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姜生,做排骨还是乳猪
乐小米2018-09-10 22:581,300

  军训过后,北小武进的是艺术班。不多久,他就有了流浪者的气质,衣服和饰品离不开重金属和涂鸦,看得我心里乱糟糟的。

  真奇怪,学校总让我们普通班的学生注意衣着,却从来不干涉艺术班的生活,后来才知道,艺术这件事,都是钱砸出来的,艺术班的孩子都是有钱的孩子。

  我们仨在不同的楼层,每次都是北小武下来喊我,我们再一起去一楼喊凉生。后来,我的虚荣心渐长,觉得一个男生在班门前喊我不过瘾,就跟他们商议了另一套方案,北小武先去一楼喊凉生,然后他们再一起到二楼喊我。

  北小武一甩他的猫王头,说,姜生,奶奶的,你有大脑没?会不会统筹安排?下去上来,你想折腾死我?我下来喊你,凉生上来喊你,然后再一起走不就是了。奶奶的,你秀逗了?

  北小武一顿奶奶的分析让我很难过,因为平时他的数学总是在10分线徘徊,怎么现实中却这么牛起来了?

  凉生笑,姜生,我们一起去喊你就是。

  北小武对凉生窃窃说,你看到没有,你妹妹脑袋开始成熟了,知道虚荣了,奶奶的,怎么身体也不见成熟,还跟个洗衣板似的。

  凉生重重给了他一拳,少编排姜生!她不是你们艺术班的女孩儿!

  吃饭时,我和凉生打了两份芹菜,北小武端了一份排骨。他看看我们,冲凉生没好气地说,咱爸不是给了我们仨一样的钱吗?凉生,你那么省干吗?用来包小蜜吗?说完,他把排骨推到我面前,把芹菜拉到自己眼前。

  凉生不吭声,只是埋头吃饭。

  我把排骨分给凉生和北小武,自己吃了很少。

  吃完饭后,我跟北小武说,金陵跟我一个班。

  北小武擦擦嘴巴说,金陵是谁?

  我笑,北小武大概忘记了几天前他还要死要活的,每天爬到楼顶上鬼哭狼嚎了。凉生用眼睛示意我,少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其实,我倒觉得凉生错了,北小武当时喜欢上了金陵纯属荷尔蒙作祟。

  操场上,北小武倒挂在双杠上,凉生斜坐在草地上,我在一边捉虫子,一边回忆着魏家坪时的年少时光。

  北小武说,凉生,你不觉得姜生有些营养不良吗?你看她像不像小排骨啊?我怎么觉得捂住脑袋,摸起来绝对跟咱俩没什么两样!

  凉生一把就把北小武从双杠上扯下来,挥起拳头,我说让你少对姜生胡言乱语!

  北小武疼得呲牙咧嘴,翻身一脚,踢在凉生小腹上,奶奶的,我他奶奶的不也是关心姜生吗?奶奶的,她不光是你妹妹,也是我妹妹!边说他边压在凉生身上挥拳,你凭什么虐待我妹妹,凭什么只让她吃青菜?

  凉生不还手,任凭北小武挥拳头。我一看连忙跑上前,猛推北小武,又捶又打,我说,北小武,你给我下来!你凭什么欺负凉生!

  凉生不看我,抹了抹嘴角的血,说,姜生,你一边站着去!这里没你的事!

  然后,我就乖乖地站在一边,看他们打架。他们打着打着就打累了,四肢无力地躺在草坪上,不停地喘息。

  凉生有气无力地把头靠向北小武,他说,北小武,那你说,我应该把姜生喂成什么样子的女人?

  北小武斜着脑袋,大口喘息,至少吧,得像我们艺术班里的那些女生,争取走路的时候,山峦起伏,波涛跌宕,看不到脚下的路!

  凉生说,我靠,那不是女人,那是乳猪!

  然后他们就一起笑,阳光铺在草坪上,一片碧绿中透着金黄。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凉生说荤话。

继续阅读:15 宁信,别来无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