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语出惊人
殇宏2018-09-17 02:033,158

  不知过了多久,杨业松开了玉蓉,深情的看着她。

  玉蓉急促的呼吸着,她扬起右手朝杨业脸上打去,却被杨业轻而易举的抓住了,笑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男人,所以,请你要爱惜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真的认识你吗?”玉蓉反而出奇的冷静,只是语气之中充满了冰冷。

  “不要这么冷漠的对我说话,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好吗?”杨业轻声说道。

  玉蓉斜了一眼,拿着书转身就进了房间,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门。杨业过去推了两下,锁了。

  他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到桂花树下那个老头,正龇牙咧嘴的看着自己。

  “你说,你这是什么狗屁特殊疗法?老夫行医几十年闻所未闻。你是不是想占我家蓉儿便宜?”两人出了玉蓉所在的院子,聂老气的暴跳如雷,大声质问了起来。

  杨业点燃一支烟,拿起老太泡好的大红袍,不急不慢的喝了一口,然后坐了下来,笑道:“所以说你的医术并没有我高明。蓉姐并不是简单的抑郁症,而是抑郁强迫症,因为外界刺激,让她的大脑有选择性的强迫自己去排斥男人,强迫自己忘记了和所有男人的记忆,也包括我。”

  ‘“所以我现在要反其道而行之,不但要靠近她,还要让她爱上我。再慢慢的让她接触外面的世界。否则的话,她这辈子就毁了。”杨业不紧不慢的说道,而聂老却听得异常认真。

  两人都沉默了,桂花树下,藤条椅上,一老一少默默的喝着茶。

  房间里,玉蓉则是坐在床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刚才那个男人的霸道,那个男人的吻,竟然会让自己的身体去主动迎合。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打心眼里对男人充满了厌恶和不相信,但是这个男人就是不一样。

  中午时分,聂老和杨业坐在八仙桌旁,老太去端着饭菜给另一边的玉蓉送过去了。杨业拿起酒杯:“聂老,我敬你。”

  两人碰了一杯,聂老一饮而尽,说道:“明天有个医学交流会,我想让你过去看看。另外,医学院那边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随时可以去报道。早点把证拿到手,也省了一件事。”

  这一次杨业没有反对,点了点头。

  “哎,国家之瑰宝,中医文化就要淹没在这历史前进的巨轮下了啊。”聂老放下酒杯,不禁有感而发。

  杨业心头一颤,忽然想起了老道临终前说的话,他点点头,一脸认真的看向聂老:“拼了命,我也不会让中医没落,你老就放心吧。”

  聂老哈哈一笑,给杨业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笑道:“是的,这个责任和使命就担在你们年轻人身上了,来,为发扬中医之道干杯。”

  回到家里,杨业躺在床上无聊的玩了一会儿手机,他不知道医学交流会是干啥的,但大概能猜到就是那么些领导在上面吹牛打屁。

  第二天一大早,杨业就接到了聂老的电话,说他已经出发了,一个小时后在华安酒店大厅汇合。还特意嘱咐别穿的松松垮垮,注意形象。

  老子又不是去相亲,穿那么好看干嘛?杨业就和往常一样,穿着一套休闲运动装,穿着白色板鞋,驱车前往华安大酒店。

  听聂老说,这一次汇聚的南省医疗界的精英人才,所以才想办法给杨业弄了个位置,还是靠前的座位。

  两人在酒店大厅见面之后,聂老给杨业一张入场券,然后就离开了,说还一些准备工作要安排。

  大会场内灯火辉煌,巨大的电子屏上打着南省医疗精英交流会的字样,来来往往的人川流不息,工作人员四处奔跑忙碌,杨业找到入场券上的座位坐下,静静等候起来。

  九点,会议开始了,美女主持人和帅气的男主持拿着话筒走上前台。

  “尊敬的领导,全省各位医疗行业精英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各位参加本次交流会,首先由我介绍出席本次交流会的领导和嘉宾。”

  “他们是,南省卫生厅刘福荣副厅长,南省人民医院书记康远东,省中医院书记欧阳小兵,千花市医学协会主席聂祥华,千花市仁心医院院长张青山,京都武警一医院副院长……”

  主持人念了一大段,杨业看到聂老和一帮年纪比较大的人都坐在了前排。主持人每念到一个名字,就有一人站起来朝后面挥手示意。还看到了张青山。

  主持人说了一大堆华丽的辞藻后,又是领导致辞又是代表发言,正当杨业昏昏欲睡的时候,又有一个领导上台开始他的长篇大论了。

  “我认为,上级机关部门应该早日出台缩减中医科室的文件,目前我院的中医科常年无人问津,人力成本和资源白白浪费。而且现在社会上出现了许多买狗皮膏药,打着中医旗号谋财害命的骗子,我们倒不如一门心思将西医做好。大家认同吗?”台上的白发老头戴着老花镜看了一眼下面。

  顿时掌声如浪潮般响起。杨业看到坐在前面的聂祥华脸色很不好,他站起身然后朝旁边一个通道走了出去。

  杨业也皱起了眉头,他开始认真的听这个冬瓜脸的老头子将他的中西医之分,应该重西轻中,是给国家和社会交代,也是最大的减少了医学资源成本。

  当台上的人讲到要建议减少学校中医专业的时候,杨业再也忍不住了,他环视了一眼,发现有的人脸色很不好,但不敢作声。大多数都是一脸赞同。

  他站起来,抬手指向前台,朗声道:“你是马尿喝多了,专门在上面放屁吗?告诉你,我可不喜欢闻屁,还是臭屁。”

  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杨业,台上的老人停了下来,一双眼睛似带着剧毒一般看向杨业。

  “看样子这位年轻同行有不同意见啊!”台上老人抚了抚眼镜沉声道。

  “的确!”杨业负手而立,朗声道。

  “那你上台,我给你说几句?”老人道。

  杨业一愣,笑着大步朝台上走去,当时前面几位领导和嘉宾就变了脸色,这一切,似乎都在他们的意料之外。当杨业一把拿过话筒时,台上的人脸都绿了。

  “年轻人,能告诉我你是哪个医院的,叫什么名字吗?”老人忍者怒气,带着微笑问道。

  杨业拿着话筒,昂首挺胸,中气十足说道:“我叫杨业,现在并没在医院上班,之前是一名军医。我想问在做各位一句话,我说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各位是否认同?”

  会场立马安静了下来,不少人微微点天,杨业看向身边的老头,老头道:“当然,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这不能扭曲事实。”

  “好,既然各位都是医生,也号称炎黄子孙。那我想问,华夏文化上下五千年,博大精深,认不认同?”杨业看向老头。

  老头并不知道杨业想说什么,只能点头。

  杨业继续道:“既然华夏文化博大精深,中医历史上有许多名医著作,那大家都看过吗?我举个例子,比如《本草纲目》《神农本草》《黄帝内经》”

  “您看过这些吗?”杨业看向身边的老头。

  老头愣了一下,冷笑道:“当然,这些读书的时候就已经看过无数遍了。”

  “好,既然你看过,我问你几个问题,要是你能答上来,我给你道歉。”

  杨业说完不等老头回答,问道:“有病胸胁支满者,妨于食,病至则先闻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支清,目眩,时时前后血,病名为何,何以治之?”

  老头一愣,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还记得当时看过的这些中医文献。而且现在又有几人看?都是到医院直接开单子,机器检查,机器操作。

  “知道这病叫什么,怎么治吗?这是原文原话,我一字未改。”杨业冷冷的看向老头。

  半响,老头抬头脸色一变,冷笑:“你是在考验我的智商吗?你根本就是在糊弄我们,这句话我根本就没看到过。”

  杨业没想到这老头这么狡猾,不由大怒,破口骂道:“放你娘的狗屁,这个句话出自《黄帝内经》上卷,素问篇,腹中论。”

  顿时,在场外门边的聂老,还有坐在前排最末端的一个圆头大耳的老头,双眼一亮,脸上浮现出一抹兴奋引起的潮红。

  杨业转头看向下面的人,喊道:“谁帮我证实一下,我愿意出一万块钱,现在就可以用手机查。”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虽说老头身份牛逼,但也有人为了一万块不怕死,举着手机站起来喊道:“查到了,你说的没错。”

  顿时,老头脸色如死灰,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杨业深吸一口气,大声吼道:“你根本不知道,不了解中医,凭什么说中医无用?我要你现在,当着说有人的面,给中医道歉!”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挤压全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强医圣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