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魏家坪姜生的酸枣树
乐小米2018-09-10 22:571,819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北小武来喊我们。

  他一进门就冲我笑,姜生,你的门牙没埋在何满厚那贼屁股里吗?

  我给他一个国色天香的笑,露出洁白健康的小牙齿。北小武不由得赞叹出声来:凉生,你看你们家姜生真长了一口好牙齿。从何满厚的屁股里还能长出这么一口整齐的牙齿?真没想到!

  北小武的话,差点儿让我把今天早晨吃的粮食都归还给大地母亲。

  凉生说,北小武,你别老是针对姜生啊。

  北小武冷哼,你家姜生是个厉害的主儿,听说何满厚的屁股昨晚一夜不能沾床呢。我可不敢惹她,我的屁股可没得罪我啊,我才不给自己屁股找罪受呢!

  那几天,北小武一直在我面前提我的牙齿同何满厚的屁股之间的密切关系,令我不胜其烦。他说,姜生,你别生气啊,我换一个文雅一些的问题问你啊。最后一个。他信誓旦旦地说。

  我一边咬着铅笔一边听他絮叨,我说,北小武,既然是文雅的,你就说吧。

  北小武挠挠脑袋,说,姜生,我一直都想知道,何满厚的屁股和你头连一起那么久,他就没放屁吗?

  我说,你那么关心这个问题,你怎么不把头和他的屁股连一起试试?

  结果下午,北小武的脸就和我们班一男生的屁股连一起了,起因是争夺魏家坪一块小凸地上的几棵酸枣树。酸枣树上结出来的酸枣是魏家坪孩子们为数不多的可口小零食,这个说来或许很多人会笑,但是,我们那时那地的物质确实贫乏如此。

  枣子很少,而魏家坪的孩子却很多,这种僧多粥少的局面,确切地说是和尚尼姑多(他们是和尚,我是尼姑)粥少的局面常常引发恶战。女孩子对零食可能更情有独钟一些,所以,我对北小武说,那几棵酸枣树我要了,你给我占领了它!

  北小武一直是一个为朋友舍生忘死的角色,因此他为我占领枣树遭到“异教徒”的反抗时,义不容辞地拉开了战火,当他的嘴巴咬在那个男生的屁股上时,他就后悔了,因为他忘记了了解那个男生的饮食情况。

  事后他一连三天不曾吃饭。凉生一直在安慰他几乎崩溃的心。我也安慰他,我说,北小武,选择屁股也是一门学问。这一次算你为国捐嘴好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北小武为什么那么倒霉,他咬的那个男生那天正在闹肚子,被北小武嘴巴一咬,痛觉刺激下,身体立刻不由自己……

  北小武不言不语了三天后,突然跑到我家院子里,大喊,姜生,我现在终于想出来了,原来,那小子吃的是槐花包子!

  关于酸枣,魏家坪的孩子们一直没有达成共识,就连霸主凉生的意见他们都不太情愿接受,虽然明里答应了将酸枣留给我,但是当凉生去摘的时候,酸枣永远是青颜色的。

  最后他们达成了君子协议,意思就是,如果凉生能把每条枣枝都刻上名字的话,他们就绝不再碰一粒酸枣。很明显这是不现实的。他们最终想要的就是,酸枣谁摘了谁吃。

  我看了看凉生,凉生皱着眉头。我说,哥,你别想了。我不想吃那些酸东西了,那么酸,难吃死了!

  凉生拍拍我的脑袋,笑,转头冲他们,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好的,就这么定了!

  下午,我和北小武一同回的家,凉生不知道去了哪里。

  晚上吃饭的时候也不见凉生回来,父亲不停地用残肢扶着轮椅到门口张望,母亲悄声问我,你哥呢?

  我摇头,我已经一下午没见到他了。

  天黑下来的时候,凉生回来了,满手划痕,匆忙地扒了几口饭,拿起手电筒就走了。我追到门外喊,哥,你去哪儿?

  凉生冲我做了个鬼脸,说明天哥哥给你好东西看!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第二天醒来,仍不见凉生的踪影。北小武喊我去学校,我抓起凉生的书包就匆匆离开了。我跟北小武说,完了,我哥失踪了。

  北小武的眼珠子转动了很久,拉着我朝小凸地的酸枣丛奔去。

  阳光照在大地上,酸枣丛的绿地上,一个眉眼清秀的少年蜷缩着睡着,露水浸湿他单薄的衣裳,黏着他柔软的发,他疲倦地睡着了,脸上却有一种满足的笑。

  手电筒和小刀就在他手边。那个熟睡的少年便是凉生,我愣愣地看着他,伸手扶过一条枝条,褐色的枝条上刻着:姜生的酸枣树。

  条条如是!

  北小武踹了凉生一脚,姜生,我妈没说错,你哥真中邪了!

  凉生惊醒,当他看到我时,揉揉眼睛,说,姜生,从今天起,这些酸枣就是你的了。

  那天后,魏家坪的酸枣都属于我了。那帮嘴馋的孩子看到每个纤细枝条上清晰的痕迹时都傻了。

  我一直抱着凉生划伤的手哭,我说,凉生,你真傻。

  凉生说,哥哥现在没法让姜生吃上荷包蛋,吃上红烧肉,不能让你连酸枣都吃不上啊。

  北小武说,是啊,姜生,你别哭了,本来人就长得难看,一哭就更畸形了。

继续阅读:10 老师,你就让姜生去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