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年祭灶
天使爱米粒2018-10-10 14:191,299

  小年,也算是过年之前最隆重的日子,腊月二十三日的祭灶。因为,在一周后的大年三十晚上,灶王爷便带着一家人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与其他诸神一同来到人间。灶王爷被认为是为天上诸神引路的。其他诸神在过完年后再度升天,只有灶王爷会长久地留在人家的厨房内。迎接诸神的仪式称为“接神”,对灶王爷来说叫做“接灶”。女人是不能祭灶的,只有父亲和哥哥们带着家里的男下人祭灶。我们只能远远地看着。灶仪式在晚上进行。院子里点的灯火通明。祭灶时三哥怀抱着公鸡。据说鸡是灶爷升天所骑之马,故鸡不称为鸡,而称为马。若是红公鸡,俗称“红马”,白公鸡,俗称“白马”。焚烧香表后,父亲斟酒叩头,嘴里念念有词。念完后,祭灶人高喊一声“领”!然后天执酒浇鸡头。鸡头扑楞有声了,说明灶爷已经领情。若鸡头纹丝不动,还需再浇。送灶时,下人们在灶王像前的桌案上供放糖果、清水、料豆、秣草;清水、料豆、秣草这三样是为灶王升天的坐骑备料;祭灶时,还要把关东糖用火融化,涂在灶王爷的嘴上。这样,他就不能在玉帝那里讲坏话了;祭灶仪式结束后,家下人等开始食用灶糖和火烧等祭灶食品,这时候,就会给我们女孩子端来灶糖,酥香的,一咬嘎嘣脆。 迎接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春节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割肉(炖炖肉);二十七,宰公鸡(杀灶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我们家的旧历从二十三开始,每天都遵循着老例,家里的主子们,下人们个个脸上喜气洋洋,扫尘、备年货、张灯结彩贴春联。我们几个小的,上学的学校放了假,像我这种还没有进学堂的散羊更是日日闲逛,这日又逛到了二姨娘的屋中。

  二姨娘门口挂着厚厚的棉门帘,玻璃窗子,厚厚的地毯,火势熊熊的煤炉子,使屋里温暖而舒适,人感到精神愉快,窗台上养着两盆盛开的水仙。二哥穿着黑貂皮长袍,脱了鞋歪在南边炕上,手里拿着本三国。二姨太正教三姐改貂皮旗袍自己穿,其实各房的衣服是有份例的,都是老城的聚德祥专供。但是二姨太女红手艺精湛,更擅长刺绣裁衣。所以有时间就教三姐裁衣绣花。他们看我蹦跶进来,都笑着打招呼,三哥道:“六妹妹冷不冷,到炕上来,和二哥说说话,嗯,我乖巧的脱鞋爬上南炕,和二哥闲聊。六妹妹最近读什么书?学没学别的什么。有没有新交的朋友,态度很是和蔼,我问二哥,当兵要打枪吗?你害不害怕打仗?每天都吃什么?能不能带我到军营玩?我还告诉二哥,我母亲做的吃食可好吃了。你要不要吃梅花糕饼,净孩子话逗得二哥哈哈大笑。抱着我给我讲三国里的故事。讲东洋的饭食没有家里的好吃,他们喜欢吃生冷的食物。六妹妹和二哥说说去过哪里玩耍了,去过大通湖游船吗?我答,去过。母亲带我去过,管家忠伯伯陪我们去的。二姨娘是眷恋二哥在家的日子的,今天二十六,正赶上午饭,二姨娘炖了二哥爱吃的五花肉酸菜,还切了满盘子的血肠,做了几个菜,我也是赶上在哪去就那吃。身边的翠羽回我们院禀告了母亲,翠羽回来时带了母亲亲手做的藕夹子,东坡肉给二姨娘添菜,二姨娘道了谢,坐下布菜给我,我在三岁时已经自己吃的很好了。并不用人照顾,二娘夸我是好丫头,给你母亲省心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不省心的大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战火纷飞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