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实力说话
殇宏2018-09-17 02:013,142

  聂老看了看杨业,又看向玉蓉,满脸不信:“真的?”

  玉蓉点点头:“千真万确,不信您可以和他比一比。”

  “哼,他一个连从业证都没有的人,有什么资格跟老夫比?算了蓉儿,我知道你可能和这小子关系比较好,但你外公不喜欢他,很不喜欢。你看着办吧!”聂老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玉蓉皱了皱眉,正准备说话,杨业突然开口道:“聂老,咱两关系好没碍着你吧?就算是谈恋爱,也是咱两的事儿呀。到你这个年纪应该在家享享清福了,管这么多事儿,累心啊。”

  “谈恋爱?咱两谈恋爱?”这时候玉蓉喃喃念道了起来,双目看着脚尖前的地面,似乎陷入了回忆。

  聂老见状,心道不好,朝杨业狠狠的瞪了一眼,走到玉蓉耳边大吼道:“好了,今天老夫就看在蓉儿的面子上,和你这个臭小子比一比。如果你输了,马上给老夫滚出医馆。”

  “那如果你输了呢?”杨业刚才也发现了玉蓉的不对劲,不过他更惊讶的是,聂老头刚才这一嗓子,里面还夹着一丝元气,有清神醒脑之功效。看不出来这老爷子还会内家气功。

  玉蓉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迷茫,然后看向杨业时眼睛又亮了起来:“那好,杨业你就和外公切磋切磋,今天就由你们两尊大神坐镇啦。”

  说完她转身见王朝正笑眯眯的看着这边,不由一阵愤怒,这家伙,只知道凑热闹。便说道:“王朝,你现在去菜市场买菜,中午我亲自给外公下厨。”

  “额,姐,我从没去过菜市场,听说里面很脏。”王朝有些不愿意了,他只想看着杨业出丑呢。

  玉蓉眉头一皱:“你不去难道还是我去吗?或者,你来和我外公比试比试也行啊!”

  王朝只要灰溜溜的跑去买菜了,当然,他可不像杨业,出门都骑小三轮,他直接上了自己的小车。

  “臭小子,你知道医生之间怎么切磋比试吗?”聂老见玉蓉恢复了正常,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他这会儿正想着要好好整一整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杨业耸耸肩:“随便,只要是人,只要是病,我就有办法治。而且专攻疑难杂症。”

  “好一个张狂的小子,好,我两各坐一边,等下进来的病人各看一次,谁的法子见效最快谁就赢。”聂老冷冷的看着杨业说道。

  杨业点头:“一言为定。”他心想:既然是比见效快,那这个老头最拿手的肯定是针灸。加上他那一嗓子吼声夹着元气,杨业基本上可以断定了。

  玉蓉布置好之后,一老一少在大厅里各坐一边,开始等着上门看病的人。

  不多时,一个人影走进了医馆,来人是一名年轻男子,从门口到进来的距离他一双手一直在身上抓挠。见到杨业和聂老两人坐诊,年轻男子愣了一下:“请问,哪位是医生?”

  “我两都是,你随便找谁看都行!”聂老不轻不重说了一句。

  年轻男子左右看了一眼,提步就走到了聂老桌前:“您看上去经验更足,我就找您看吧!”

  “尊老爱幼,聂老你先把!”杨业不急不慢说了一句,还点上一支烟,悠闲的抽了起来。

  聂老哼了一声,见男子脸上脖子上和手臂上布满了暗红色烂疮,皱眉道:“你是皮肤病?”

  年轻男子连忙点头,痛哭道:“上个星期和朋友爬了一次山,回来以后浑身奇痒无比,到医院打了点滴吃了药都不见好,听人说中医可能有效,我就找到这儿来了。”

  聂老先给年轻男子把脉,又看了他的舌苔,起身撩起男子的衣服看了看,不到一会儿心里便有了答案:“你是被毒虫咬了,毒素进了血液,所以一般的点滴和药物没有效果。我先给你针灸止痒,再给你开药方回去吃,一周就能痊愈。”

  年轻男子听后双眼一亮:“真的吗?那就太谢谢您了,这个病可把我折磨的好痛苦啊。”

  聂老将年轻男子带进诊室之后,杨业就起身了,他走到仓库里找了一种草药,将其打磨成粉,加入少许温水拌合,然后端着碗回到了桌子上。

  不一会儿,年轻男子和聂老走了出来,年轻男子握着聂老的手感激道:“谢谢您,您真是太神了,我从没想到过中医的针灸居然会这么神奇。不痒了,一点也不痒了。”

  “帅哥,我给你看看吧,马上就能让你脸上的皮肤恢复原状。”杨业开口说道。

  年轻男子一愣,看向聂老:“这位是您徒弟?”

  聂老冷笑着摇头:“不是,但你可以让他看看,没事,我就在旁边看着,你大可放心。”

  “哦,那你帮我看看吧。”年轻男子这才坐到杨业跟前。

  杨业点点头,伸手搭在男子脉搏上,闭上眼睛,心念一动,一股纯正的元气从手指尖端进入年轻男子体内。

  这股元气在杨业的操控下,顺着男子的经脉迅速进入了男子的心脏。过了半分钟,杨业将准备好的羊皮包打开,右手一拂,一根银针隔着衣服刺入年轻男子的天突穴,食指一弹,针尾快速颤动起来。

  “弹针!”站在一旁观看的聂老双目一睁不禁惊叹。

  就在这瞬间,杨业一手驱动年轻男子心脏内的元气,闪电般抽针,一道极为纤细的血箭激射而出,在这同时,杨业左手再出针,刺入华盖穴,血箭立即停止。

  杨业松开双手,笑了笑,然后端起之前拌合好的草药剂,一点一点的涂抹在男子的脸上,将他整张脸都涂上了一层灰褐色药物后,他说道:“你先坐这里等二十分钟,再去里面洗把脸,就看到效果了。”

  聂老眉头紧皱,坐在一旁不出声,但心中却有点期待二十分钟后会有什么效果。

  玉蓉站在旁边,脸上带着笑,好像对杨业有十足的信心。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玉蓉带着男子进了里面的观察室,不到三分钟,里面传来男子的尖叫:“天呐,好了,真的好了,一个烂疮都没了。我真不敢相信!”

  年轻男子跑了出来,聂老看过去之后心中一颤,只见这名男子之前脸上的烂疮已经全部消失不见,换而是一副完好无损的脸蛋。

  年轻男子准备去拿药的时候,杨业突然喊道:“等一下,聂老的方子有问题。”

  此时内心正波澜起伏的聂老看向杨业:“我的方子会有问题?这不可能。”

  杨业笑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聂老给他开的方子是白花蛇舌草、虎杖、蒲公英各十五克,银花、夏枯草、赤芍、浙贝母、桃仁、元参、黄芪、紫花地丁、连翘各十克。煎水后清洗患处。调理冲任法,方用仙茅、仙灵脾、黄柏、益母草、当归、牛膝各十克,银花、白花蛇舌草各十二克。煎水后内服巩固效果。”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聂老大惊,从始至终,他绝对没有把方子给杨业看过。

  杨业淡淡说道:“不知道你把脉时看出来没有,这男子阳气旺盛,里面需加一味调和药,党参,三日即可痊愈。”

  聂老仔细回忆,忽然眼前一亮,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刚才我记起他的脉象,确实有心火气盛的特点。小子,你确实不错。”

  年轻男子千恩万谢之后终于离开了,这时聂老走到杨业身边,低声道:“你是怎么做到让他脸上的烂疮在二十分钟内消失的?”

  这时,站在旁边的玉蓉捂嘴轻笑了起来。

  “聂老这是服输的表现吗?”杨业轻轻说道。

  聂老一愣,老脸一红,见四下无人,厚着脸皮道:“好,我认输,你快告诉老夫吧。”

  “很简单,这男子确实是被毒虫咬了才导致这皮肤顽疾,而且你看的也没错,毒素已经进了血液。但心脏是造血的地方,我只要把心房内的毒血放出来,在不影响造血的情况下,让其产生新的血液进入周身血脉。毒素自然被新血液清除”杨业负手而立说道。

  聂老释然,又问:“那他脸上的……”

  “这个是秘密,不能说。”杨业的回答差点让聂老吐血,不过他也没辙。

  玉蓉这时候走过来问道:“外公,你还让杨业走吗?”

  “这……反正他赢了,随他便。我不吃饭了,有空就回家看看,走了!”输给一个默默无名的年轻小子,聂老脸上也挂不住,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又折了回来。

  到杨业耳边低声道:“臭小子,我警告你,你不准在蓉儿耳边提谈恋爱,不准提许浩。明白了吗?否则的话,老夫决饶不了你。”

  杨业有些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聂老又对玉蓉说道:“对了蓉儿,你下次回去的时候叫上这臭小子一起,我想跟他好好聊聊。”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蓝瘦 香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强医圣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