草率了吧!”

  “嗯!”沈冲鼻子里长长地哼了一声了,不高兴地走开了。

  沈冲要从甘州武馆调人整改关中军队的消息很快就在甘州武馆散布开来,偌大的武馆里好像一下子多养了一万只麻雀,切切察察地议论个不休。这些人一开始对沈冲深怀期待,结果被泼了冷水,后来见沈冲无所事事,没个将军的样子,也就渐渐不把他放在眼里,以至于逐渐忘却。对于沈冲,也只是时常私下里议论几句,说世家的少爷,不动也有饭吃之类,言下颇多鄙夷不屑,至于三品将军的威严,更没人放在眼里,以至于谢容兮还受了不少意料之外的窝囊气。可就在王耿明和王副长尊商量着让沈冲那几个败坏武学风气的厨师搬离武馆的时候,武馆就传出沈将军要从武馆里选拔武将前去领兵的消息,起初人们还将信将疑,然而没几天正式的文书就发下来了。

  这下没人不信了。

  王耿明碰到谢容兮,迟疑了几下,终于走近前来,和声问道:“谢姑娘,听说沈将军要从武馆选拔武将,代他去整顿军队,真有此事?”

  谢容兮道:“我也正要去问他呢。”说罢就要走。

  王耿明急忙呼道:“谢姑娘请留步。”

  谢容兮停下脚扭过头,王耿明见她眉头皱着,便干紧说道:“姑娘请便,在下便打扰。”

  谢容兮瞅了他一眼,转身离去,但是谢容兮眼睛里一瞥而过的冷淡,却着实让王耿明不安了好一阵。

  “冲儿!”谢容兮一面喊一面进屋,沈冲竟然在收拾东西。

  “你在干什么?”

  “收拾东西回家呀!”沈冲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回答。

  “回家?你现在可是朝廷派出来的安西将军,你说回家就回家呀?”

  “母亲来南阳了,我要去见她。再说了,这个西北要乱起来了,我才不想搅进去呢。”

  “你回家,和朝廷申请了没有。”

  “我递了奏章。”

  “批了吗?”

  “会批的。我明天就走,用不了多久就回来了,兮姐姐你不用担心。”

  “那你要从甘州武馆选拔参将的事情,也是真的。”

  “嗯,就叫叶其修去吧。已经定下来了。”

  沈冲看着谢容兮,笑容明朗,说道:“放心吧啊,不会有事的。”

  一个月前,长乐公主就已经从岭南谢府启程,陪同沈冲的母亲谢瑗前往南阳。

  “她跟着去南阳做什么?!”谢益听说公主也一起去了南阳,顿时火气大起来。

  “说是去面见圣上。兄妹阔别良久,心中牵挂,难以释怀。”

  “哼!”谢益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我看那个圣上才没心思见她呢!那个贪婪愚蠢的女人当年在京城不知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才在岭南藏了这么多年,终于又忍不住了。”谢益怒冲冲地说道。

  谢益接着问自己心腹下人:“她带谁去的?”

  “身边两个嬷嬷,还有一些侍从。”

  “你去替我准备,我明天一早去南阳。”

  “您才回来,就……”

  “你别管了,快去吧!”

  谢益随身带了几个信得过的人,快马加鞭,和长乐公主、谢瑗前后脚进京。进京以后,悄悄找个地方住下来,便派人盯住长乐公主身边的人。果然,第二天,长乐公主身边的一个嬷嬷便只带了一个人,骑马出了北门。谢益立刻叫人跟紧,飞鸽报信。第三天,长乐公主身边的另一个嬷嬷也带人出了城。谢益随即也跟着出了城,这二人同往西北而去。不久谢益收到传信,说二人一个去了关中,一个往居延关方向而去。谢益快马加鞭,赶往居延关。

  就在谢益飞马赶路的时候,官道上一骑飞马迎面驰来,马上少年素薄衣衫,俊朗可爱,意气飞扬。

  “冲儿!”谢益勒马大喊。

  沈冲急忙勒马回身,伴着一声骏马嘶鸣,“哒哒”几声蹄响,沈冲已到谢益跟前。“姨母!”沈冲一脸惊喜,“姨母要到哪里去?”

  谢益看着沈冲脸上细细的汗珠,明亮有神的眼睛,开心的笑容,心中也一阵欣喜,用赞赏甚至自豪的眼光看自己的小外甥,问道:“你要去看你母亲。”

  “嗯。姨母这是要去哪里呀?”

  谢益驱马,对沈冲说道:“冲儿过来。”二人走到林中一棵树下的时候,谢益问沈冲道:“关中的事情跟姨母说说。”

  沈冲道:“关中近些年军政有些腐败,眼下有人冒充当年李家的人,想要煽动生事。其中有几个人是有人故意安插在关中军政各处的,大概是想在关键时候操控关中。”

  谢益听他朗朗述说,忍不住笑了,说道:“冲儿真是好魄力,扔下那么复杂局面,跑回家见母亲。”

  沈冲也笑了。谢益接着说:“这些事谁也不要告诉,听见了吗?不要和你母亲说,更不要和公主讲,懂吗?”

  “嗯。”沈冲懂事地点点头。

  “姨母要到居延关去。冲儿是聪明的孩子,什么事都有自己的主意,但是也要保护好自己啊。”

  “姨母去了塞外更加要小心。”二人一面说话一面回到大路上。

  “姨母会照顾自己。你快赶路吧!”谢益疼惜爱怜溢于言表,看着沈冲让他走。

  沈冲掉转马头,扭头看了一眼谢益,马已经走出去几步,沈冲挥挥手喊道:“姨母保重!”

  “冲儿保重!”

  沈冲鞭子一扬,那匹漂亮的骏马奋蹄飞奔而去,很快就不见了。谢益直到沈冲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扬鞭继续赶路。

继续阅读:第七十三章 交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绝心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