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水千丞2021-09-27 17:1316,857

  从那以后,单鸣以每个季度为频率不断增加着沈长泽的训练量。佣兵团时常组织各种各样的实战练习,这种练习虽然不能算是玩儿真的,但却都是真枪实弹,存在很高的危险性,至少沿线布雷、警戒网、陷阱都能轻易要人的命。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个孩子不仅体魄已经超越成年人,对于危险更是有着超乎寻常的直觉,这种直觉在作战中是救命的武器。

  佣兵团里的人对小孩儿都有特殊的感情,就好像大家眼看着一条小狗慢慢长大,越来越厉害,曾经喂过他狗粮给他洗过澡带他遛过弯儿的,多少会有些参与其中的自豪感。不接任务的时候,很多人在基地都是闲得发慌的,所以佣兵团里几乎每个人都为孩子的成长做出过贡献。而佣兵团也从一开始大批招进新人时的不稳定、互相不信任走到了今天的团结和默契,这其中沈长泽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可以说孩子的成长,伴随着新的“游隼”的成长。

  这天,游隼的基地迎来一个大客户。

  哥伦比亚的内阁成员尼奥长期充当着各个佣兵组织的掮客,他和美国一些政商名流以及黑道都有着深厚的关系,几乎哥伦比亚以北国家的生意,都是他介绍的,尤其以美国的生意最多。虽然美国是个出产雇佣兵的大国——那些退役美军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但国家都鼓励他们往外走,免得给自己国家造成安全隐患,所以很多黑白两道的人,更愿意雇佣外国人。

  通常情况下,虎鲨是不会同意客户亲自跑到他们基地来的,但尼奥的面子比较大,和他们生意往来多,彼此之间存在信任,于是在尼奥的再三要求下,虎鲨同意了那个客户的要求——亲自到基地挑选贴身保镖。

  这一次的雇主是美国著名的军火公司——杰森奥塔利,而他们要保护的对象,是此次负责和尼加利亚政府签署一笔价值十六亿美金的军火合同并负责交货的公司高层,名叫比尔·奥赖斯,尼加利亚反政府叛军必定要破坏这次签约,杀了奥赖斯是最有效、最具威吓力的方法。

  鉴于之前负责签约的一个高层已经在有重重保全的情况下被杀死在酒店门外,公司觉得自己提供的保卫能力不足,于是决定寻找专业保镖,通过尼奥,他们找到了游隼。

  当尼奥带着奥赖斯以及一大堆保镖从“黑鹰”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个临危受命的奥赖斯先生有多么担心他的人身安全。

  奥赖斯戒备地看了看这个现代化军营,保安把他团团围在中间,不给狙击手留任何空隙。

  艾尔挑了挑眉:“奥赖斯先生,这个基地很安全。”

  奥赖斯擦了擦汗:“进屋说吧。”

  艾尔做了个请的手势,将他领进了屋。

  进屋之后他明显放松了一些,他恳切地对艾尔说:“莫瑞先生,久仰您带领的佣兵团的大名,尼奥向我承诺你们一定会保证我的安全直到交易结束,我把我的性命交托到你们手上了。”奥赖斯一边说,还一边狐疑地看了一眼站在单鸣身边儿的沈长泽,大概是想不通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小孩儿。

  艾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奥赖斯先生,请你放心,我们将为您的安全赌上我们的生命和名誉。”

  “那么我来说说情况吧,首先……”

  “不不不”艾尔摆了摆手,“这个可以一会儿再说,我想我们还是先谈谈价钱吧。我们谈生意是这样一个规矩,先谈拢一个价格底数,您同意这个价格,我们再往下谈,然后根据您描述的任务难度,适当增加。”

  奥赖斯点点头:“这个尼奥已经和我说了,请您放心,公司为了此次交易的成功所愿意付出的代价,一定会让您满意。”

  艾尔露出帅气如好莱坞明星般耀眼的笑容,在场的虎鲨和单鸣都感觉到眼前这个臃肿的军火商在艾尔眼里已经变成一大块肥猪肉。

  离军火交易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奥赖斯一直住在市中心的豪华酒店。这家酒店是杰森奥塔利公司的财产,秘密总统套房有唯一专属的电梯,需要指纹和虹膜双重验证,房间的墙壁有半米厚,炮弹都炸不开,所有玻璃均为双层防弹玻璃,可以说是一个无死角的完美壁垒。可即使是这样,尼加利亚反政府军依然把前一个交易负责人炸死在酒店大门口——用自己的身体当炸弹。

  这些反政府军有着坚贞不移的信仰,非常不好对付。而游隼的任务就是保护奥赖斯直至交易结束。

  奥赖斯认为他应该尽量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酒店套房里,这样就能安全。但这些专业的雇佣兵都嗤之以鼻,最坚固的壁垒往往是从内部击溃的,一个月的时间太长,谁知道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叛军也不可能一直按兵不动,至少如果是游隼,他们有很多法子从水泥笼子里取一个人的脑袋,只有奥赖斯这样的外行,才会认为这个套房无坚不摧。

  再说,奥赖斯不可能一辈子不离开酒店,至少签约的那天他必须露面,去港口发货也必须由他本人亲自在场,这期间伏击的好机会,多不胜数。

  被艾尔这么一分析,奥赖斯脸色变得特别难看。

  尼奥给艾尔使了个颜色,暗示他别吓唬得太狠了。

  不这么吓唬人怎么谈价钱呢,艾尔假装没看见尼奥冲他挤眉弄眼,依然笑眯眯地说:“奥赖斯先生,你也不用过分担心,虽然这个任务很艰巨,但是请你相信我们。”

  奥赖斯继续擦额头上的汗,他说:“请你们这次务必派出最多的人力……另外,我想亲自挑选几名贴身保镖。两个星期后是我女儿的成人礼,那是美国上流社会有名的名媛派对,是她步入社交圈最重要的一步,作为父亲,我必须去参加。而我们不能带着你们全部人进去,所以我想来挑选两到三名,看上去不那么……唔……”奥赖斯斟酌着措词。

  单鸣挑挑眉:“不那么凶恶的?不那么像杀人犯?不那么吓人的?”

  奥赖斯摆摆手:“不不不,只是,出现在那种场合,如果太……太像一个雇佣兵,会引起其他人的恐慌,所以,最好能以我助理或亲信的身份出席。”

  单鸣拍了拍艾尔:“艾尔就是最完美的助理,你看看他。”单鸣捏着艾尔的下巴,“他出现在上流社会的宴会,完全没有违和感,艾尔可是真正的英国贵族。”

  虎鲨道:“别出馊主意,艾尔是总指挥,万一有突发情况,谁来统筹大局。”

  “虎鲨你不去吗?”

  “不去,我和迪诺他们另有任务。”

  单鸣耸了耸肩,冲着奥赖斯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呢?如果我你也不满意,那其他人你也都不会满意,他们长得都跟虎鲨这样。”

  奥赖斯勉强笑了笑:“其实……我和我夫人很早已经分开,我出席社交场合,习惯带着女伴,如果是女性保镖,比较合适一些……”

  虎鲨问艾尔:“百合呢?”

  “在费森堡,一时回不来。”

  虎鲨微微蹙眉:“那么佩尔去吧。”

  奥赖斯看出虎鲨不太高兴,心里有点发虚。

  虎鲨看了眼尼奥,给奥赖斯出这个主意的,绝对是尼奥。

  尼奥也心虚地扭过头去。

  虎鲨虽有些不满,但佩尔毕竟是一个合格的亚马逊女战士,虽然她医生的角色总让人忽视她的作战能力,但佩尔绝对是一个配得上“游隼”水平的雇佣兵,既然是雇主要求,他没有理由不让佩尔出任务,再说,随队也是必须有医生的,只是这次要从后勤转到前台作战。

  虎鲨通过内线电话把佩尔叫来了。

  奥赖斯在看到佩尔的时候,眼睛就直发光。

  佩尔听完他们的描述,笑了笑:“好哇,但我要CHANEL高级定制礼服。”她拍了拍奥赖斯的肩膀,在他耳边吹了口气,“你付钱。”

  奥赖斯被迷得神魂颠倒,半天才找回魂儿:“唔,还需要一个,能让我看看其他人吗?”他实在没办法把单鸣带入社交场合,单鸣脸上的傲慢和狂妄仿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他像个浑身带刺的刺猬,每一根刺都带着杀气。

  “没了,游隼一共只有两位女性佣兵,佩尔是唯一在基地的,奥赖斯先生,你是来挑保镖呢,还是挑演员呢?”单鸣不禁讽刺道。

  奥赖斯跟这群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说话心理压力已经很大了,被单鸣这么一说,更加紧张。

  虎鲨突然道:“我有个人选。”他指了指单鸣身边的沈长泽。

  所有人都愣住了。

  虎鲨道:“你带着他,说是你收养的,很合理吧?”

  奥赖斯有些激动道:“虎鲨先生,别开玩笑了,我怎么能让一个小孩子保护我的安全,他才六七岁……”

  孩子冷冷看了他一眼:“十岁。”

  虎鲨道:“他被训练了这么多年,到了他可以出任务的时候了。”

  单鸣沉默地看了小孩儿一样,的确,以他现在的能力,可以执行一些保镖之类的难度不那么大的任务了,可他始终还是个孩子,单鸣心里有几分异样,却也不想阻止。

  这一天总要到来。

  艾尔也看了沈长泽一眼:“没错,他可以出任务了。”

  奥赖斯依然很不高兴:“虎鲨先生,莫瑞先生,请你们不要拿我的性命开玩笑,他能做什么?”

  虎鲨撇了撇嘴,轻轻拍了拍孩子的后背。

  孩子就像被触动了机关一般,一跃而起,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扑向距离奥赖斯最近的保镖,他在半空中拔出刀,几乎是来不及眨眼的时间,他已经跳到了那人身上,用双腿夹住他的胳膊,一手揪着他的头发,刀尖正好停在那保镖的眼球三公分处。

  除了“游隼”的人之外,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孩子的速度太快,加之他身体小,目标非常不明显,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像猴子一样挂在一个身高一米九的魁梧保镖身上的。

  单鸣心里一惊。

  也许游隼的其他人以为沈长泽现在的能力是他们日夜训练出来的,渐渐就忽略了一个十岁小孩的体能极限不该如此夸张,可只有单鸣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体里沉睡着一只怪物,他的爆发力非常惊人。

  奥赖斯额上的汗越流越多:“好、好,就、就他了。”

  沈长泽从保镖身上跳了下来:“我叫沈,我十岁了,不是六七岁。”

  亚洲小孩儿普遍看上去比欧美孩子显小,可被人说是六七岁他非常不高兴。

  “好、好。”奥赖斯擦着额上的汗。

  沈长泽蹦回单鸣身边,收起刀,眨巴着眼睛问:“爸爸,怎么样?”

  单鸣努努嘴:“还成吧。”

  孩子哼了一声:“早晚超过你。”

  虎鲨站起身:“那么就这么定了,宴会那天,你带佩尔和小孩儿出席,到时候听从艾尔的命令,不可以自己随便行动,时时保持警惕。”这些话都是对首次出任务的孩子说的。

  孩子道:“虎鲨,给我那个吧。”

  虎鲨皱眉道:“哪个?”

  孩子指了指他的脖子。

  虎鲨拎起脖子上挂的士兵牌,厚实的指腹摸过士兵牌背面刻着的悍勇的游隼。

  “给我士兵牌吧。”

  虎鲨道:“你现在没有资格戴上它,只有合格的游隼战士才配拥有它,如果你这次能把任务完成,我就给你士兵牌。”

  孩子握紧拳头,认真地说:“我一定会得到它的。”

  杰森奥塔利公司的运输直升机直接把游隼的十四名佣兵带到了曼哈顿。

  看着暮色下奢侈繁华的夜景,机上的佣兵们心情都很好,只有他们的保护对象一脸凝重。

  对于佣兵们来说,能在纸醉金迷的大都市里执行任务,可比穿越布满蝗虫蚊子蚂蚁的泥沼之地、潜伏在潮湿阴冷的原始森林、行军在干热缺水的沙地等等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要享受太多了,这里有美酒,有美女,还有舒适干净的豪华酒店套房,再说保全任务应该算是所有任务里最为轻松的,毕竟他们占据主动。

  单鸣从飞机上看着灯火辉煌的大都市,一言不发。

  艾尔拍了拍他的肩:“想什么呢?”

  单鸣道:“我在想等任务结束了,找个人陪陪我,成天净跟你们混,我都快忘了女人是什么滋味儿了。”

  乔伯哼了一声:“那是你太挑了,薇拉那儿的姑娘们有什么不好,又辣又够味儿。”

  离他们基地五公里外,是哥伦比亚最大的专为外国佣兵服务的红灯区,薇拉是那里最有名的女伯爵,年近四十了,依然风骚动人。

  方圆百里的范围内,至少驻扎着上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亡命徒,战场上疯狂的杀戮激发了他们的兽性本能,时时与穷凶极恶的军人作战,每日游走在生死线上,更是让他们的心里承受着最大的压力,体内狂暴肆虐的动物性如果不在战场上发泄,那么只能通过超负荷的体能训练或者性来发泄,当他们拿着大笔大笔的卖命钱的时候,豪赌和嫖妓是他们最喜欢的娱乐。

  单鸣撇了撇嘴:“唯一的不好就是我怕她们有病。”

  “哈哈哈,如果按照你每年出三个任务计算,一年之中你有七八个月在和死神打交道,而你竟然害怕艾滋这种要十年二十年才能杀死你的东西?你这个混蛋肯定活不到那个时候,哈哈哈哈。”

  单鸣朝他竖起中指:“去你妈的,死在战场上和死在病床上完全是两回事。”

  乔伯舔了舔嘴唇:“那倒是,不过为了曼哈顿的美人儿们,我一定会舍生忘死的。”

  艾尔道:“你们别成天想着女人,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不用我提醒你们吧。”

  “老大,放心吧,当然是任务优先。哎,只有老大不会觉得痛苦。”

  “那当然,艾尔只喜欢钱,钱就是他心目中最圣洁最性感的女神,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艾尔佯怒道:“喜欢钱有什么不好,没钱怎么养活你们这帮废物。”

  这时,沈长泽跑到艾尔身边:“艾尔,这次任务结束,你会给我工资吗?”

  艾尔笑道:“你要工资做什么,买糖吃?”

  孩子认真地说:“我要定制自己的枪。”

  “找你爸要去。”

  沈长泽摇摇头:“爸爸是个穷光蛋,钱都赌光了。”

  单鸣哼了一声,把脸扭了过去。

  艾尔忍着笑:“是吗,那你觉得你值多少钱?”

  孩子一点都不怯场,一字一句清晰地说:“你给他们多少,就要给我多少。”

  “嘿,凭什么?”艾尔心想给你点儿零花就不错了,小孩子家家的要钱干什么。

  “因为我也来执行任务,你要对我公平。”

  周围人开始跟着起哄:“老大你就给他吧,他也是佣兵团的一员了。”

  艾尔眯着眼睛看着沈长泽:“让我看看你的贡献吧,只有你和其他人为任务做出一样的贡献,你才有资格分摊他们的佣金。”

  飞机落在了公司顶层的停机坪上,在狙击手的射程范围内没有比这里更高的建筑物,因此公司高层选择在停机坪上迎接他们。

  这时候正是晚上九点多,街上非常热闹,防弹车穿过最繁华的闹市区,把他们送到了酒店。

  一行人护送着奥赖斯从地下停车场的专属电梯登上这座位于市中心四十一层酒店的最顶层,整个过程非常顺利,看来奥赖斯目前的行程并没有被泄露。

  他们一进去,就先把套房的每一个角落都搜索了一遍,安装了摄像头和干扰器。最后分配了值班任务,三小时一轮班,每班三人,待在客厅,守住房门,其他人休息。

  其实在他们的严格把关下,在酒店里被袭击的几率很小,真正危险的是外出时和签约发货时,所幸离奥赖斯女儿的宴会还有半个月时间,至少这半个月他们能吃好喝好。

  晚上单鸣和沈长泽值班的时候,孩子抱着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然后抬起头对单鸣说:“爸爸,你这个穷光蛋,你账户上只剩下26美元。”

  单鸣毫不在意地说:“那怎么了,我又不缺吃喝。”

  “你对自己的财务没有一点规划吗?拿了钱就吃喝嫖赌,你这样以后怎么办?”

  “什么以后怎么办?”

  “以后啊,老了以后啊。难道你能一辈子当雇佣兵吗,你总有老得枪都拿不起来的时候。”孩子认真地说着。

  乔伯在一边儿偷偷直笑。

  “能不能活到那时候都不一定呢,干嘛考虑那么远的事情。”

  “怎么能不考虑,万一你就活到了呢?你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老了之后连救济金都领不到,因为你没有合法身份。”

  单鸣越听越不舒服,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小子成天拿一堆大道理教育他,跟小老头似的。以前把虫子扔他头上都哇哇哭的小孩儿多好玩儿啊,怎么就长大了呢,真够烦人的:“我老之后就你养活我,不然我养你干什么。”

  孩子愣了愣,很认真地问:“你养我是为了你老了之后让我养活你吗?”

  单鸣敷衍地点了点头。

  孩子怒道:“那你为什么不能对我好一点,你对我这么差,我以后最多把你送养老院。”

  单鸣拧着他的脸:“你说谁去养老院?嗯?”

  孩子摸着被拧得发红的皮肤,嘟囔道:“帐户上只有26块钱,真不知道你怎么活的。”

  “放屁,老子爱怎么活怎么活,什么时候轮到你啰嗦了,你个毛没长齐的小屁孩儿。”

  孩子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过得相安无事,很快就到了奥莱斯赴宴的当天。

  那天一大早,艾尔带了四个人去勘察现场,并占据狙击手制高点,又派三个人去确认行车路线,扫除有疑点的障碍。

  公司派来了造型师,为佩尔和沈长泽打扮。

  巨石和科斯奇穿起很久没碰过的西装之后浑身不舒服,两个人互相嘲笑了对方一番,巨石动了动手脚,非常担心一抬腿裤线就会裂开。他们两个将扮作普通的保镖,护送奥莱斯进屋。单鸣则是穿了一身洁白的西装,戴上圆礼帽,做司机的打扮。

  乔伯负责带领剩下的人潜伏进宴会大楼负责保全,他们一群人闲着没事干就看其他人换衣服,当单鸣穿着一身剪裁精致的白色西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吹口哨。

  单鸣身高184cm,在这群虎背熊腰的欧美军人里面,显得单薄一些,但肌肉紧实柔韧,爆发力极强,身形修长,曲线完美,包裹在量身定做、衣料考究的西装里,显得挺拔俊逸,器宇不凡。他长了一张典型的东方人的俊美容貌,只不过常年在腥风血雨中求生,长相在战场上没有任何优势,有时候还会因为有特点而带来麻烦,所以周围很少有人在意一个男人的容貌。如果不是褪下了一身迷彩服,洗掉了脸上的鲜血和伪装色,包裹进这样一身干净得体的衣服里,几乎没有人意识到单鸣长得多英俊。

  走火啧啧称赞:“哟哟,单美人儿,你这样的卖到拉斯维加斯的夜场,绝对比干雇佣兵挣钱啊。”

  乔伯放肆大笑道:“有没有人要出钱包他?有没有?我听他儿子说他账户上就剩下26美元了,哈哈哈哈。”

  单鸣看他们拿自己开玩笑,有些羞恼,一开口,原形毕露:“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就会说风凉话,穿上这玩意儿胳膊腿都不知道怎么放了,我枪放哪儿?靠,那个让我穿衣服的,你过来。”他指了指缩在墙角的造型师,“你让我穿这玩意儿,我枪放哪儿,刀放哪儿,没刀没枪你让我裸奔啊。”单鸣揪起那个造型师的衣领子,恶狠狠地瞪着他。

  可怜的造型师吓得直冒汗:“是、是奥赖斯先生要求您着装得体的,您可以像电视上那样别在腰间?”

  “你电视看多了脑子进水了吧,这种掐着腰的西装外套要怎么挂一把勃朗宁?告诉所有人我用衣服盖着枪吗?”

  乔伯笑嘻嘻地说:“你别为难他了,看看西装里的内袋够不够大。”

  “不够,只能放钱包。”

  “那就是你们考虑不周到了,现在时间还够,赶紧给他改改,我们是来保护你的老板的,没有家伙怎么干活。”

  单鸣脱下西装甩到了造型师的脸上。

  这时候,沈长泽穿好衣服出来了,一身合体的黑色小西装,衬着孩子白嫩精致的脸蛋儿,活脱脱的一个贵族小少爷,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他一打眼就看到单鸣人模人样的,除了脸上的表情凶恶了一些,整个人看上去帅气极了。

  孩子看了他半天,然后跑过去说:“爸爸你好帅。”

  单鸣哼了一声,看了眼他用发胶固定起来的头发,用手指抹了抹,硬邦邦的,于是嫌弃地撇了撇嘴。

  孩子表情一顿,心里有些难受,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小西装,低声道:“爸爸,不好看吗?他们都说好看的。”

  “傻了吧唧的。”单鸣没再搭理他,还在为被乔伯他们嘲笑以及衣服太紧藏不了枪而生闷气。

  孩子气愤道:“你才傻了吧唧的,你穿西装丑死了。”说完扭身跑进了更衣室。

  艾尔通知单鸣狙击手已经就位,附近比较高的楼顶都已经肃清,单鸣带领剩下的人手护送奥赖斯去宴会现场。

  一前一后两辆武装军用越野开路,奥赖斯、佩尔和沈长泽乘坐的防弹车被夹在中间,由单鸣开车。

  一路上超乎想象地顺利。

  到了举行宴会的大酒店,三辆车停在酒店大堂外,前后两车的人从车上下来,把车门围住,让奥赖斯下车。

  尽管艾尔声称已经肃清了各个狙击手需要占据的高位,但他们依然要防备在周围有人放暗枪。把被保护的人用身体的肉墙层层挡住,虽然是一种不太好看的方法,但却非常实用,会让狙击者无法瞄准,无从下手。

  要知道狙击手的一枪必须做到有价值,而且放完就得跑,因为放了一枪之后就有可能被敌人发现,进而子弹炸药都会朝他的方向招呼,所以这一枪必须有用。

  在无法瞄准的情况下,奥赖斯一定是安全的。

  于是奥赖斯顺利进入了位于酒店二楼的宴会厅。

  单鸣把车泊到停车场,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银白色的,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手提箱,里面全是他的装备,他压了压帽檐,准备去和潜伏进酒店的其他人会合。

  巨石和科斯奇作为保镖,只能守在大堂,他们鄙夷地看了看那些宴会里的保全人员,觉得他们傻呵呵的,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肯定没什么用。

  俩人巡视着大堂来来往往的宾客,大堂里还有两个穿着便服假装入住旅客的他们的人,共同守护进入宴会厅唯一的正常通道。

  奥赖斯挽着佩尔,领着沈长泽,进入了会场。

  会场面积很大,足足有四百多平方米,非常气派,到场宾客超过了一百人,这么多人,中间混进一个不怀好意的人并不是难事。

  佩尔一身乳白色高级定制的低胸高叉礼服裙,衬着她蜜色的皮肤和精致的容貌,愈发地风情万种,而沈长泽一身黑色的西装,领口处打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明亮的眼睛安静地扫视着周围的人群,这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小绅士,非常地讨喜。

  奥赖斯的女儿过来和她父亲打了个招呼,看得出来父女俩的感情不是很好,女儿轻蔑地看了眼佩尔,就自顾自地走开了。

  奥赖斯叹了口气,打起精神来开始进行交际。奥赖斯家族是曼哈顿名流,过来和他寒暄的人几乎就没断过,让佩尔和沈长泽都有些应付不过来,笑得腮帮子都僵硬了。

  佩尔趁着空档对奥赖斯说:“这样不行,你赶紧找个地方坐下,不要再接触这么多人,会分散我和孩子的注意力。”

  奥赖斯点了点头,带着他们找到位置坐了下来。

  佩尔拨弄着头发,趁机调试塞在耳朵里的对讲机:“就位了吗?”

  单鸣很快回答她:“走火在你们头顶的排风管道里,弹弓和黑白机混在侍应生里,你看到他们了吗,我和其他人分布在二楼和三楼的客房部分,进行排查。”

  “我看到弹弓他们了,你认为他们会在楼里下手吗?”

  “不好说,但是这里这么多人质,而且都是纽约有头有脸的人物,确实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音乐声停下了,一个议员开始作为嘉宾代表讲话,会场变得安静起来,佩尔不再说话,而是和沈长泽交换了一个一切按计划进行的眼神。

  孩子坐在椅子上,腰板儿挺得笔直,单鸣送给他的军刀他贴胸口揣着,他的口袋和佩尔的手袋里,都放着一把HK4袖珍手枪,这玩意儿他们平时是不用的,毕竟性能差,这还是为了应付临时情况,让公司给他们找来的,因为没有操作过,俩人心里都不是很有底。

  派对很快开始了,名媛们的花裙子转得在场男士们眼晕,人们的情绪热烈而欢乐,到处充斥着名贵时尚的气息。这是一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上流社会的晚宴,却只有当事人知道,也许这华丽的假象背后,就暗藏着可怖的杀机。

  晚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所谓的意想不到,并非是他们没有预料到尼加利亚反政府叛军会趁这次机会行动,而是没有料到他们会大摇大摆地端着机枪从酒店正门口进来,直接把宴会厅里的人劫持成了人质。

  “游隼”里的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牌雇佣兵,哪怕是一个菜鸟新兵,也知道在狙击制高点已经被敌方占领的情况下,这样贸然进入酒店劫持人质,最终的结果肯定是损失惨重,又要防着敌方突袭抢救人质,又要防着可能来自任何方向的狙击手放冷枪,这绝对是找死的行为,是行军作战的大忌讳,打仗先干掉狙击手是一个常识,他们非但不先去消灭狙击手,反而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地想去劫持人质,究竟哪种匪徒会笨到不给自己留后路?

  除非……他们根本就没想活着出去。

  那些人的人数在三十左右,在门口就被卡利他们射杀了四个,进到宴会厅之后用枪逼着名流们聚集到中间,有不服从的马上一梭子子弹打成筛子,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巨石、科斯奇等四人幸运的在酒店大堂,被当成普通入住旅客放过了,他们为了不引起注意,跟着其他在大堂的旅客往酒店外跑,但趁着那些叛军不注意,隐藏在了大堂的遮蔽物后面,伺机行动。

  这时候,所有的佣兵们都意识到,他们碰到了一伙虔诚的宗教徒,可以为了信仰不畏生死,想知道信仰的力量,看看美军在伊拉克因为自杀性爆炸袭击而死亡的人数就能明白。

  以利益为出发点的雇佣兵最不愿意碰到这样的人,因为他们是为了钱打仗,命最重要,而对方是为了理想、为了崇高的信仰,他们根本不要命,每一次上战场,就根本没打算活着回去,所以他们敢不给自己留后路,做出了让“游隼”始料未及的袭击方式。

  战况一下子变得被动。

  宴会厅里的叛军们把宾客集中到窗户前,而自己则远离窗户,防止狙击手放冷枪,一个看样子是头目的人手里扛着一挺M249机枪,这玩意儿的重量和后座力都非常惊人,如果一个普通成年男人端着它放枪,多半会被后座力冲出去,不是力量体格远远超越常人的人,根本没办法把它扛着到处跑。

  他看着蹲在地上的百名宾客,开口道:“我找比尔·奥赖斯。”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聚集到奥赖斯身上。

  奥赖斯吓得浑身发抖,半天不敢站起来。

  那头目朝着一个意大利手工雕花圆桌一通扫射,打得木屑乱飞,有胆小的女性直接哭了起来。

  “我找比尔·奥赖斯!”头目加重了语气。

  佩尔借着哭声的遮掩,小声而飞快地在奥赖斯背后说:“别怕。”然后推了他一下。

  如果这些人想杀了奥赖斯了事,直接把大厅里的人都杀光就行了,反正他们插翅难飞,还不如多带走一些他们最为憎恨的美帝国主义资本家,既然他们指名要奥赖斯,必然是一时半会儿没想杀他。

  奥赖斯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穿过人群,走了出去。

  奥赖斯的女儿哭着叫了一声:“爸爸!”

  佩尔翻了个白眼,心里暗骂笨蛋。

  旁边一个叛军把奥赖斯的女儿也从人群里拎了出来。

  头目一脚把奥赖斯踹倒在地,用枪顶着他的头。

  奥赖斯徒劳地用手顶着枪管:“不、不要杀我。”

  头目用他们的语言说了什么,旁边一个人拿绳子把他和他女儿绑在一起,然后警告所有人不许乱动,之后就各就各位地守着这群人质,不再有任何举动。

  这明显是在等着跟政府谈条件。

  佩尔的无线电耳机里传来单鸣的声音:“在宾客中搜索可疑人物,但不要轻举妄动,听我指示。”

  一般人质劫持事件中,匪徒会在众多人质中安插一两个自己的人,以作为最后的筹码,不过这对这些来自非洲的叛军们很有难度,因为放眼一百多个宾客,深色皮肤的人不超过五个,还有两个是肥胖的中年女人,当然,不排除他们有白种人协作的可能,毕竟利益是一股庞大的驱动力。

  不一会儿,酒店外警笛通鸣。警察在酒店门外用扩音器大声喊着,要求和匪徒对话。

  头目就把他们早准备好的条件说了出来,果然是针对杰森奥塔利公司来的,首先他们要求公司取消和尼加利亚政府军的军火合同,并将货送至港口,由他们的人接管,其次他们要求两亿美金的现金,准备好之后放在车上让他们的人带走。他说他会分出一半的人带着钱和武器去港口,其他人留在酒店,等到军火、现金和人都已经上船了,他们才会释放人质。头目还说,从现在开始每过一小时枪杀一名人质,直到第二天日出之前,如果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会引爆整个酒店。

  佩尔看了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多,离日出也不过六七个小时。

  宴会厅里的人很多都低声哭了起来,沈长泽哭着叫了一声妈妈,然后缩进了佩尔怀里。叛军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对一个小孩儿起疑心。

  佩尔靠坐在墙角,把他抱在怀里,沈长泽没有头发遮挡,无线电只能揣兜里,现在没办法拿出来,他把头埋在她脖颈间,低声道:“爸爸说什么?”

  佩尔摸着他的头,假装在安慰他,用极低的声音说:“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人质里面也许有叛军的帮手,让我们留意。”

  沈长泽小声说:“我觉得可能性不大,这些人根本没打算活着离开,他们的行事没有计划,把自己人藏在人质中是为了任务一旦失败寻求退路,可他们……看起来没想过退路,按他们的说法,留在酒店的那一半人,几乎没有生的希望。”

  佩尔轻轻“嗯”了一声:“有道理,但是不能疏忽。”

  就在叛军和警察对峙,宴会厅里的人惶恐自危之时,艾尔和单鸣正在拟定作战计划。

  艾尔从巨石和科斯奇那里收到了一些叛军的信息,除去在门口被卡利他们干掉的几人之外,宴会厅里大概有二十七个人,重武器只有一挺M249机枪,拿在头目手里,标配是AK47,根据巨石从一个尸体身上捡来的枪判断,还是最次的罗马尼亚山寨版的AK,这玩意儿一打起来枪膛直蹦,瞄准性很差,看来这群叛军挺穷的。不过他们身上挂了不少手榴弹,估计背包里还有其他炸弹。现在巨石和科斯奇躲在大堂的隐蔽处,随便移动有被守在二楼宴会厅门口的叛军发现的危险。

  走火还趴在排气管道里,他离叛军们很近,但是视力范围有限,而且他不敢乱动,弄出一点动静就完蛋了。

  警察正在和叛军谈话,要求他们不要伤害人质,单鸣和艾尔带着人在三楼会合,寻求在不惊动歹徒的情况下下到二楼客房部的方法。

  三楼去二楼一共有三个通道,一个是电梯,一个是救生通道,还有一个是宽两米有余的豪华木雕楼梯,就设在宴会厅的正中央,最后一个太过显眼,肯定行不通,但电梯和救生通道也都已经被叛军封锁。

  由于他们要保护的对象是这些叛军的重点监视对象,而且叛军人数不少,采取强袭的方法很容易逼得歹徒狗急跳墙,将奥莱斯杀死,所以留在酒店里基本就是个死局,必须想办法把大部分歹徒从酒店里骗出去,剩下的再偷袭解决。

  正好这时,公司的负责人也联系上了艾尔,艾尔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要求他说服政府配合,把钱和运输车准备好,诱骗半数的歹徒上车。

  公司的负责人听了他的计划,觉得强袭太危险,他要求他们确保其他人质的性命安全。

  艾尔火了:“确保其他人质的性命安全是什么意思?”

  “在场的都是纽约有头有脸的人物,哪个出了问题都很麻烦。”

  艾尔冷冷道:“这不在我们的任务范围内,我们只负责保护奥莱斯一个人,不负责当天使拯救全人类。”

  负责人无奈之下请求他们配合警方解救人质,现在特警正从大楼外围攀爬进入酒店,如果他们能够配合,公司愿意提高佣金,否则一旦公司遭到起诉,赔个倾家荡产,就连佣金都付不起了。

  艾尔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由于狙击位已经被“游隼”的人控制,美国的特警没费太多力气就爬进了大楼,特警上来了七八个人,他们在三楼会合,虽然此次需要协作行动,但这些特警顾忌他们雇佣兵的身份,而单鸣他们又瞧不上美国警察,双方之间的气氛不是很好。

  特警队长是一个年近四十的特种兵,鹰目阔鼻,长得非常有气势,一上来就想指挥艾尔他们。

  艾尔没有搭理他,而是通过无线电联系佩尔、弹弓和黑白机,要求他们做好准备,一旦接到命令,必须全力掩护奥莱斯远离叛军的枪口,又要求巨石和科斯奇他们想办法接近宴会厅,伺机行动。

  现在比较麻烦的是巨石无法取得重武器,巨石是他们的火力手,凭借庞大的体形和惊人的力量一直扮演火力压制的角色,他是唯一一个能手持加特林六管机枪扫射还能稳住身体的,他们非常需要这样一个人来压制对方的机枪。

  特警队长听了他们的计划,觉得可行,于是主动推荐了他的一个队员。

  几人拟好计划,就开始分配人员,负责袭击电梯口和救生通道的人都已经就位。

  特警队把针孔摄像机绑在透明鱼线上,从三楼垂到二楼的窗户外,由于目标小,没有人发现,他们从窗户外看到了里面的情形,人质全都蹲着,蜷缩在靠窗的角落,叛军有站着的也有蹲着的,看来警觉性不低。

  很快就到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政府迟迟不回话,叛军头目从地上拉起一个中年男人,把他推出宴会厅:“走。”

  那男人吓得直抖,好像没听懂一样看着他。

  他大喊了一声:“走!”

  男人撒腿就跑下楼梯,夺命似地冲出大门,门外的警察朝他大喊:“趴下!”

  可已经太迟,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头颅,鲜血瞬间喷溅在昂贵的手工地毯上,把淡雅的米黄染成了血红,鲜活的生命在地毯上抽搐了几下,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宾客的情绪更加失控,产生了一阵不小的骚乱,头目把枪管指向他们,他们才忍住了哭喊。

  头目大喊道:“一个小时。”

  奥赖斯已经吓得脸色发青,他虽然自己没有意识到,但是他已经不住地朝佩尔的方向看。

  他的举动终于引起了头目的注意,头目用枪管推了推他:“奥赖斯先生,你看的这个方向,有什么?”头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个绝色美女,和一个吓得缩在她怀里的小孩儿。

  头目朝佩尔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立刻有人上前去把俩人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佩尔心里大骂奥赖斯这个笨蛋,蠢得和他女儿一样没药救,也许是多年来的佣兵生涯,让她忘记了恐惧和依赖,她忘了普通人惊吓过度的时候,一定会寻求能给予安全感的东西和人,所以奥赖斯一直看她。

  头目捏着佩尔的下巴:“你是谁?”

  佩尔装出恐惧的样子:“我是他的女朋友。”

  “这个小孩儿呢?”头目扒拉着沈长泽的脑袋,看出他是个亚洲人。

  “是他收养的孩子。”

  沈长泽一下子扑到了奥赖斯身上:“爸爸!”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做过多的反应。

  头目让人把佩尔和奥赖斯的女儿绑在了一起,绑完佩尔之后那人想找绳子绑沈长泽,头目摆了摆手,露出一个血腥味儿十足的笑容:“不用了,下一个就轮到他。”

  沈长泽和奥赖斯胸口贴着胸口,他快速地在奥赖斯耳边说了句“别动”,奥赖斯是个胖子,从背面看把沈长泽整个挡住了,沈长泽悄悄把手伸进了西装里,掏出了一个多功能工具钳。

  由于叛军占据着优势,他们把奥赖斯绑得很粗糙,把他的双手绑在了胸前,沈长泽正好缩在他怀里,悄悄锯着他的绳子,只留下几毫米的纤维相连。

  奥赖斯感觉到他的动作,但不敢动也不敢低头,生怕被叛军发现。

  有了适才射杀人质的威吓,政府终于不得不暂时同意叛军的要求,他们按照要求把准备好的军火和现金放在了一辆巴士里,同时他们要求叛军表示诚意,在他们的同伙上车之后,先释放一部分人质。

  叛军开始抽签,他们只有一半的人可以带着十名人质离开,去港口乘船,带上满满的战利品返回自己的国家,剩下的人的命运几乎就被注定了。

  十三个人很快由抽签选定了,没有抽中的人脸上带着坚毅和无畏,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赴死。

  十三名叛军挑选了十名人质,挟持着他们穿过大堂,上了汽车。佩尔松了口气,因为他们挑选的人质大多是女性和上了年纪的人,如果弹弓或者黑白机被带走了就麻烦了。

  巴士开走之后,匪徒释放了四十名人质,黑白机正好在那一拨人质中间,不得不跟着他们离开。

  宴会厅瞬间少了一半的匪徒和一半的人质,空间宽敞了很多,狙击目标愈发容易锁定。

  佩尔的无线电耳机里传来单鸣的声音:“注意窗户,枪一响马上带奥赖斯往客房跑,不要走大堂,目标太大。”佩尔朝沈长泽和弹弓递去确认命令的眼神。

  沈长泽悄悄握住怀里的袖珍手枪,心里跟打鼓一样跳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执行真正的任务,对付真正的敌人,也许他马上就要杀人了,他能保护好雇主吗,他能像爸爸一样出色吗?孩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守着安全通道口的歹徒被无声无息地干掉了,特警故意在电梯口弄出了枪响,一下子吸引了所有叛军的注意力。

  就在他们要去查看电梯的时候,特警队长抱着一挺加特林速射机枪的改版M134,穿着防弹衣绑着腰身直接从三楼下到了二楼的窗户外,每分钟三百发的射速根本不是正常人类可以承受的,可是这个高大威猛的特警队长就扛着这个大家伙隔着玻璃对宴会厅里站着的匪徒开始进行疯狂的扫射。

  佩尔早在看到队长的行军靴的时候,就已经对正对着她的那群宾客用口型夸张地说着趴下。

  叛军们的注意力都被电梯口的枪声吸引了,等他们发现异样的时候,枪声怒响,已经有不少人的身体被打出了好几个血洞。

  本来蹲着的宾客全都趴在了地上,有人被碎玻璃扎得嗷嗷直叫,但没人敢起来。

  沈长泽一把扯断奥赖斯的绳子,将他扑倒在地。

  游隼的人和特警突然从宴会厅的各个方向冲了出来,把叛军包围在了中间。

  叛军的头目知道大势已去,在地上翻了个身,枪口试图对准奥赖斯。

  沈长泽朝他开了一枪,这一枪打在了他的大臂上,头目忍着痛又一次试图抬起枪管,沈长泽已经以惊人的速度猫腰冲到了他面前,从腰间抽出了他的虎牙,大喊了一声,一刀扎中了头目的胳膊,并踢掉了他手里的机枪。

  动脉血热乎乎地喷了沈长泽一脸,他心里止不住地战栗,但同时又有一种野性冲破牢笼,被彻底释放的兴奋。

  头目抽出胸前的军刀破空劈开,孩子按着他的头部用手一撑,一个后空翻,跳到了那头目的背上。

  没有人想到一个孩子会有这样的速度和反应力,那头目回身刺已经来不及。

  在孩子举起刀的一瞬间,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想起了两年前他在森林里遭遇吉姆那一次,那个时候,他就是因为迟疑而没有刺进这一刀,害得自己差点被掐死。

  这一回……沈长泽的眼神变得幽深冷酷,他狠狠一刀,由下往上刺入了头目的肺部。

  这一刀下去,头目就动弹不得了,他张大了眼睛,发不出声音,又无法立即死去,只能痛苦地在地上翻滚。孩子看着他眼里的绝望和痛苦,额上冒下了冷汗。他杀人了,这个人马上就要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的身体止不住地战栗着,有一丝恐惧,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亢奋。

  佩尔的叫声让他回过了神。佩尔已经解开了绳子,拖着奥赖斯往客房部跑,宴会厅已然变成了一个鲜血淋淋的屠宰场,到处横躺着被杀死的叛军和受波及的宾客。

  有一些没头苍蝇一般的宾客也跟在他们后面往客房部跑,这是个好现象,即使还有有狙杀能力的叛军,也很难瞄准奥赖斯。

  “游隼”的两个人在封后路,他们顺利跑进了客房部窄小的走廊。

  弹弓在后面喊:“上顶楼,公司派了直升机来。”

  奥赖斯下意识就要往电梯跑。

  沈长泽赶紧推了他一把:“走楼梯!”

  奥赖斯颤声道:“这楼有三十多层。”

  沈长泽不容置喙道:“楼梯!”

  奥赖斯被他的气势镇住了,扶着他女儿往安全通道跑。

  他们身后还跟了十几名宾客,也全都把他们当救命稻草,跟着跑进了安全通道,开始爬楼梯。

  这些平时缺乏锻炼的资本家们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奥赖斯几乎是被佩尔和沈长泽拖上去的。

  越往上走掉队的宾客越多,到最后就只剩下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还能跟上他们。

  眼看就要爬到顶楼了,突然,沈长泽感到一股熟悉的心悸,这是他对危险的一种直觉,刚才他一直处于遍布杀气的战场,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从那个状态里出来,但他依然觉得不对劲儿,他猛地回头。

  就见一个跟在他们身后的白人男性,正从怀里掏东西。

  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好在上下两段楼梯上,楼下的男人很容易瞄准奥赖斯,但沈长泽却不好瞄准他。

  佩尔扭头一看,迅速地朝那男人开了一枪,但他们所处角度不好,这一枪没打中,只是打得墙上的灰粉乱飞,那男人朝奥赖斯开了一枪。

  沈长泽一脚踹中奥赖斯,奥赖斯顺着楼梯滚了下去,子弹擦着他的身体过去,在墙上留下了一个龟裂的弹眼。

  沈长泽翻过护栏,凭借身体的矮小穿过碍眼的宾客跳到了那男人身上。

  他抱着那人滚下楼梯,抓着那人的手腕狠狠地往水泥地上磕,试图把他的枪磕掉。

  没想到这个人一副斯文的样子,却并不好对付,挥手用枪托砸在了沈长泽的脑袋上。

  沈长泽的额角立刻血流如注,却依然要去夺他的枪。他一手紧紧握着枪,一手试图去掐他脖子,而且带着孩子的身体不停地在地上翻滚。

  这样的翻滚让佩尔根本无法瞄准。

  孩子手握军刀刺向男人,男人抓住他的手腕,军刀离他的眼睛不过四五公分,俩人狠狠咬着牙,疯狂地较劲儿。

  男人抬腿狠狠踢向沈长泽的后脑勺,感觉到背后生风,孩子翻身滚向一边,并一脚踹在男人的肚子上。

  男人的手枪又一次要对准沈长泽,沈长泽一脚踢开他的手,趁他胸前门户大开的时候,凶狠地撞向了他怀里,手里的虎牙精准地扎进了他的心脏。

  整个搏斗的过程不过发生在几十秒内,那男人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所有人都震惊和恐惧地看着这个十岁的孩子,用怎样冷静悍勇的态度去对待一场生死搏斗,以及他最后那一刀的决绝。

  沈长泽抽出了虎牙,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人,鲜红的颜色刺痛了他的眼睛,但他已经感觉不到杀人时的紧张和愧疚,他颤抖,因为他身体的血液在沸腾,有一股强烈的兽欲在他体内翻滚,他说不清那是怎样一种感觉,让他既害怕,却又……

  孩子脱掉已经脏破不堪的西装外套,提着刀重新走回楼梯,看了佩尔一眼。

  佩尔摸了摸他的头,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你干得很好。”

  孩子抿了抿嘴,把奥赖斯从地上扶了起来:“快走。”

  奥赖斯再也不敢把他当小孩子看待,看他的眼神也起了变化。

  单鸣等人尾随着他们通过安全通道跑了上来,他们都受了些伤,但不算严重。

  顶楼果然已经停泊了公司派来的直升机,沈长泽和佩尔拉着奥赖斯往胜利和安全狂奔。

  突然,孩子一脚踩进地上的地砖,地砖微微向下凹陷并轻轻回弹,这只是一个极其微小的变化,但孩子胸口一震,强迫自己正要抬起的脚步又慢慢压了回去。

  佩尔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孩子看了一眼脚下,他不太敢确定,但是这种奇怪的感觉,他在几次演习中体会过。他额上瞬间冒下了冷汗:“你们都别动。”

  佩尔蹲了下来,她摸了摸沈长泽脚下的地砖,仔细用指尖感觉着,凹陷的地砖露出一条缝隙,不窄,但是光线太暗,看不清里面是什么,凭着经验,佩尔可以肯定这孩子脚下踩着压力感应炸弹。她道:“都不要动,有些地砖下面有炸弹!”

  所有人都僵住了。

  压力感应炸弹会在人踩下的一瞬间启动,一旦抬脚马上爆炸,这个装置只能感应触发它的压力,战场上目前没有任何条件能测出孩子这一脚下去究竟给予了感应装置多大的压力,所以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替代,佩尔心里狠跳了几下,安慰道:“别动,别怕。”

  沈长泽道:“排除炸弹,让奥赖斯上飞机,把那些闲杂的宾客赶下楼去,楼下应该已经安全了。”

  因为有了准备,发现感应装置并不难,佩尔小心探路,把奥莱斯和他女儿安全送上了直升机。

  这时候,断后的单鸣和弹弓他们也冲了上来,一眼就看到眼前的场景。

  沈长泽回头叫道:“别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