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170,(大结局)腊月二十八
曹朋枝2018-09-16 12:004,229

  170,腊月二十八那天,孙路明在T市“裕隆大厦”15楼太阳能公司新的行政营销办公楼王总的办公室里,领回剩下的1万元提成

  第二天上午,孙路明,把明天上午到T市太阳能公司老板那里,去领剩下1万元提成的事情,对老母亲又说了一遍。

  “两个仔公鸡和100个土鸡蛋,我都准备好了。明天,你就把它们送给那个老板吧。”之前几天,就听孙路明在家里说,过几天,要到T市去太阳能公司老板那里去领钱的事情,被他老母亲听到了,望着门边的孙路明,非常朴素地说。

  “好的!明天我过去带上它们。”孙路明听了,站在一边,连连点头。

  想想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和太阳能公司老板见面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这一年实体企业非常难的情况下,是怎样度过来的?但在王总发过来的短信中知道,安南太阳能公司新的行政营销办公楼,已从江都工业园,搬到T市“裕隆大厦”15楼,想必太阳能公司在2015年经济寒潮年所受到的影响不大;或者公司老板新的战略构想在经济发达的T市,而江都工业园,只是安南太阳能公司的一个生产车间所在地。

  正因为此,孙路明,乘腊月二十八这天,到T市去领剩下的一半提成之际,顺便去看看安南太阳能公司新的办公场所是咋样?

  因为他深知:没有太阳能公司这个平台,不要说前年跑城区房地产开发商的太阳能业务的兼职了,这即将快要领到手的1万块钱收入提成,也不是大河水飘来的。

  总之,孙路明,从内心希望,安南太阳能公司,在公司老板的带领下,会发展的越来越好。

  于是,站在一边,就看着老母亲坐在床边,把鸡蛋堆的高高的圆木桶,从床底下,拿了出来,向旁边那个塑料袋里,一个一个地数鸡蛋。

  第二天,腊月二十八,早上8点多,孙路明,就起了大早,在美地花园门口的马路边上,拎着老母亲给他装好的两个仔公鸡与100个土鸡蛋的两个红色的布袋,坐上了前往T市的长途客车。

  长途客车,载着一车的乘客,在前往T市的公路上,象一个马匹一样,在灰蒙蒙的天空底下,向前奔驰着。公路两边的房屋与迷雾一般地景致,向后匆匆地退去。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客车驶进T市市区的时候,坐在车座上的孙路明,就用手机给太阳能公司的王总打电话。说他现在在进入T市市区的大巴车上,问她在哪里下车。

  “你到东郊菜市场站牌下车,然后,向左拐,向前走200米,看到裕隆大厦,上15楼,到公司办公室找赵总。”王总,在电话里说。

  她说,自己现在银行,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到公司。

  王总在电话里,要孙路明到公司去,说赵总在办公室里等他。

  “好的。”孙路明听到王总这样说,于是,对着手机回应到。

  “师傅,到东郊菜市场站牌下车啊!”挂了电话,孙路明,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手扶着前面座位的靠背,对前面的驾驶员喊了一声。

  “好的。到东郊菜市场下车,回头车到站后,我喊你。”前面的驾驶员,听了后面的叫声,头都没回,就这样,向身后的孙路明回答道。

  孙路明,坐在座位上,把手机,放在手里,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10多了。

  于是,坐在车座上,把手机放进裤子口袋里。

  客车,在车水马龙的T市市区,由西向东行驶。

  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钟,就听见驾驶员,在前面叫喊道:“到东郊菜市场的,下车了!”

  听到驾驶员的叫喊声,孙路明,拎着两个装着鸡蛋与仔公鸡的红色的布袋包,站了起来。

  随着车子,在大街的一边停下,孙路明,就拎着鸡蛋和鸡下车了。

  站在大街上,他看到对面的菜市场门口的小吃店门前,有许多卖着小吃的摊点,就拎着两个包,穿过车轮滚滚的大街,走了过去。

  经过打听,孙路明,顺着摊点老板手指的方向,向北方向,走了50多米。穿过宽宽的马路,再向前走了约200米路,果然,看到中国农业银行旁边,“裕隆大厦”四个大字,立在附近东侧的一幢二十多层高楼的楼顶上。

  来到“裕隆大厦”一楼的电梯口跟前,孙路明,乘上了15楼的电梯。

  不到半支烟的功夫,电梯,便在15楼停下了。

  拎着鸡蛋和仔公鸡的孙路明,在电梯口,向里面走了十多米,便见“安南太阳能公司”字样的四方形的金属招牌,挂在双开玻璃门智能密码锁按钮上方的墙上。

  见双开玻璃门锁着,孙路明,知道这是智能密码锁门。于是,站在门边,掏出手机,给赵总打了电话。

  “好的。我马上过来。”赵总,在电话里,听到孙路明的声音。

  不一会儿,就见赵总身穿藏青色西服,从办公室里,来到双开玻璃门旁边,打开智能密码锁。

  “孙路明,你手里拎的是什么?”看到孙路明手拎着两个袋子,赵总,在门边笑着问他。

  “这是我母亲叫带的100个土鸡蛋与两个仔公鸡,送给你和王总的一点心意,以对前年公司提供的兼职跑业务的机会,表示一下感谢!”孙路明听了,就把那两个装着100个土鸡蛋与仔公鸡的红布袋,向赵总眼前提了提,站在门边,笑着回答说。

  “这鸡和鸡蛋,都是你家养的?”早有耳闻孙路明家房前屋后养的一些土鸡的赵总,接过孙路明递过来的两个黄布袋,笑着问。

  “是的。都是家里老母亲养的。”一旁的孙路明听了,笑着回答说。

  “这整个一层办公楼,都是太阳能公司的?”随着玻璃门打开,孙路明,跟着赵总后面,在走廊里走,看着二面二办公室深红色的门都关着,他不由地感叹太阳能公司新的办公场所,又大又气派。于是,孙路明,在后面,不由地笑着问道。

  “对,这15楼整个一层,都是安南太阳能公司的办公楼,有一千多平米面积大。”赵总听了,笑着回答说。

  “这是销售部!”赵总,拎着红布袋,向里面走,走到销售部门口,他推开销售部的门,对后面的孙路明说。

  孙路明,见状,把头朝里看了看。只见一个约50平米面积大屋子里,装饰一新。里面摆放着一排排油光可鉴深色调的桌子。桌子旁边,则摆放着整整齐齐的皮垫座椅。深色调的桌子,加上旁边深色调的座椅,将整个销售部,映衬得庄重又气派。这足见得销售部,在整个公司办公区域的显要位置,同时,也能看出太阳能公司老板,对其的重视。

  看了太阳能公司新的销售部,孙路明,接着,随赵总来到他的办公室。

  在后面的文件柜边,放下两个红布袋,赵总,在班台桌子边的老板椅子上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中华烟,抽出一支,递给坐在班台桌子边的孙路明。

  “赵总,你这新的办公室,比以前那个办公室,即大又豪华气派的多。”接过香烟,孙路明,用火机点上,笑着对他说。

  “那是的。风格也不一样。”赵总听了笑着说。

  一旁的孙路明听了,用眼睛环顾了一下这个又大又装修得豪华气派的办公室。只见这个豪华气派的办公室,比以前在江都工业园的办公室,起码有四个大。大约有100平米面积大小。

  一个大海航行的舵盘,摆放在赵总班台桌子的正对面的墙边;上面有水手操作方向的8个转盘扶手。半米多高弧形的黑色底座,喻义着安南太阳能公司这艘船,根基夯实;深红色圆形的舵盘,则显示着船的航向。很显然,赵总这间大办公室里,摆着这么一个轮船上操控航向的舵盘。喻义不言自明,那就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是安南太阳能公司这条船上的掌舵人。

  舵盘旁边,是一组真皮沙发。三个摆放整齐的棕黄色的真皮沙发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的实木茶几。茶几上,摆着一个玻璃烟灰缸。这俨然是赵总平时接待来客,抽烟喝茶的地方。

  沙发旁边,摆放着一盆高大的绿色植物。硕大的绿色叶片,在窗外泄进来的一束天光的照射下,使这个豪华气派的办公室,顿显生机盎然。

  沙发西侧,是宽大的玻璃窗。窗边的墙上,则摆放着一组深褐色的木工师傅定制的柜子,那是总经理赵总用来存放文件的文件柜。

  在这间光线明亮摆设简洁气派的宽大的办公室里,孙路明和赵总,一边喝茶,一边聊着天。

  这时候,赵总,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站起来,对他对面的孙路明说:“我有事出去一下。你在这里等一下王总过来!”

  “好的!赵总,有事,你去忙!”坐在桌边的孙路明听了,笑着回答说。

  于是,赵总出去了。

  宽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孙路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抽烟。这中间,曾有办公室工作人员过来,把他桌上的一次性纸杯的茶续水。

  宽大的办公室里,孙路明,坐在这里,等王总。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王总背着她那个时尚的皮包回来了。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五十多岁,他,今天,也是在腊月二十八这天,向太阳能公司老板,讨要工资的。

  这样,孙路明,就跟着王总后面,来到北侧,她的同样豪华气派的宽大的办公室里。

  王总,站在班台桌子后面,从皮包里,拿出一沓钞票来,放在桌子上。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工资条来。

  “这是一万元钱,你点点!”王总,坐在椅子上,把那一沓从银行捆扎好的钞票,递给桌边的孙路明说。

  然后,拿出一支签字笔,叫他在工资条上签字。

  “好的。”孙路明,接过一万元钞票,见它捆扎整齐,就没有拆开来一一地点钞票。而是,直接把它放进上衣里面的口袋里,然后,拿起笔,在打印有他姓名的工资条上,签上“孙路明”三个字。

  领到钱,接着,就是那个身材矮小的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来领钱。站在一边的孙路明,见王总,给那中年男人发放工资款时,就和王总道别。

  “你回去吧!”王总,听到孙路明的道别,就向他点点头说道。

  于是,孙路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打开智能密码锁双开玻璃门,乘下电梯,来到外面的大街上。

  临近中午的大街上,车轮滚滚,高楼林立。

  小汽车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二面二街道林立的高楼上方,早上还一片灰蒙蒙的天空上,现在一片澄明。不时有冬日的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露出它黄灿灿的光斑来。这黄灿灿的光斑,映射在厚厚的云层上,象冬日里红彤彤的炭火,投映在河边雪地里的幽深的雪水里;明灿灿的光晕,象奶酪一样,涂在雪水的幽深处。让人见了,有一种明亮的新鲜的感觉!

  穿过车流不息的大街,孙路明,来到东郊菜市场边的一个面馆里,吃了一碗面。接着,就在菜市场前面的马路边,等前往江都工业园方向的长途客车。

  当载着春节回家几个乘客的长途客车,在马路边停下时,孙路明,上了车,从口袋里,掏出20元钱,向售票员,买了一张回去的车票。然后,在车上,找了一个座位坐下了。

  长途客车,载着孙路明,载着他身上口袋里的一万元现金,以及车上几个的乘客,穿过长长的T市市区,由东向西,在江都工业园的马路上,象箭一样,在冬日的太阳从云层中露出半边脸来的天空底下,向市区方向驰骋的时候,坐在车上的孙路明,就知道他快要到家了。

  (故事结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城市奔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