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聂老发威
殇宏2018-09-17 02:022,607

  王朝借着外面的朦胧的光线,看着地上的玉蓉衣不遮体,白色的肌肤在夜色里异常刺眼。他两只眼睛几乎都要喷出火来了,这具身体,朝思暮想了多久,为得到她忍气吞声了多久,今天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哪怕方式极端一点。

  王朝想好了,完事之后再拍几张照,以玉蓉的性格绝对不敢去告发。而且,卷砸门已经被他灌了蜡油,就算杨业回来了,也只能在外面过一夜。这简直就是一场天衣无缝的计划。

  王朝蹑手蹑脚走过去,生怕惊吓到了眼前的可人儿。

  “杨业,救命……”玉蓉昏昏沉沉的抬起头,她感觉有一双手已经扣住了自己的双臂,此时此刻,她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人竟是杨业,便不自主的喊了出来。

  闻声,王朝疯狂的笑了起来:“又是杨业?你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那个混蛋也进来不了。”

  王朝将玉蓉抱起来放在客厅沙发上,借着外面的灯光,像是打量一副完美无瑕的玉器一般,双手慢慢的摸向那洁白光滑的玉背。

  “嘭!”一声巨响从玄关处传来。“啪!”整个屋子里的灯光都亮了。杨业喘着粗气站在门口,当他见到眼前的场景,一股无名的怒火从脚底窜到了脑门子上。

  刚才他本想再等等,但听觉超人的他听到了三楼发出的异常响声,刚开始他没引起注意,当第二声响起时,他立马绕道了房子后面。

  看了一下从地面到三楼各楼层之间的空调外机和排水管之间的距离,稍稍计算之后,杨业拼命的往上面攀爬起来。

  他开始以为家里进了贼,此时一看,原来这贼是内贼。

  王朝也惊呆了,身姿发僵,喃喃道:“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杨业,救我……”玉蓉抬起头看到门口的男人,仰头呼喊了一声,然后头一歪晕了过去。

  “我早就警告过你,你不听,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杨业一步步朝这边走来。

  看到杨业朝自己走来,王朝浑身瞬间冒出冷汗,他朝下面一看,正好有一把水果刀。他毫不犹豫的拿起水果刀,架在了玉蓉的脖子下面,朝杨业威胁道:“你给我停下,你再走一步,信不信我杀了她。”

  见玉蓉昏迷过去,杨业突然咧嘴一笑,惨白的灯光下看在王朝眼里特别的恐怖。

  “你,你要干什么?”此时王朝感觉自己紧张到了极点。

  只见杨业右手一甩,一点微不可查的银光朝王朝激射而去。

  簌的一声,王朝右臂突然一麻,匕首不由自主的掉落在地上。也就是这一瞬间,杨业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很快,警察来了,当四五个警察看着现场的混乱,尤其是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冒着血泡的王朝时都是惊呆了。玉蓉和王朝被送去了仁心医院,杨业则是配合去了一趟派出所。

  经过现场勘查和那把匕首上的指纹证据,杨业不存在故意伤人的动机,立马就放出来了。

  王朝的体检报告出来了,重度脑震荡,肋骨断了11根,右脚踝骨粉碎性骨折,肺部被一根肋骨洞穿,但没有引起大出血,恰好保住了一条命。法医的解释是,这小子运气好,命大。殊不知,这是杨业拿捏有度而做的。

  玉蓉一直是在昏迷中,但体检报告显示并没有任何问题。杨业立马来到了医院,一进病房就看到聂祥华安静的坐在床边。

  “聂老,您来了!”杨业带着一丝愧疚说道。毕竟他是和玉蓉住一个屋,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聂祥华点点头,叹息了一声。杨业看到他的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很浓的担忧。

  此时已经过了十二点,整个医院大楼里异常的安静,当杨业走过去拿出羊皮包准备给玉蓉治疗的时候,聂老连忙站起来阻止道:“住手,你不能给她施针。”

  “为什么?我马上可以让她醒来。”杨业很不解。

  聂老立即跑了过来,一把拦在杨业跟前低吼道:“我说不行就不行,没有为什么!”

  见状,杨业将羊皮包收了回去,叹息一声坐在床边,低声问道:“聂老,蓉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说到后面,杨业只是猜测,但他没有说出来。

  一老一少在房间里沉默了一个多小时,聂祥华重重的叹息一声,带着沧桑的声音说道:“蓉儿是个命苦的孩子,在她年幼的时候父母双亡,她一直是随着我们长大的。后来她长大了,在京都读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孩,叫许浩。蓉儿是个很重感情的孩子,他们谈了快两年,后来,那个男孩子把他甩了,因此蓉儿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说到这里,聂老看了床上的玉蓉一眼,说道:“咱们出去聊吧!”

  两人来到走廊外面,聂老找杨业要了一支烟,点燃后吸了一口咳嗽了几声,缓缓道:“我为了治好她,寻遍了国内外名医,我毕竟没有深入研究过心理类疾病,后来用了国外的高端技术,联合中医特殊疗法,将那段记忆暂时封闭了。”

  “我现在最担心的事就是她旧病复发。”聂老说出了心里最大的担忧,重重的叹了口气。

  杨业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原来她还有这样的经历,不过聂老您放心,就算复发,我也能治好蓉姐。”

  聂祥华没出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几乎一夜未眠,第二天清早,杨业刚刚醒来,就看到聂老满脸怒容走了进来:“走,陪我去一趟市局!”

  杨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还是开车和聂老一起来到了市局,两人一进大楼就直接上了局长办公室。

  因为聂老并没敲门,所以两人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和局长廖海并排坐在沙发上聊着什么。

  见到突然闯进人,廖海正要发怒,看清楚来人之后忽然一愣,立即笑道:“聂老,还有杨先生,你们怎么来了?”

  中年男子见到聂老,陡然脸色一变,和廖海打了个招呼就低着头准备离开,这时候聂老突然喊道:“王科,如果你敢走关系让你儿子脱罪,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等中年男子走后,聂老看向廖海,沉声道:“廖局长,我不知道王家的人给你说了些什么,但是,在这件事上你们胆敢做一个小动作,或者让王朝那小子从轻处罚。我绝不罢休。”

  廖海一脸苦笑,说:“聂老,方才王家的人并没跟我说什么,只是告诉我省厅可能会派人下来监督这件案子的办理。你知道,上面来人,有的时候我也没办法。”

  聂祥华一听,顿时怒火中烧,当即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接通后,他怒声道:“邹厅长,我是聂祥华,我听说你们省厅会派人下来监督我外孙女玉蓉的这个案子是吗?”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聂祥华突然在桌子上猛的一拍,吼道:“老子告诉你们这些当官的,如果王朝那小子不得到应有的处罚,老子明天就去中楠海。你看着办!”

  挂了电话,廖海两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邹厅长,那是他的顶头上司,那是站在南省权利巅峰的几人之一。聂老居然也敢吼他,吼完还直接挂电话,这让他今天涨知识了。

继续阅读:作者有话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强医圣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