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叁拾玖回 红云低垂血鸦飞 野道枯木人踪渺
一襲紫衣2018-11-02 23:053,306

  残酷,才能铸就强者。

  ……

  魔界。

  这是一个不分日夜的世界。

  天空永远永远都是血红的世界,如果真要分辨出日夜,大概就是人间日照时血红比较淡,月照时比较深沉。

  血鸦成群低飞的天空下,枯木在摇曳,就连风都彷佛带有点点血的味道。

  这是一个荒凉的世界。

  没有绿,没有蓝,没有紫,就只有灰白的枯木,白黑的残骨,血红的天空,黑色的大地,四种颜色阴沉而压抑,让人觉得这里更像幽冥,更胜幽冥。

  低垂的红云下,龙墨看着成群飞过的血鸦,看着荒凉得只有枯木,石头,残骸的黑色大地,即使曾经来过,亦仍然忍不住一阵心颤。

  这就是魔界!

  渺渺无人烟的魔界!

  站在黑色的山顶上,低垂得彷佛就像在头上的红云下,右手提着薄刀的龙墨忍不住低声骂道:“他奶奶的,这魔界还是老样子,渗人得很。”

  “你的根在魔界。”

  “可我在仙界长大!”

  同样持着剑的常千里没好气道:“快扔缘剑看看,还是没有反应我们就继续往北方而去。”

  龙墨看了常千里和林宵二人一眼,左手抛出缘剑掐了个剑决,发现仍旧指向二人便毫无反应后,左手一扫收起缘剑,骂了一句垃圾,就往山下走去。

  在魔界行走,除非你不怕麻烦,不怕那些缩在任何一角落中,等待着捕猎的异兽,否则在天空飞行或者动静过大,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宽阔而广的世界内,魔族都是聚天地之气而生,所以人数一直很少,而且几乎全数聚集在中央的魔帝城或东南方的凤梧派一带。

  这里是一个极度容易陨落,极度危险的世界。

  残酷,才能铸就强者。

  呀呀呀……。

  血鸦群低飞的荒凉道上,小心翼翼防备着的龙墨看了眼身旁两人,低声道:“我说你们为什么就学不会遁术呢,这东西很简单。”

  常千里还没说话,林宵已经抢先回道:“我说你为什么就学不会剑术呢?”

  常千里听到林宵的话,忍不住噗哧一声笑道:“天赋啊,天赋,你可真是个迷。”

  “……。”

  无言地看了眼一唱一和的两人,龙墨此刻就只想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真是没事找事。

  脑筋急转,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天空中的血鸦群,忽然惊散开去,原本就难听的声音吵杂起来后,更显刺耳。

  “快躲!”

  低喝声中,三人飞快抢到一块红色的大石后方,小心的探头观看。

  魔界血鸦这种奇异生物,向来只食尸体而存,但它们还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对杀气,对异兽强者的气息非常敏感。

  因为这关系到它们是否能活下去。

  但如今漫天四散乱飞,不再成排,那就证明一件事,有强大异兽或者有针对它们的魔族在出手。

  毕竟那血羽是一种不错的材料,它们亦是最佳的搜索者。

  “怎么了?是魔兽还是魔族?”

  “轰轰轰!”

  广而深的魔界,最可怕的不是魔族,而是那些天地奇兽,不懂智慧的奇兽才是最为可怕的存在。

  与妖界不一样,魔界中除了生而为人身却带有远古血脉的魔族外,大部分妖兽都不会化形,更莫说智慧,它们拥有的就仅仅是本能。

  捕食链最顶端的当数大鹏,这种传说拥有凤凰一族血脉的异兽,速度快不说,而且极其凶残,只要在天空之上,几乎就与无敌拉扯上关系,不过幸好的是数量极少。

  天空以鹏为王,地面以虎为尊,海中以鲲为帝。

  至于再遥远一些的龙与凤凰,朱雀等异兽,则只从书中略见一二文字,实物倒没有谁看到过。

  但可以肯定存在,那位证了长生道的钟山山神,不久前才现身于魔界天空,他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位以异兽之身,通智慧,证长生的远古神祗。

  至於那位传说在六道深处的后土娘娘,降生时亦是人身。

  “是驳马和闪电黑豹,他奶奶的,一会若不对,我们御空而走。”

  熟读那本后人制作的《魔界书》的龙墨低声咒骂道,另外两人也不奇怪他这么说,甚至林宵已经准备好御剑术,随时便可升空而走。

  《山海经》第一卷,西山经,中曲山。

  中曲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雄黄,白玉及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其名曰驳。

  大地震动中,一豹一马相博,那马虽不如那本古书所说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拥有驳的血脉。

  没有人知道那本《山海经》上的地方在那里,因为人间界,妖界,幽冥界,仙界,魔界,都有书中所说的异兽存在,其中魔界最多。

  前方一头黑尾独角白马正与一头全身黑色,只看到残影的豹子在撕杀,豹子是何种异兽血脉传承,倒无人知晓。

  但《魔界书》中将其定名为闪电黑豹,意指其速度疾若电。

  “喂,听说将驳马的皮抽出,可制作出一件可挡一切鬼法的仙衣,不知道是真是假?”

  林宵听到常千里的话,苦笑道:“真倒是真,但要杀它谈何容易,真杀了,也得不偿失,挡鬼法又不是挡万法,我们还是静静远观,不对劲就跑。”

  恒久不变的血红天空下,红云在飘,血鸦在飞。

  一座黑色的山腰中,血红的大石后,三个人正在探头探脑的看着山脚下的大战。

  右方是一片杂乱无序的乱石堆,一直往东延伸另一座山下。

  左方则是一片绵绵无绝,看不到尽头的灰白枯木森林。

  两者的交界处,一匹白马正灵活的转动,时不时对空中拍出贴着黑影的一爪,而它的四面八方则是一道道黑色残影。

  看不清模样的黑色残影来回闪动中,无声无息。

  远不如一爪便划出阵阵风雷的白马来得威风,但黑影每一次闪过,都总能在白马身上带出血花,带出爪痕。

  一直都在凝音对话的三人中,常千里看着山下树倒石碎的画面,不由奇道:“看起来白马在下风啊。”

  林宵摇头道:“不,那黑豹浪费气力太多了,拖不赢白马的,毕竟驳马天生可食虎豹不是乱说。”

  龙墨咧了咧嘴,嘿笑道:“嘿,别管那个,水克火,火克水而已,听说闪电黑豹出沒之处必有宝物,等它们大战后,我们可以试试偷袭偷袭。”

  两异兽不停的交锋中,白马满身鲜血淋漓,原本快得只见黑影的黑豹亦已慢了下來,身上更少有完整的地方,气息奄奄。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只见右方乱石堆中,一道火红的人影冲出,顺带着便是两枝满布火焰的长枪直钉白马,其人则是飞扑黑豹!

  山腰中,龙墨看着半途杀出的人影和两枝长枪,脚下一个大踏步便缩地而去,口中喝道:“红焰你这贱人又抢老子猎物!”

  一手擒住黑豹的红焰不用回头,便感受到两股熟悉的气息,看着被钉在地上的白马挣扎站起,喝道:“龙墨,常千里,快助我灭了驳马!”

  可惜这话毫无作用,缩步到山脚下,龙墨提着刀就那样不远不近的看着,看着白马向他发动进攻。

  不敢放开黑豹的红焰,口中吐出一枝血旗,笼罩住自己的同时,右手一招,招回地上血枪便狠狠扫向白马。

  此时,常千里和林宵亦已赶到,但同样没有出手帮助红焰,反倒在不断的移动中,对红焰隐隐形成包围之势。

  再一次扫退白马,看了眼包围住自己的三人,红焰暗呸了一声,可也无可奈何。

  没有预算过龙墨三人的红焰选择半死不活的时机出手,当然有十成把握可以活擒黑豹,击杀白马。

  但现在多了虎视眈眈的三人,要防备他们突袭自己后,红焰根本不敢放开手脚撕杀。

  红焰相信如果时机成熟,自己用尽后手的话,龙墨与常千里二人绝对不介意送他上路,让自己尘归尘,土归土。

  “帮我擒住黑豹,击杀白马,算我红焰欠你们一情,另外再送星辰石三粒。”

  半眯眼看着场中一身火红的红焰,龙墨心思电转间,嘴角扯起贱贱的笑容道:“每人九粒星辰石,否则我出手斩你。”

  “龙墨你这是趁火打劫,别以为我怕你,三粒!”

  龙墨看着死不松手的红焰,心知他定是怕黑豹溜走,虽不知他擒黑豹何用,但正所谓落水凤凰不如鸡,如此大好机会,传承了那位星老贱气的人,又怎会放过。

  “六粒,不能再少,你再说一个不字,我马上动手,千里,林宵准备。”

  红焰看着慢步而来的三人,咬了咬牙道:“好!”

  龙墨倒不怕红焰翻脸不认人,他虽说不如他,但他们这种人想杀死对方太难了,更何况星辰石虽是造兵器的顶级材料,但十八粒还不足以让红焰翻脸拼命。

  至于说得罪?若不是在魔界还有事要做,他今天就要试试留下红焰这位凤梧派的天之骄子,那怕不能灭魂断魄,都要打得他几百万年不得寸进。

  就如在这魔界,被抓住机会,红焰一样打残他。

  有本事就去摘星楼,风雨阁找麻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