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无端仇视
李青2018-11-09 07:142,299

  卢士杰一心惦记着陶隐,只身离席出去寻找,在公主府里来回转悠了好几圈,也没看见陶隐的影子,最后走到公主府花园后门附近,为了看得广,竟然爬到小楼顶上四下观望,却看见一个青衣蒙面之人,在花园里躲躲闪闪。卢士杰一面好奇,一面害怕,既不愿意离开,也不敢动,便只好悄悄伏在房顶静静观看。

  青衣人一路往下人休息的地方走去,卢士杰远远跟在后面,也往相同的方向而去。可是很快就把人给跟丢了。最后便又爬上房顶,却看见颇为奇怪的一幕,那个蒙面青衫人站在院子一侧,正对着陶隐,看上去很严肃,而陶隐站在院子另一侧,侧对着蒙面人,似乎很轻松,嘴角还微微带笑。

  卢士杰听见陶隐说道:“久仰大名,乔姑娘。”

  卢士杰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这个蒙面人是陶隐的手下,或者是来私会的,却万万没想到这人竟是乔江蓠。既然是乔江蓠,那么岂不有理由去抓住她,何况陶隐还是宫中的武官呢。如此一想,卢士杰大喊了一声:“陶兄,我来助你!”便将手中剑向乔江蓠抛去。

  乔江蓠名义上虽有神功在身,但是其实差得实在太多,别说什么打斗经验,就是心态上,她也还是一个闺阁中被人保护的少女,更何况这身神功于她来说,叫作重病更合适些。所以看见那把速度其实很一般的剑冲自己飞过来,竟然还有些慌张。

  就在乔江蓠欲躲不躲,想接又有些错过时机的时候,已经站在乔江蓠身边的陶隐轻淡地冷哼了一声,抬手用侧掌将那把剑打落在地。乔江蓠看着那把剑被强势的力道,突然打落在地,心中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被唤醒。那把剑几乎是被狠狠砸在地上,在石板上磕出几个小坑,几块碎石粒飞溅起来。

  这种干脆、冷静、强势、生猛的感觉,那种刚劲强悍的风格,给乔江蓠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记忆中有类似的东西。

  陶隐看了一眼落地的卢士杰,又看了一眼乔江蓠,乔江蓠从陶隐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带着恶意的,或者是幸灾乐祸的微笑,还伴着一丝寒意和冷漠。

  “陶兄,此人诈死欺君,你我何不齐力将她拿下?”

  “也对。要是淮王殿下也在就更好了,可惜淮王殿下又跑去西郊了。”

  乔江蓠听闻此言,立刻脚下发力抽身跃起,可是送往脚下的内力却忽然消散了,乔江蓠一跃未起,才注意到陶隐的手指抵在自己的足三里穴上。

  “卢兄,”陶隐转过头看着卢士杰,说道:“你父亲叫你立刻跟去西郊,那边出事了。”

  “真的?”

  “真的。”

  “那你怎么不去呀?”

  “我得陪着二皇子。”

  “哦。”卢士杰虽然有些不明所以,最后还是犹犹豫豫地走了。

  卢士杰刚走,乔江蓠便突然后撤然后飞腿扫开陶隐,想要立刻赶去西郊。

  她原本在落月庵静坐调息,却听见外面有动静,看见不少身手不凡之人在草丛树上躲避,觉得可能有事,便担心萧景宣的安危,冒险前来,不想萧景宣没见着,却被这个陶隐给缠住了。

  乔江蓠正要抽身离去,脚已离地,却被后面陶隐执剑追上,只好回身格挡,可是回身才发现,陶隐已经绕到自己身侧,将自己逼回地面,乔江蓠正要出招,陶隐却先她一步,横剑逼来,一把将她按在树上,剑横在脖子上。

  乔江蓠被陶隐用力地按在树上,一动也不能动。她本来就内息不稳,内力混乱,别说调理真气发功出招,能避免体内真气乱绞在一起就已经让她筋疲力竭了。前一日为救萧景宣,冒险一战,除了打乱原本就很不协调的体内真气之外,还让她受了不轻的伤。

  从刚才陶隐打掉卢士杰的剑来看,乔江蓠就已经知道此人的身手功力绝对高手之列,果然,陶隐按住乔江蓠的力道让她几近窒息,仿佛被巨石挤压。乔江蓠明白自己根本没法从陶隐手中挣脱,但是因为无法呼吸,所以不停地挣扎。可是陶隐却没有丝毫要放松的意思,手臂依然死死地横在乔江蓠的胸前。

  乔江蓠看着陶隐,看见他脸上显出狞厉的表情,眼睛因为愤怒或仇恨而严重地扭曲,眼睛里喷射出强烈的怒气和敌意,传言中的美男子,在乔江蓠的眼前变成了一个杀气腾腾的魔鬼。

  陶隐的眼睛逼视着乔江蓠,从鼻子里呼出的粗气喷在乔江蓠的脸上,乔江蓠能够听见他喉咙里愤怒的喘息声,仿佛一只被激怒的老虎。

  “你不是连一把剑都害怕吗?怎么有本事跟我过招了?!啊?!”陶隐咬牙切齿地问道,仿佛要把话咬碎一般,好像恨不得将乔江蓠一口吃掉似的。

  乔江蓠被他逼迫地连气也喘不过,哪里还能回答他的问题,只能艰难地来回摇头。

  陶隐扯住乔江蓠的衣领,一把将她推了出去,因为窒息而头脑发昏浑身颤抖的乔江蓠没有站稳,一下子扑在了地上。乔江蓠伏在地上喘息良久,才慢慢站起来,看着一脸敌意的陶隐问道:“你究竟是谁?”

  “哼!”陶隐冷笑了一下,说道:“蝼蚁之辈,哪里配叫大小姐关心!”

  乔江蓠看着陶隐,又问道:“你和我到底有何冤仇?”

  陶隐眼睛里结了一层严霜,寒意直逼乔江蓠,牙关咬得紧紧的,脸上的肌肉都变形了。

  忽然,陶隐又猝不及防地逼到乔江蓠脸前,这一次乔江蓠侧身躲过。陶隐侧对着乔江蓠,说道:“你为了你的情郎,很是拼命嘛?”说着,扭过头来,嘲讽地瞪着乔江蓠,乔江蓠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陶隐接着又说道:“你的这条命,到底有什么要紧的?要别人赔上那么多?!”乔江蓠听见他把拳头攥得咯吱作响。

  乔江蓠看这个陶隐,和传言一点不符,根本就不是什么洒落平淡的人,她觉得这个陶隐又偏执又极端又凶暴,对自己有意见,却什么也不肯说。乔江蓠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便又一次想要离开,可是刚一运气,心口一阵剧痛,一口血喷出。

  陶隐略一吃惊,接着便平淡地瞅着乔江蓠,说道:“看来是受了重伤。”说罢转身离去,一面走一面说:“拜托你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稍微再多活几天。”

  乔江蓠手扶在院子里一棵柏树上,看着陶隐走远,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继续阅读:第一百一十八章 生死之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绝心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