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北小武与凉生的金陵事变
乐小米2018-09-10 22:582,390

  开学之后,是长达一周的军训。太阳集团也做出了高度的配合,不出一个月,我们便成了标准的南非土著。但是,凉生的皮肤还是那样的白净。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北小武说,凉生,你要是女孩,姜生这样的货色就只能属于半成品了,我绝不会对她再看一眼的,我这辈子就追你!

  凉生皱起眉头,说北小武你少恶心人了。

  我连声说,可不是吗?两个大男生,惺惺相惜的,恶心死人了。

  北小武抱着面碗,看了我一眼,姜生,说你长得像半成品,你八成是不甘心了吧。不过,姜生,就咱俩从小青梅竹马郎情妾意的,你就是原材料,你小武哥我也照单全收。

  我不再理睬他,闷着头吃饭。北小武总是跟别人说,我们如何青梅竹马,郎情妾意,如何私订终身,情比金坚一类的话,其实他也就是嘴贫,他对我的感情远远没有对他面前那碗面的感情深,所以他一边说着对我的“情深似海”,一边频频“外遇”。

  军训第二天,他看上了我们班一个叫金陵的女孩子。他拉着凉生找到我,说,姜生,我以咱俩郎情妾意的感情发誓,我对你们班那个叫金陵的妞一见钟情了。

  当时,我还不知道谁叫金陵,长什么模样。北小武就滔滔不绝地给我描述,他说,你看你们队伍里,那个柳叶眉,杏核眼,皮肤白白,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那个就是。

  我说,哦,知道了。可就算我愿意同你郎情妾意,人家金陵也未必愿意跟你一见钟情啊。

  北小武说,姜生,我发誓保证你的正室夫人地位保持五十年不动摇,你就帮我介绍一下吧。

  凉生笑,北小武啊,你还是动摇了我们家姜生的正室地位吧,或许她还能帮你。

  我去找金陵的时候,面对着这个满眼纯净的女孩,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十恶不赦的皮条客。所以我没让她说一句话,就将自己要表达的意思一气说了出来,我说,一个叫北小武的男孩看上你了,他托我来告诉你一声。至于他什么样子,昨天你也该看到了,他来找过我……

  金陵扑闪着晶亮的眼睛,脸红彤彤的,她说,那你让他自己来找我吧。

  我将这个胜利的喜讯带给了北小武,北小武高兴得厉害,当天下午带着我和凉生去了肯德基,说是要大摆宴席请我和凉生大吃一顿。

  进门后,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我同凉生坐在座位上装木鸡,伶俐可爱的北小武同学欢天喜地跑去点餐。

  嘶嘶的冷气中,我正构思着,吃鸡翅膀的时候该从何处下口,或者吃汉堡的时候该用哪两个手指捏住。凉生在对面坐着,笑眯眯地点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姜生,你真馋。

  我冲他鬼笑。凉生是那样地了解我的馋,说到馋,我不免想起了我家的小咪,我想可能因为跟这只猫混久了,人也变成了馋猫吧。

  我抬头时,北小武端着一个盘子走来了,放到桌上,说,来,快吃吧!

  我一看,盘子里面静静地盛着一杯小可乐、两杯免费白开水。我抬头,北小武那张热情洋溢的大脸正好排满我的眼前。

  我说,北小武,这……就是大摆宴席啊?

  北小武说,姜生,给你可乐喝就不错了,你少得瑟,人家金陵本来就看上我了,并不是你的功劳啊。我得精打细算了,不多久,我和金陵得结婚吧,得生孩子吧,得养家糊口吧……

  凉生没理他,径直走到前台。我像小猫一样跟过去,我看着海报上的餐点,对凉生小声说,哥,好贵啊,我不吃了。

  凉生犹豫了很久,后面排队的人开始不耐烦,嘴里嘟嘟嚷嚷,要凉生点餐快一些。

  凉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零钱,点数了一遍,他说,姜生,咱自己有钱,告诉哥哥,你想吃哪样?

  我看了看,点了一份最便宜的,我说,哥,就要那个胡萝卜面包吧。

  凉生想了一会,将钱仔细放在点餐台前,对服务员说,给我妹妹一个香辣鸡堡。

  凉生将那个小小的汉堡托在盘子里,小心翼翼地端着,冲我笑,说,姜生,你有汉堡吃了。

  我们要入座时,一个年轻的女子从对面走来,飞速拦住凉生,仔细地盯着他,长久,如画一样的美目迷蒙如雾,随后,她莞尔一笑,说了一声,哦,对不起,是我认错人了。

  北小武冲我嘀咕,凉生交桃花运了。

  我对那个女子皱皱眉头,有些不高兴地说,认错人了就算了,没什么事情就走吧,我们还要吃饭呢。

  那个女子淡淡一笑,看着我,还有我们桌上“丰富”的食物,离开了我们桌前。真的很奇怪,虽然我心里对这个莫名出现的女子充满烦躁,可是她的微笑却那样具有穿透力,仿佛她一笑,你的整个心脏也跟着她的笑容舒展开了一般。这种莫名的好感令人感到不安。

  不多久,她就端着满满两份全家桶放到我们桌上,冲我们很温柔地笑,细腻的皮肤在衣服的珠光片映衬下美丽异常,她说,我叫宁信,安宁的宁,信任的信,就住在这附近,你们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就给我电话。说完,她将一张名片放在桌上,看了凉生一眼就离开了。她那湖蓝色的雪纺吊带裙如同一眼清泉,缓缓侵占了我们的整个夏季。

  北小武将那张名片揣到自己衣兜里,他说,姜生,凉生,别嫌我小气啊,我的钱包昨晚在宿舍不知被谁偷去了。

  我吃惊地看着北小武,我说,学校里也有小偷?

  北小武说,姜生,你看你,太单纯了吧,学校里也有三六九啊,咱学校里连帮会都有,出个小偷有什么稀罕的。

  凉生说,北小武,你快吃饭吧,不是今晚还要约会吗?别在这里吓我们家姜生了。什么样的孩子也都给你教坏了。

  北小武说,反正你们俩住宿舍的时候要小心。到时,别说武哥我没提醒你们。

  北小武在肯德基里自封武哥,可约会后回来整个人成了武大郎。

  他跟我说,奶奶的姜生,金陵他奶奶的看上的是你哥,你今天是给我做媒还是给你哥做媒呢?

  我就笑,我说怪不得,人家答应得那么痛快,看来还是我哥哥的魅力大啊。

  北小武为此,一个星期不理睬凉生。每天半夜爬上宿舍楼顶唱歌,见了谁都说自己失恋了,到处扬言,要跟凉生决斗。

  结果凉生用一支伊利小布丁就将他收买了,两个人在操场上走了一圈,我坐在石阶上远远看着,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他们走近时,北小武舔了舔嘴巴,说了一句至理名言:他说,爱情有什么味道,还不如一支小布丁呢。

继续阅读:14 姜生,做排骨还是乳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